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pp3的女人攻略

本博客专门研究如何追女人。40年生涯,感慨太多。成功了一些,失败太多。离了婚,又结婚。形形色色。人生乐趣颇多。

Scene one

Zoon in to her, she hangs there on the wall, all the beauty, all the time

Schumman’s music rises

And slowly, she comes out of the wall, come besides the child, take her hand, and start to draw

the scene one is done. Then comes the challenge: how we, the Quasimodo, can ever pick up this scene, not damaging the beauty in our mind already formed

man comes from woman then yearns woman for most of his early life women, with the disguise of a thing pursue, hunt, exhaust then come the moment of second coming the new realization then woman becomes mother again the mother of the ultimate ideal, comes from woman should man pursue? towards the last romance

wenling called

- Posted in pp3的女人攻略 by with comments

this woman.

surely she in connected, and solved the issue, as i believed she always could and would.

she mentioned more, and that is utmostly interesting and resounding in both mind and heart.

let's start some serious thinking, and here is a start.

https://www.zerogate.tk/1CBWqfSBo2XEzPDug4ydih9L8eAosSyW2g

i think among all the women i know, she is among the best, 20 years past, she means what she is. i am glad to speak to her.

let's see if her guanxi works. i am sure she will honestly trying her best. dosn't really matter the result.

dreaming wenling

- Posted in pp3的女人攻略 by with comments

the warmest night for so long a time. last night i dreamed of her, lying on our bed, not enticing but so calm, so warm, like mother like son. it has been almost 20 years. by the time of early morning she left, alone in a cart, besides a window looking out, maybe towards me, no smiling, quiet, warm.

should i call her? in three's ago's email i found her phone number.

where am i now

- Posted in pp3的女人攻略 by with comments

for quite a few years by now, i am focusing on building up the family, it is the most fulfilling thing i undertook. i think we are on the way to something great.

how about women? they are around, i will get to them again once the condition is right....soon.

maaileen review

- Posted in pp3的女人攻略 by with comments

from time to time i need to visit back to her, and our relation has become a sort of perpetual and absolute mutual trust, although we have never met, likely forever we will never meet, in itself this is a unique adventure. but why? there are so many motivating factors. no doubt sex is the most enduring one, but also because of the absolute reality and truthful info she reveals about her life, a real woman s life in another corner of the world.

so how is she?

she is busy, travelling many parts of the cock market. she seems relax and fulfilled. she seems not worried about anything, that is a true state of a beautiful woman in whatever kind of troubled fuking world. world goes on. whatever we need to do is just tactical maneuver.

New blog post

- Posted in pp3的女人攻略 by with comments

由江苏省属某文化单位纪委书记丁捷所著、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追问》一书,通过收录一批落马官员的口述实录,展现出他们由奋发有为到自甘堕落的人生轨迹,刻画出他们在贪腐面前复杂又矛盾的内心世界。

  在《追问》开篇第一章,作者写了一位因犯重婚罪,道德腐化,生活作风败坏而落马的副市长,相比于其他在囹圄中痛哭悔过的干部,这位仅仅判刑两年的赵副市长晚年安居山水田园之间,看起来日子过得悠然自得。

  然而追忆往事,赵副市长却借酒浇愁,他老泪纵横,一个劲的说:“我犯的不是罪恶,是罪孽。在我看来,比罪恶更恶”并且一直强调自己“被判轻了”。

  罪恶可以法律量刑来获得惩戒,然而罪孽却牵动因果,难以消解,后患无穷。

  文 | 丁捷

  本文由瞭望智库摘编自《追问》,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17年4月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

  1

  初恋失意,耿耿于怀

  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大贪污分子,也没有收受巨额贿赂。所以,你看,我就蹲两年,出来了,经济上就那点事,鸡零狗碎的,一点小钱吧。我犯的不是罪恶,是罪孽。在我看来,比罪恶更恶。罪恶可以现报,罪孽就不一样了,它会源源不断产生负面影响,它可能会长时间渗透、扩散、流传,贻害无穷啊。

  我犯事的基本情况,道德败坏,生活腐化,严重违纪,被双开;我犯有重婚罪,被判了两年,去年才出来。我记得当庭宣判的时候,法官问我,服从不服从,要不要申诉。我说,非常感谢法院的宽大处理,如果有什么申诉的话,就是,判得太轻了。当时,法庭上旁听的记者就笑了。后来有些小记者写文章,说我被从轻发落,掩抑不住心中的狂喜,竟然嫌法庭判得轻,庭上调侃起法官来。

  其实我不是耍那油腔滑调,更不是调侃法官,我是发自内心地希望判得重一点,当时死的心都有,只是缺少一根绳子罢了。判我无期、判我死刑,才符合我当时的心愿。当时我的结发妻子,我一直叫她小李,她就坐在庭下,我看到她一直绷着脸,端坐在那里,我说那句判轻了的话时,其他人笑了,她却流眼泪了。只有她懂我当时的心情,懂我这句话的心理缘由。您听我慢慢说完,就一定会像她那样,理解我说这话,不是矫情。也许你会发现,恨与理解,有时候也许是可以共存的。

  我18岁出去当兵,在此之前只出去过一次,是到县城去找我的一个女同学。她是当年在我们这里插队的知青的女儿,后来跟她爹回城了。我那次进城,去的时候搭乘了一辆拖拉机,回来的时候靠两腿,走了一天一夜,不知道迷了几次路,跌了多少个跟头,差点累死在路上,摔死在山里。但是,那一天一夜,我春风得意马蹄疾,我是吹着口哨迷路、唱着歌摔跟头的。

  我回到家鼻青脸肿,但是我心花怒放。您一定奇怪了,进城灌了什么迷魂汤了,吃了什么脑残药了?我恋爱了,真的,就那次进城,18岁的我,和她确定恋爱关系,对象就是我去看的那位女同学,知青的女儿,姓吴。她见到我,很高兴,领我到县城的一个国营饭店,吃了两个肉包,告诉我说,我喜欢你,心想你如果进城来找我,我将来就嫁给你。但是你要努力,要走出那个山旮旯儿,否则我的爹妈不会同意。

  然而这份感情没有什么结果,我当年没有考取大学,就出去参军了,跟她通了两年的信后,某一天她突然就不回信了。我不服气,请假回去找她,她已经跟别人定亲了。

  她当时在县百货大楼当营业员。找到她时,我站在柜台外面,她站在里面,两个人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窘在那里,无话可说。过了一会儿,她说,来不及了,这事只能这样了,你要原谅我,是我爹妈做的主,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么确定,那个什么关系,是吧。我说好吧,那我走了,回部队了。她说好的,有空经常回来玩啊。我头也没有回,心里羞耻而愤懑,大步地走了。

  在那个时代那种情境下,我的内心震荡是很大的。看起来,我没有受到这件事多大的影响,甚至一度还化愤懑屈辱为力量,激发了我很强的上进心。后来我能在仕途上爬得那么高,也许跟这件事是有冥冥中的关系的。

  现在想想,这一件事实际上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境界高一些,就是一段美好的青涩的恋情,一段手都没有碰,只约过两次会写了几十封天马行空的信的所谓的初恋,完全可以成为一段天真、单纯的情感记忆,应该是人生的一种小动力啊。小吴喜欢过我,给了我少年时期的自信,给了我一种上进人生的发端。可我骨子里是个小农民,现在反思,我读书少,眼界心胸气量都是狭隘的。从那个柜台前离开的时候,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其实心中翻江倒海,恨不得炸了那个百货大楼,那个了不起的全县城最高的狗日的大楼。这几年看了很多书,静思的时候也很多,梳理自己的人生,发现自己其实那时候心里就埋着一粒狭隘的种子,或者叫市侩的种子。有了这颗种子,很容易长出某种扭曲的感情,某种有杀伤力的情绪,甚至在美好的树上,结下了怨仇的果子。这些果子随时会坠落,在心灵的土壤上腐烂发酵,产生负面的毒汁。

  说件事吧,最能说明我的这种内心扭曲。

  2010年我45岁,当选副市长已经是第二年,风华正茂,踌躇满志。我特意到老家县里视察,觉得那是荣归故里。我还毫无预告地临时提出,要去看看县里的百货公司大楼。县长告诉我,百货公司早就不存在了,改制了,但大楼还在,现在是一家民营的大超市。我就问原先的职工怎么安排的,他告诉我改制好多年了,愿意留下来的加入了民营超市,不愿意的分流或者退休了。我说那就看看这个超市吧。我有一种恶俗的快感,我要在前呼后拥中,出现在这座大楼里,甚至出现在她的面前。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设想的场景,无不是她的惊愕,她的揪心懊悔,她的狼狈什么的。我甚至设想了对话场景:

  “这位营业员同志,现在老百姓(603883,股吧)购买需求旺吗,对物价满意吗?”

  电视台的记者赶紧把镁光灯打在她尴尬的脸上,把话筒朝她嘴边靠过去。

  “谢谢首长关心,很旺很满意。”

  如果她没有认出我来,也许会这样回答。如果她认出我来,是掉头跑掉,还是落落大方地说,啊呀,你不是赵某某吗,当大官了呀,关心老家来了。

  然而当时我去视察了那家百货大楼改制后的超市,并没有看到吴。但我在超市展览室的员工榜上看到了她的照片。她看上去很胖,眼袋很重,脸上全是斑斑点点的,完全没有了少女时代的那种白净。我突然心里有些快感,觉得自己为这个女人纠结着,跑到这个臭烘烘的超市来视察,简直是滑稽可笑。

  2

  阴霾退去,爱情事业双丰收

  1989年我24岁,跟一位东北姑娘小李结婚了,她当时在军区医院当医生,业务水平公认的出色。小李虽然相貌平平,但脾气很好,很温厚,让我找到了港湾的感觉。关键是她虽然是大学毕业生,又是部队的干部子女,却让我一点感觉不到压力。她从来不轻视我是山区旮旯的人,不轻视我只有高中文凭,对我父母的态度比对她自己的父母还要好。日常生活中小李从不对我挑三拣四,在她眼里,我什么都出色,长相、谈吐、能力、为人处世,用今天的话说,她无不点赞。她不光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而且使我获得了无限的自信,老婆的欣赏对男人来说,真的非常有力量。

  1991年的抗洪救灾,我忘我投入,等回到家我的闺女都能在地上爬了。我立了大功。第二年,27岁的我因功被提拔,成为我所在部队最年轻的正营级军官。

  2000年我35岁时转业已经是正团级,转到地方上,当了市经贸委副主任。后来体制改革,经贸委撤并发改委,我被调到市开发区管委会当主任。两年后又兼任了党工委书记,党政一把抓。开发区是在我手上飞速发展起来的,它至今还是我们市里的经济发动机啊。

  也是因为这份功劳,组织上没有亏待我。2009年我44岁就当上副市长,依然主抓这一块工作。上任副市长多年一直到出事前,我都是兼着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职务的。后面几年,有的人恨我霸道,背地里骂我是开发区的“独裁者”,他们给我取了一个外号叫“独裁赵”。

  3

  英雄不爱财,但可能爱美人

  大概是我当开发区主任的第二年春节后,我有一个老战友介绍一个姓庞的企业家来拜访我,说要过来投资一个高科技研发中心基地的项目。庞老板这人其实是个靠建筑起家的土老板,只有中专文化,素质并不高,但能吃苦,而且很有世俗精明劲儿。他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想升格自己的事业了,手上筹措了一点钱,出来注册了一个名字看上去很高大上的科技公司,其实也就是名称显得高科技,他那人和他原先做的事,跟高科技一点也沾不上边。

  我为什么这么支持他?因为他是老战友介绍来的,我这人讲义气,讲感情,特别是听到“战友”两个字,我的心里就有一股暖流,甚至一股激情。当然,还有一个理由也坚挺,就是这件事,外人看起来像一座难移的大山,可对我来说,这不是愚公移山啊,移开这些政策的山,我办得到啊,至少在开发区这个地盘上,别人不能办到的,我能啊,嘿嘿。更重要的是,我没有什么好怕的啊,我不收他送来的钱啊,所以我不怕。

  庞老板想了很多办法,来变相地表达对我的报答。在他看来,只有我接受了他相当多的好处,他才会成为我真正的朋友,利益同盟啊。他隔三岔五请我吃个饭,打个高尔夫,我都去了。给我送几条香烟,几瓶红酒,我也都拿了。但只要是钱和贵重物品,我自始至终没有要他的。

  但庞老板这种人,如他自己说的,江湖中人,比鬼都精,他总是能想到办法瓦解我的。他终于有一天抓住了我的一根软肋,实现了他对我的突破。他窥到我的内心,是一次陪我在成都参观他朋友的一家化妆品企业,庞老板说他也是这个企业的第二大股东,所以请我过来指导一下,自己人的事,务必帮他这个忙。参观完厂区后,企业的老板在他自己的会所里请我吃饭。吃饭时,老板安排了五六个姑娘,说是他们化妆品品牌的平面模特儿,过来演示化妆品的效果。这些姑娘一个比一个靓丽,特别是脸蛋,确实漂亮,而且漂亮得有特点。

  这是一个让我彻底失眠的夜晚。我的心里失去了多年仅以权力支撑起来的平衡。这些姑娘多么年轻美丽,风韵十足,而这些土包子企业家,靠我们的帮助发财,然后用这些钱享受着葡萄美酒夜光杯,身边全是精挑细选的女孩子,而且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第二天从成都回来的路上,我忽然有一种严重失落的沮丧。我的心理状态显然被陪着我的庞老板看穿了。他边开车边喋喋不休地向我讲这个服装老板的故事。

  “领导你看,这个死胖子跟你没法比,人丑,巨胖,初中文化,啧啧!”他摇头晃脑地咂着嘴说,“可是他过得比领导您潇洒多了,不光是因为有几个臭钱啊。”

  我说不是因为钱多,是什么?

  庞老板竟然脱口说了一句如诗词的话:为什么我们青春不再,因为我们正当的欲望,被禁锢的思想,愚蠢的道德打翻在地,我们人性从此矮小而萎靡。

  土包子说出这种文采飞扬却又意味深长的话,我着实吓了一跳。

  唉,现在想想有点荒唐。可那时似乎再正常不过了,我从山里出来,当兵,吃苦,被女人抛弃,颓废中重生,玩命抗洪,奋发上进,一步一步爬行,谋到这么个不大不小的位置,一眨眼,人到中年,我的人生算是尘埃落定了吗。也许,我自己没有看透自己的心思,人家看透了,人家把我心里的某种失衡检测出来了,人家开始“对症下药”了。在此后的日子,我乐此不疲地吃起了这味“药”。

  4

  一旦干顺手,就刹不住闸

  我第一次出轨就是姓庞的安排的。

  那一年我到成都的一个经济管理培训中心去学习了两个月。在成都期间,庞老板几乎每天都到培训中心接我出来吃饭。他在成都有一个专门用于接待的私人会所,会所的经理是一个32岁的女人,姓沈,成熟妖媚,激发了我身体里的熊性,是的,熊性,用雄性这个词似乎力量还不够。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理应心理失衡病治好了,可是我却产生了一种更加空荡荡的感觉。直到那年春节前,我遇到了她,我叫她小乔。

  准确地说,好像小乔的出现,把我心里的那个空荡荡的缺口给填上了。我认为此前20多年,我没有谈过真正意义上的恋爱,更谈不上人生该有的轰轰烈烈爱一场。小乔有一米七几的个子,白皙,修长,纯真无邪。她在跟我交往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向我伸手要钱,而总是开玩笑说,我这是以身抵债呢,从现在起,我不叫“小乔”了,我是还卖身债的“喜儿”,你就是“黄世仁”。我从此就叫她“喜儿”,她就喊我“黄世仁”。

  “喜儿”的出现,经常让我彻夜难眠,思绪万千,我觉得这是上天冥冥中给我的补偿,我在事业上打拼了几十年,情感上却如同空白。“喜儿”让我如获至宝,情感上产生巨大的满足感,甚至内心偷偷地升起一种自豪感,一股骄傲感。

  我太风光了,我的风光掩盖了一切,甚至麻痹了自己。我与小乔的关系,并不是密不透风,没有半点跑漏。但是那些年太疯狂了。说实话,社会风气不太好,一个大权在握的官员,一个把企业做起来的企业家,一个有点名气的社会名流,好像在外面没有花花草草的事,都不正常了。所以,似乎都没有人过分在意男女绯闻。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除非从未拥有,一旦拥有,自觉减少与放弃,难上加难。这句话应该是基辛格说的吧。姓庞的老板把这句话经常挂在嘴边上。

  我结识了庞老板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不断把良药变成春药。我也不是不知道,领导干部被党和人民授予的那点权力,本来是一味良药,主要用来造福众生,同时也可以医治自己的混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我这里,竟然成了真正的春药,而且那么催情,一发而不可收。我染上姓沈的少妇,后来就有了小乔;有了小乔,我并没有止步于小乔。就在我当上副市长的第二年,我通过庞老板的引荐,认识了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员小凡。

  小凡是那种看上去野野的女孩,性格火暴,私生活奔放,给了我完全不同于前面几个女人的刺激。我很快迷上了小凡。为了稳住她,我让她辞职出来,自己当老板,注册了一家广告公司,主要接开发区内的企业形象设计的活儿。一般我不亲自打电话帮她,而是让庞老板出面,跟商家说。这边的企业都知道庞是我的马仔,能给的项目就给了,一年三五个小项目,足够小凡维持公司和优裕生活了。而这些关照小凡的企业,也都认为小凡是庞老板的小蜜。他们觉得,关照了小凡,与庞老板近了,也就与我套上近乎了。至少,可以在庞老板组织的饭局上,与我同一个桌子。

  小凡很享受这种“关照”。她很快把企业做得像模像样,很快买了自己的房子。她按照新婚房的标准装修这套房子,生活用品都是成双成对配置的,有她一份就有我相应的一份。入住的那一天,她还在里面贴了“双喜”,我们算是搞了一个彼此见证的“婚礼”。从此,我又多了一个家,三天两头过来住住。

  2012年春天,小凡怀孕了。这一次跟对小乔不一样,我连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说,反而表现出渴望孩子早点出生,渴望她给我生一个健康的大胖小子——刚才忘记说了,2009年小乔给我生了一个私生子,我既不安又欣喜。毕竟是“婚外有婚”的第一个“结果”,总觉得不是名正言顺。但自己的孩子上大学了,又是个女儿,由于我顾家少,她跟我也不太亲近,所以中年得“子”,我内心还是得意的。然而在“儿子”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渐渐发现了异样。他跟其他孩子不一样,两岁的时候还不会说一句完整的话,一走路就摔倒,反应特别迟钝,不能准确表达任何一件事。自从发现这个孩子有问题之后,我开始有点心烦意乱,上班没有那么专心了,总是在研究怎么治好“儿子”的病。

  小凡怀孕的时候,我跟小乔的儿子两岁了,孩子的不正常已经表现得很明显。所以,当小凡把她怀孕的消息告诉我时,我脱口而出,好好,如果你愿意,就要了吧。我老了,喜欢孩子。

  说是喜欢孩子,潜意识里是喜欢健康的孩子,最好是一个健康的儿子。

  2013年初,我的第三个孩子出生,小凡为我生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她是一个女儿。

  5

  十八大后不收敛,痛思己过

  我被“双规”的那一刻,绝对是如释重负,当天夜里我睡了9个多小时才醒。省纪委办案点上的同志告诉我,我呼噜打得震天响,害得他们在外间都没有睡好。

  此前我多次有过自首的冲动,我已经把自己拖进了一种无法消受的生活残局。

  我在三个女人、三个孩子、三个像模像样的家之间疲于奔命,在道德、舆论、党纪国法的夹层里东躲西藏,我自欺而欺人,自恋而自虐。党的十八大之后,也就是我在任的最后一年,我惶惶不安,经常夜不能寐,头发掉了一大把。我希望尽快结束这种噩梦。我也想到过自杀。但是,那么多女人和孩子在我身后,我除了做鸵鸟,缩着脖子等待猎人,其他什么勇气、什么力气都没有了。

  我的结发妻子小李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嫁给我,给了我一蹶而后振的力量,给了我因为失去初恋寒心后的温暖,修复了我的心,带我进入了一个男人正常的生活轨道。在那些“老赵”“小李”互相呼唤着的岁月里,我曾是那样的感激她,敬重她。前面跟着我吃苦,后面我熬出来,位居要职的时候,她却没有享受到任何好处。我现在跟她们几乎联系不上,我希望早早获得她们的原谅。

  我特别愧对小乔。她认识我的时候,不谙世事,身心单纯。我设计把她罗入我的情网后,她也许由于我对她家人和朋友的帮助,由于我的信誓旦旦,有过短暂的满足和快乐。但是,她一生的悲剧从儿子出生,拉开了序幕。我无法想象,她是怎么独自面对这份假婚姻的,怎么独自接受这份孽情给她带来的这个智障儿子的,怎么惊悚地发现我在她之后又有了新的女人新的子女的,怎么在我落马时从虚幻中跌落到残酷现实里去的。

  小凡跟我的时间并不长,她的确是那种抱着大树好乘凉的女孩。我占有了她的青春,又不能直接给她财富,只能帮助她建立一份事业。后来她知道了我家外还有一个家,她的心理失衡了,无法平息。她砸烂过家具,也割过脉。为了安抚她,我每次都向她保证只爱她一个。当她把怀孕的事情告诉我的时候,我表现出来的坦然与积极姿态,让她对我增加了信任。我位高权重,她觉得在我的庇护下,安逸而又安全。她一度似乎就接受了做“三房”的现实。当然,很多事情可能是我的错觉,特别是对小凡,我真的了解她多少呢?我出事后,她就彻底消失了,带着孩子走了,没有跟任何人招呼一声。她带走的毕竟是我的骨肉,我的女儿啊。我还是挺想她们。

  我服刑期间,官场上、情场上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亲人”,亚“亲人”,伪亲人,来看我的寥寥无几。本来与我感情淡漠的大女儿,却每年寒暑假都来看望我。在情感上,我欠她的债最多。

  女儿去年去重庆参加工作了。从中学开始,她变得平庸,现在的工作也很普通。她本来可以卓越的,但她没有能如我们的期愿。这个虽然是一份遗憾,但我不怪别人,更不会怪她自己和她的母亲,责任在我。同时我也想通了,平安未尝不是福。女儿是最快原谅我的人,这也是我的欣慰。

  我天天祝福女儿,祈愿她遇到一个好男人,两人平平凡凡,相爱一生。

  6

  幡然悔悟,此恨绵绵

  权力和能力加身,若是运用不好,就是两个妖孽,我的命运就是这两个妖孽放纵坏的。

  我的能力是市里公认的。前面提到,我们市的开发区在我手上,迅猛发展,成为地方经济的发动机。我担任副市长之后,提出进一步加大发动机马力,带动全市经济、社会快跑,拉动属县区接力的思路,得到了市委书记和市长的认同。一个以现代产业为中心的扩展规划在我任上科学定位,并很快实施,成效显著。我们扩大了开发区为产业新城,核心区在原有基础上打造现代产业群,培育了新型汽车配件生产、环保节能家电生产、生物化学、新型材料等趋向未来型制造业,内侧规划配套服务业和流通业,以及高科技研发基地,周边开发建设生态幸福小镇群,建设宜居新城,吸引人气,留住人才,美化产业外围环境。我作为副市长主抓这项工作不过四年,一个生机勃勃的新型产业新城区初具规模。新城还用地理和产业衔接各县区,真正带动县区经济上了跑道。

  我的确太过居功自傲。每次当我面对前来考察的中央、省市各级领导,慷慨陈词,展示我的蓝图的时候,我从他们的频频颔首、赞赏微笑甚至激情鼓掌中,找到了新的自信,新的兴奋点。那些生活上的风流麻烦,内心的敬畏与羞耻,在这种激昂的情绪中,变得薄如纸片,在我心灵的灰暗夹缝中,消失了影踪。

  这算什么事呢?在我的贡献,我的能量面前,这不就是一点不值一提的风雅吗?

  当我的绯闻传得满地的时候,也是我马上“荣升”消息漫天飞的时候。但是,绯闻我不一定经常听到,马上荣升的祝福却是每天不绝于耳。有说我要升任市长的,有说省里器重我,要调任政府某核心厅局一把手的,也有说我已被中央看中,作为后备交流干部,到邻省任职的,等等各种版本。好消息想听就有,坏消息难得露面,我真的处在没有昼夜的亢奋之中。

  如此这般,一针一针新的鸡血,打进了我的身体........

  老赵的故事,我听了几乎整整一夜。

  老赵喝着讲着,讲着喝着,后来全然不顾我的存在了。到最后,语速极快,而且全部变成了方言,我听得非常吃力。而且,他开始思绪混乱,一会儿诅咒自己,一会儿又狂话连篇。他还开始重复自己所讲的内容,甚至肆无忌惮地描述小乔和小凡的魅力善良,表白自己跟她们是真心相爱。他也许是太疲劳,酒也喝太多了,说着说着,进卫生间去吐,回来歪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我这一夜听下来,觉得赵的优点不少,比如,坦率,血气方刚,肯吃苦,有能力,肯干事,情感丰富,精力充沛。但他的基本素养中没有健全的道德体系,人格不太稳定,价值观比较模糊,尊耻颠倒,缺少这个层次的领导干部应有的强大信念。这样的干部早晚要出事,晚出事不如早出事,早点出事,利国、利家、利他、利自己。

maaileen is half in love

- Posted in pp3的女人攻略 by with comments

well, our dear maaileen is half in love, finally, with an abc, half successful a guy he is but enough to attract our maaileen. she asks my opinion, my answer: go ahead, embrace the love and life that you still have, nothing to lose except another time to go to bed.

中国的现实已是如此,韬光养晦走到了历史的尽头,再软弱低调中国将永远丧失南海,种岛,亮剑是中国唯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