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https://www.zerogate.tk/1LcQTyUYkq3n458rkHVQxhHyvUdmSYFURd/?Post:22

来这里试试在ZeroNet里直接直播AV,就说你们来不来看?

友站推荐!!!

- Posted in 各种福利 by with comments

终于又找到一个友站!!推荐大家来看啊! 推女郎 https://www.zerogate.tk/16faLxtAU4uCBfnRmMUi4kf7NFMfduphd6

挖坑必填

- Posted in 各种福利 by with comments

有狼友说本人光挖坑不填坑,这个是不对滴,本人挖坑是有滴,只不过填的时间有点长是真滴。如果各位捧场愿来看填坑,请点击左上角主页提醒,选中“最近更改”,如此以来即使是之前发布的博客,最近有了更新也会有提醒通知~~就不用各位一遍遍来看原来的坑了,欢迎关注

友站推荐 jav库

- Posted in 各种福利 by with comments

今天发现了一个新友站:jav库 https://www.zerogate.tk/1FygwtRQHaiZ4R6da1QMMS1W8rk23tZaUh

N多的av资料,包含封面和下载链接,是各位狼友的好去处

  由於有一门课快考试了,为了专心複习。   叶思佳去了自习室,找了个前排的座位坐下了。   她不知道,后方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在盯着她。   后排有一个男生起身走到她旁边,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下了。   “HI,思佳。”   “嗨,你好,”   叶思佳淡淡地一笑。   这个人叫盛宇亮,是叶思佳班里的。   这傢伙长相还是比较英俊的,成绩也可以。   就是为人很猥琐,也很花心。   在学校里认识不少女孩子。   对於这样的傢伙,本来他的人气是不会高的,可是他就住在本市,他爸是市政法委的书记,他妈在市人事局上班,对於这样的家庭背景,的确会有很多人羨慕,尤其是在法学系里,自然少不了女孩子的谄媚。   可是他风流成性,对到手的女孩子却不加以珍惜,总是惦记着没到手的猎物。   在班里,甚至全系。   对於盛宇亮来说,能入他法眼的就只有叶思佳和付筱竹,和许多男生一样,他也暗恋过两朵系花,他曾向付筱竹表白过,手段可谓软硬皆施,使尽浑身解数。   可是高傲的付筱竹却不把他当回事,在她眼里这样的男生根本不值得去交往。   不就是家里有权有势就肆意玩弄女孩子的傢伙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在其她女孩面前常显神通的自己拿这个聪明的女孩一点办法都没有,在自习室问她问题,除了必要的解答以外,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态度怪冷漠的。   打电话发短信更是没用,她是不会回自己的。   和付筱竹一样,虽然叶思佳打心眼里也不喜欢这个人。   可是她没有付筱竹这么高傲,所以在表面上和他的关系还可以。   叶思佳和他打过招呼以后,就继续看起了书,她可不想把宝贵的複习时间用来和这个傢伙聊天。   这门课,盛宇亮早就複习好了,剩下的一个星期时间嘛,每天抽时间翻翻看看,就没什么问题了,而叶思佳和付筱竹由於经常和秦大爷淫乱,倒是缺少了一些准备时间,不过刘晓静的专业这个星期没有考试,这周该她独霸秦大爷的龟头了。   叶思佳专心地看起书来,盛宇亮也拿了本书在她旁边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可是他心里却在打叶思佳的主意,反正自己也搞不到付筱竹,不如自己退而求其次去玩玩叶思佳。   如果是通过表白之类的方式肯定颇费周折,而且自己以前也请她出去吃过饭、看电影、逛街。   同样的方法最好不要重複使用,即使是锦囊妙计也有失灵的时候。   盛宇亮决定今天冒一次险,採用闪电战,霸王硬上弓。   虽然这存在着一定的风险,可是冒一次险也无妨,有些时候泡妞不能太谨慎了。   叶思佳看了一会儿书,就拿起水杯喝了几口水,瞄到这一幕,盛宇亮眼前一亮,终於有机会了!本来,叶思佳来的时候瓶里是水就剩一半不到,喝了几口水以后就快没了。   盛宇亮说:“思佳,我正好要去打水,顺便帮你打一杯吧。”   说着也不等叶思佳同意就拿起她的水杯出去了。   叶思佳想:这傢伙又想讨好自己…咳,算了。   不想了,看书。   盛宇亮在去打水的路上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倒在叶思佳的杯子里,这种粉末是他看电视上的性用品广告瞭解到了。   他秘密地订购了一盒。   这种催情粉白色无味,是速溶型的,价格也不菲。   盛宇亮回到自习室,把水杯给了叶思佳。   叶思佳说了声谢谢就继续看书了。   接下来盛宇亮就在等叶思佳喝水。   他焦急地等了大约20分钟,叶思佳拧开杯盖喝了几口水,盛宇亮的嘴角显出一丝笑意。   叶思佳喝了盛宇亮打来的水以后,不到3 分钟就感到全身燥热,进而口乾舌燥。   本来这天气就有点热,夏初了嘛。   情急之下,叶思佳就把杯子里剩下的水喝了个精光!但是,这无疑是火上添油。   叶思佳快坐不住了,一张俏脸通红通红的。   盛宇亮装作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啊,不舒服吗?”   叶思佳娇喘地嗯了一声。   盛宇亮说:“我带你去医务室吧”说着背起了叶思佳。   替叶思佳收拾好书包一挎就出去了。   盛宇亮住的公寓离他们所在的自习室教学楼门口仅有15米远,叶思佳发现他没去医务室,想喊出来,可是已经晚了。   盛宇亮已经把她带进了自己公寓大楼里。   盛宇亮兴奋地带叶思佳到了自己的房间。   说一下,盛宇亮住的是学校里的高级公寓楼,这种宿舍的费用比普通的要贵一倍,而且是两人一间。   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澡间。   虽然学校里规定不准男女生互相串公寓,可是盛宇亮早就和公寓的管理员老师打好关系了。   和盛宇亮在一起住的那个是本系其他班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家里也有些地位,可是和盛宇亮相比,是个典型的学习狂人,基本就在自习室和图书馆泡着,经常不回寝室。   每天晚上不到11点不会回来,最早的一次也是10点半。   盛宇亮把女孩放在自己的床上,刚才背叶思佳的时候她那对大奶子挤在自己背上就已经使他很兴奋了。   他先解开自己的裤子,脱下内裤,露出涨涨的肉棒,叶思佳早就忍不住了,自己居然有了做爱的冲动,而且这种感觉竟然比和秦大爷做爱之前的更加强烈。   在强烈的兴奋刺激下,我们的少女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她很快就把衣服脱了个精光。   露出了迷人的身材。   盛宇亮兴奋地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叶思佳的桃花洞,扑哧一下进去了。   “啊,不要…”   可是盛宇亮哪里去理会他,接着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插,鸡巴进出伴随的“滋滋”水声和鸡巴撞击臀部的啪啪声,使得盛宇亮更加兴奋,他卖命似地干着胯下的女孩。   “啊…好棒…哦…爽…”,叶思佳迎合着盛宇亮呻吟了起来,虽然他的能力比较强悍,可是他带给自己的快乐哪能跟秦大爷相比啊?不过感觉还是不错的,虽然比秦大爷的小。   兴奋之余,盛宇亮在干的过程中想到怎么没出现初红?还有,她时不时抬起臀部配合自己,难道她不是处女了?他弯下腰在叶思佳耳边问了一句:“那个…   思佳…这是不是…你的…第一次?“这傢伙居然问了,不行,绝不能把秦大爷说出来,叶思佳想了一下说“嗯,对呀”可盛宇亮还有疑心,叶思佳就说女生因为经常做剧烈运动可能会导致处女膜破裂,盛宇亮就信了,自己得到了系花的第一次,虽然没有红,自己也勉强知足了。   “嗯…啊…啊…插我…好爽…喔…快…不要停…下来”,随着大脑荷尔蒙的刺激越来越激烈,盛宇亮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时自己的精关快把持不住了,突然一股阴精冲击而来浇到自己龟头上,他知道叶思佳的高潮来了。   於是屁股一紧,马眼一送,一股浓浓的阳精射进了叶思佳的体内。   良久,两个人躺在床上,叶思佳一脸的惬意。   盛宇亮坐起来开始收拾床铺……可是,叶思佳心里却在想:玩的还是有点不过瘾,不行,晚上得找秦大爷去。   明天再去看书,好好背。有不会的问小猪猪去。   在考前一周得到两次滋润的叶思佳,在考试时发挥的还不错,她发现秦大爷真是自己生活上不可或缺的好朋友了……

  这天下去,其他人都不在,叶思佳和付筱竹在寝室里聊天。   她们两个先聊上午遇到的学习问题,接着又转到其它话题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们两个色女最终的话题肯定得聊到“性”,果不其然,付筱竹突然开口说:“佳佳,你好久没找秦大爷了吧?”   “去你的。”   “嗯,差不多得一周了,主要是这周事情怪多的,除了期中测验,又是党课考试,又是义务劳动的。”   “是啊,小猪猪。”   “忙了一周了,我们得犒劳一下自己,对不对啊,佳佳?”   “嗯,对呀,”   叶思佳接着问道,“那我们一起逛街去吗?”   “你少在我面前装糊涂,小佳佳。我们是找秦大爷玩,可懂?”   “哎呀,小猪猪,你真坏。”   说着突然在付筱竹的大奶子上轻轻抓了一下,付筱竹笑着说:“好呀,居然敢偷袭我了,看我不给你挠痒痒?”   说完双手伸向叶思佳的胳肢窝…叶思佳急忙闪开,笑着求饶道:“小猪猪,我错啦。”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吗?是我,刘晓静。”   小静来串门了,付筱竹走过去开了门。   “嗨,筱竹。寝室里就你一个吗?”   “还有佳佳,其他人都出去了。”   “太棒了,”   刘晓静进来后把门关上,接着说道,“今天你们俩都没有事情吧?要不我们一起找秦大爷玩?”   刘晓静提出大家一起玩,付筱竹沉默了一下,也表示赞成。   但是叶思佳似乎不太同意。   她相对来说还是有些保守的。   毕竟,让一个女孩从未经人事到破处再到玩群交,的确是对她的心理防线进行连续的大冲击。   不过最终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叶思佳同意了,心里有些期待、有些兴奋。   这是星期六的下午。   周六嘛,大家都出去尽情地玩了。   宿舍里冷清了许多,可以说,门房附近的环境也安静了许多。   三个女孩穿好外衣,简单打扮了一下,就一起进了门房。   秦大爷见3 个女孩都来了,而且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自然是非常高兴。   他想:这回肯定是一龙三凤,果不其然,还真叫他猜对了!她们3 个先聊会天,秦大爷说:“你们三个丫头这几天都没来了,怎么回事啊?都6 天了。”   “呵呵,这几天事情太多,有一门课期中测验,还有去一家敬老院当了半天义工…”   付筱竹回答道,期间对着秦大爷左边乳头的部位捏了一下。   “秦大爷,你这几天是不是特别想我们了,尤其是想思佳?”   刘晓静说着伸手在秦大爷的裆部轻轻抓了一下。   “停了六天真是怪难受的,”   秦大爷说着在叶思佳可爱的脸蛋儿上摸了一下。   刘、付二女带头时不时地挑逗着秦大爷,秦大爷也在时不时占三女的便宜,尤其是可爱的叶思佳,来的时候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还不会主动地去玩群戏,重点就是先把她的欲望挑逗起来再说。   聊着聊着,四个人先后都坐在了秦大爷的大床上。   可是前戏快结束了三女才发现,洞有3 个(其实严格地讲,三个都不止)可是枪只有一桿.怎么办呢。   还是聪明的刘晓静想到了好主意。   她说:“这样吧,我们三个来局石头剪刀布,先赢的有优先选择权,后赢的就等前面的玩累了接着玩,怎么样啊?”   可是她们3 个都心照不宣地想独霸秦大爷的肉棒。   於是先剪刀石头布,结果付筱竹先赢了,她先毫不客气地含住了秦大爷的龟头。   我们的秦大爷已经6 天没有爽了,当付筱竹含住的一瞬间有如久旱的土地遇到了甘霖,“啊~”秦大爷爽的忍不住轻声叫了出来。   刘晓静再和叶思佳来一次,赢了。   看到付筱竹含住龟头时妩媚的表情,小静也不甘示弱,她立刻挤过去含住了秦大爷的卵袋,说:“老东西,想我想坏了吧?”   说完对付筱竹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付筱竹回以不以为然的一笑。   看过第一部的朋友们都知道,只要刘晓静和付筱竹在一起玩秦大爷,那她们俩就少不了互相较劲,可现在这到苦了叶思佳,她的情欲被挑逗起来了,可是没有了发泄欲火的地方。   这下叶思佳为难了,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   乳房那里更是涨涨的,她就开始揉起了自己的双乳,这时刘晓静吐出秦大爷的卵袋,说了一句:“来,佳佳,帮我揉揉这里。”   指了指自己的阴蒂。   叶思佳哦了一声就伸出左手探到刘晓静的穴口,加大了力道揉将起来了,刘晓静爽的呜呜叫了起来,付筱竹突然将肉棒吐出,“佳佳,也帮我弄弄。”   “嗯”叶思佳伸出右手用力刺激付筱竹的阴蒂。   不一会儿,秦大爷快忍不住了,他屁股一紧,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付筱竹的嘴里,还有少量溅到了刘晓静的脸上。   付筱竹把它们全部嚥下去了,趁着付筱竹咽精液的时候,刘晓静趁机含住了秦大爷的鸡巴,并对着付筱竹使了一个眼色。   付筱竹无奈地笑了笑转身,叶思佳放开手,付筱竹弓下腰含住了叶思佳一个乳头,左手探到叶思佳的小穴处,一指伸到阴道里的敏感点刺激,还有两指刺激着叶思佳的阴蒂,剩下两指托在叶思佳的大腿上支撑着。   叶思佳不禁也伸出手揉着筱竹的一对大奶子。   不一会儿,秦大爷又感到了空前的刺激,刘晓静的口交技术比付筱竹要刺激、猛烈些。   等他高潮来临的时候他兴奋地抱住了刘晓静的头,再来十余次猛烈的抽动,刘晓静的嘴里也充满了乳白色的精液。   刘晓静兴奋地嚥下了秦大爷的子孙,又伸出舌头舔起了似乎还没有变软的肉棒,付筱竹气喘吁吁地说了一句:“喂…小静…大家…都有份呀…别忘了…还有…佳佳啊”   刘晓静回头笑了笑,“不会的,我只是想给咱们的老东西清理一下,佳佳上,让老东西打车轮战,苦了他了,呵呵”。   叶思佳听到这句话,就松开了放在付筱竹奶子上的手,爬了过去。   付筱竹感到突然少了刺激,於是说道:“小静…”   刘晓静拍拍付筱竹的肩膀说:“夥计,休息一会吧,省点力气,待会儿所有人还要大战一场呢,够你玩的。”   “4P?”   “是啊,老秦飢渴6 天了,积蓄了很多能量呢,看我们都来了,肯定会大爆发一场,我们得三个一起上,大家都爽个够。不然单打独斗我们仨谁都承受不了,对么?”   说着在付筱竹的乳头上捏了一下。   “嗯嗯,对啊。小静现在越来越聪明啦”说着也在刘晓静的奶子上摸了一下。   那边叶思佳趴在床上,用她的纤巧的小手套弄着秦大爷的鸡巴,不一会儿,秦大爷的龟头又膨胀的晶莹发亮,而棒身的青筋隐约可见,叶思佳歎道:“好厉害的棒棒啊”,说着趴下来含住了秦大爷的龟头,秦大爷闭着眼睛享受着叶思佳带来的吹箫,叶思佳含了一会儿龟头以后,吐出来沿着棒身向下刺激着秦大爷的鸡巴根部,转而含住了秦大爷的一只卵袋,添了一会儿后吐出并含住了另一只。   接着再沿着棒身回舔“冰棍”,就这样持续了将近半小时,秦大爷的喉结发出了沉闷的声音,他突然坐了起来,按住了叶思佳的头,这样几乎整根鸡巴都进了叶思佳的嘴里,使得少女发出“呜呜”的呻吟声,秦大爷连续做了几十次抽送,最后几下加快了频率,终於第三炮打进了叶思佳的嘴里,叶思佳脸上一片潮红,她将精液含了一会儿后嚥了下去,接着用自己的丁香舌清理了秦大爷的肉棒。   待叶思佳爽后,秦大爷说要休息一下,付筱竹有些不愿意,还是经验丰富的刘晓静开口说服她同意秦大爷休息一会儿,这是为了即将大战的效率。   休息期间,刘晓静起来从抽屉里找了一次性纸杯,倒了四杯水给大家喝了。   大约休息了半个小时以后,刘晓静坐起来说:“秦大爷,来吧。”   说着伸手握住了秦大爷的鸡巴,套弄了十几下之后,觉得鸡巴硬了,就对准坐了下去。   谁知秦大爷突然坐了起来,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付筱竹趁势张开腿,阴户对准刘晓静的嘴:“小静,别闲着,给我舔舔”,似乎有些命令的语气,刘晓静伸出舌头舔起了付筱竹的浪穴,秦大爷也伸出手揉着付筱竹的一对大奶子。   叶思佳也没有闲着,她看见付筱竹给刘晓静舔的那么爽,就站到秦大爷和付筱竹中间,让秦大爷舔她的小穴。   秦大爷应了一下,低下头出灵活的舌头,舔的叶思佳很兴奋。   三个女孩的浪叫不断,这使得秦大爷空前地兴奋,他就加快了抽送速度和手上的力道,并且用力舔着叶思佳的小穴。   三个女孩都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了,全不约而同地暗自用力和秦大爷抗衡着,最终还是我们强大的秦大爷以一胜三,三个女孩都达到了高潮,秦大爷随后马眼一松,射进了刘晓静的小穴。   刘晓静爽了之后,秦大爷的鸡巴干起了付筱竹,双手抓起了叶思佳的乳房,刘晓静把阴户凑到他脸旁给他舔。   待付筱竹被射之后,三女又换了姿势,秦大爷的鸡巴插进了叶思佳的小穴,揉着刘晓静的乳房,舔着付筱竹的阴户。   待最后一股精液射进叶思佳的小穴里之后,秦大爷松了一口气,三女也累的不行了,都爬不起来了。   秦大爷缓缓坐起来,费力地把三个女孩扶成一排,给她们盖好被子,自己往床上一倒,把毛巾被拉到床上,就进入了梦乡。

  “啊…噢…好爽…爽…嗯…我…要死…了…啊…啊…插我…哦…爽翻了……”   秦大爷的棒子很充实,好几次都顶到了叶思佳的花心。   “啪啪”的撞击声,还有伴随抽插的“滋滋”水声,加上叶思佳的浪叫使得秦大爷更加兴奋:“你是不是很想要?”   “嗯,对啊,我想…要,想要你的…大肉棒……插我”大约一炷香的功夫,秦大爷感到阴精冲击龟头的快感,少女达到了第二次高潮,满面潮红,然后秦大爷让她歇一会,叫她翻过身来,抬起她的玉腿架到肩膀上,秦大爷没怎么用力就将鸡巴插到女孩的小穴里,叶思佳感到秦大爷刚刚射精的鸡巴又开始变硬了,心里一阵兴奋,天哪,秦大爷好厉害呀,自己都有些累了可秦大爷还是挺精神的。   “啊…好棒…好肉棒…插我…好棒…用力…插…我…要死了…啊…快”女孩依然是那么兴奋,又一轮高潮要来临了。   秦大爷加快了抽送,鸡巴几乎每次都顶到了叶思佳的花心。   不一会儿,秦大爷精关一松,一大股浓浓的阳精射进了叶思佳的小穴里。   高潮之后,秦大爷和叶思佳都累的不轻,秦大爷气喘吁吁的,而叶思佳倒在床上渐渐睡着了,下身红肿的阴唇边还残存着乳白色的液汁。   记得刘晓静以前给自己说过,会叫的狗不咬人,没错,不能光从外表来看一个女孩是否淫荡。   这淫娃真是厉害,把自己折腾的不轻啊,论实力和刘晓静不分上下啊,秦大爷想到。   这天晚上,叶思佳陪着秦大爷玩了一个晚上。   除了动作以外,秦大爷还边干边讲解。   教会了她很多。   而她也知道了许多新的概念名词,掌握了许多基本的技巧。   第二天的早上,大家又开始了新的一周。   秦大爷由於和昨天叶思佳干的太过火了,也就睡过了头,上午7 :00,迷迷糊糊中,门外的女生们开始催了,“秦大爷快开门啊,我们快迟到了!”   “秦大爷你怎么还不开门啊,我们要去上课了!”   秦大爷意识到了自己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了,虽然上一次据此有好长一段时间了。   他一边叫叶思佳在被子里躲好,一边简单地穿几件衣服起来开门,在开门的时候,他在女生人群中看到了刘晓静和付筱竹。   刘晓静像平常一样和他打了招呼,而付筱竹对他会心地一笑,王晓玲问道:“筱竹,见到思佳了没有呀?”   “没呀,我给她打了电话了,她今晚包夜不回来了”付筱竹先发制人地回了一句。   “噢…”   王晓玲半信半疑地应了一声。   在去教室的路上付筱竹给叶思佳发了条短息:“快去洗澡睡觉吧,回去别人问就说你上网包夜去了。”   大约7 点半了,女生们估计都上课去了,也没几个在寝室里了。   秦大爷才回到屋子里,关上门,只见叶思佳露出头,一脸神秘的笑容。   秦大爷坐在床头说:“你这丫头,欲望还不小呢。”   叶思佳呵呵地笑了。   “你,不会还想要了吧”。   “人家是想要了,可是得回去休息一下了,好大爷,晚上见哦。”   叶思佳去了浴室,她简单地沖了全身,当两手抚摸到自己的小穴和乳房时,心里变痒痒了,今晚下午没课,自己也不用担心,可以好好睡一觉啦,晚上再去找秦大爷玩。   晚上,叶思佳早早先去了门房,而不是和同伴们去上自习。   今天的叶思佳紮着短短的马尾,上身穿着浅绿色的T 恤,下身穿着白色的网球裙,白袜配白色球鞋,一副清新可人的样子。   进了门房之后,她先和秦大爷聊了起来这几天心里的变化,的确。   小姑娘这几天真的是完全变了。   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她说自己就是喜欢精液的味道,也不知道为什么。   秦大爷也和她简单聊起了自己与刘晓静、付筱竹的故事。   聊了两个小时,叶思佳和秦大爷开始了前戏。   叶思佳像一只温柔的小猫一样搂着秦大爷说:“好大爷你真会把人弄的舒舒服服的,今晚你得把我弄舒舒服服的哦。”   秦大爷示意叶思佳坐在他腿上,隔着衣服上下齐手。   而叶思佳也忍不住地朝后伸出小手,隔着秦大爷的短裤揉着秦大爷的鸡巴。   不一会儿,叶思佳感到秦大爷的肉棒坚挺地顶在自己的屁股上。   秦大爷让叶思佳用手将自己短裤的拉链拉开,将自己的兄弟解放出来。   两人如胶似漆地进行了一会儿后。   秦大爷腾出手来,把叶思佳的上衣和乳罩都除掉,然后示意叶思佳起来,自己把裤子全部脱掉,脱好之后,让叶思佳坐在自己腿上,扶好鸡巴对准叶思佳的小穴,从下面插了进去。   “扑哧”一声大半鸡巴插入了蜜穴。   “啊!”   叶思佳爽得叫了出来,接着秦大爷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   “哦…哦…好棒…快插我…啊…呃…太爽了…不要…不要停下来…嗯…嗯…   我好…快乐啊…啊…好舒服呀“秦大爷一边插着叶思佳的小穴,一边揉着叶思佳的奶子,他兴奋地将叶思佳的乳房揉成各种形状。   鸡巴撞击臀部的“啪啪”声和“滋滋”水声再一次地在欢乐的门房里交织着。   高潮之后,叶思佳躺在床上感歎道:“我听筱竹说一般的年轻男人在射精之后需要好长一段的恢复期才能再次做,你的能力真是比一般人都强很多了,在古代呀,你都是一个好的皇帝啊,呵呵。”   秦大爷楞了一下说:“好皇帝?”   “是那个方面的好皇帝,咯咯,”   叶思佳一脸坏笑,秦大爷明白了,於是就说:“那我再来演一次皇帝,哈哈。”   说完把叶思佳按在床上,两腿插在跪在叶思佳奶子的正上方,叶思佳张嘴叼住了秦大爷的大肉棒,轻微晃动着头部吞吐着,还时不时吐出来舔舔秦大爷的睾丸。   秦大爷很兴奋地往前挪了挪,在叶思佳的口腔里做起了活塞运动。   “呜…呜…”   这个平时话怪多的小丫头嘴巴被塞满了,说不出来话了。……   这次,秦大爷把自己的精华全部射进了叶思佳的嘴里。   叶思佳全部嚥了下去。   幸福地舔了舔嘴角,神情像电视里面一些食品广告里幸福的孩子一样。   最后,还用自己的丁香小舌将棒身残留的精液给清理乾净了。   这一个星期,叶思佳一共找了秦大爷五六次,这周安全期的她过的十分“性福”。

  第二天早上,叶思佳微微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发现自己睡在秦大爷的床上,身上只穿着内衣,而付筱竹她们两个早已不见踪影,秦大爷也不在门房,於是就准备穿上衣裙,这时却传来敲窗户的声音:“秦大爷在吗?我们寝室的灯昨天晚上就坏了。”   叶思佳吓的大气不敢出。   只得小心翼翼地穿衣服。   待门外的女生等不到秦大爷离开以后,叶思佳慌慌张张地穿好鞋袜,准备开门出去时,发现门被锁上了。   这时门开了,是秦大爷,手里提着装有几个包子的塑料袋进来的,说:“刘晓静她们早就走了,来吃点东西吧。”   叶思佳心里极其複杂地看了秦大爷一脸,秦大爷说:“那个,筱竹说一会儿叫你回寝室找她。”   叶思佳拿过包子,一声不吭,边吃边走了。   到寝室,王晓玲问她:“佳佳,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呀?”   “哦,我…去网吧包夜去了。”   现在只能这样说了,“噢,那你早点休息吧。”   王晓玲说着出去打水了。   一会儿,付筱竹进来了,说:“佳佳,我们马上去洗澡吧,还有小静,我们一起去。”   “好啊,是该洗洗了。对了,你早上去哪儿了?”   我呀,刚刚去了超市,咱们的洗漱用品刚用完了,小静说到高校长办公室有点事,马上就过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刘小静来了。   三个女生一起去了浴室,在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而刘晓静去校长办公室是关於什么的,秦大爷的粉丝们也应该能想到,详情在此就不赘述了。   在浴室,三个女孩先去好好沖了淋浴,就开始边洗边打闹了,包括互相碰到对方的那些部位,她们都没有对昨天的事进行议论,除了叶思佳这丫头有几次差点说漏嘴以外。   洗好澡以后,她们到校外的小吃店吃了一顿饭。   一个上午就这样愉快地过去了。   中午,回到宿舍。   叶思佳上床睡午觉了,在梦中她又梦到了自己在抚摸着秦大爷那根大肉棒,准确地说应该是在套弄着。   醒来以后,发现除了付筱竹,其他人都不在寝室。   付筱竹走到她床前坐下,笑着问道:“佳佳,你睡的可真甜,呵呵。”   “嗯…还好吧。”   “又想秦大爷了吧?”   “你胡说什么呢,小猪猪?”   说着坐了起来准备挠付筱竹的痒,付筱竹笑着起来躲开,“就这点心思你还能瞒得住我?这儿又没有别人,你还怕我说了?”   “嗯…小猪猪,你好坏。”   “呵呵,怕什么,如果你需要的话以后还得多陪陪秦大爷呢?”   “哼,不理你了”叶思佳娇嗔道。   付筱竹说道:“佳佳,晚上一起去门房吗?”   “不去。”   “那晚上去自习室吗?”   “嗯。”   “好吧,那有时间再去门房?”   叶思佳没有再说话。   付筱竹想:这丫头天性淫荡,又是初尝甜头,估计很难熬住。   以自己对她的瞭解,今晚很可能去找秦大爷。   付筱竹心里清楚:叶思佳一旦对一件事物产生兴趣了,就会马上投入进去。   “如果你需要做一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去做”,这是一句名言,也是她的座右铭。   她之所以成绩好的原因之一也是由於她早就养成了这个好习惯。   果然不出付筱竹意料,在自习室看了一个小时的书以后,叶思佳坐不住了,她脸上开始有焦急之色。   付筱竹瞄了她一眼,心里偷偷地笑了,叶思佳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就收拾好书离开了,“筱竹,我得去辅导员办公室有点事,先走了哈。”   付筱竹嗯了一声,想到:其实她能有什么事啊,虽然她在系里担任了一个小职位,可她也清楚这个职位是个闲职,基本上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   她那点伎俩还能骗得了自己?开玩笑嘛。   马上就有好戏看了,毕竟自己为了能见证好戏开场也虚度了一晚上没看进去书,得看场好戏弥补回来。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七点半了。   自己得回宿舍了,不对,去门房啦。   到了门房处,付筱竹悄悄地站在窗户边上,掏出手机假装看短信,仔细一听,果然是叶思佳!叶思佳的娇喘和秦大爷沉闷的呼吸声在她耳边交织着。   看着看着,她有些忍不住了,就趴在窗户上,透过那个小孔看了过去。   只见叶思佳和秦大爷一丝不挂地在床上,秦大爷岔开大腿躺在床上,而叶思佳跪在秦大爷两腿之间,满脸红晕地套弄着秦大爷的大棒子,一脸幸福的表情。   不一会儿那棒子就异常坚挺粗壮了,如同小鸡蛋那大小的龟头明亮夺目,好像在怒视着面前的少女。   而马眼处流出少许晶莹的液体……秦大爷在兴奋地指导着经验并不丰富的少女。   套弄了一会儿之后,叶思佳趴倒在床上,张开樱桃小口含住了秦大爷的肉棒。   秦大爷的棒子好大,叶思佳只能含到一半,然后用着不熟练的动作吞吐着。   看着这样一个清纯的美女给自己吹箫,秦大爷早就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那边,叶思佳也由於性激素的刺激越来越兴奋,动作也逐渐加快。   大约5 分钟后,秦大爷忍不住了,停了一下,“应该射了吧”,付筱竹想道。   果然,他按住叶思佳的头,这样肉棒的更多部分进入了少女的嘴里,确切地说龟头应该抵到了喉部。   秦大爷屁股一紧,再次抽动了几下,一股浓浓的阳精射进了叶思佳的嘴里。   叶思佳它们全都嚥了下去。   微笑着说:“好美啊,好舒服啊,好大爷……”   ……   一直在外面偷窥的付筱竹真的快忍不住了,正想进去来着,可是手机响了!   她吓了一跳,同时转身看去,还好,周围没有人路过。   真的有些大意了,除了自己,应该没有人发现这件艳事吧。   幸好自己在自习室把手机调成振动了,是班长蓝梦云打来的,付筱竹果断按了一下静音键,悄悄地走出宿舍楼,一听才知道,今晚还得上党课,自己却忘了。   重要的是老师要点名了。   付筱竹心里骂了一句“死蓝梦云,还有这个臭老师,坏了我的好事。”   可是还得去,毕竟因为上次和秦大爷的朋友老孔搞(此事详见门房秦大爷之付筱竹的故事)而缺了一次课,这次是万万不能缺的了,要不然的话就很麻烦,毕竟这老师很严的。   而在女生宿舍2 号楼门房里,秦大爷的又挥起战戈了,佳佳躺在床上,一脸淫荡的笑意。   秦大爷见她恢复的差不多了,就让她叉开双腿,龟头缓缓地挤进了小穴里。   叶思佳感到秦大爷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内渐渐充实、变大,嗔道:“好大爷你轻点啊。”   秦大爷嗯了一声,双手上下不停地刺激着叶思佳的乳房和阴蒂,同时叶思佳也兴奋地捏着伸出手轻轻地捏着秦大爷的阴囊。   由於刚才的吹箫,少女下体内本来分泌了一些爱液,再加上刚才的刺激,使得秦大爷的肉棒进入的更加容易了。   不一会儿,叶思佳感到自己的小穴被充满了,好充实啊。   接下来,秦大爷开始了抽送,叶思佳的身体也在随着节奏轻轻晃动着,尤其是她那一对玉乳更是波涛起伏着。   於是她两手抓在床边,开始了浪叫:“嗯…啊…嗯…呃…嗯…好…好棒…啊……好…舒服……爽啊…插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