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一个铅笔写的博客

- Posted in 煎蛋 by with comments


一个铅笔写的博客
我就直接撩裆地说了,“为汝铅笔,真不易也!”我不是故意在卖弄文字,搞什么双关,毕竟在打字写博客这方面我还是个新手。而且打字的时候得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还得注意我后面 的那两个总是不小心按了空 格 的 球。

通常情况是,我得陪着你一起在电脑屏幕前面看,看啥就不说了,什么熟女黑丝摔跤小比赛之类的。就这样过后你觉得我能依然坚挺么?吔屎啦!

还有,我是跟小菊花一样喜欢摩擦,我承认,但是也得分时间,分场合好么?要是你脸上黏了块奶酪,然后绕操场溜达两圈,你觉得爽吗?所以,行了,找件内裤穿好么?还有你的牛仔裤,紧成那吊样,你怎么不穿个水泥裤?

一个铅笔写的博客
这是件紧身衣,还是只是为了告诉大家你长了根铅笔?

有几次,我听你跟卡洛琳说不穿内裤有利于降低我的敏感度,这样就能更“持久。”得了吧傻X,咱们就是快枪手,认清现实。这样讲是因为我性 格本来就 直 率。

说到了卡洛琳,我有一次听她说我是一名“与会成员”。这里我主要想提三件事:

1,我不想从那贱X嘴里再听到什么“与会成员”这个词了,我TM又不是在议会。我是根丁丁,或者说棒子。总之不是什么傻X“成员”。要是让我再听到的话,我绝对日翻她的嘴。

2,有一点我很赞同她的说法,就是我的确是个思考者。我的智慧非汝想象。现在我就能明确告诉明儿早上你醒来时的样子。你会奔向卫生间:注意!注意!前方即将喷射,水流发生分叉,洒了一地,墙壁已被喷湿。

一个铅笔写的博客
汝一顶,吾一顶,摄影师,难用心,事已成,皆开心。

3,没有第三点。

可叹哉!可叹哉!奈何吾非布拉德·皮特之铅笔乎?你知道他吧,那家伙的铅笔是见的多了,西方哪个魏吉娜没去过?

所以,我最后得跟你讲,最好给予我应有的尊重,不然就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记住,你的两个球在我这儿,最好有点儿眼力劲儿
[Macondo via cracked]

                                            <a id="jandan-zan-80484" href="">
                                <span>赞一个 (0)</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the-penis-blog.html#comments">comments</a> ]</p>

琥珀中封存了9900万年的鸟翼

琥珀里有古代的昆虫,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但近期关于缅甸琥珀中发现古鸟翼化石的事件却是前所未有的。这些3D化石——仍保持了羽毛结构和软组织痕迹——简直太神奇了。

鸟类起源于一亿五千万年前,恐龙还在统治地球的时代。多年来,科学家们搜集了一些还算不过的鸟类化石,但它们更像是锻造进岩石的2D影像。研究人员之前就发现了琥珀中古鸟类的踪迹,但只是单一的羽毛。这对9900万年的古鸟翼给了我们早期鸟类的惊鸿一瞥,让我们有机会了解它们的真是面目。

琥珀中封存了9900万年的鸟翼
一只琥珀中反鸟(Enantiornithines)翅膀

这些精致的化石,如自然通讯上一个新的研究所说,是由古生物学家邢立达、瑞安·麦凯勒以及它们的同事在越南克钦省发现的。难以置信的是,这些3D化石仍保存有一亿年前飞禽的毛囊、软组织以及它们的羽毛结构。这是科学家们第一次研究白垩纪末期灭绝的鸟类物理特性的机会。

琥珀中封存了9900万年的鸟翼
古鸟类的羽毛结构,颜色依然清晰可见

因翅膀不大,比例较小,研究人员认为遗骸源自两只出生不久就死去的幼鸟。这对翅膀都属于一个叫反鸟(Enantiornithines)的古鸟类品种,这种鸟类在幼年时便会展现出成年鸟类的特性(即“早熟性”)。所以即使这对翅膀源自于幼鸟,科学家们对它们成年时的样子也不难猜想。

琥珀中封存了9900万年的鸟翼
艺术家眼中的成年反鸟(Enantiornithines)

琥珀中封存了9900万年的鸟翼
羽毛一亿年间几乎保持不变

研究人员运用了同步辐射X射线微CT扫描之类的技术对骨骼和羽毛的结构和布局进行了检测。总的来说,化石中的羽毛与现代鸟类的羽毛非常相似。比如,与现代知更鸟翅膀并排作对比时,几乎看不出分别。这些化石标本呈现了相似的羽毛结构、色素沉着(没错,这些琥珀化石甚至还显露了颜色!)以及微观结构。

琥珀中封存了9900万年的鸟翼
毛囊和皮肤组织痕迹清晰

“这些标本显示了森诺曼阶(9900万年前)Enantiornithines个体的羽毛类型与现代鸟类的关联性,”研究中作者写道。这表明,鸟类在一亿年前就已经进化出特有的羽毛结构,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它也不需要改变太多,甚至不变。

对于一次又一次恰如其分的进化而言:如若不破,得过且过。

[Daisy丹 via gizmodo]

                                            <a id="jandan-zan-80565" href="">
                                <span>赞一个 (0)</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old-bird-wings.html#respond">comments</a> ]</p>

Hmm....

- Posted in Musickiller's Blog by with comments

Bad news: even though I thought that I would write something here yesterday or today, I did not.

Good news: I did not write anything stupid! Yet...


叙利亚难民在Airbnb上出租帐篷

据Telegraph报道,一群叙利亚难民正通过一个非寻常的平台表达他们的不满:Airbnb。

这些匿名PO主以讽刺的手法列举他们在希腊居住的难民营帐的种种不堪,以求获得外界对他们目前的生活条件的关注。这些“房产广告”(虽然已被Airbnb撤下)以吐槽的方式详细描述了叙利亚难民在过去四个月里的水深火热。

“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去体验叙利亚难民式的生活。当欧洲政客还在那边就难民问题甩锅的时候,你将能够真真实实体验一番难民生活——露天营帐、柴火料理、41摄氏度免费桑拿、差一点就合格的卫生条件、嘎嘣脆的蝎子、说翻就翻的承诺小船,还有,(妈妈再也不担心我喝水也会长胖的)脱水症。”

文中嘲讽这是一次成为希腊最独特居民的机会,还特别标出“福利设施”四个大字,包括有:日均600人使用的便携式马桶,2个热水淋浴装置,还有“不是谁都能享用”的医疗设施和学堂等等。

虽然我们不清楚到底是谁PO的这么个讽刺的出租广告,不过很明显这些人的意图就是要曝光难民营里的困境。事实上,国际救援组织以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早就对此事喷的口水四溅了。虽然欧盟已有计划重新安置困在希腊和意大利的16万难民,但目前为止只有2400人真正得到转移,大部分难民还滞留在难民营里。

自从希腊政府撤掉了位于希腊北部伊多梅尼的一个临时营帐后,一个月前又给建了现在的这个新营帐。伊多梅尼营地是在希腊-马其顿边界被封禁之后建起来的,目的是要阻挡难民穿越巴尔干进入北欧。暴雨使难民营的条件越发艰难,抗议的难民拦截了附近的一条铁路线,威胁政府赶紧将他们迁走。

然而新的营帐建好没多久,救援组织又圣母病发作,表示很担忧新营地的条件。国际救援委员会的代表以及无国界医生组织纷纷站出来抗议,称新营帐的规模仍不足容纳这么多的难民。月初时,无国界医生组织声称他们将不会再接受欧盟的赞助,以抗议欧盟的移民政策以及难民危机的处理手法。

就在欧洲各国政府为难民危机焦头烂额时,一些市民——似乎被Airbnb所启发——纷纷站出来帮忙。在2014年,德国就有一个团体创建了一个欢迎难民同盟会(Refugees Welcome),这是一个“难民版Airbnb”,宗旨是帮助正在寻租的难民找到愿意给他们提供居所的人们。同盟会解释称,从众筹到政府资助,他们有许多资金来源可供弥补房屋租金。目前,有超过5000个屋主在同盟会官网上注册出租,他们分别来自诸如葡萄牙、荷兰、加拿大、奥地利、西班牙、波兰、希腊、瑞典和意大利这些国家。

大美帝内也有相关行动正在暗处积极进行。Amr Arafa曾经作为一名计算机科学研究生移民美国,他开发了一个EmergencyBNB去帮助遭受家暴的难民和幸存者寻找短租房。Arafa在接受CityLab的采访时说到,为了推广自己的网站,他甚至把自己的公寓PO到了Airbnb上,收取最低10美元/晚的租金(入住后全额退还),并表示只租给急需的人。

他告诉CityLab说,他最大的希望是其他美国同胞能了解他所做的一切,并因此开放自家的屋子给寻求庇护的人。无论在Airbnb上出租难民营的PO主是谁,见此应是相当感激的吧。

[Poo via atlasobscura]

                                            <a id="jandan-zan-80551" href="">
                                <span>赞一个 (1)</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syrian-refugees-airbnb.html#comments">comments</a> ]</p>

想进化?为爱发光吧!

- Posted in 煎蛋 by with comments


最新研究发现,为了吸引配偶而发光的动物比其他物种更容易进化,成为性选择可以促使物种进化的新证据。

想进化?为爱发光吧!
性选择的例子:雌鸟偏好拥有长尾的雄鸟,所以雄鸟尾部越长,巢数越多(studyblue.com)

萤火虫会发光,招潮蟹有巨钳,侏儒鸟会跳舞,它们都为了吸引异性而进化出一身好本领。科学家一直猜测这种性选择可能会导致物种的进化。什么是性选择?例如说有两群雌鸟,分别喜欢黑色和白色的雄鸟。那么即使这两群雌鸟在其他的方面完全相同,仅仅因为喜欢不同的毛色也会让这种鸟进化成两个不同的物种。“很多在进化上关系很近的物种只是在性的方面存在差异。”

但事实上,这种想法很难验证。“很多科学家尝试过这种性选择导致进化的思路,不同的研究得到的却是不一样的结果。”可能是因为前人的眼光太狭窄,每个人只研究了一小类生物,而不是在整棵进化树上去寻找答案。

想进化?为爱发光吧!
一种深海的虾(canyouactually.com)

很多生物都会发光,从昆虫到鱼类再到章鱼,有的为了吓走捕食者,有的为了吸引猎物,有的为了吸引异性,发光的理由各不相同。而在整个动物界的进化过程中,这种发光的性状独立出现了整整40次(不是指一共只有40种发光动物),是整个研究的数据来源。

Emily Ellis 和 Todd Oakley,两位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科学家,从大量文献里梳理出了21个发光动物类群各自的进化分叉。其中一类为了吸引异性而发光,而其他动物(全部都是海洋生物)的发光是为了伪装自己。这种伪装和鱼类的白色肚子的原理一样:当位于下方的捕食者向上看来寻找猎物的时候,肚子会发光的鱼类就会和上方的海面融为一体,不会被捕食者发现。

想进化?为爱发光吧!
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canyouactually.com)

两名研究者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一种特定类型的进化分叉上:从同一个祖先进化出两个物种,一种为爱发光,另一种则不会发光。他们在这棵进化树上找到了10个这样的分叉,然后比较了两个分支的物种数。

作为对比,他们也找到了另外11个分叉,其中的发光物种是为了伪装自己而发光。通过检查这类进化分叉的物种数,就可以验证是不是无论什么理由,只要会发光,物种就会更容易进化。

分析的结果已经发表在Current Biology上,证实了为爱发光的物种的确会进化出更多的新物种(比它们的暗淡近亲平均多了整整8倍),而且会加快进化的速度(超过一半高于预期值);另一方面,光学迷彩不会提高新物种形成的数量或者速率。比如说,会发光的鲨鱼,统称“灯笼鲨”,一共有37个物种;而他们只有一种不发光的近亲。

想进化?为爱发光吧!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canyouactually.com)

纽约州立大学的Fredric Vencl作出了自己的评价:在这次的研究发表之前,还没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性选择会促进物种进化。值得注意的是,两名研究者运用了一种“保守”的分析方法:利用了大量物种的数据来计算预期进化速率,这样会让他们不容易看出为爱发光和进化的相关性。也就是说,两个科学家自己提高了得出结论的难度。无论如何,他们的确找到了爱光和进化的相关性(此处应该有掌声)。

除了解决了一个科学难题,这项研究还向我们展示了发光生物的多样性:从萤火虫到鲨鱼再到怪异的海洋蠕虫,全世界的动物都会为了吸引异性而发出光芒。“他们有了好想法,动手分析了数据,结果就找到了结论。这是一次酸爽的研究。”

[VC via Sciencemag]

                                            <a id="jandan-zan-80544" href="">
                                <span>赞一个 (0)</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glow-sex.html#respond">comments</a> ]</p>

转基因无害:108名诺贝尔奖得主跟绿色和平组织撕逼了

超过100名世界顶尖科学家在转基因问题上表明了立场,他们给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激烈反对转基因农作物的组织写了一封公开信

科学家们还单独拎出“黄金大米”的事跟绿色和平组织扛上了。这种转基因作物有潜力通过减少维生素A缺乏症拯救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生命。

“他们歪曲(转基因)的风险、好处和影响,而且还支持了针对获得批准的田间试验和研究项目的犯罪破坏,”他们在公开信中写道。“全世界还要死去多少穷人,我们才会把这些行为视作‘反人类的犯罪’呢?”

科学家们引用了多年来无数研究和综述论文,它们都证明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而且实际上跟普通作物无甚差别。它们是人类在2050年食物产量翻番的最大希望,可以帮助我们喂饱快速增长的人口。

罔顾种种事实,绿色和平组织一直在激进地开展反对转基因的活动——甚至包括摧毁实验作物和破坏科学家的研究工作,以达到阻止使用转基因作物的目的。

“全球的科学机构和监管机构都曾反复再三确认通过生物技术改进的农作物和食品跟其他生产方式是同样安全的,姑且不说更加安全,”科学家们写到。“目前还未曾确认任何一例人类或者动物因为摄取(转基因)而导致健康问题。”

转基因无害:108名诺贝尔奖得主跟绿色和平组织撕逼了

这封信是这项叫做“支持精准农业”活动的一部分,是由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奖获得者Philip Sharp和新英格兰生物实验室首席科学主任Richard Roberts发起的。

目前已经有107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上面签名,包括2009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Elizabeth Blackburn,与去年诺贝尔化学家获得者Tomas Lindahl和Paul Modrich。

这项活动将在6月30号华盛顿的全国新闻大会上举办新闻发布会。

“我们是科学家。我们理解科学的逻辑。不难看出,绿色和平组织所做的就是破坏和反科学,”Robert告诉《华盛顿邮报》。“绿色和平组织带头发起,然后队友们纷纷加入,费尽心思吓唬人。这是他们为自己敛钱的方式。”

虽然这封信敦促绿色和平组织重新考虑他们反对转基因的立场,但是科学家们尤其担忧的是反对黄金大米的活动:

“作为急先锋,绿色和平组织积极反对黄金大米,后者有潜力减少或者消除因为维生素A缺乏症(Vitamin A Deficiency)导致的死亡和疾病,这对非洲和东南亚最贫穷的人口有着巨大影响。”

黄金大米是好几种基因改造过的大米,可以生物合成β-胡萝卜素,即维生素A的前体。

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全球有约2.5亿儿童患有维生素A缺乏症,其中包括发展中国家40%的5岁以下儿童。

维生素A缺乏症是造成儿童失明的首要原因,其中一半因此失明的儿童在失明12月内会死去。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如果人们摄取足够的维生素A,每年将会有一百万到两百万人免于死亡。鉴于大米是全世界的主要农作物,这些人都可以吃上它。

研究者在公开信的结尾强烈呼吁大家行动起来,而且我们猜测这仅仅代表新一轮的转基因论战才刚刚开始。

“我们号召全球各国政府…尽其职能反对绿色和平组织的所做作为,促进农民接触现代生物工具,尤其是经过改进的种子,”他们写到。“缺乏理性的反对和罔顾数据的固执必须被阻止。”

小编按:截止发稿,已经有108名诺奖获得者在公开信上签名。

转基因无害:108名诺贝尔奖得主跟绿色和平组织撕逼了

[Cedric via sciencealert]

                                            <a id="jandan-zan-80581" href="">
                                <span>赞一个 (0)</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107-nobel-laureates.html#comments">comments</a> ]</p>

魔性视频:当吸尘器遇上口琴

可能是因为近来持续的阴雨闷热天气,以致日本的Twitter用户即使是看到简单的视频片段比如说没有人出现的视频或者是视频中没有任何文字甚至是可爱动物的画面后都很疯狂。

有个13秒的视频剪辑在发布之后瞬间火爆,一个是毫不起眼的吸尘器,一个是普通的口琴,然而它们连在一起便发出了魔性的音乐。

下面这个剪辑在短短24小时内被点赞和转发超过10万次。

Twitter用户上传了这个视频片段,并且标注字幕”搞笑到要上天的节奏“,他解释说这个奇妙组合是他爸爸无意中发现的,爸爸当时在用吸尘器清理卫生,突然整个房间里传来像鸟叫一样奇怪的声音。原来是吸尘器不小心遇上了口琴,于是他们就将其组合在一起,直至发出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声音,然后就拍下这个短视频,并发布在Twitter上,与其他人分享。

魔性视频:当吸尘器遇上口琴

这个视频在日本爆红网络,引起众多网友的共鸣。他们纷纷评论说:

“在火车上看到这个短视频后,我捧腹大笑起来。”

“我脸都笑僵了。”

“这个很过瘾——我看了不下20遍。”

“我以为这个声音会很难听,但发现它好听极了,就止不住笑了。”

“我觉得我在聆听Windows 95开机的声音。”

其他网友也有类似的评论,有一位网友在 YouTube上发布一个剪辑,展示出这声音和Windows 95关机的声音相像。

这一简单却走红网络的视频片段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兴趣,网友们纷纷议论着新玩法,用不同大小的口琴和不同品牌的吸尘器创造出高深的交响乐。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这种新玩法在未来有什么样的效果。

[Solo via rocketnews24]

                                            <a id="jandan-zan-80562" href="">
                                <span>赞一个 (3)</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vacuum-cleaner-harmonica.html#comments">comments</a> ]</p>

忘掉棒球吧。20世纪20年代美国人最喜欢的消遣是给别人施电刑。我(原作)没在开玩笑。

城会玩:给他人施电刑作为消遣

从20世纪20年代的科学和科技期刊上,你会发现科技迷是一群古怪的虐待狂。《科学与发明》和《实用电工》等杂志上,就曾刊登了无数人们吹嘘他们以给别人施电刑为乐的故事。

《实用电工》杂志曾在1923年9月刊上刊登了一封读者来信,这封信讲述了一个卑鄙的电击恶作剧故事:

不久前一名年迈的绅士走入商店,他的胳膊下面夹着一台电击机。等其他客人走了之后,这位绅士向我咨询了这样的问题:“我想知道你是否能将这台机器的功率加大一些。有不少坚强的家伙觉得他们比其他人更坚强,因为他们能够承受这种机器所有级别的电刑。我就想看看他们被施加电刑的样子。”

“好啊,”我说,“我们可以让他们触电而亡。等几天就行,”于是他开心地走出了商店。

第二天我们做了点调整,这样指示器就跑到了最高点,第二级别被切断,一个半英寸(1.27厘米)长的电火花点火线圈被接了进来。只有真正的老手才能享受这种价有所值,而新手根本察觉不到这样的差异。我们担心这样的惩罚太严厉,于是我们将机器摆在了板凳上,兴奋地等待着鱼儿上钩。不久我们那儿最出众的一位居民进入了我们的视野。我们走上前,同他在门口攀谈。那会儿我们正准备找点架吵的时候,他开口询问道:“这个垃圾是什么东西?”

“为何这么说,如果你有个价值连城的垃圾,你就用不上阿拉丁神灯了。”

“你觉得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东西么?丢个硬币进去,让我们来试一试。”

他拿出了一个硬币并打开了指示器。电击级别一路向上,我不知道我那会儿是怎么想的,我就那样看着把手将整个机器的前半部分撕裂。这一切都很值得。他向后挣扎了十英尺(3米),但他还是顺势将里面的东西带到了一个大型电动机上。他自由之后,靠在一个盒子上不停地颤抖。这时屏住呼吸的人们才有多余的呼吸大笑,他们现在肯定会用它。机器的主人知道这件事之后过来找我,令我惊讶的是他说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让我再把机器修好。

机器的主人只用了它短短一段时间,就将它带了回来,与之一起的还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当我们将账单给他的时候,他说这比他预料中的要多,不过他挤出了一个笑容并说:“这比猴子腺体(monkey glands)便宜多了,不论它们价值几何。”

我不知道这里的猴子腺体指的是什么,不过我猜这与20世纪20年代某些承诺能让人拥有超人力量的专利机器有关。

我认为这个故事最好的地方在于它并不像我收藏的20世纪20年代的其它杂志那样含有种族歧视,这是一个小胜利,真的。

城会玩:给他人施电刑作为消遣

城会玩:给他人施电刑作为消遣

墨西哥人至今依旧会付费享受电击的感觉。

[肌肉桃 via Gizmodo]

                                            <a id="jandan-zan-80559" href="">
                                <span>赞一个 (0)</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electrocuting-people.html#comments">comments</a> ]</p>

你根本不爱我,在一起只为了练口语

日本人是如何看待那些只跟外国人约会,或者逮着一个老外就说英语的日本人呢?

生活在日本,你隔三差五就能学习新名词。比如,“鬼佬猎手”( Gaijin Hunter),一般来说它指那些专门约老外的日本男生或者女生(好吧,主要是女生)。

“鬼佬猎手”一般在外籍人士看来都是很肤浅的,因为他们只跟老外作伴,而且只是为了炫耀和被他人“看见”,几乎不在乎对方的感受。虽然一些老外并不介意这一点,因为只要有日本妞睡就很好啊,但是有一些人感觉很不好,被利用,和被“当做他者”。

另外一个现象就是“英语吸血鬼”( English vampire),就是一个人(无论年龄和性别,但通常中年男性是最有胆量这么做的)专门找老外即兴联系口语。在日本的外籍人士,尤其是那些常年旅日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的老外,只要碰到一个陌生的日本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完了张口就是一通四六级都没过的蹩脚英语,他们通常会一脸黑线。

但是最近,一则充满争议的油管视频中,一位脾气暴躁的老外和一位急切想要练习口语的大爷发生了尴尬地邂逅,于是这两个名词开始融合了。现在“鬼佬猎手”的意思就是一个专门纠缠老外想要发生感情和/或练习口语的日本人。所以,普通民众对这个现象如何看待呢?

That Japanese Man Yuta制作了以下视频来寻找答案。

在视频中,Yuta问受访者他们如何看待那些只约老外的日本人。开始,有人说他们“认为这没啥”,但是Yuta指出这个词有着负面含义,受访者就表示同意,说为了一个隐秘不明的目的而忽视对方的个性是不对的。

你根本不爱我,在一起只为了练口语
你不应该这么做。

Yuta然后问他们怎么看到日本人对所有的老外说英语,以及为什么这不总是一件好事。其中一些受访者表示没get到Yuta的点。

你根本不爱我,在一起只为了练口语
你的意思是日本人不喜欢老外跟他说日语?

▼下面这位受访者似乎理解了这事不好的一面
你根本不爱我,在一起只为了练口语
也许不会说英语的日本人就不要强行说英语了。

正如我们在Yuta之前的视频里得知,“日本人通常的反应是‘但是我们在说日语啊!’“其实,受访者并没有get到问题,很多日本人都难以站在外国人的立场上看问题。公平的说,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人,但是根据常识我们应该知道,利用他人,把别人视为”他者“,打自己的小算盘占用他人的时间精力,都不应该被容忍。

[Cedric via rocketnews24]

                                            <a id="jandan-zan-80558" href="">
                                <span>赞一个 (0)</span>
                        </a>
                    <br><p align="right">
                    [ <a href="http://jandan.net/2016/06/30/gaijin-huntersenglish-vampires.html#respond">comments</a>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