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Segun nos informa Netzpolitik, un estudio realizado por la Universidad de Columbia llego al resultado de que solo basta con instalar y usar dos aplicaciones con servicios de posicionamiento geografico, como Twitter e Instagram para identificar al 100% a sus usuarios, aunque no escojan el mismo nick o pongan informacion diferente.

Tus actos te delatan


冯学荣:中日战争史的几个疑问

         åŽ†å²å­¦è€…眼中的历史,与老百姓眼中的历史,往往并不一致,这是因为历史研究是一份技术活,还原任何的历史事实,都需要举证,而老百姓则普遍不具备求证的习惯以及基本功,所以历史在民间,往往会因三人成虎而走样。爆发于1930年代的日本侵华战争,那段历史也并不例外,它仍有相当多的疑问,至今都没有彻底弄清楚,因而使整段历史的叙事,有不少细节仍然值得进一步的探讨和斟酌。

        第一个疑问是丰臣秀吉的问题。丰臣秀吉(生卒:1537-1598)这个人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一个大名,其生活的年代在中华这边,叫做“明万历年间”,从现在所能看到的史料来看,丰臣秀吉的确是想侵占朝鲜、进而杀进大明的国土,换句话说,丰臣秀吉是有征服中华四百州的野心,但问题是:丰臣秀吉毕竟是古代人,他的对华国策,与1930年代日本帝国的对华国策,中间相隔了300多年,二者是否存在延续性和继承性?有没有逻辑联系?是否是两个互相孤立的事件?我想在这一点上,历史人应当谨慎对待。我们在过去一百年来的历史叙事中,基本上坚持了“日本从丰臣秀吉时代起就蓄谋灭亡中国”的话语。这算不算一个严谨学人的话语,也许是值得探讨的。

        第二个疑问是地图的问题。与我们广大历史爱好者的认知恰恰相反,事实上在1930-1940年代,侵华日军手中的“高精确度”中国地图,除了少数是日本参谋本部在过去几十年中零零星星搜集的之外,其实大多数是中国人绘制的,怎么回事呢?原来,在清末民初时代,有许多中国青年留学日本,学测绘,回国之后绘制了大量的高精确度地图,封存在中华民国各级政府以及军事机关的办公室,中日战争打响之后,侵华日军占领各级政府机关,搜出来这些地图,对它们进行复制,并加印了诸如“昭和12年”、“昭和13年”、“昭和14年”等各种字样。我国的历史爱好者看到这个,就急急忙忙得出了“绘制地图证明蓄谋已久”的结论。其实稍微懂点国防知识的人都知道,搜集邻国地图,是一个国家国防工作的必要之事,任何国家的国防部,都拥有邻国的地图,这是十分正常的现象。袁世凯在位之时,就曾经花钱聘请日本间谍、绘制日本军事基地的机密地图。中国部队在二战之后援助朝鲜、援助越南,也从当地带回来不少的地图,这些都是公开的事实,没有什么奇怪的,也并不能证明什么。近些年我国各地媒体频频报道某位爱国人士收藏了一张“昭和13年”的中国某农村地图,“非常精确”,因而“证明了日寇蓄谋已久”,这在历史学者的耳中听起来,其实是相当业余的话语。

        第三个问题就是《田中奏折》的问题。《田中奏折》这份东西是台湾间谍蔡智堪交给张学良的秘书王家桢的,对于这份东西的来历,蔡智堪在自述中留下的文字说这是他“从日本皇宫里以临摹的方式抄写出来的”,但是在王家桢的回忆文章中,这份东西则变成是“蔡智堪从某日本政客的手中拿到的”。首先这个来历问题,就值得探讨。其次,该奏折行文中的硬伤,比比皆是,例如日本政界元老山县有朋于1922å¹´2月1日死亡,5天之后,即2月6日,美国与日本等国签署《九国公约》,这个时候,山县有朋在棺材里呆不住了,于是他突然复生、和天皇密谈如何“打开困局”,谈完之后,山县有朋再次死去。这种文字,已经可以归到神话一类。难怪现代世界上大多数的严肃历史学者,都不敢用《田中奏折》说话。退一步,就算《田中奏折》可信,它也仅仅是“经营满蒙”的计划书,不是“灭亡中国”的计划书。建议我们的历史爱好者,抽空读一读这份东西,日后再发言,也有所凭据。某位名人说过:要调查研究才有发言权。

         ç¬¬ä¸‰ä¸ªé—®é¢˜æ˜¯ä¸­æ‘事件。1931å¹´6月某日,中村震太郎及其同僚,进入中国东北大兴安岭测绘军事地图,被东北军逮住,很快就被东北军秘密枪杀、并毁尸灭迹。这件事后来成为“九一八事变”的导火索。从中方审讯人员留下的文字记录来看,中村震太郎在大兴安岭绘制地图,是为“对苏联作战作准备”。当然,这种口供并不一定可信,但是退一步而言,绘制地图,是否罪至于死?再退一步,就算是罪至于死,东北军不经审判、秘密枪杀、毁尸灭迹的手法,是否值得再斟酌?我想,这里仍然有值得历史学者追问的地方。

         ç¬¬å››ä¸ªé—®é¢˜æ˜¯å¢æ²Ÿæ¡¥çš„冷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相当多的历史爱好者走入误区,误以为日本军队是纠缠于那个短暂走失、但又迅速归队的日本兵志村菊次郎,但事实上日军所纠缠的不是这个事情,而是放枪的问题。日军咬住不放的,是谁在黑暗中向他们开枪的问题。当然了,这个枪是谁放的?是俄方间谍放的?还是日方间谍放的?不知道。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答案。但在当时的现场,日军纠缠的是这个放枪的问题,他们因而要求第二十九军对日军道歉、处分责任人、并且后撤一段距离。这些要求可以说是比较霸道的,但是我们在谈历史的时候,要找对关注点,才能不至于跑题。

          第五个问题就是淞沪会战的问题。与中国广大历史爱好者的原有观念相反,事实上淞沪会战的主动方,并不是侵华日军,而是蒋介石的国民党部队。其实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乃至庐山会议之后,蒋介石在最高国防会议上,已经作出了决策:要在上海打一仗、主动攻击上海租界里的日本海军陆战队。蒋介石及其幕僚决策在上海打一仗,其主要原因是借鉴1932年的经验:在上海打一仗,能够吸引英美等西方国家的注意、并期望西方国家出面调停、借以结束中日战争,蒋介石及其幕僚,当时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从现在可以查到的历史资料来看,淞沪会战其实是国民党主动发起的,而日本侵略军,反而是处于应战的地位,至少在上海战场,这样的说法会更接近于历史事实。

         ç¬¬å…­ä¸ªé—®é¢˜æ˜¯â€œå¤§ä¸œäºšå…±è£åœˆâ€é—®é¢˜ã€‚有一种说法是:日本帝国一直就有一个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所以从“九一八事变”、“卢沟桥事变”、一直到太平洋战争,这些都只不过是日本政府按照既定计划的逐步实施罢了。但是如果从近代史资料来看,历史学人往往可以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其实并不是侵华战争的原因,而恰恰是它的结果。换句话来说:不是因为事先有了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所以才发动侵华战争,而是因为侵华战争爆发了,为了从东南亚攫取资源、以战养战,日本才出兵东南亚、并出台了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绝大多数的历史爱好者,犯了因果关系颠倒的错误。作为历史学者,应该实事求是,不能扭曲历史去迎合历史爱好者的喜好。

        第七个问题是日本军阀夺权的问题。与我们许多历史爱好者的认知不同,其实侵华战争之前乃至战争期间的日本,并不是铁板一块,其文官和武官是一个争夺政权的关系。《日本帝国宪法》规定:日本军队不归政府统辖、而是归天皇统辖,而天皇至少在名义上又是“君主立宪”的皇帝,不管事,或者是尽量不管事,这就在无意中給日本激进军人夺权,创造了现实的基础。事实上,从“九一八事变”,到吞并东三省、到“华北独立运动”、再到“卢沟桥事变”,无一例外,都是日本一群以参谋为主的激进军人所发动的,其发动事变,绑架民意,以令日本政府屈服,甚至不惜杀死日本政治家,以夺取国家政权。自从日本的国家机器被军阀掌控之后,日本的国策就开始出现问题,日本后来走上了太平洋战争的不归之路,就是国家机器失灵、政权被军阀劫持的结果。

关注微信公众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


New ZeroNet logo concept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ZeroNet logo concepts Which one do you like the best? Other designs also welcome!

Edit: Added a third line with 45° rotated ones


历史的另一面:鲜为人知的事实



文/冯学荣

          有的人写史很简单,同样的事情,他只告诉你一面,就好比一个苹果,他杀开两半,只給你一半,然后误导你:苹果其实是半圆形的。

          这种事情,从清末年代在东京的革命党就开始做了。在东京,革命党印刷了大量的反清书刊,他们告诉你“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宣传满清铁骑杀害汉人的历史。他们宣传的历史是真实的,但同时又是片面的。革命党不会告诉你:努尔哈赤的爷爷、父亲、外公、舅舅,都被明朝的官军杀死,尤其是努尔哈赤的外公,是凌迟处死,千刀万剐的。革命党也不会告诉你:明朝的官军还在关外一个名叫“古勒寨”的地方,对满清旗人不分男女老少,两千多人,全部杀光。革命党更不会告诉你的是:在嘉定下令屠杀汉人的,是清兵里的一个汉人将领,名叫李成栋。革命党也不会告诉你:1650年下令广州大屠杀的清军将领,也是一个汉人,他名叫尚可喜。

           å†è¯´ä¸‹è·ªçš„问题。有的人告诉你:英国使节马戛尔尼、阿美士德拒绝向大清皇帝下跪。但是有的人没有同时告诉你:白种人向大明皇帝、大清皇帝下跪叩头的历史,可算源远流长,例如依据《清史稿》的记载,荷兰使节来华,沙俄使臣来华,都是向清帝双腿下跪的,而至于西域、南洋等地的进贡使节,那就更不用说了。

            还有清政府腐败无能的问题。清政府显然有腐败无能的时候,但它也有强硬争气的时候。举一个鲜为人知的栗子:1909年,大清政府利用和平外交的手段,从日本帝国的手中收复东沙岛。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东方夜谭?可惜,这是事实。1907年,日本人登陆东沙岛,修设建筑物、并开采磷酸、玳瑁等各种资源。1909年,清政府得知消息,立即向日本驻广州领事馆提出严正交涉。交涉的结果是:清政府出钱收购岛上的建筑物、日本帝国则将东沙岛归还給了大清。

            顺便也说说澳门的问题。有的人告诉你:葡萄牙殖民者强占澳门。这似乎是事实。是吗?可是,大明帝国为何把澳门租借给葡萄牙人?真实的答案竟然是:大明国的官员受贿卖国。原来是明朝当时的广东海道副使汪柏,收受了葡萄牙殖民者的重金贿赂、然后将澳门租借给葡萄牙人的。换句话说,人家大明帝国是自愿的,而并不是有的人所说的被迫。

            再谈谈教科书的问题。有的人告诉你:日本人篡改历史教科书。这个后来被证实是事实,但篡改的历史教科书在日本的使用率并不高。而与此同时,有的人没有告诉你:1913年,上海会文堂出版中华民国小学教科书《高等小学论说文范》,里面有一篇课文是这样说的:“彼区区之岛国,犹时存一席卷神州之野心者,异日吾国自强,将粪除彼土,以为吾族之公园而已。呜呼,可以兴矣,黄炎祖宗,实式凭之”。意思是教育民国的孩子们:我们要灭了日本、将日本改造成中国的公园。这本教科书当时遭到了日本政府的抗议,在日本政府的抗议之下,北洋政府仓促下令、查禁了这本教科书。

              还有传教士的问题。有的人告诉你:传教士是“侵华急先锋”,但是有的人没有告诉你的是:传教士除了当“侵华急先锋”之外,他们还干了大量的收养婴儿、开办医院、募款赈灾,出资办学的事情。有的人更不愿意告诉你:江姐就是在传教士的育婴堂里养大的,而曾经就读于教会学校的中国人,则有孙文、宋庆龄、袁隆平、杨振宁、马寅初、王稼祥、林森、冰心,都是。

            再说鸦片。有的人告诉你:英国商人昧著良心、向中国人兜售鸦片,对吗?对的。符合事实。但是有的人没有告诉你的是:国民党在广州经营军政府的时候,也种植和贩卖过鸦片。民国的各地军阀,也有种植鸦片的现象。这些事实在《李宗仁回忆录》等多种史料,有明确的记录。

            至于英雄人物,有的人告诉你:张zi忠、宋zhe元、杨hu城……这些人都是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基本没错。但是,有的人没有告诉你的是:张zi忠在冯玉祥麾下当兵时,曾经活埋过一对父子;宋zhe元在攻打凤翔地方军阀党玉琨的时候,曾经大规模屠杀战俘;杨hu城年轻时,曾经杀死一个金融生意人、并因此而遭到通缉。

            还有那位据说“不吃美国面粉”的英雄文人朱自清,有的人告诉你:朱自清反对国民党,并希望推翻国民党,改朝换代。但是有的人没有告诉你的是:1951年,朱自清的长子朱迈先被扣上一个“反革命”的帽子、遭到枪毙身亡。

           ä»¥ä¸Šè¿™äº›ï¼Œä¸è¿‡æ˜¯ä¸¾å‡ ä¸ªæ —子,在历史的长河里,复杂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多不胜数,它们往往并非我们所知道的那么简单。有的人所愿意告诉你的,永远只是事情的其中一面,他们不敢、也不愿去面对历史的另一面,在有的人的眼中,世界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但是,正如各位所能想象到的一样: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是五彩斑斓的、灿烂炫目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


Debian y sus derivados tienen un sistema muy practico para instalar nuevas aplicaciones, que hacen uso de los llamados repositorios.

Si eres desarrollador de aplicaciones y/o librerias para debian, con configurar un repositorio de ellas, todos los usuarios pueden instalarlas directamente desde su centro de control.

Aqui una mini-guia para usar Repositorios Debian y una coleccion de repositorios imprescindibles.


Repositorios Linux

La mayoria de las distribuciones Linux, sean derivadas de debian, redhat, arch u otro hacen uso de repositorios o colecciones de aplicaciones y librerias instalables con apenas un comando. Por ejemplo:

$ sudo apt-get install tor

Escoger y agregar nuevos Repositorios

Los repositorios basicos incluyen muchas aplicaciones listas para ser instaladas y en muchos casos traen ademas interfaces graficos de usuario que hacen su uso aun mas facil.

No es necesario buscar las aplicaciones directamente en internet, sino desde un centro de control central se tiene acceso a miles de ellas. Con solo usar la funcion de busqueda se puede encontrar casi cualquier cosa.

Naturalmente a causa de las restricciones que imponen ciertos paises o las legislaciones locales, a veces es necesario usar repositorios alternativos o al margen de la legalidad.

El uso de APT

APT es probablemente la herramienta mas extendida del mundo Linux. Solo entre ubuntu, debian y mint cubren mas del 50% de las maquinas.

Aqui un grupo de repositorios, desde mi punto de vista, imprescindibles un ubuntu:

# deb <http://deb.bitmask.net/debian> distro main
# deb <http://deb.torproject.org/torproject.org> distro main
# deb <https://pkg.tox.chat/debian> nightly release
# deb <http://debian.anonymous-proxy-servers.net> distro main
# deb <http://deb.i2p2.no/> distro main
# deb <http://download.jitsi.org/nightly/deb> unstable/
# deb <http://archive.monkeysphere.info/debian> experimental monkeysphere
# deb <http://download.opensuse.org/repositories/home:/AsamK:/RetroShare/Debian_7.0/> /
# deb <http://ppa.launchpad.net/i2p-maintainers/i2p/ubuntu> distro main
# deb <http://ppa.launchpad.net/i2p.packages/i2p/ubuntu> distro main
# deb <http://ppa.launchpad.net/retroshare/unstable/ubuntu> distro main

Con solo agregarlos en $ sudo nano /etc/apt/sources.list y editar la parte que dice distro por la version que se tiene instalado, ya deberia ser suficiente.

Por que confiar?

El sistema de repositorios Linux tambien usa un sistema de confianza, que implica necesitar de GPG.

La idea es bastante simple. Al agregar una llave, estamos depositando nuestra confianza de que los paquetes de ese repositorio estan correctos. Tomese en cuenta, que aunque los repositorios se encuentren disponibles publicamente, sin una auditoria de sus aplicaciones, esto tampoco nos garantiza que no hallan sido manipulados o falsificados...

Si solo queremos instalar una aplicacion de las existentes en alguno de los repositorios no es necesario tener que agregarlo permanentemente.

Asi por ejemplo si queremos instalar launchpad-getkeys desde un repositorio, solo necesitaremos descargar

$ get <http://ppa.launchpad.net/nilarimogard/webupd8/ubuntu/pool/main/l/launchpad-getkeys/launchpad-getkeys_0.3.3-1~webupd8~2_all.deb>
$ sudo dpkg -i launchpad-getkeys_0.3.3-1~webupd8~2_all.deb

Ademas, esta aplicacion nos sera util, ya que nos permitira agregar de forma facil las llaves faltantes; con solo hacer $ sudo launchad-getkeys

De lo contrario necesitaremos añadirlas a mano cada una.

Changelog, September 23, 2015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Rev 431 - Rewrite test to Pytest + add 20 new cases - Add automatic Coveralls and Travis testing - Security tests using Selenium and PhantomJS - Indent content.json using 1 space to save some space - Fix nonce error on big sites - Don't log websocket close errors - Escape shell command parameters - Allow domains to start with numbers - Schedule download user files later if getting content.json failed at first try - Ignore file delete errors - Reload content.json after cloning - Allow modals on owned sites to display compile errors - Fix error on ZeroID visit by disabling opener checking


冯学荣:黑瞎子岛问题到底咋回事


中国的年轻人谈论近代史,通常是肾上腺素先爆发,然后才是想象力泛滥,接着是从影视剧、百度、网络论坛抄来的一些来历不明的文字,最终得出来一个自己喜欢的结论。尤其是那些找不到工作、不务正业、无所事事的“乡镇网吧爱国青年”,这种人一般眼界比较狭窄,更严重的是他们还不谦虚,听这种人谈历史,后果不堪设想。

今天我们谈谈黑瞎子岛。黑瞎子岛曾经是大清国的领土?没错。黑瞎子岛被苏联侵占了?没错。黑瞎子岛只有一半回归了中国?没错。以上这些,全部都是事实,但关键的是:没有人告诉中国的乡镇网吧爱国青年——中华民国为什么会丢掉黑瞎子岛。今天,我給乡镇网吧爱国青年讲一讲这段历史的来龙去脉,好让你死了心、瞑个目。

事情要从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谈起。根据这个条约,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的土地,属于俄国。而黑龙江以南、乌苏里江以西的土地,属于大清国。黑瞎子岛位于哪里呢?它恰恰位于乌苏里江以西和黑龙江以南的一个狭窄的河道夹缝处,应属大清国所有。

但问题是有一个魔鬼细节:大清国和沙俄之间的条约附图,其内容与条约文字不一致。原来在谈判的时候,沙俄一方提供的附图与条约文字约定有出入。如果依照文字约定,那么黑瞎子岛属于大清国,但是如果依照附图的约定,则黑瞎子岛应当属于沙俄。那么到底应该属于谁呢?其实即便是国际法庭的法官,这都是件捉急的事。

沙俄的谈判代表是不是故意搞鬼呢?他也许是故意的,也许是不慎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清国的谈判代表没有对条约的文字附图等各个细节进行细致的审查,就贸然签字了——这很符合中国人做事风格有木有?马里马虎,差不多就行,结果,后来问题就有了。

后来,俄国人就凭着条约的附图,硬说黑瞎子岛是俄国的,但是大清国也拿着中俄的条约文字,说黑瞎子岛是大清的,有争议,但是在当时,这个争议并不严重,双方其实也并没有太过较真,为什么呢?因为黑瞎子岛不但地方小,而且也没有什么资源矿产,物产也不丰富,直至现在仍然如此,换句话说,这个岛不值钱,所以在清末年代,沙俄和清政府没有为这个事情闹翻,但是争议一直存在。

1896年,在甲午战争中战败的大清国,为了防范日本,自愿性地与沙俄签署了一份《中俄密约》,在这份密约里,大清允许沙俄在中国东北境内,修建和经营一条铁路,这就是历史上的“中东铁路”。《中俄密约》签署之后,大清帝国和沙皇俄国进入了四年时间的短暂蜜月期,在蜜月期间,黑瞎子岛这种小事,更没人去关注它了。

不料,在33年之后,这个地方终于出事了。1928年,东北易帜,张学良归顺南京国民政府,当时的国民政府,正在搞“革命外交”,什么叫“革命外交”?所谓“革命外交”,就是国民党依仗自己的武力(冷笑一下:国民党有个啥武力?),强硬地、不由分说地、单方面废除清政府、北洋政府在历史上签署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当时的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认为: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只要我们中国四亿五千万人民大家振作起来,大吼一声,帝国主义就会屈服。(插个话:没有人追究王正廷的祸国责任,因为他立场正确)

当时,张学良刚刚归顺国民政府,但是张学良是地方军阀,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为了和中央搞好关系,张学良必须有所表示,必须通过实际行动,向国民党表明:我张学良,也是爱国的。所以,你知道张学良做了一件什么事吗?1929年,张学良响应“革命外交”,他决定武力夺回因《中俄密约》而被苏联控制的中东铁路。(提醒注意:这个条约,大清是自愿签署的)。张学良不自量力地对中东铁路的俄国人发动了攻击,东北军搜查了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驱逐了中东铁路的苏联职员,查封了苏联在哈尔滨的财产等,因此,东北军与苏军爆发了武装冲突,兵戎相见——“中东路事件”爆发。

后果是什么?后果就是:东北军战败。苏军战死300人左右,作为报复,苏军果断用武力侵占了黑瞎子岛、将这块原本就有争议的土地,牢牢地控制在了苏联人的手中,并且,占着不走。

当年年底,在美国的调停下,张学良与苏联签署《伯力协定》,同意恢复苏联对中东铁路的殖民权益,而作为代价,苏联军队撤出中国东北地区。但是,苏军一直强占黑瞎子岛,不肯撤走。苏军的说辞主要是两条:1、黑瞎子岛一直有争议,我认为它就是我的。2、你张学良发动战争、杀我的人,我占了黑瞎子岛,也是作为报复。

从那时开始,黑瞎子岛一直处在苏联的实际控制之下。再清楚地说一次:从1929年到2004年,在这长达75年的时间里,黑瞎子岛一直处于苏联(苏联解体后叫俄国)的控制下,俄国人在上面建了房子,移了民。

中国政府就黑瞎子岛的问题,从1964年开始,一直与苏联进行谈判,但苏联坚持认为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1896年《中俄密约》、1929年《伯力协定》等一系列的旧有条约应为有效,毫不让步。

进入21世纪,远东局势的发展使中国和俄国产生了彼此结盟的需要,于是在2004年,中俄双方经过谈判,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依据这个协定,黑瞎子岛的东边一半,归属俄国;黑瞎子岛的西边一半,归属中国。

再说一遍:依据2004年的中俄《协定》,黑瞎子岛东西两面,拦腰切断,分为两半,中俄两国,各占一半。说到这里,我再一次提醒各位注意:在签约的时候,黑瞎子岛已经被俄国实际控制了75年的时间,中国政府其实是将自己的手伸进了俄国人的胃里面、将俄国人吃进去的黑瞎子岛,硬是掏回来了一半。

我想,说到这里,我们的乡镇网吧爱国青年又坐不住了,他们会说:为什么只拿回来一半?为什么不全部拿回来?这不是卖国吗?

全部拿回来不是绝对不可能,但是要打仗的,俄国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想从人家的胃里面、将整个小岛掏出来,至少小规模的地方战争是免不了的,如果要打仗,那么不但要死人,而且整个中俄联盟就丧失了基础。我不是故意拍中国政府的马屁,但是仅凭一根三寸不烂之舌,从俄国人的胃里、将它已经吃进去的东西掏出一半,这样的外交已经算不错了,如果让我们的乡镇网吧爱国青年去谈,他极可能的结果是:拿了一笔卢布就跑了。别说他们不会。

行文到最后,我来做一个小小的总结:1、清末签约代表渎职、签约不慎,給黑瞎子岛留下了争议。2、张学良爱国心切,攻击苏联,杀了人家三百条人命,遭到苏联报复,丢失了黑瞎子岛。3、中国政府于2004年通过和平谈判,从俄国人手中拿回了黑瞎子岛的一半。这个工作不能简单地定义为“卖国”,而应该考虑当时的实际情况,对它给予客观的评价。最后我告诉各位:俄国普京政府将自己控制了75年的黑瞎子岛割一半給中国,俄国远东的居民反对声浪很大,但在中俄友好的大环境下,俄国国内的反对声音,最终也作云烟散。

关注微信公众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



找亲友借钱,真的不用付利息吗

文/冯学荣

        中国人有一个恶习,一旦需要钱,毫不犹豫地拿起电话,打给自己的亲戚和朋友,理直气壮地找亲戚朋友伸手借钱,中国人认为:亲戚朋友天生就欠我的,找亲戚朋友借钱,不但“门槛低”,而且是“免息”。

         ä½œä¸ºä¸€ä¸ªæ·±è°™ä¸–事的人,今天请容我讲一句不中听的真话,事实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所认为的找亲友借钱“免息”,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幻象,是一个荒谬的神话。

         å…ˆçœ‹ä¸€ä¸ªæ¡ˆä¾‹ã€‚你找你的二叔借十万块,免息,一年后偿还。假设你还有点人性(插个话:许多国人是没有人性的),你没有赖账,如期还了你二叔十万。但是,你有没有想这一点?假如你二叔没有借钱给你,他将这十万块购买理财产品,一年的利息6%,妥妥收入6000元,但是因为借给了你,这6000元利息打了水漂。说到这里,事情的真相已经昭然若揭:亲友借贷并非是免息的,所谓“免息”,只是一个巨大的幻象,事实的真相是:你侵吞了你二叔6000元的利息。说难听一点,你变成了一个匪徒,抢了你二叔6000元。这才是残酷的真相。

         æ­¤å¤–,找亲友借钱“门槛低”,同样也是一个巨大的错觉,事实上存在着隐形的门槛——只要你还是一个有点自尊的人,你都应该能感到:开口找亲戚和朋友借钱,是很困难的,太不好意思了,结结巴巴的,经常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实在很难开口,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别人找自己借钱的,包括你二叔在内,当你开口借钱的时候,尽管你二叔满脸微笑,甚至是大拍胸口、作义薄云天状,那只不过是演给你看的,在他的心里,他已经杀你三遍了。二叔尚且如此,朋友就更不用说了。

         ä¸Žæ­¤ç›¸æ¯”,银行貌似“门槛高”,实际上并不是,因为你走进银行、向营业经理咨询贷款问题,就算银行不愿意贷给你,经理也是例行公事給你答复,他不会怨恨你,也不会感到不愉快,他只是公事公办,他觉得你的担保材料不够,达不到批准条件而已,反正素不相识,你不会因此而感到丢脸,或者感到难为情,你和银行经理会礼貌性地互相道别,然后不到一分钟时间,你和银行经理已经相忘在江湖。

         å½“今中国大陆的大银行一般不愿借钱給个人,除非你有担保,这个是事实,但是不要忘记,银行并不是中国唯一的融资机构,事实上,除了银行之外,中国还有小额借贷公司,有信用卡,有“蚂蚁借呗”,有“熟信”,有典当公司,有“好期贷”,有专做小额贷款的信用社,有“借钱网”,有“拍拍贷”……哎哟我的朋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当代中国大陆的融资机构,真是多得数都数不来,这些借贷渠道,基本上都不需要提供抵押担保,如果这么多的融资机构,没有一个愿意借钱給你,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这个人的信用低得令人发指。讲到这里,我有必要声明一点:我没有收过上述这些融资机构的广告费。

          还记得刚才我讲的你侵吞你二叔6000元利息的案例吗?事实上你所侵吞你二叔的,还远远不止6000元的利息,你知道吗?当你从你二叔家中拿钱出来的短短20分钟之后,你二叔就和你二婶吵架了,为什么?因为虽然你二叔违心借了十万給你,但你的二婶是不情愿的,所以你双脚一踏出他家门槛,你二叔夫妻二人就吵架了,越吵越厉害,你二叔还动手打了你二婶,一个星期之后,你二叔和二婶离婚了。

           è¿™å°±æ˜¯ä½ é€ çš„孽。这就是你找你二叔借钱造的孽。这一切,你从来没有想到,你也不愿意去为你二叔想一想,因为当你需要借钱的时候,你只想到你自己,你不会考虑别人。人的本质,就是如此自私。

           ä½ ä¸ä½†æ²¡æœ‰ä¸ºä½ äºŒå”考虑他夫妻和谐的问题,而且你也没有考虑到你二叔的人际网络规模:你二叔所认识的亲戚朋友,远远不止你一个,今天你找他借钱,明天你弟弟也找他借钱,后天你二叔的老战友找他借钱,大后天连你爸爸都找你二叔借钱……大家都知道你二叔有点钱,所以大家都去找他借钱,请你为你二叔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二叔每个都借的话,那么你二叔就会从富人沦为穷人。这就是你们这些打着“亲戚朋友”旗号所做的好事。

            事实上,所谓亲友“免息”借贷,还存在一种隐形的利息,举例来说,你二叔借十万給你之后,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就是对你有恩的,因为他对你有恩,所以你从今以后,就要加倍地对你二叔好,逢年过节,你的礼物就要比往年要多,而且以后你二叔说什么,你都不能顶他的嘴,因为他对你有恩,你在地位上,已经低了他一等。从此之后,你要对他毕恭毕敬,不敢有一分怠慢。但是如果你找银行借钱,成功借到之后,你不但可以马上“忘恩负义”,甚至你在踏出银行门口的刹那,你当场給银行经理一个中指,他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当然,我并不鼓励这样做,可是,你二叔借钱給你之后,你敢对你二叔竖中指吗?

           è¿˜æœ‰ï¼Œæ‰¾äº²å‹å€Ÿé’±ï¼Œå¦‚果还不上,亲友几乎一定反目成仇,但是找融资机构借钱,哪怕没钱偿还,最终你不过就是拿到一纸《民事判决书》,一纸空文,当然了,我并不鼓励你赖账,可是,银行并不会和你反目成仇,因为银行不是一个人,它是一家公司,它没有感情。

          还有更严重的隐形利息:今天你找你二叔借十万,明年你二叔就找你借一百万。天有不测风云,一年之后,你二叔的公司倒闭了,他需要一百万资本,他要东山再起,因为你二叔曾经借过钱給你,所以这次他绝对不会对你客气,他会对你狮子大开口:侄儿,我需要一百万资本,东山再起,你借给我吧!请问:这个时候,你借?还是不借?如果你借,那么恭喜你,你买房娶老婆周游列国的计划,通通彻底泡汤。如果你不借,那么也恭喜你,你就是一头忘恩负义的禽兽。

          试问:如果你当初找融资机构借钱,日后融资机构需要钱周转的时候,它会找你借吗?它不会。因为你和融资机构的贷款一旦还上,彼此就相忘在江湖了,根本就没有人情债的纠葛。

          有的人说融资机构利息太高、不划算,事实上不是银行利息高,而是人的观念出了问题,汽车很贵,你不嫌贵,房子很贵,你不嫌贵,給二奶二十万,你不嫌贵,银行利息虽然贵,但那是解决燃眉之急的,属于硬需求,你反而嫌贵,那是因为你不习惯,你被你的“免息”亲友宠惯了。融资机构的利息虽然高,但是可以算得清,而你二叔和你之间的人情债,是算不准,还不清,永远没完没了的,这是十分可怕的。自古人情债是最难还的,因为它没有一个公认的利息计算标准。

           ä½ çŸ¥é“吗?还有一点你是没有想到的:你找你二叔借钱,本质上就是将你自己的麻烦,转嫁到你二叔的身上。事实上你找你二叔开口借十万的时候,你二叔正在考虑用这十万买车,但因为你要用钱,你二叔借了給你,那么你二叔的买车计划就泡汤了,换句话说:本来是你自己的麻烦,现在变成是你二叔的麻烦,你将麻烦转嫁給了二叔,这说明你在本质上不是一个真正的亲人,真正的亲人不会将麻烦转嫁給亲人。同理,真正的朋友也不会将麻烦转嫁給朋友。找亲友免息借钱的行为,本质上是十分自私的愚昧行为。不給别人添麻烦,是一个文明的现代中国人最基本、最基本、最基本的道德,重要问题说三遍。

         äº²å‹â€œå…æ¯â€å€Ÿè´·çš„隐形利息,有些“潜伏期”还不止一年,而是好多年,比如说你二叔很有钱,你找二叔借了十万,免息,一年后还了,你认为你二叔是富人,一辈子都不会找你借钱,但是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你二叔的儿子不争气,他长大之后,花花公子,不务正业,但他因为怕你二叔骂、不敢找你二叔要太多的钱,这个时候,他就会向你伸手,说:我爸十年前借給你十万,我爸对你有恩,我现在需要借十万,你借不借?如果你借,那么恭喜你,你不要指望这十万回来了。如果你不借,那么恭喜你,他就会说:你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渣。

           é€€ä¸€æ­¥ã€‚假设你二叔一辈子都没找你讨还人情债的利息,而且他儿子也很有出息,OK,但是你欠你二叔的人情债利息,最终还是要还的,因为你二叔总有死的一天,在他的葬礼上,你的“白金”(葬礼上的礼金)必须比别人要多,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在他儿子的眼中,你二叔曾经借钱給你、对你有恩,所以你白金必须多给,否则你就不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总之,无论你躲多少年,人情债利息最终总是要給的,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形式,这个人情债的利息,和你付給银行和融资机构的利息,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甚至往往人情债的利息更高。

           çœ‹çœ‹ä¸­å›½ç¤¾ä¼šï¼Œäº²æˆšæœ‹å‹ä¹‹é—´å› ä¸ºå€Ÿé’±é—®é¢˜è€Œåç›®æˆä»‡çš„例子,真是比比皆是,造成这种社会现象的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人金融观念的严重落后,我胆敢断言:只要中国人戒除亲友免息借贷的恶习、而养成向融资机构借钱的习惯,中国人的人际关系,一定会更和谐。

           è®²äº†è¿™ä¹ˆå¤šï¼Œæˆ‘想道理已经很清楚了:所谓亲友借贷“免息”,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幻象,欠银行利息要还,但是欠人情债,最终也是要还的,而且因为缺乏计算公式,人情债的利息,最终往往是高于银行的利息,这才是这个人世间的残酷真相。说到底,还是老话好啊: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同学,靠朋友,靠二叔,都不是好汉,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网恢恢,报应不爽,出来混,迟早还是要还。

文/冯学荣



冯学荣:中日战争是怎么回事

          今年9月18日是“九一八事变”爆发84周年日,1931年的同一天,日本关东军悍然侵占沈阳,并迅速吞并中国东北三省,开始了与中华民国长达十四年的交恶和战争的历史。日本战败之后几十年以来,中、日双方都有大量的历史资料陆陆续续得以解密、并公开出版,这使我们作为后人,对当年的那场战争的认识,反而比当时的人看得更加清楚。中日战争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院田军潇和独立学者冯学荣开展了以下的对话,希望用最简短的语言,给大家普及这一段历史的来龙去脉。

田君潇:日本从1860年代明治维新开始,就定下了在亚洲扩张的国策,是这样吗?

冯学荣:对的。日本自明治维新开始,就定下了扩张性的国策,但是,日本当时的扩张性国策是模糊的,而且“扩张”这个词本身,既有经济方式的扩张、殖民方式的扩张,也包涵了领土的扩张,这个词语本身就是模糊的,也就是说,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帝国,在经济、殖民、领土几方面扩张,扩张到哪个地步为止?它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明确的目标。

田君潇:日本明治维新之后,为什么要立志扩张?

冯学荣:事实上,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前,它和大清国的地位几乎一样,在世界上是一个受欺负的国家,当时,英、美、荷等诸多列强,给日本强加了许多不平等条约,所以日本从明治维新中站起来之后,它立志扩张、誓言当一个强国,日本人当时是这样想的,所以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帝国的外交,由守势转变为攻势,走上了扩张的道路。

田君潇:所以日本发动甲午战争的初衷是吞并朝鲜?

冯学荣:这里有一点复杂。日本帝国发动甲午战争,其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控制朝鲜半岛、使它作为防范沙皇俄国的缓冲区,也就是说,从最初而言,日本是想控制朝鲜半岛,但是并没有一个吞并朝鲜半岛的清晰计划。其中,伊藤博文本人就很不赞成吞并朝鲜。

田君潇:但是伊藤博文当了“韩国统监”,在朝鲜当“太上皇”,所谓“骑在朝鲜人民头上作威作福”。

冯学荣:这就是伊藤博文受到朝鲜爱国者安重根刺杀的缘故。安重根杀死伊藤博文之后,日本的政治精英反弹十分激烈,他们坐不住了,对朝鲜强硬的声音,在日本国内获得压倒性的支持,于是日本强制性地将朝鲜合并了,所谓合并,就是吞并。

田君潇: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是怎么回事?

冯学荣:简单地说,1900年爆发了义和团运动,俄国人在大清东北经营的中东铁路南段遭到义和团破坏,沙俄以这个为借口,悍然出兵、侵占了东北三省,日本那时觉得:沙俄侵占东北,对朝鲜造成了巨大的威胁、进而威胁到日本,于是,为了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日本出兵,将俄军从辽东半岛赶走,赶走沙俄之后,日本取得了对朝鲜的控制权,并从清政府的手中攫取到了以下的殖民利益:旅顺租借地、大连租借地、南满铁路、铁路周边的采矿权和伐木权等。

田君潇:日本打赢日俄战争之后,为何不立即吞并东三省?

冯学荣:日本主要是顾虑当时国际上的势力,尤其是美国提出过“门户开放”的原则、反对任何一国独占中国,所以在日俄战争之前,日本和美国是打过招呼的,美国同意日本在战后“继承”沙俄租借地(大连、旅顺)等,但不同意日本吞并东北,不但美国不同意,而且当时日本还处于文官当政的正常状态,暂时也不敢有那么的大胃口。

田君潇:从此,日本向辽东半岛移民。

冯学荣:对。同时,日本借口保护南满铁路,向铁路两侧附属地派出了武装部队,这支部队,后来就叫做“关东军”。

田君潇:1911年,大清国爆发辛亥革命,大清一片混乱,东北的清军将领张作霖写信给日本,要求日本出兵东北,当时的日本,为什么没能痛下决心、吞并东北?

冯学荣:辛亥革命,无疑是日本趁火打劫、吞并东北的大好机会,但还是由于上述的原因,1911年的日本,仍然是文官执政,日本政府那时还算稍有理智,还顾虑国际社会的观感,所以尚且不敢做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当时日本的文官政府谋取国家利益,主要还是以经济和政治手段为主。

田君潇:1915年,日本向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要求,是怎么回事?

冯学荣:当时正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日本政府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无论哪一方胜出,都必然导致西方列强在东亚势力的重新瓜分和洗牌,而西方列强在东亚增加一份势力,对日本就多一份不利,日本外务大臣加藤高明认为:与其坐视中国被西洋列强瓜分,还不如抢占先机,在东亚大陆增强日本的势力,从而增强日本在东亚的战略优势地位,所以“二十一条”主要的内容是获取青岛、以及扩大东北殖民权益,而至于将中华民国置于类似于“保护国”地位的主要是“二十一条”的第五章,而第五章是“建议性”的,并非“强制性”的。

田君潇:所以“二十一条”事件是民国期间中日关系的第一次严重恶化。

冯学荣:是,就连日本的政治家事后也普遍认为:向袁世凯提出“二十一条”,实属日本国策的错误,吃相太难看,分寸大失,颜面丢尽。

田君潇:所以后来有了“西原借款”?

冯学荣:对,所以继任的日本政府,盘算如何修复中日关系,于是日本政府想出了“花钱买人心”的办法、向北洋政府提供了数额巨大、条件优惠的借款,史称“西原借款”,名义是借钱给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些借款的利率、担保等条件,较为优惠。

田君潇:但是“西原借款”并未赢取中国的人心,恰恰相反,反而是恶化了中国人对日本的观感。

冯学荣:是的,北洋政府总理段祺瑞,将“西原借款”这笔“参战”经费,用来对南方的“反动势力”发动攻势,也就是说,用来打内战,所以“西原借款”并未在实质上帮助中国发展,反而是加重了中国的内乱。

田君潇:这些借款事后偿还了没有?

冯学荣:后面的中华民国政府不承认,所以这些借款最终的结局是基本没有偿还。

田君潇:中日关系的再一次严重恶化,是什么时候?

冯学荣:中华民国和日本帝国的关系进一步严重恶化,是以1923年孙中山与苏联结盟为主要里程碑,接受苏联援助之后,1924年,国民党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打出了“打倒帝国主义”的救国口号,宣言收回清政府和北洋政府在历史上流失的一切国家主权,例如旅顺、大连租借地、南满铁路等,这就与日本发生了国家利益的冲突。

田君潇:日本人吃进去的肉,不愿意吐出来。

冯学荣:正是,所以日本开始千方百计阻挠北伐军的行动,所以会爆发“济南惨案”,日本当时的如意算盘是:希望国民党统治南方,北方还是由张作霖统治,因为张作霖没有宣言收回日本的殖民利益。

田君潇:那么在同一年(1928年),日本人为什么炸死张作霖呢?

冯学荣:所谓“日本”,并不是铁板一块,当时的《日本帝国宪法》规定:日本的军队直属天皇,不归政府管辖,所以在当时的日本,政府的文官和军部的武官,往往在国策上不一致,互相吵架。张作霖是被日本关东军参谋策划炸死的,炸死他的理由是关东军参谋认为:张作霖只是表面上亲日,实际上一直在暗地里排挤日本,比如建设和南满铁路平行的铁路等。张作霖实质上也爱国,也是反日的。

田君潇:炸死张作霖,迫使张学良与国民党合并了。

冯学荣:对,东北归顺南京国民政府,国民党第一时间向东北派出党部,开始在东北贯彻国民党的革命外交。而在日本人的眼中,中国人的革命外交,不可避免地与日本帝国的殖民利益发生严重冲突。

田君潇:这时候发生了全球经济危机。

冯学荣: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引发世界经济大萧条,各国纷纷筑起关税壁垒,日本产品在世界上突然寸步难行,经济急剧倒退。几乎与此同时,苏联开展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在远东地区增强实力,当时的日本关东军认为:由于领土纠纷、殖民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冲突,日本和苏联必有一战,苏联搞五年计划,突飞猛进,而日本经济则急剧倒退,这很危险,于是,日本军阀就有了危机感。

田君潇:所以在这个关节点,爆发了“九一八事变”?

冯学荣:所以关东军未等日本政府同意,私自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以闪电的速度侵占了东北三省,这些日本军阀认为:这是一举两得的大事业,一来可以解决日本的经济危机,二来可以将东北建成日本的国防基地。事后日本政府碍于日本民意,追认了关东军的行为。

田君潇:《田中奏折》是怎么一回事?

冯学荣:《田中奏折》这份资料的真伪,在历史人当中争议很大。这份奏折,也是所谓“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的主要证据,这是这份历史资料,在全世界研究东亚近代史的主流学者当中,广泛遭受怀疑。从事后我们可以接触到的近代史资料来说,“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是中华民国战争前后的政治宣传,它并不是历史的事实,我知道许多国人听到这个,会觉得荒谬绝顶,但我们追寻历史真相的过程就是这么有趣:它常常会让你发现,脑海中根深蒂固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也正因为如此,历史研究才有它的独特魅力和吸引力。

田君潇:侵占东北之后,日本为什么又染指华北?

冯学荣:日本人在东北成立伪“满洲国”之后,国民政府不承认伪满洲国,在日本军阀的眼中,不承认伪“满洲国”,意味着国民政府迟早总要收复东北,那么将来一旦日本和苏联在东北打起来,华北这个后院就不可能安全,所以日本军阀将魔爪伸进了华北,策划“华北独立”,他们认为:一旦华北独立了,伪“满洲国”就和中华民国隔开了,隔开了,伪“满洲国”就安全了,日本对苏作战的后方就安全了。

田君潇:日本军阀策划“华北独立”,是“卢沟桥事变”爆发的根本原因。

冯学荣:说的对。当时在华北的日本部队,是依据1901年《辛丑条约》而驻扎的。1937年7月7日晚上的卢沟桥,演习的日本部队借口有人向他们开枪,他们一口咬定是中国守军开的枪,所以于8日凌晨,日军向中国守军开火,中国守军还击,卢沟桥事变,就这样爆发了。

田君潇:事变爆发之后,双方都向华北增兵?

冯学荣:对。事后,国民政府向华北增兵,7月11日,日本内阁也决定向华北增派日军,于是,华北的战火就越烧越旺了,到了7月底,整个平津地区都沦陷了。

田君潇:日本拿下华北之后,是不是准备继续往南打、吞并中国?

冯学荣:当时的国民党乃至全中国人民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当时国民党的对日情报工作十分失败,国民党根本不知道日本决策中枢在想什么。信夫清三郎的《日本外交史》等资料显示:平津陷落之后,日本打算乘胜与国民政府开展谈判,日本的如意算盘是:日军撤出华北,作为代价,国民政府必须正式承认“满洲国”。

田君潇:那么就这个方案,日本政府与国民政府开始谈了吗?

冯学荣:还没来得及谈,上海又燃起了战火,所以这个想法就破灭了。所以当时的日本,有一个叫做“膺惩暴支”的说法。

田君潇:上海为什么又打了起来?上海的日本驻兵又是怎么来的?

冯学荣:上海租界的日本驻兵是依据1932年《淞沪停战协定》驻扎的。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日本侵略军在华北欺人太甚,蒋介石觉得:两国之间的存亡之战,已经不可避免了,既然横竖都是要打,与其在华北打,还不如在上海打,因为上海有西方列强,蒋介石希望西方列强出面制止日本,这就是“以夷制夷”的策略,于是,中日战争在上海全面爆发,这是蒋介石试图抓住全面抗战主动权的策略。

田君潇:大战打起来之后,中日双方有没有谈和过?

冯学荣:一直在密谈,一开始日本的条件,还能勉强作为谈判基础,但是自从上海沦陷之后,日本代表每次都要求国民政府承认“满洲国”,所以每次都谈崩了,后来也不断有密谈,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每次都谈崩了。换句话说,日本帝国和中华民国长达14年的交恶和交战,其根本原因,就是日本要求中华民国承认和接受“满洲国”。

田君潇:后来日本怎么又打到太平洋去了?

冯学荣:日本为了切断西方从越南援助中国的这条补给线,出兵越南,而日本出兵越南的动作,则引起了美国的万分警觉和极度反感,为了阻止日本进一步南下,美国对日本实行了经济制裁和石油禁运。

田君潇:日本没有石油了,要么坐而待毙,要么拼死一搏。

冯学荣:对,这就是太平洋战争爆发的主要原因。日本被美国切断了石油,意味着战争没法打了,这就意味着倒退,倒退意味着中华民国的反攻,届时不但“满洲”保不出,而且连朝鲜、台湾,都有可能保不住,因为你没有石油了,飞机、坦克都开不动,只能任人宰割,“满洲”一旦丢了,朝鲜和台湾也许就是下一张多米诺骨牌了。

田君潇:可是日本明知自己打不过美国,为何要豪赌?

冯学荣:当年的日本军阀当然知道自己打不过美国,但他们也当然不是希望寻死,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在开战初期,日军一鼓作气狠狠杀美国一批人,将美国人杀怕了,也许就能迫使美国回到谈判桌,以求得转机。但日本军阀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美国人虽然死伤惨重,但并不愿意和日本谈和,于是就一直打到日本帝国亡国了。

田君潇:梳理到这里,中日战争的历史脉络,甚为清晰。

冯学荣:是的。从“九一八事变”到太平洋战争,历史的脉络是非常清晰的,我们这些后世人只要愿意花一些时间、耐心地研究一批主流的历史资料,历史的事实是不难理清的。但由于今天这只是访谈,务求简要,因此不能在每一个细节上展开来谈了。

田君潇:关于中日之间的历史,有什么好史料可以推荐一读?

冯学荣:信夫清三郎的《日本外交史》、日本防卫厅编《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关宽治《满洲事变》、服部卓四郎《大东亚战争全史》等,都是很好的史料。由于日本政府没有对历史口径进行审查,所以日本方面的史料,可信度普遍较高,当然了,也不能因此全部对它们进行盲信。要注意交叉印证。此外,中国方面的史料,王芸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也很好,由于篇幅所限,恕我不能一一列举。

关注微信公众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


Estamos en tiempos de trabajo cooperativo, en donde el individualismo y el trabajo comunitario no tienen por que ser excluyentes.

El trabajo comunitario tambien puede mantenerse anonimo y aun asi producir resultados positivos para todos.


Infinote

Infinote provee de una solucion practica a la edicion y creacion colaborativa en tiempo real de documentos.

Infinote se instala en un servidor en donde se crearan de forma automatica una carpeta de acceso publico o privado y que alojara los futuros documentos colaborativos.

Cada cliente que desee conectarse al servidor puede o no identificarse.

Los clientes accesaran a la carpeta principal y desde ahi podran navegar por las subcarpetas. En ellas se pueden alojar todo tipo de documentos, con o sin claves para asegurar evitar posibles abusos y vandalismo.

Gobby y Kobby

Gobby y Kobby son dos de los clientes para Infinote mas extendidos en Linux.

El cliente permite conectar a cualquier servidor Infinote, navegar por los directores y editar cualquiera de los archivos almacenados o tambien crear nuevos, siempre y cuando el servidor lo permita.

Tiene enormes ventajas para hacer traducciones o tambien revisar el codigo fuente de cualquier aplicacion.

Configurar Infinote y cliente en centro de control de I2P

Para los usuarios y participantes de la red invisible I2P existe un servidor disponible: infinoted.str4d.i2p.

Se debe ir al administrador de tuneles de I2P y agregar un Tunel Cliente apuntando al servidor de str4d.i2p, añadiendo la llave b64 y escogiendo un puerto que quede libre para escuchar.

Despues de guardar y arrancar el nuevo tunel, solo se necesita configurar el cliente. Al ejecutarlo solo se debe apuntar al nuevo servidor, es decir, 127.0.0.1:Puerto_configurado_en_el_Tunel.

Conclusion

Es un servicio relativamente facil de poner a punto y no necesita de muchas configuraciones especiales.

Es una excelente opcion para cualquiera que necesite de algo asi, en proyectos sociales y desarrollo para equipos de desarrolladores no profesiona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