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冯学荣《再谈卢沟桥》

- Posted in 冯学荣读史 by with comments


冯学荣《再谈卢沟桥》

1937年7月7日爆的“”,必要交代以下的几个史背景信息,倘若不把几个史背景信息交代清楚,容易会在读者当中造成信息混乱:

背景信息一:1900年爆事件,1901年,战败的清政府和英、美、日、德、意等11个国家《辛丑条》、11个国家派兵扎在北京至天津一,日本依据个条,开始兵在北京至天津沿线,而且一直扎了三十几年,个日本部,当时的番号叫做“中国”,得一提的是:“中国”在京津一带驻兵三十几年,和当地的中国军队基本做到了和平相,甚至在1937年春夏之交支日本部当地的中国军队还经常搞联欢晚会(虚伪与否,则另当别论)这个在多种文史资料里面,都有国军老兵留下的证言。是为可信。

背景信息二:1931年,日本关东军武力侵占了中国北,1937年,中国以京津中心北地抗日气氛十分厚。扎在北的中国国民革命第29和日本“中国”相距咫尺之间,气氛十分紧张,但是在表面上,双方十分艰难持着极其脆弱的、所谓的“日中善”。值得一提的是:地下党在这个期间,派出了许多人员到第29军,鼓动第29军的将士向日军主动发起进攻。这个在多位地下党人员的回忆证言史料里,是白纸黑字的记载,是可信的。

日本部队——“中国原本只有2000人,但是1936年4月,日本政府突然增兵至5000-6000人。日本方面对这次增兵的解了断东军南下的借口”,但是日本这次增兵的目的如何,六千人,然是无法征服全中国的。这个,稍微懂点军事的读者,都应该知道,无须多言。

在1937年之前,地下党的确打入了中国国民革命军第29、并鼓29向日本“中国发动。其中,29副参谋长张克侠,其本人就是地下党,这是他本人在文史资料里面自述的。但是,我写史人公正: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确第一地下党开的。我们有一份证据,就说一份话,没有证据,就不能乱说话,这个是历史研究者最基本的良知。

得注意的是:事前,在日本界内部,有这样一个言:“七夕之夜,北支(中国北部)将有重大事件生”,更离奇的是:言不但在日高层当中流,而且也在北平的某些中国圈子里流,例如石友三就听到了传言这些可以参考日本北平助理武官今井武夫的《中国事变回忆录》。这条信息是对日方不利的,今井武夫本可以不记录,但是他记录下来了,因此是有参考意义的。

说到这里,需要指出一个细节:日本的“七夕”,指的是公7月7日——恰好是当日。

正是因言的存在,因此,“日本人开第一”的嫌疑,是不能排除的。是必须严正指出的。本着历史研究者“实事求是”、“客观公正”的立场,是必须予以正式指出的。

但是我同时也注意到:就算那个放冷的人是日本特工,那么个特工,到底是“中国驻屯军”的特工?还是“关东军”的特工?抑或是“日本政府”的特工?还是“日本”的特工?依我看,仍然有区分的必要。因为这个问题牵涉到:是一小撮军阀策划了这起事件、还是日本政治中枢出于国策而为之?这二者的性质,显然是不同的。

而从史料档案方面而言后公开的日本似乎表明:日本政治中枢,在事前并没有蓄制造七七事。但是,不排除某些日本激进人、或者日本浪人了挑起中日而阴策划了起事件。当然,这些至今仍然只是猜想,没有真凭实据。

也有一种说法:说在黑暗中放冷枪的特工,是苏联的特工,或者是国民党激进派的特工,等等,这些至今都未见史料档案证实,因此,暂时也不能做出这个结论。

下面简单讲讲经过

1937年7月7日晚上10:30,日本“中国”一小股部附近空地上演,而个演地,与国民革命军第29守的宛平城,近在咫尺。

在黑暗中,突然有人从宛平城方向、向演中的日,而且不是,而是反反复复地射击、反反复复地放冷枪

应该是客存在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时驻扎在宛平城里面的中国第29第110旅第219第3营营长金振中,也亲耳听到阵枪声。金振中在事后,他的言,写到了史料里面,得以世。这是公开可查的。

小股惊慌之下,集合点名,发现少了一名士兵,于是,他们怀疑:是中国第29放的冷,而且怀29将失踪的那个日本兵抓走了。

于是,这一小股日本部队走到宛平城下,敲,要求入城、搜寻自己失踪的那个兵。这个要求,被守城的第29军严词

僵持到7月8日清晨5:30,日本兵在征求北平日军机关的首肯之后,宛平城中国守军奋起反

由此我们知道:所谓“七七事变”,其实真正开始战斗的时间,是78日的清晨。

开战一个小时之后,也就是7月8日清晨6:30左右,日了一名姓井”的军官进入宛平城,提出以下要求:1、中国后撤10里;2、赔偿军损失;3、严惩祸首。

中国军队不接受,双方继续打。

7月9日凌晨3点,中日两军双方在边谈中,终于达成“停”、“撤”的协议

7月10日,日本北平助理武官今井武夫,向中国军队提出了以下的停战协议条款:1、中国道歉、惩罚祸首、保今后不再犯;2、中国军队不得扎在永定河岸;3、取抗日组织

7月11日,中国军队方面由燮元做代表,与日方代表今井武夫,以下的停战协议:1、中方表示憾;2、中国不再驻军;3、取抗日活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一天。是在7月11日,远在东京的日本内作出了一个愚蠢而且鲁莽的决:向中国北增兵。

对于这个增兵的决定,日本料的解是:以防万一、预防中国军队。但是上,日本政府,恰恰是南,因为这个增兵作无疑是火上加油、反而增加了北日的危

与增兵决定出台的日本政治中枢通过北平日本机关、提出了以下的追加方案

1、29军军长宋哲元向日本道歉;

2、治安免

3、中国撤出八宝山附近;

4、今井武夫和齐燮元的协议由宋哲元补签

5、最晚719日之前中方必须履行,否日本将发动“

日本的增兵作,使蒋介石、陈诚等人认为:日本要从北到南、侵吞全中国了,所以,抗日的最后关到了。7月17日,蒋介石作了名为《最后关》的著名并随后作出决定发动全面抗

19378月13日上海,中国国军精锐部队五万人,向驻扎在公共租界虹口区的数千名日本海军陆战队,突然发动了猛烈进攻,“淞沪役” 爆发,抗全面打响

“七七卢沟桥事变”的大体经过,简要地说,就是这样的。

文/冯学荣   近代史写家,著有《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日俄争是了争夺东

冯学荣


          对于1904年在中国东北地区打响的“日俄战争”,不少历史读物是这样说的:“日俄战争,是日本和俄国争夺东北的战争,是一场狗咬狗的较量。”

           “狗咬狗”的定性,大概并没有错,但是如果说“日俄战争是为了争夺东北”,恐怕是“关窗读史、闭门造车”的结果,很难认为是可以成立的。

           那么“日俄战争”到底是为了争夺什么呢?

          这还得从甲午战争说起。

          甲午战争之后,朝鲜成立了一个名叫 大韩帝国 的国家。在此不得不提到:许多历史读物说“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吞并了朝鲜”,其实这也是不准确的。事实上,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并没有吞并朝鲜,反而是在朝鲜成立了一个号称“帝国”的国家——“大韩帝国”。“大韩帝国”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日本的影响,但同时在大体上也是基本算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才是更接近事实的表述。

          “大韩帝国” 成立之后不久,它的宫廷内部分裂成 亲日 亲俄 两派。俄国的势力,在“大韩帝国”的朝野,迅速渗透。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1、大韩帝国的财政、军事等方面聘请大量俄国人为顾问;

2、俄语学校在大韩帝国的京城汉城出现;

3、咸镜道的矿山开采权被俄国人攫取到手中;

4、大韩帝国辞退很多日本顾问;

5、日本守备队被大韩帝国裁减;

6、一些日本外贸商人被大韩帝国驱逐。

        ..........

           换言之,甲午战争产生了“大韩帝国”,而“大韩帝国”却开始排日。于是,日本对“大韩帝国”的排日行为,感到十分不满、而且认为韩国人 “忘恩负义” 。当年的日本人认为:日本把朝鲜从大清国的“枷锁”中解放出来,朝鲜却倒向俄国的怀抱、对抗日本,同时也感到恐慌。关于这个,诸位可以参考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1月第1版的《大本营陆军部摘译》,在第47页。

          总之,甲午战争之后,朝鲜半岛成为了日本和俄国互相争夺的对象。

         为了解决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日本开始与俄国谈判。人民出版社出版、由井上清所著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形成》在第42页揭露:日俄两国谈到1898年,日本外务大臣西德二郎向俄国驻东京公使提出了朝鲜归日本,东北归俄国 的建议,但是,这个“分赃”提议被俄国公使拒绝了。

         这个事实说明了:在当时日本的眼中,对日本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中国东北,而是朝鲜半岛。日本要朝鲜半岛,宁可不要中国东北,它也要朝鲜半岛。

        在日俄两国为了争夺朝鲜半岛旷日持久的外交谈判当中,突然发生了对日本更加不利的事态:1900年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沙俄军队以“义和团危及中东铁路安全”为由,出兵东北,闪电式地占领了大清国东北三省的广大地区。并且俄军在东三省驻军,赖着不走,这个军事占领的事实,一共持续了四年之久的时间(1900-1904)。

        沙俄的军队盘踞在大清国的东北大地上,日本坐立不安。日本认为:大清国的东北土地与朝鲜半岛仅是鸭绿江一水之隔。一旦宿敌沙俄经由中国东北杀进朝鲜,日本四岛则不再安全。《大本营陆军部摘译》这册史料在第61页揭示:当时的日本人认为:占有朝鲜,是日本国防的绝对必要。绝不允许他国染指。

        此外,商务印书馆195911月初版的(日)东亚同文会编《对华回忆录》 在第250页记录了当时日本外务大臣小村寿太郎在日本议会上发表的演说。小村寿太郎当时是这样说的:

         各位皆知:韩国之独立和领土的完整,是帝国(日本)安全康宁所不可或缺,这一直是我们的国家大事。中国东北一旦被沙俄侵占,则朝鲜就难免受到沙俄的侵蚀,则东亚的和平,就成为不可能……”

          又如,《大本营陆军部摘译》在第58页也记录了当年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总务部长井口省吾的演说。井口省吾认为:

           “……俄国在满洲迄未撤兵,对(日本)帝国之未来,其后果堪忧,故不能置之不问。为排除对帝国将来之危害,帝国应与英美两国共同向俄提出撤兵要求,且必须使远东的永久和平得到切实保障,如英美两国不同意共同提出,则帝国也应单独与俄国公开谈判。万一谈判破裂,以和平手段不能使俄国接受我方要求时,即使诉诸武力,也必须贯彻帝国之目的……”

         读到这里,读者应该明白了吧:沙俄的军队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日本感到朝鲜半岛乃至日本四岛受到了俄国的军事威胁。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实,也是日本发动日俄战争最主要的原因。

          1904年2月6日,日本向沙俄发出《最后通牒》,一共有如下六条:

1、沙俄和日本在大清国的商业利益应该均等;

2、沙俄承认日本在朝鲜的特权,日本承认沙俄在中国东北的特权;

3、朝鲜铁路与中东铁路实行连接联运;

4、如果沙俄不从大清国撤兵,则日本就要出兵朝鲜;

5、沙俄不得干涉日本在朝鲜的作为;

6、废除以往日、俄之间关于朝鲜的一切条约。

          什么叫 “最后通牒”?最后通牒,有以下两层意思:

1、这是日本所能接受的最优惠、最让步的条件,不能再商量了;

2、如果连这么优惠的条件,俄国都不答应,那么日本只好动武。

          以上最后通牒一共六条,读者如果是明眼人,应该能毫不费力地读出来:除了第1条是关于大清国的商业利益以外,第2、3、4、5、6一共五条,日本都是为了朝鲜。换言之,日本向俄国摊牌、叫嚣动武,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拖了两天,沙俄没有回复,1904年2月8日,日本军队夜袭旅顺口的沙俄舰队,悍然打响了日俄战争。

          打了一年多,一直打到1905年的“对马海战”之后,俄国才与日本谈和,并于当年10月14日签署了日俄《朴次茅斯和约》。

          看一个国家发动一场战争的动机和目的,战后的和约是很好的切入点。

         《朴次茅斯和约》的英文名叫《Treaty of Portsmouth》,让我们来看看日本在这个和约里面,向沙俄要的是什么东西。

           首先看第一款,但是它很枯燥无味,写的是“停战”之类的套话,不必深究它。

          第二款很关键,它的行文如下:

          The Imperial Russian Government,acknowledging that Japan possesses in Korea paramount political, military andeconomical interests engages neither to obstruct nor interfere with measuresfor guidance, protection and control which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mayfind necessary to take in Korea. It is understood that Russian subjects inKorea shall be treated in exactly the same manner as the subjects and citizensof other foreign Powers; that is to say, they shall be placed on the samefooting as the subjects and citizens of the most favored nation. It is alsoagreed that, in order to avoid causes of misunderstanding, the two highcontracting parties will abstain on the Russian-Korean frontier from taking anymilitary measure which may menace the security of Russian or Korean territory.

         这个“第二款”写的是什么呢? 我将它翻译如下:

         “沙皇俄国政府承认:日本帝国政府在朝鲜享有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的无上利益。俄国保证不阻止、不干涉日本帝国政府在朝鲜采取的指导、保护、控制措施。俄国承认:俄国臣民在朝鲜享有和其他列强的臣民同等的待遇。换言之,俄国臣民享受其他列强臣民的最优惠待遇。为了避免误解,日俄两国约定:不在朝、俄两国之间的地带采取军事措施、以免危害俄国和朝鲜的领土安全。

         看懂了吧?总之,就是一句话:从今以后,朝鲜半岛归我日本控制,你沙俄给我从朝鲜半岛滚得远远的。注意:这是整个和约当中的第一个要求、首要的要求、开门见山的要求。换言之,这是日本通过“日俄战争”最迫切的、最想要争取到的东西。

         第三、第四款,也是套话,实质性不强,不谈。我们直接看第五款:

The ImperialRussian Government transfers and assigns 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with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the lease of Port Arthur, Talien andthe adjacent territorial waters, and all rights, privileges and concessionsconnected with or forming part of such lease, and it also transfers and assigns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 Japan all public works and properties in theterritory affected by the above-mentioned lease.

The two contractingparties mutually engage to obtain the cons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mentioned in the foregoing stipulation.

The Imperial Governmentof Japan, on its part, undertakes that the proprietary rights of Russiansubjects in the territory above referred to shall be perfectly respected.

          以下是我对“第五款”的翻译:

         “沙皇俄国政府在中国政府同意的前提下,向日本帝国政府让渡以下的权益:旅顺港、大连及其领海、及其租借地和附属于租借的不动产、建筑物。日俄两国同意:以上权益的让渡,需要经过中国政府的同意。日本帝国保证尊重上述地区内俄国臣民的专属权利。”

         看懂了没?这是日本要沙俄转让两个租借地给日本:一个是大连,另一个是旅顺。说到这里,笔者不得不指出:由于沙俄和大清国在1898年签署的《旅大租地条约》,当时这两个地方,是沙俄的租借地。

          再看第六款:

The ImperialRussian Government engages to transfer and assign to the Imperial Government ofJapan, without compensation and with the consen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railway between Chang-chunfu and Kuanchangtsu and Port Arthur, and all thebranches, together with all the rights, privileges and properties appertainingthereto in that region, as well as all the coal mines in said region belongingto or worked for the benefit of the railway. The two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mutually engage to obtain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ment of China mentioned inthe foregoing stipulation.

            我对“第六款”的翻译是:

           “沙皇俄国政府在不索求补偿、但是需要征得中国政府同意的前提下,向日本帝国政府让渡从长春府、宽城子到旅顺口的铁路,含其支线,也包含其他附属权益、煤矿等服务于该铁路的权益。日俄两国同意:以上权益的让渡,需要经过中国政府的同意。

            很明显,这是要沙俄转让从长春到旅顺的一段铁路给日本。这一段铁路,后世称作“南满铁路”。

           第九款,是要沙俄割让“库页岛南部”给日本。这个与中国无关,相信中国读者对此兴趣不大,因此,我就不贴它的英文条款、也不作翻译了。

          日俄朴次茅斯和约签署之后仅仅一个月,日本就迫不及待地和“大韩帝国”签署《乙巳条约》、使“大韩帝国”正式沦为日本的 “保护国”。五年之后的1910年,日本再进一步、通过《日韩合并条约》、这才正式吞并了朝鲜。

           换言之,日本在吞并朝鲜之前,先后打了两场战争:1894年的甲午战争,以及1904年的日俄战争。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朴次茅斯和约》签署之后,日本和清政府签署了《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并从沙俄手中“继承”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以及一些林产、矿产。同时,日本从大清国东北撤军,并将其控制下的大部分领土归还给了大清国。

           我想,读者读到这里,总结起来应该不难了。日本发动日俄战争,主要目的是为了和俄国争夺朝鲜半岛,证据有如下:

1、战前日本军政界人士的言论和主张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2、发动战争前夕日本发出的《最后通牒》的内容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3、战争结束后签署的《朴次茅斯和约》的内容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4、战后日本控制、吞并朝鲜的行为也证明了:日本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5、战后日本将军事占领下的大部分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这个行为也证明了:日本此战主要是为了争夺朝鲜。

           综上所述,客观地看,日本发动“日俄战争”的动机和逻辑如下:

1、日本出于国防和殖民的考虑,需要朝鲜半岛;

2、俄国占领了大清国的东北三省,对朝鲜半岛乃至日本本土构成了军事威胁;

3、日本遂发动日俄战争,主要是为了和俄国争夺对朝鲜的控制权;

4、旅顺、大连、南满铁路、库页岛南部,这些都是次要的、顺带性的“战利品,并不是日本发动日俄战争的主要目标。

          这才是更接近历史事实的说法。只有通观中国、日本、俄国三方面的材料,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们有一些历史爱好者,出于闭塞的角度和狭窄的视野,看历史问题仅仅从自己的立场和眼界出发,所以看不到关于日俄战争比较全面的材料,也看不到朝鲜半岛是日俄战争的焦点,所以才会得出“日俄战争是为了争夺东北” 这种“一叶蔽目”的史观。

文/冯学荣,近代史写家,著有《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



学荣:广州者交流会实录

2014419 广州购书中心

主持人:      

       冯学荣

主持人:没有大学、政府、社会的助,你什么要写《日本什么侵一本

学荣:作一个近代史写家,日本话题并不是我关注的唯一域。我年少十分仇恨日本,我在二十几候,曾经对一个美国同事:如果有一种炸可以炸沉日本列,我愿意这颗,与日本列于尽。在我的想法不同了。

当然,也并不意味着我日。其日本也没有特别的好感。日本人也是人,撕开文明的面具,骨子里本质仍然是自私两个字。但是同时我也不再仇恨现代日本人,因为现在的日本人与战争时代的日本人,从肉体上而言并不是同一群人。如果因为历史而仇恨当代日本人,我认为有“刻舟求剑”的嫌疑。

我写《日本什么侵的原因,是因我在耕史料的候,发现了与我从小认为的“日本亡中国蓄已久”的断互相矛盾的大量史,出于好奇,我不断去耕中、日双方的史料,读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主持人:你会日语吗?会不会多的日本史料没有出版中文版?而且中文版会不会被减?

学荣:我不会日。但是1950-1990年代,中国的出版业还是比较繁荣的,我不敢说日本关于中日交恶的史料全部都出版了汉译版,但是应该说:相当多的重要史料,还是在50-90年代出版了汉译版。至于删减问题,我并不清楚,但是倘若存在删减的话,应该也是删减对日本有利的段落。但是,从我读到的汉译版史料而言,当年编辑人员的删减工作显然存在疏漏。现存的中、日双方史料,记载了大量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许多是具有相当颠覆性的。

主持人:你可以大家梳理一下史脉络吗

学荣:日本了取得的控制发动了甲午争。甲午争之后,大清国了防范日本,和沙俄署了《中俄密》,允沙俄在中国北修建了“中东铁路”,并将旅、大租借沙俄,不但如此,北一些林矿产许给沙俄。

1900年爆,沙俄以“危害中东铁路”由,侵占了北三省。日本认为沙俄占据中国北,日本控制的朝构成威,于是1904年,日本沙俄开,并将沙俄打

之后,沙俄将上述的“中东铁路”南段、以及旅、大、以及一些林矿产转让给了日本。日本于是找清政府判,要求承。清政府可了,于是在1905署了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签约之后,日本从中国北撤,并将大部分归还给大清国,但是同时日本也继了“南满铁路”、“大连”、“旅顺”、部分林矿产等殖民权益。

到了国民党北伐的时候,国民党声称要收回这些主权,日本军方不服气,发动了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九一八事变”,并由这个事件,推倒了中日大战的多米诺骨牌。简单来讲,就是这样。

主持人:关于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你怎么看?

冯学荣:我支持中国人反对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我认为中日友好的声音要有,对日本强硬的声音也要有。不同的声音都要有,才能起到平衡的作用。但是同时我们也要看到:靖国神社其实并不是一个新事物,实际上靖国神社是从明治维新的时候就有了,而且历来是日本右翼人士的朝拜地。例如在战前的1931年夏,东北军杀死了日本间谍中村震太郎,日本右翼军人就集中在靖国神社,喝血,宣誓,高喊打倒张学良。

主持人:你抵制日货吗?

冯学荣:我不抵制日货。但是我也不特别喜欢日本货。我听说中国有三千万人的工作与日本商品有关。抵制日货,也许首先是三千万中国人失业。现代商品生产的模式与战前的模式不是一回事。现在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是一个类似“合伙”的模式。因此我觉得经济问题不宜政治化。

主持人:政治是肮脏的。它放大了人的贪欲。你怎么看?

冯学荣:这个问题很好。有深度。从明治维新以来,历史上的日本内阁,为了维护自己的执政,为了不被在野党推翻,他们往往会打着“为日本人谋福利”的旗号、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情,例如“二十一条”,当年的日本外相加藤高明鼓捣出这么个“二十一条”,日本天皇、军方、枢密院、政坛元老,其实都不知情。我打个比方:也许当年日本人真正想要的只是十条,但是加藤高明为了“建功立业”、弄了“二十一条”。加藤高明实际上是放大了日本人的贪欲,他认为自己要不择手段为日本人谋福利。要做得“超越人民的预期”。这就是政治放大人民贪欲的典型事件。

主持人:为什么日本这么小的国家、当年会有这么大的侵略能量?

冯学荣:其实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前是受人欺负的,在国际上曾经是类似于大清国的地位。当年英、美、俄等列强强加了“治外法权”等大量不平等条约给日本。日本人当年也面临着“亡国”的压力。居安思危。他们要生存,要发展。并在这条路上向列强学习了“坏”的方面。实事求是地讲:日本当年沦为一个侵略国家,与当年“弱肉强食”的国际歪风,是息息相关的。

主持人:中国好的东西都出口了。日本却把好的东西留给日本。这是为什么?

冯学荣:日本人把自己最好的产品留在国内市场,我认为与其说这是日本政府的国策和行政命令,不如说更多是“市场这只无形的大手”在起作用。因为日本是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很难想象日本政府会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勒令日本商家把最好的商品留在日本,倘若那样做的话,那么政府“这只手”,显然是伸得太长了。实际上,日本人收入高、消费力强,所以“市场无形的手”就会把“质优价高”的产品留在国内供日本国民自己消费。这是符合市场经济逻辑的。

主持人:现场的听众朋友有问题吗?

听众一:你说过做事要考虑成本和收益。但是有时候虽然成本高于收益,但是我高兴。比如说买车,成本高于收益,但是我痛快。怎么解释呢?

冯学荣:我不赞成买车。我支持发展公共交通。有的人也许认为如果没有小车,生活会不方便。但是我不认同。我认为假设人人都不买车,那么公共汽车班次会增加、地铁会建得更密。也就是说:就算人人不买车。不见得生活会不方便。只是小车让位给公共交通而已。而至于你问:成本高于收益,但是我痛快。该不该做?我认为是该做的:高兴是最高的价值。你高兴就好。

听众二:读历史有什么用?

冯学荣:拿我自己来讲吧。读历史使我成熟。因为读历史,我了解到了许许多多的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更读出来一个道理:凡事都要盘根问底,不要人云亦云。比如说两个人吵架,一般人会认为弱者有理。我的看法则是:我不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所以我不予评论。再例如平时我在手机上收到各种各样的谣言,我都不予置信。我的这种成熟,与读书的习惯是分不开的。

听众三:靖国神社把甲级战犯迁出去不就行了?参拜靖国神社明显是不尊重中国人的做法。

冯学荣:如果换了我,我会把甲级战犯的牌位迁出去,否则我不会去参拜。但是日本人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是它的内政。我认为日本人的做法的确是没有考虑到中国人的感受。因此,对于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一事,我是不赞同的。

听众四: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北洋政府,中国的历史会有什么不同?第二个问题:我认为汪精卫不是卖国贼。你说呢?

冯学荣: 首先,假设的历史是没有答案的。有一个词叫“蝴蝶效应”,一些小事有时会扭转历史的发展。但是既然是谈假设,那么我们不妨就大胆假设一下。

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假设大清国不亡,那么可以预想的是:中国的东北会进一步“半殖民地化”。请注意这个用词:“半殖民地化”。它和“殖民地化”不是一个概念。当然,东北进一步“半殖民化”并不意味着东北人民的生活水平会降低。那是另一码事。为免跑题,在此不深入谈。再一个,清政府的军权应该会“贵族化”,清军的建设会继续进步。再者,慈禧太后开放了“满汉通婚”,“满、汉”两个民族会进一步融合。而至于倘若清政府没被推翻,中国会不会亡?这个问题则很难回答,因为牵扯到的系统太复杂。

而至于评价汪精卫的问题,我认为有两个层面。首先从法律层面而言,汪精卫是一个罪犯,这是没有疑问的。第二个层面是政治层面,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问:假设日本打赢了,中国会怎么样?我猜,蒋介石败了之后,会进一步西迁。但是汪精卫领导下的中华民国,显然会在日本的影响下进一步“半殖民地化”。我不认为日本有一个灭亡中国的具体计划。但是汪精卫麾下的中华民国,无疑会是一个非常亲日的政权。有可能汪精卫麾下的中华民国会跟随日本、一同进攻苏联。而再后来的事情,那就无法预料了。

听众五:我很难做到不带民族情绪去读历史,你是怎么做到的?

冯学荣:如果带着民族情绪去读历史对我有好处,那么我会带。但是经验告诉我;带着情绪去读历史,会影响对信息的吸收以及对史实的判断。所以,我不主张带上民族情绪去读史。也就是说,要想做到不带民族情绪去读历史,其实很简单,只要明白带着情绪读史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就行了。再者,历史上的死者,人死不能复生,你再怎么愤怒,也无法挽回他们的生命。读史的价值是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而不是为了生气,也不是为了恨谁。

(完)

学荣。近代史写家。居香港。著有《日本什么侵:从甲午争到七七事》、《亲历北洋:从共和到内战1912-1928》等。



冯学荣《再谈九一八事变》

2014年6月11日手机新浪网访谈实录)

[手机新浪网主持人]今天我们邀请了历史类畅销书作家冯学荣先生来和大家谈一谈九一八事变。

          学荣

         网友好!很高和大家能聊天。

        “九一八事”的源,可以追溯到1904年爆的日俄争。

        日俄争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1900年,中国北方爆,俄国军队以“保东铁路”等借口,侵占了中国北。并直接威了日本一直想控制的朝。于是,1904年,日本在通知清政府之后,派兵到中国北,打跑了俄国人。

        打跑了俄国人之后,日军将东北大地还给了清朝。

        由于此前1896-1898年的中俄条,当、大都是俄国的租借地,俄国人我既然打了,那么我愿意转让给日本人,另外,中东铁路其中春至旅一段,俄国人也愿意转让给日本人,此外有一些林,也转让给日本人。

        俄国人将西转让给日本人。日本人得自己拿得有理。什么呢?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日本人认为依照当的国法,沙俄将条约权转让给日本是合法的。第二个原因:日本人认为自己日俄死十万兵、花了二十亿日元,大清国有功,些是日本得的。—— 当然,我是在客叙述史事,并不代表我同日本人。

         于是,1905年,日本找大清国判。在“北洋公所”,日本大清国:早前,是俄国侵占了你们东北,你没有能力去打,是我日本帮你打的,我死了十万人,花了二十亿,我你大清有功在俄国将旅、大、南满铁路及一些林矿让给我了。你同意不同意?

        清政府不敢不同意,于是和日本署了《会议东三省事宜条》。

        根据个《会议东三省事宜条》,日本取得了旅、大、南满铁路。以及一些林矿产于是,日本开始移民旅顺、大连、满铁附属地。

         1905年之后,晚清政府、北洋政府,不敢日本的些既得利益,所以中日关系在体上持了友好。

         1915年,日本又采用威迫的手段,和北洋政府署《民四条》,将些既得利益延展到公元 1997年和2002年。

         在这里不得不指出:日本人的确比较霸道。但是,国强必霸,历史上几乎都这样,日本并不例外。

        由于清政府、北洋政府日本的忍,中日关系在1905年-1926年二十一年的时间里,大体持了友好。

        我们不少国民因此批判清政府、北洋“卖国”,但是实际上,晚清和北洋为中国当时的经济发展,赢得了必要的时间。在此期间,中国的GDP平均每年的增长率超过 10% ——虽然外交上妥协了,但是却给国家带来了和平发展的时机。这也是不可否认的实情。

        可是,事情到了1926年,就化了。

        在1926年的候,作霖是北洋政府的首。而在南方,苏联支持蒋介石的国民革命开始北伐、想打倒作霖。

        蒋介石要打倒作霖,好像跟日本没有关系。但是事上,关系很大。因蒋介石在北伐的程中,不但打出了“打倒军阀”的口号,而且打出了“打倒帝国主”的口号。

        蒋介石什么打出“打倒帝国主”的口号呢?两个原因:第一、苏联怂恿的。第二、“打倒帝国主”的口号在当很能取民心、并国民党日后利上台政,能造必要的合法性。

         一步取民心,国民党(尤其是左派)公开开展了排日活,抵制日,煽工厂的中国工人工。

       由于国民党的北伐是苏联在后面恿和支持的,所以日本从一开始,就和蒋介石集有冲突。不但是意主义 主义)的冲突,而且是经济利益的冲突。

        1927年3月,北伐南京,死日本民一名,并洗劫了日本南京。—— 平心而件事不但没有必要,而且根本不符合中国的利益。试问和平年代,你人家一个民、捣毁人家的你有什么好呢?—— 粹是激行是毫无疑的。

        “南京事件”的爆,直接致了日本对华强硬派“田中一”的上台。自从个人上台之后,中日关系就开始一步化了

         在田中一的眼中,国民党是一股反日力量,如果国民党上台了,那么日本在北的史既得利益(旅、南满铁路等)就保不住了。

        于是,田中一开始干涉中国的内政。他于是派兵到了南,名上是“吸取南京事件的教、保日本民”。于是在南,日了和北伐的冲突,史称“南惨案”。

         要知道,当的日本然号称“脱入欧”,但是骨子里残留着“方式的野蛮”。基本上只要日本兵打仗,“惨案”就在所免。

        不但如此,1928年6月,日本关东军河本大作私自策划、炸死了作霖。

       不是说张作霖和日本关系挺好的?河本大作什么要炸死作霖呢?

        作霖和日本的关系分两段。1904-1925是一段。在一段,作霖和日本关系是不的。但是1925之后,作霖事上已慢慢向反日了。

         那么,作霖作一个日人士,什么到了1925之后,慢慢向了反日呢?答案其简单:因中国自从1919年开始,萌了一股思潮,叫做“民族主”。种民族主思潮,影响了当几乎所有的民族精英。作霖在媒体、顾问、知分子的影响之下,度也慢慢向反日了。

         作霖向反日之后,他的思想影响了他的行作霖开始在北修筑和日本人经营的“南满铁路”平行的路。划,在当叫做“包围满铁”。

        什么叫做“平行路”呢?个例子。从广州到深圳的路,叫做“广深路”,路事断性的。假如有一家民公司在广州和深圳之也修了一条路、而且和“广深路”平行,那么会生什么事呢?很然:会广深路构成直接的争。

         得一提的是:早在1905年北洋公所判中,大清国和日本达成一致意:不能修平行路。可是,作霖在修了。话说作霖是明反条、明着排日了。—— 当然,“明着排日”也不一定。我只是在客叙述史,我不想判。

         作霖的“包围满铁划,到了1928年初,已将日本的“南满铁路”经营状况逼迫到破边缘北日,面着整体破、准收拾行李回家的困境。是当的客情况。

       种情况下,关东军河本大作,决定暗杀张作霖。(当然,日军暗杀张作霖,还有对北伐军北上的恐慌因素,这里面的逻辑错综复杂,由于篇幅和时间所限,在此恕不展开谈)

         作霖死后。学良决定:北三省归顺国民党政府。

         三省归顺国民党政府之后三个月,国民党就将“北党部”开到了北,并在一步开展排日活

       ,国民政府公然打出“收复旅、收复大、收复南满铁路”的日政策。日本舆论哗然。

        平心而,国民政府要收复清王朝流失的主(旅等),这样做当然是国,但是,凡事分急,国民党一中国之后,第一步最重要的,应该是要经济、巩固国防,而不是应该急急忙忙地解决留的外交问题道不是

         上在1928年底,国民党根本就没有实际一中国,而在和各地军阀打仗呢。你自己的国家都没有一,你就要急着解决史上留的外交问题了?这显然是于激了。

        国民政府作一个新生的政,上位之后,迫在眉睫的,应该两件事:1、经济。2、巩固国防。等到经济搞上去了、国防力量壮大了,再去收复旅、大什么的,也不。一个明的例子是香港。香港一直拖到1997年才收复,又有何不可?

        要知道,在当的中国,流失的主远远不止旅、大、南满铁路。当中国流失了27个租界、有台湾、有香港、有澳…….你国民党能全部都收回来么?你有相事力量作后盾

        的日本政府继续和国民政府判。但是,日本方看不了,他决定日本政府干。尤其是1929年爆了全球经济危机,日本关东军决定武力解决问题就更迫切了。

         1931年9月18日,关东军瞒着日本政府,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侵占了北三省。关东军的潜台是:你不是排们吗?我索性把你整个北都占了。因为东北本来就是我日本在1905年从俄国人手中打下来的,当你是尊重你,在你反而排我?!

          指出:关东军这样做,是太分了。

          三省陷之后,学良决定不抵抗。有几点原因:1、事前蒋介石早就交代在不是和日本打仗的候。2、学良认为不是打不东军,而是打不整个日本帝国。3、国民政府决定先找国际联盟投(走法律途径解决)。

        日本政府在九一八事之后的度是反的。其中日本首相犬养毅派出私人代表萱野知、来到南京判,中日达成一致:北政会、惩办反日的学良、解决北外交纠纷、尊重日本的历史既得利益,并由犬养毅协调日本撤兵。

        不料,犬养毅此触怒了日本方,很快,犬养毅就被日本人刺了。

         几乎与此同,关东军北建立了傀儡政——“洲国”。而此,日本国内的民族主也被煽起来了。日本政府“迫于民”,急忙承认满洲国。也就是:日本朝野从候,已被“民族主迫、开始一步、步步

       中国告到国际联盟(国)之后,国派了个调查团过来,研究了事件之后,国联给出了这样的判决:1、日本这样做太分了。2、但是中国也有在不尊重史条。3、建议东北由国共管,主权归中国,但是日本在北享有经济

        裁判,采取了“各打五十大板”的度。中日两国都不接受。

        中国拒洲国”,关东军的思是:既然你不承,那么明你早要收复北,既然如此,我早晚有一,但是我根本又不想和你中国打,因我的人是苏联,不是你。

       东军害怕中国早“收复”北,同又不愿意和中国打仗,那么怎么呢?于是关东军想出一个歪法:索性将北一地区的国民党力排出去,双方拉开一段广地理距离,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于是,关东军开始染指北,制造冲政(这里还有利用华北进行走私的因素,受篇幅所限,不展开谈)

       日本人在北制造冲政的行中方的印象是:日本要从北到南,逐步蚕食中国。在得一提的是:当国民党的情机关集中力量在红军日本人子里在想什么,根本不知道光靠猜

      后来多米骨牌逐个倒下、中日大全面爆,就理成章了。(时间所限,只能长话短说,语言从简)

       今天聊到里。多大家捧

[手机新浪网主持人]今天的访谈到这里结束了。谢谢网友的参与。也谢谢冯先生。



《中日战争是怎样打起来的

1937年的中日战争,是怎样全面打起来的?而当年的日本,为什么要侵华?

这些问题乍一听很突兀,可是要真正能回答上来的人,哪怕是在历史爱好者当中,恐怕为数都不多,事实上,也没几个人去追问这个问题。

但是,任何战争都有它爆发的历史原因和发展的逻辑。

学荣所著《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从第一手史料出发,认真剖析了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详尽的答案。

日本在上个世纪30年代,为何打响全面侵华战争?上,当年的日本和中国交、直至大打出手,症结还中国这块土地

      清楚个事,必要先交代当年东北亚局势的三大史背景:

背景一、殖民主未艾;

背景二、日本民族展瓶

背景三、苏联扩张

“日本什么侵话题,如果不从上述三大史背景入手,很难看得清楚当时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也很难理清那段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

首先谈谈第一个史背景:“殖民主未艾”。在当,世界上有多个帝国主国家,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日本。些帝国主国家,在中国有驻军、有治外法、有租界、有租借地、有路、矿产营权。日本是其中一个。在一点上,当年的日本,和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一些帝国主国家,并没有本的区。日本希望能将白人的力,排洲以外,日本就可以在“共存共荣”的亮口号之下,独占洲市

      第二个史背景是:日本在明治新之后,其民族的展,遇到了重的瓶。日本国土耕地不足、乏、人口膨、市狭窄。尤其是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爆,使日本走入了“不进则退”的困境。于是,日本不但要拼命它在海外的一些殖民特,而且有意将它们扩大,否无法持日本经济的可持展。当然,并不是它有理,而是:人是自私的、婪的。中国人信奉“存天理、人欲”,可人家日本人不信个。

背景三、苏联的共扩张问题直接包括日本在内的本主国家的国防,构成了威日本人当年的想是:希望担当洲反苏联、反西方的先和盟主,并从中牟利,而要做到一点,日本的双手必要插到洲其他国家的土之内(例如驻军、租借地),否无法“完成史使命”。我可以日本很霸道,但是它认为自己很“大”。

弄清楚了几个主要的史背景之后,我来具体谈谈中日之的事情。中日交的事情,其起源于北。1905年日本打俄国之后,日本将三省大部分的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但是它也了俄国先前在北的一些殖民特:旅租借地、南路、特定林矿产的开采。日本也依照和清政府所签订的条,派了一支日队驻守在南道两支部就叫做“关”。

日本什么要大清国同意它“承”俄国的些特呢?两个机:经济、国防。从经济上而言,日本在北取得了旅、大殖民地。从国防上而言,日本的力开始进驻北,可以与俄国抗衡。

日本自从1905年取得了上述的北殖民特之后,晚清政府、北洋政府一直与它相安无事,晚清政府、北洋政府也没有挑日本的些既得利益,可是,蒋介石发动北伐之后,事情就糟了。

什么呢?因,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开始了“革命外交”、开始挑日本的既得利益。国民党宣称要“收回北一切国”、“除一切不平等条”,言之,国民党要把日本人从中国北赶出去。国民政府不但,而且开始做。例如:修路排路、禁止北人租地租房日本人、抵制日 …….

于是,日本政府开始和国民政府接触、判。日本希望持在北的既得利益,而国民政府多次明确回复:决要收回。

 件事,有点像小平后来与英国判收回香港。但是,小平和英国收回香港,小平是有足够的力作后盾的。而国民政府当时扬言收回旅、大、南路,国有相?回首史,做是否明智,也许值得再商榷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日持久的外交交涉期(1928-1931),爆了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日本经济重受挫。国民政府在此中日交涉所表出来的度,使日本方开始有所抬,日本方暗地里决定:一旦机成熟,撇开日本政府,以腕手段,日本在中国北的既得利益。

 就在此,又出事了,1931年5月,日本中村震太郎到中国安岭地形,被学良的逮捕、并枪杀、焚尸迹。件事日本人刺激很大、并加快了关谋军事行的速度。短短4个月之后,日本关悍然发动“九一八事”、一侵占了北三省,并建立了一个傀儡国家:“洲国”。当年的日本军阀,就是这样蛮横,一不做,二不休。

  “洲国”成立之后,日本军阀为洲国的安全,试图城关内的北广制造成一个“冲区”,史称“北自治运”。但是,日本人在北的作,使国民政府判断日本要“从北到南、逐步蚕食、灭亡中国”。

 得一提的是:苏联的各种力,在几年期,开展了大量的挑什么?因中日爆,符合苏联的利益。

而,爆了真相至今不明不白的“”,至此,蒋介石认为“最后关”已到,于是,蒋介石命令治中率部主上海日本租界的海军陆战队。至此,中日争全面爆

《日本为什么侵华》一书所梳理的史,而言之,是么回事。当然,也并不是蒋介石以及国民政府做得不。但是,西方不是有哲人:“没有力的反毫无意”。

因此,我们是否可以一个问题:国民党当年既然没有相力,急着收回日本在北的既得殖民利益(旅、大、南路),这样做,是否有激进之嫌?是否真的符合当时中国的利益最大化?

什么写史?了萃取,使人更成熟,使人做事更重。我是否应该反思中国人自己在史中的表,例如在外交纠纷面前,当如何付,才能符合自己的最大利益?安邦治国,到底靠的是国青年的口号和血,是要依靠老成国的精明算?《日本为什么侵华》的目的,也许在于引个思考。

       

       


Взял сегодня роутер WL-500gP v2. Asus превратился в области роутеров в полное г. С прошивкой по умолчанию элементарно невозможно ввести параметры PPTP, выдаёт ошибку там, где её быть не может. Т.е. налицо продажа машинки с багованной фирмварей. Перепрошил на прошивку Олега с http://oleg.wl500g.info/ - всё завелось, Корбина подцепилась сразу.

Другое дело, что пока система недоступна снаружи (Firefall выключен, порты переброшены - фиг там) и КПК по Wi-Fi никак не хочет цепляться :)

Update: Ага, всё, Wi-Fi добил. Пишу с КПК для теста. Кстати, Опера 9.50 для КПК - это просто бомба. Такого удобства браузерного на КПК я ещё не видел. Вот только батарейку Wi-Fi кушает не по-детски: 100+мА против 5мА у того же Синезуба...

(Это был мой первый домашний Wi-Fi, via FBR)

Что-то из моих фидошных записей попадало в юмор :) Типа, вот:

http://www.kulichki.com/news/Miscellanous/m044.html

``` From kron.ru@usa.net Fri May 7 07:37:26 1999 From: "Roman =KRoN= Karshiev" Newsgroups: fido7.su.sf-f.fandom Subject: ЛО и жизнь... Date: 5 May 1999 12:06:52 +0400

c:>deep.exe

Открываю сейчас банку с килькой в томате, а там - одни головы... :-[ ]

...Глубина-глубина, я не твой... kron.ru@usa.net http://avia.da.ru ​​​​​​​```

Интересно, что тогда, в мае 1999-го я в ФИДО писал уже не со своего поинта, а через Интернет.

На дворе 22 октября 1998 года.

____________.jpg (1200x801)

День рождения. Мне исполнилось 25 лет :) Типичное для тех времён проведение мероприятия и типичный стол. Приготовлением блюд, в том числе рубанием салата, занимался сам :D

В виду того, что часто меня ищут днём, для тех кто в танке, в письменном виде удостоверяю:

В 10:00 я ухожу на работу и взвращаюсь в

18:30 - 19:00.

Обычно в 20:00-21:00 я ложусь спать до

00:00-01:00, и в 4:00-5:00 до 7:00-9:00.

Так что поймать меня наиболее реально в

19:00-20:00

01:00-03:00

08:00-10:00

===============================================

P.S. Блин, что за жизнь ... Ни минуты покоя

...


В виду того, что часто меня ищут днём, для тех кто в танке, в письменном виде удостоверяю: В 10:00 я ухожу на работу и взвращаюсь в 18:30 - 19:00. Обычно в 20:00-21:00 я ложусь спать до 00:00-01:00, и в 4:00-5:00 до 7:00-9:00. Так что поймать меня наиболее реально в 19:00-20:00 01:00-03:00 08:00-10:00 =============================================== P.S. Блин, что за жизнь ... Ни минуты покоя ...

(из архивов 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