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冯学荣:张作霖,一个草莽英雄的一生

问:我们谈谈张作霖的身世吧,张作霖他到底是哪里人?

答:张作霖祖籍并不是东北,张作霖祖籍是大城县(今属河北省廊坊市),他是祖辈迁徙到海城县的,也就是现在的辽宁省海城市,但是当时不叫“辽宁省海城市”,因为在同治年间,还不存在“辽宁省”一说,辽宁是1907年才设省的,哪怕是在1907年,也没有“辽宁省”,当时叫做“奉天省”。

问:张作霖的祖辈为什么从廊坊大城迁徙到东北的海城?

答:这个事情要从当时一种叫做“闯关东”的现象说起。在清朝前期和中叶,清政府不允许汉人迁徙到东北地区(满洲),当时的清政府认为东北(满洲)是满清王朝的“龙兴之地”,是满清祖宗的祖灵所在,是类似于“军事禁区”的这么一个性质,不让关内(山海关以内)的汉人迁到东北,当时东北是人烟稀少的这么一个状态,但是到了同治年间,这个禁令逐渐松动了,有一部分的山东人、河北人开始偷偷地跑到东北去生活,这种现象在当时叫做“闯关东”。

问:一般是在内地混得不好的人,才会去“闯关东”的吧?

答:大体上是这样没有土地的人到东北去谋生,“闯关东”,事实上张作霖的祖辈闯关东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就在张作霖出生的那一年(1875年)华北地区爆发了一场特大饥荒,史称“丁戊奇荒”,饿死了大约一千万人,张作霖的祖辈是跑得快、跑得明智,假如留在华北,兴许都熬不过“丁戊奇荒”。“丁戊奇荒”之后,华北百姓移民东北的人数出现了井喷,大家都饿怕了,都希望到东北能讨个活路

问:张作霖的父亲是做什么的?

答:张作霖的父亲叫做张有财,他和当时一般的关东汉子没有什么区别,什么都做,农活,手工活,长工短工都做,当时闯关东,东北是一块处女地,刚刚开垦,工商业不发达,当时的东北农村并没有什么专业的分工,基本上是什么活都干,只要有钱挣,都干,但是他生命最后一段时期,主要是开赌档为生——就是赌棍

问:听说当时东北的风气不好。

答:是的。这批闯关东的山东人、河北人在内地的时候,在乡间有宗法制度和乡绅乡约的约束,基本上还不敢偷鸡摸狗,但是闯了关东,那就不一样了,谁也不认识谁,在内地时期的那些约束,几乎全都失灵了,所以当时闯关东的人,胆子大,什么都敢干,农活也干,偶尔也偷偷抢抢,放浪形骸,这种现象,叫做“边疆气息”,是一种特定历史条件形成的社会风气,所以清末年代,东北人在中国名声是不好的,土匪很多,人也粗鲁,这个现象直到1931年仍然存在,“九一八事变”之后,不少东北人流亡到北平,租不到房子,为啥呢?因为当时的北平人觉得东北人不好,不愿意租房子给东北人。这种新移民造成的“边疆气息”不但在清末的东北存在,早年荷兰殖民者在台湾岛出台优惠政策、吸引福建的汉人来台湾耕种,当时去台湾的福建移民也有这种“边疆气息”,风气也不好,治安很坏,一直到清末年代,都是这样。

问:张作霖应该念过书吧?

答:张作霖念过私塾,但是辍学了,这人天生不是读书的料,辍学之后,他就到社会上自己混饭吃了,学徒,兽医,都干过,后来还参加了清军,但是甲午战争之后,部队遣散了,张作霖就沦落在社会上,当了一个小混混。

问:张作霖年轻时,到底有没有当过土匪?

答:在近代史资料里面,有许多“老东北”说张作霖当过胡匪,干过绑票的勾当,但是张学良说他没有当过,其实无论是外人也好,张学良也好,他们的说法都仅供参考,无法绝对取信,因为张作霖这人是个大老粗,他不写日记,不写回忆录,也没有留下自传,逻辑告诉我们,张作霖年轻的时候到底当过土匪没?只有以下几种人清楚:张作霖自己、张作霖的同伙、被害人、以及清政府的刑事档案。由于张作霖的同伙和被害人都没有留下什么文字资料,我们暂时也看不到辽宁地区清政府当时的刑事档案,所以,张作霖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当过土匪,这个问题没有准确答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张作霖在当时的社会上,是一个混混,没有正当职业。关于张作霖年轻时代的参考资料,《吉林文史资料》有一些,《张学良口述历史》有一些,中国文史出版社的《我所知道的张作霖》也收录了一些,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参考一下。

问:那么,像张作霖这种出身低微的人,到底是怎样起家的?

答:张作霖的起家,与甲午战争有关。甲午战争时期,辽宁一带的清军步步溃退,当时溃逃清军的士兵有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就是卖枪换路费,把手中的枪支卖给“关东汉”,换个盘缠,逃命回家。要知道,在甲午战争期间,前线的清军大装备当时世界上性能最好的枪支——毛瑟枪,这种枪在当时是很值钱的。不但卖枪,有的卖不掉的、直接就是扔掉,这样一来,清军在溃逃的过程中,遗落了大量的枪支在辽宁的民间,这样,买到、捡到枪支的关东汉,“身怀利器,盗心即起”,拉上一杆枪,骑上一匹马,就当土匪了。为什么要骑马呢?因为当时东北地广人稀,没有马,干活效率不高。

问:所以当时叫“马贼”。

答:是,“马贼”一词就是这么来的所以在甲午战争之后,东北地区,尤其是辽宁一带,出现了土匪井喷的现象,到处都是土匪,东北的治安非常恶劣。这个现象到了1900年,变得更加严重,因为1900年在中国的北方闹了一场义和团运动,沙俄说你义和团扒了我们的中东铁路,我的中东铁路不安全了,于是俄国派了俄军杀了过来,怎样?把整个东北地区都占领了,东北地区的地方清政府就打烊了、关门了,东北没有政府了。因为政府在国土沦陷的时候关门了,所以土匪就更加肆无忌惮,四出抢劫,老百姓咋办呢?这个时候,张作霖这个绿林好汉,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个机遇。在东北无政府状态之下,张作霖拉了一批人马,成立了“保险队”,划一片村庄,这一片都是我的地盘,乡亲们,现在衙门关了、无法无天了,土匪马贼时时刻刻危害你们的安全,但是你们不用怕,有我张雨亭(张作霖)保护你,你们给我交保护费,我来保你平安,马贼来了,我跟他打。

问:村民买账了?

答:不买账也得买账,当时兵荒马乱,没有选择,张作霖虽然收保护费,但是比起那些杀人放火的纯粹马贼还是好多了,于是,张作霖的人马和地盘,就这样壮大起来了。

问:张作霖这一票壮大起来的人马,后来又是怎样被政府收编的?

答:到了第二年,也就是1901年,当时的盛京将军增祺,留意到了张作霖这个人,他说,张作霖你小子有种啊,保境安民,有出息,就把张作霖收编了,当了管带,成了政府军,属于巡防营,汉人的清军部队,也就是我们平时俗称的“绿营”。

问:什么叫做”盛京将军“?

答:所谓”盛京将军“,是这么一回事:在1907年之前,清政府在东北大地实行的不是“行省制”,而是“驻防将军制”,也就是说,在1901年那年头,不存在“辽宁省”,也不存在“辽宁省长”,当时是“盛京将军”管治。

问:张作霖受增祺的赏识、当上清军的一个“管带”,后来又是怎样进一步发迹的?

答:1907年清政府实行“东北改制”,撤销了“驻防将军制”,在东北实行行省制度,设置了三个行省:奉天省、吉林省、黑龙江省,并设置了“东三省总督”的职务,其中第三任东三省总督是赵尔巽。赵尔巽是个倒霉的总督,他于1911年上任,上任才几个月,就碰上了辛亥革命,在辛亥革命的大潮中,奉天省(现辽宁省)的革命党也蠢蠢欲动,赵尔巽必须调兵进城、镇压革命党,调谁呢?新军赵尔巽信不过,赵尔巽认为:新军都是知识分子、革命党,靠不住,那么起用谁呢?起用了绿营的张作霖赵尔巽将张作霖调进了奉天城(今沈阳市)、授予张作霖军事大权、全权镇压革命党。

问:张作霖进城后,镇压革命党了吗?

答:张作霖这人,书没读多少,就是够狠、够毒辣,一进城,就把奉天的革命党党魁张榕给逮了,果断枪毙,好家伙,奉天的乡绅知识分子和一些思想倾向革命的军人开会,商讨是否响应南方的辛亥革命,结果张作霖带枪闯了进来,把他的枪支往桌子上一拍,说:今天谁他妈再谈什么革命,我张雨亭今天就崩了他

问:镇住了。

答:镇住了。所以我们看张作霖这个人,从一个草莽混混出身,混到了后来的出息,的确是不简单,这个人的确是一个有胆量的人,当然,张作霖毕竟肚子里没有文化,他也是一个没有立场的人。

问:张作霖在辛亥革命期间杀革命党,清政府倒台了,他怎么办?

答:清政府倒台的时候,张作霖就感觉自己失去了靠山,但他又不敢投降革命党,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上有革命党的血债,他知道自己投靠革命党没有好果子吃,所以,在辛亥革命当中,张作霖写信给日本朝野界的朋友要求日本出兵侵占东北、化东北为日本国土,然后自己才能安全,关于张作霖的这一段历史,大家可以参考《日本外交文书选译:辛亥革命》,张作霖在辛亥革命期间写给日本政客的书信、电报,日本人都着。白纸黑字的事实赖不掉。

问:当时的张作霖真够媚日的。

答:更主要的是张作霖手上沾了革命党的血债,当时他觉得与其向革命党低头受清算,还不如干脆带领东三省投靠日本。

问:那么当时日本怎样回应?

答:日本选择不回应。当时日本的对华政策是用最低的成本扩张在东北的殖民利益,日俄战争之后,美国给过日本警告,说东三省要利益均沾,日本在1911年的时候还是文官政府,还是有一丝理智的,吞并东三省这种与国际体系撕破脸皮的做法,成本太高,当时的日本政府尚且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问:那么张作霖既然手上沾有革命党的血债,后来在民国是怎么蒙混过去的?

答:是袁世凯救了张作霖。本来张作霖担心革命党杀到东北来,但不料袁世凯和革命党谈妥了,由袁世凯组织中华民国,袁世凯和张作霖是老相识,袁世凯当了老大,封了张作霖为“第二十七师师长”,这样一来,张作霖就洗白了安全了,就不怕革命党秋后算账了,然后在北洋政府时期,张作霖在东北的势力逐渐扩张,越做越大,后来当了东三省巡阅使、奉天督军,成了名符其实的“东北王”。

问:日本人是从1905年开始向大连、旅顺、南满铁道附属地移民,在此后的二十年间,张作霖在东北是怎样和日本人相处的?

答:基本上做到了和平相处,你不犯我,我不犯你值得一提的是,此前1904年爆发日俄战争,张作霖给日本军队当了间谍,而且还是自愿的,当然也是有偿的,张作霖之所以和日本人结下友谊,就是因为日俄战争,大家可以参考东亚同文会《对支回忆录》、《东亚先觉志士纪传》等资料。由于有着日俄战争并肩作战的旧情谊,张作霖和日本关东军关系,当时还可以,不算坏。

问:张作霖后来为什么和日本人闹上了矛盾、并惹来杀身之祸

答:总的来说,是因为在日本人的眼中,张作霖越来越不听话了。不听话的事情有许多,我挑两件主要的来谈。第一个就是铁路的问题。在1905年《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及其谈话录里面,清日两国代表约定:中方不能建设与南满铁路平行的铁路而且北洋政府也和日本签订了扩建铁路的条约,这些都需要张作霖负责兑现,但是张作霖每当接到日本人扩建铁路的要求,则东拉西扯、一拖二磨,打太极,总之就是想方设法、不给你落实。此外,张作霖还在东北着手建设铁路网,也与日本人经营的南满铁路发生了利益冲突、并直接使南满铁路的经营状况恶化。第二个就是“商租权”的问题,所谓“商租权”问题,就是1915年袁世凯和日本签署的《民四条约》里面约定:日本臣民可以在南满洲自由租地耕种营商。但是这个条款在东北一直没能落实执行。当时东北许多地方的政府是禁止东北人民租地给日本人的。日本人拿着《民四条约》来东北租地,但东北人民不租,问他为啥不租,他说政府不允许我租给你。那些日本人就觉得自己受骗了:原来自己手上的这份《民四条约》,只是一张废纸

问:日本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在东北修铁路?

答:两个原因。首先是经济例如说,我们都知道东北的原始森林有许多好木头,但是如果没有铁路,好木头等于没木头,为什么?因为用牛马来拉,运费超过了货物本身的价值,无利可图。所以必须要建铁路。其次是战备,日本在日俄战争当中死了10万人,当时日本认为将来在满洲和俄国有一战,所以要完善满洲的铁路网,一旦打仗,铁路网就是血脉,运兵,辎重,调度迅速,种种方便,是打胜仗的必要保证。

问:那么“商租权”呢?既然有条约依据,张作霖为什么不给落实?

答:“二十一条”事件之后,中国人对日本丧失了基本的信任。从此,中国人事事防着日本,张作霖也不例外,他也“变心”了。所以在张作霖的眼中,如果给日本人落实“商租权”,那么意味着日本人在东北到处开花,日本人到处开花意味着到处都是日本领事馆、到处都是日本兵,则未来的东北,就不再是我张作霖的东北,而是日本人东北。所以,张作霖算盘打得精,他采取“拖”的政策,不给你办,拖死你

问:所以在当时的日本人眼中,张作霖就是在拿日本人当猴耍。

答:张作霖的确是耍了日本人,最典型的就是郭松龄事件。1925年,张作霖的部下郭松龄拉走了相当一部分精兵发动叛变,那是张作霖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在紧急关头,张作霖派人找了关东军,要求关东军帮忙救命,并许诺:救我之后,你们要建铁路、商租权啥的,我给你落实、给你办。但是事成之后张作霖反悔了,日本人来找他,他躲着不见,或者安排部下忽悠一下、敷衍一下就算了。

问:那么,张作霖这样做,对还是不对?

答:我不想评价他对不对,这个事不好评价,有争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张作霖的作为,使日本人对他恨之入骨

问:所以日本人要炸死他?

答:关东军参谋要炸张作霖,上述的这些还只是心理铺垫,实际上关东军炸死张作霖的最主要动机,还与北伐军有关。当时的关东军参谋是这样想的:张作霖出关了、回东北了,但是北伐军还在步步北上,换言之,北伐军和张作霖要在奉天省开火,那是大概率事件,如果那样的话,那么奉天省就是一片战火,不说奉天省日本侨民生计到影响,倘若北伐军胜出,那么东北就是国民党的天下,而东北一旦落入国民党的手中,那么国民党必然在东北排日。退一步而言,就算张作霖打胜了,日本的条约权益也无法兑现,因此,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炸死张作霖、瓦解东北军,然后关东军一举侵占东北

问:但是鬼子的计划落空了?

答:炸死张作霖是做到了,但是张家当时还是有一些好智囊,在幕僚的策划下,张家不发丧,为什么不发丧呢?不发丧有两个好处:第一,不发丧,日本人就不知道张作霖了还是没死,不敢贸然动手。第二、不发丧,东北军的军心就稳定下来了。所以,关东军参谋的这招臭棋,没能得逞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1937年之前的蒋志清(介石)与日本

问:坊间传闻蒋志清(介石)是河南许昌人,乳名“郑三发子”,是跟随其母亲改嫁到浙江奉化的,这是不是真的?

答:蒋志清(介石)是土生土长的浙江奉化人,传闻说蒋志清(介石)是河南人,本名叫“郑三发子”,这只是民间的一则谣言。中国的历史谣言很多,造成这个的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国民分不清“小说”和“史料”二者之间的严格区别,往往将历史小说误当作史料、予以盲信。蒋志清(介石)的“郑三发子”说,是出自于民间各种野史、小说、说书之类的材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那本刻意丑化蒋志清(介石)的历史小说《金陵春梦》,这本荒诞小说,是所谓“郑三发子”说法的出处之一。对于严肃的历史人而言,蒋志清(介石)“郑三发子”、“河南籍”这个问题,不值一驳

问:蒋志清(介石)是什么时候去的日本念书?

答:蒋志清(介石)平生第一次去日本,是在他19岁的时候,即1906年,在当年的4月,蒋志清(介石)去了日本,在东京念了一家叫做“清华学校”的学堂,但也是在当年的冬天,蒋志清(介石)就不念了,打道回国了。

问:为什么?

答:因为当时的清政府很担心革命党学军事,所以清政府和日本政府达成了协议:只有清国公费公派的学生,才能入读日本的军校。也就是说,日本的军事院校,不能招收清国的自费留学生

问:公费公派,这样清政府就能有所控制?

答:是的。公费公派。当时的清政府认为:凡是民间自费去日本学军事的,一定是革命党,你想想:老百姓自己掏钱学军事干什么?你要想到日本学军事?行,你先在国内向有关部门报名,有关部门审核了你的家底,要身家清白、和革命党没有关系,用我们现在的话说,是要“政审过关”,这样你才能获得清国的公费,公派你去日本学军事,学成回国之后,你还要加入清军部队、为清政府服务

问:所以蒋志清(介石)在日本就是进不了军校,所以无奈回国?

答:是的。蒋志清(介石)回国之后,读了保定军官学校,然后在1907年底,蒋志清(介石)考取了清国的公费留学,被清政府公派到日本学军事。

问:这次蒋志清(介石)是念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答:所谓蒋志清(介石)入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陆士),也是一则历史谣言。1908年,蒋志清(介石)以清国公派学生的身份,第二次东渡日本,他在东京入读了一家叫做“振武学校”的军事学堂。

问:这所“振武学校”,和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有什么关系?

答:按照当时日本的学制,在东京振武学校毕业之后,需要进入日本陆军入伍实习一段时间,然后才有机会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进行深造。

问:蒋志清(介石)在东京振武学校期间的表现如何?

答:表现平平。没有什么突出之处。您可以读一下《张群先生话往事》。张群和蒋志清(介石)是东京振武学校的同学,也是当时形影不离的亲密好友。张群对蒋志清(介石)和他的同窗往事,有一定的记录。

问:后来蒋志清(介石)是怎样进入日本陆军的?

答:那是在1910年,蒋志清(介石)从东京振武学校毕业,遵从日本军部的安排,他进入了“帝国陆军第13师团野炮兵第19联队”,当日本兵,部队的驻扎地是在日本的高田市,后来行政区域改制了,现在叫做“上越市”。蒋志清(介石)在日本部队期间,主要是养马、洗马、骑马。有点像《西游记》里面的孙悟空——“弼马温”。

问:当时在日本部队里面,是不是有歧视清国籍士兵的现象?

答:恰恰相反。是优待。蒋志清(介石)这一批清国实习生进入高田市入伍,在高田市当时造成了小轰动。要知道在当时,高田市是日本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那里的日本老百姓一般也没见过外国人,一听有一群清国实习生来到咱高田入伍,不得了,轰动一时,当时的报纸大肆报道,当地的舆论都表示欢迎,我记得其中一则新闻的标题叫做什么《清国入伍生大欢迎》,诸如此类。

问:那么部队的日本长官呢?对蒋志清(介石)怎么样?

答:答案也是出乎意料:优待。部队长官对蒋志清(介石)不错。日本人吃饭是一小碗一小碗,小里小气的,清国来的学生兵吃不饱,部队的长官为了照顾清国学生兵,特地向有关部门申请了特殊经费,给清国学生加菜,不但如此,日本长官每个周末还带蒋志清(介石)这些清国学生兵出去大吃一顿。您可以参考古屋奎二《蒋志清(介石)秘录》,这本书以日本保存的资料为依据,记录了蒋志清(介石)在日本的生活以及待遇。

问:当时的日本部队为何要优待清国学生兵?

答:谈历史有一个时空坐标问题,时空坐标一定要摆正,否则历史观就会错乱。我们印象中的日本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野兽,对,在战场上确实是这样。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不是这样的,恰恰相反,他们往往是友好的、礼貌的。这个与我国历史爱好者的认知相反。尤其是在清末年间,要知道在1910年的那个时期,清政府和日本政府之间的关系在总体上是良好的,换句话说,在1910年,日清两国不但不是敌国,而且还是友邦。所以我们在清国人留学日本的相关史料里,经常可以看到日本人优待清国学生的历史事实,而且这个在当时是普遍现象,并不仅仅是蒋志清(介石)、鲁迅这些人在日本得到过优待,相当多的清国学生都在日本受过优待。

问:也就是说,日本人后来杀进中国,穷凶极恶,那是后来两国关系恶化之后才发生的事情,而在1910年的时候,日本和清国的关系是良好的,因此才有蒋志清(介石)在日本受到优待的现象?

答:正是如此。1927年蒋志清(介石)下野之后,去了日本,拜访了日本陆军第13师团的老长官长冈外史,蒋志清(介石)在长冈外史的家里,手书了“不忘师教”的四个大字,以表示感激老师曾经对自己的优待。

问:当时日本陆军为何要将军事技术教给清国人?他们不是要灭wang中国吗?难道不怕清国学生兵学成之后、调转枪口打日本?

答:1910年的日本,并没有一个“灭wang中国”的国策,当时日本对清国的政策是:大力培养亲日人才,以便将来日本在清国获取更多的经济以及政治上的特权。在清末年间,日本并不想灭wang清国,但日本想在清国获取经济上和政治上的特权,这是事实。

问:所以日本招收了许多清国的政法学生,还有医学、测绘、军事等等,各方各面。

答:是的。日本当年招收清国来的军事学生,教给他们军事,当然不是为了叫他们将来打老师。在1910年的时候,日本根本没有预想到将来和清国会打仗。后来爆发辛亥革命,清政府倒台、国民党上台、开始反日排日、中日关系恶化、乃至爆发大战,那都是后来的事情,而在1910年的时候,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些的

问:这批清国军事学生后来确实有一部分是参加了对日抗战。蒋志清(介石)就不必说了,还有阎锡山、蒋百里、何应钦……一大堆,都是清国留日的军事学生,学来本领之后打老师。

答:日本在清末年代为什么要为清国培养军事学生?可以参考实藤惠秀的《清国学生留学日本史》,这里面对日本政府为何招收清国军事学生,有着清晰的记载。当时日本政府的想法是:招收清国的军事学生,期望他们学成之后,成为一群亲日的军事将才,这样在不远的将来,日本和清国就有望结成军事同盟,日本可以从日清军事同盟里受益。后面这两个字很关键:“受益”。一切国家政策,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说得再清楚一点:日本培养清国留学生,不是出于善心,而是出于谋利的动机、自私的动机

问:蒋志清(介石)在日本陆军里面当了多久的日本兵?

答:蒋志清(介石)当日本兵,只当了一年左右的时间。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蒋志清(介石)找他的长官撒谎,说我有事,要请假两天,然后蒋志清(介石)就溜了,从横滨上船,回到上海,参加了辛亥革命。

问:日本部队方面的反应怎样?

答:日本陆军第13师团很恼火,首先他们认为:蒋志清(介石)不诚实,欺骗长官,其次呢,他们认为这是“逃兵”行为,于是第13师团将帝国陆军清国籍候补士官生蒋志清逃兵”的消息,通报给了陆军省。陆军省则通报了外务省。外务大臣内田康哉火冒三丈,他说:“清国学生尽管是清国人,但他既在我帝国陆军一天,他就是我帝国陆军的一个兵,今天他以欺骗的手段逃离部队,这就是逃兵行为、是严重违反军纪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然后呢,内田康哉立马通报了清国驻日公使。只是,武昌起义爆发之后,清政府已经处于剧烈摇晃当中,清国驻日公使自顾不暇,接到这种报告,也就不了了之,没人管了。

问:所以蒋志清(介石)在日本留下了黑档案,再也无法到日本学习军事了。

答:正是如此。所以1912年蒋志清(介石)在上海刺杀了陶成章之后,逃亡日本避难,在日本只能学习德文、不能再学军事了,因为蒋志清(介石)在日本军部已经有了“当逃兵”的黑档案,没有军事院校会收他。

问:似乎蒋志清(介石)不是仅仅一次避难日本?

答:日本是蒋志清(介石)的惯常避难所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之后,蒋志清(介石)也是避难于日本,所以在蒋志清(介石)的整个青年时期,他经常性地跑到日本去避难。

问:此后蒋志清(介石)再和日本发生关系,就不再是愉快的关系了?

答:对。19241月,国民党在广州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一大),并对外公布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一大宣言),在“一大”之后,国民党宣布:与赤俄合作,共同对抗英日帝国主义(反帝),蒋志清(介石)不能置身事外,他担任了黄埔军校的校长,从此,也参加了这次反帝浪潮。

问:在1924年的语境之下,“反帝”就是“反英”、“反日”的意思。蒋志清(介石)身为日本的学生,为什么要参加反日?

答:国民党“一大”之后,联俄反帝,在当时国民党的内部,已经是全党的共识,蒋志清(介石)身处于国民党之内,他别无选择,无论蒋志清(介石)的个人态度是亲日还是反日,他在当时除非回家耕田,要革命就要反日,不反日就无法革命——当时赤俄出钱、出抢、出顾问,就是要利用国民党、将英国势力、日本势力驱逐出中国,然后呢?然后就是全面赤化中国——这个是赤俄当时的既定政策,从现在看来,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问:所以国民党从1924年“一大”开始、直至1927年“四一二”分共,在这三年时间里,是有着“赤化”色彩的。

答:说得很对。1924春-1927年春这三年的时间里,在日本人、英国人的眼中,国民党就是一个赤化的党、是赤俄的一枚棋子,而蒋志清(介石)本人也因此在日本人的眼中,此时已经变化成一个赤化分子。由赤俄支持的国民党“一大”、国民革命、以及大革命时期国民党的反日运动,是中日关系加速度恶化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我们的历史爱好者如果不看清楚这一点,则看中日关系史,怎么看都是糊涂的。

问:那么蒋志清(介石)对日本的态度呢?

答:1924年国民党“一大”之后,定下了“反帝”的主旋律,这个时候蒋志清(介石)他只能随大流,他别无选择,就算假设蒋志清(介石)登上高处振臂一呼:“大家不要反日”,也没有人会理他,搞不好还惹来一身唾沫,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形势比人强”,身处反帝的浪潮之中,1924年的蒋志清(介石)必须参加反帝。实际上蒋志清(介石)对于日本的态度,在1928年之前,其实谈不上特别的仇恨,而他开始真正仇恨日本,其实是从1928年“五三惨案”(又称“济南惨案”)开始的。当年蒋志清(介石)带领北伐军开进济南、和赶来护侨的日本兵干了一仗,从此之后,在蒋志清(介石)的心中,日本这个老师,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仇人。

问:1931年爆发“九一八事变”,蒋志清(介石)选择不抵抗,是不是与他对日本这个老师的恐惧情绪有关?

答:蒋志清(介石)深知中日之间的力量悬殊。所以“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蒋志清(介石)选择暂时不抗日,仅仅是表现上不抗日,实际上从“九一八”开始,蒋志清(介石)已经开始积极准备扩军练军,并在华东地带频繁演习、建筑碉堡防线等,积极准备日后打日本。

问: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时,蒋志清(介石)第一反应是什么?

答:依据刚刚解密的《蒋志清(介石)日记》,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蒋志清(介石)耳边时,蒋志清(介石)的第一反应是:不明白日本想干什么。日本如果要一举吞并中国的话,在南京附近挑事是最合乎逻辑的,而不应该在卢沟桥这个边远地方挑起事端,但消息告诉蒋志清(介石):这次又真的是在卢沟桥出事了。所以蒋志清(介石)他很困惑,不理解,莫名其妙,不知道日本要干什么

问:后来又是什么事情促使蒋志清(介石)下定决心发起全面抗战?

答:1937711日,日本内阁向华北增兵三个师团。这件事十分关键。在蒋志清(介石)以及他的智囊们看来,日本这次是要用武力吞并华北——国民政府无法再对日妥协了,必须奋起抗战。

问:那么711日(卢沟桥事变之后4天),日本内阁为什么要向中国华北增兵?

答:日本内阁这次增兵,不是为了“吞并华北”,而是为了保护华北的日本侨民,同时也为了解决事变增加谈判的筹码。读者可以参考以下几册史料:《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近卫手记:日本政界二十年》、《今井武夫回忆录》等,还有很多。当然了,日本增兵华北是一种霸道的行径,这是毫无疑问的。

问:也就是说,711日之后,国民党对日本的意图产生了误判?

答:是的。国民党对日本的意图产生了误判。所以717日,蒋志清(介石)发表了著名的《庐山谈话》——“地无分东西南北,年不分男女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发表完《庐山谈话》之后,蒋志清(介石)在最高国防会议上作出决策:开辟上海战场,并命令张治中出兵上海、攻击驻扎在上海租界虹口日侨区的四千名日本海军陆战队,日本受到攻击之后,火速派兵上海,展开疯狂报复(“膺惩暴支”),从此,中日大战全面爆发,一发不可收拾。是为后话。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Omar (2013)

- Posted in 🕵 D a r k b l o G 🕵 by with comments



冯学荣:天下没有免费的恩惠

           中国有一句古训,叫做“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句古训是什么意思呢?它是说:在干旱的时候,口渴的你一无所措,这时候有个恩人給你喝了一小杯水,你要记住他的恩情,将来你应该还他一大桶的水,作为回报。不还也可以,但人们就会说你忘恩负义

            假设一小杯水的价值是一元钱,桶装饮用水的价值是十元钱,那么在上述的交易中,你的恩人的投资回报率是900%,可谓暴利。于是我们不妨追问一下:为什么喝恩人一杯水,要还一桶水呢?也许你会说:在干旱的时候,饮用水供不应求,水价上涨,所以一杯水值一桶水的钱,这样说大致没错,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古代,饮用水市场不发达,所以一到干旱,喝水就要靠恩人施舍,如果是现在的中国城乡发生干旱,四面八方的水商,例如什么农夫山泉、怡宝之类的饮用水就会加大供应,你喝水基本上不会成问题,最多就是从一块钱涨到两块钱,而且价格很快就会恢复原价,为什么?因为供应跟上来了,价格很快就恢复市场价了。

          所以问题在于:没有市场,你要靠人情,所以你要还人情债,而市场上产品是有价的,但是人情却是无价的,所以你喝一杯水要还一桶水——恩情太大,你不知道还多少才足够所以要尽量多还缺乏价格的指引,人显然活得更累而且往往双方对报恩的代价理解不同,所以双方很容易产生纠纷,所谓“恩怨”,就是由此而来

           我曾经读过一则新闻:一个见义勇为的人受伤住院,对记者抱怨,他说:我为了救那个受害人,受了伤,可是受害人却不来看望我——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呢?它说明了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平时对他人施以恩惠或者帮助,尽管嘴巴上不说金钱报酬,但是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总是希望受恩者要给予各种形式的补偿或者报答,这种报答未必是金钱形式,但无论哪一种形式,都是一种回报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与人之间“施恩”与“报答”的行为,与市场上的交易行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且往往前者不如后者,因为施恩方与报答方由于缺少价格的指引,导致双方的期望值不同,就容易产生纠纷人与人之间许多从亲友变成仇人的故事,就是这样来的

           战国时期有个将军叫吴起,他礼贤下士,和士兵同甘共苦。一次有个士兵生了恶疮吴起为他吮吸个士兵的母放声大哭。有人问她为何哭,那位回答:“吴将我儿子吸吮毒这是多大的恩情儿子离战死沙场之日不远了!”

           这位母亲的推断是准确的,她儿子被吴起这么一“吮”,大受感动,觉得这是恩重如山(借贷)必须报答(还债),于是下次打仗的时候,拼命猛冲,结果当次战斗就战死了。我们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来:吴起这么一“吮”,其投资的回报就是一条命,利润可谓惊人。

            为什么吴起这么一“吮”,能值一条命呢?吴起固然是流脓士兵的恩人,但是这个“恩情”,并不是免费的,而是需要偿还的,天下没有免费的恩惠,那么该偿还多少呢?恩情是无价的。所谓“无价”,就是“没有市场价”的意思。为什么没有市场价?因为医疗服务还没有市场化,没有市场化,就不存在市场价,缺少价格的指引,流脓士兵不知道该偿还多少才足够,所以干脆还他一条命算了。

            医疗服务市场化的结果是什么呢?它的结果就是驱使发明家发明出了“吸引器”这么一个东西,在今天的医院里,医生就是用“吸引器”来給病人吸液的。用“吸引器”吸液,吸一次多少,医院是有公开价的,而且它不能漫天要价,因它要顾虑场竞争,如果的医院吸一次液比本院便宜,那么本院就会失去生意。

          就算是现代国防部队的军医,也配备“吸引器”,所以今天当兵的然比吴起手下那个兵要幸福,在的士兵不需要首用嘴巴吮,也不需要用生命向首长报恩。是服化、价格化的好

           在我们的生活中,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朋友借钱,你盖房子找朋友借了二十万,但是第二天你朋友在镇上和别人打架,他紧急拨通你的电话,叫你去帮忙。你去不去?你没有选择,你必须去,因为你欠他的恩情。所以你两肋插刀,飞奔过去帮忙(其实就是还债),结果你被对方的人一刀捅死了——在这个案例中,你的朋友借钱給你,并不是免息,而是高利贷,极高的利息。利息就是你的命。比任何银行都高

            我们生活中还有另外一个情形,有心的朋友应该能发现:你小学的老师,假如你有一段时间不联系TA。在回忆起你的时候,TA会对旁人说:这个人忘本,这个人没人味。你的小学老师为什么会这样评价你呢?因为在你老师的眼中,TA “培养”了你,所以TA对你有恩,对你有恩,意味着你要偿还,“问候”、“探望”等等,都属于“回报”、“偿还”的一种。TA认为你欠了人情债不还,所以对你稍有微词。

            但是你同时也会发现,你在“新东方”念了一年,新东方的陈老师也培养你很多,但是你两年没跟新东方的陈老师联系了,陈老师却相当的淡然,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看法,为什么呢?答案就是:因为“新东方”的教育服务已经市场化了,你支付了学费,新东方的老师就对你没有什么恩情,大家是普通朋友,彼此不会有人情债

            其实我们再想深一层,你会明白:哪怕是你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其实对你也并没有什么恩情。为什么呢?因为老师的工资是国家财政支付的,国家财政的钱从哪里来呢?财政是从学生家长那里来的——学生的家长就是纳税人。所以哪怕就公立学校而言,老师与学生之间的恩情也是人们臆想出来的,就算在公立学校,师生关系在本质上仍然是出售和购买服务的关系。所以有些学校的老师怨恨学生不感恩,其实学生没有问题,而是老师的三观出了问题

            古代中国人有时候赶路进县城,在路上丢了盘缠,就需要找善堂要饭,要到一碗饭,觉得善堂对自己恩情很重,回家对儿子说,儿子啊,以后长大了,不要忘记善堂李伯伯的恩情啊。这是古代中国人的典型生活写照。顺便说一句,在这个案例中,这个当父亲的三观显然不正——他自己欠下的债务,交给自己的儿子去偿还。

           那么现代中国人呢?今天你出差在外,哪怕丢了现金,也不需要讨饭,为什么?因为你有信用卡,所谓信用卡的用处,就是银行借钱給你、帮你渡过难关的。如果连信用卡都丢了,怎么办?其实除了信用卡之外,智能手机上还有许许多多的金融工具可以使用,我就不一一赘述了。所以对于一个思想跟得上时代的人而言,在金融服务市场化的今天,我们其实是不需要找人借钱、不需要欠人恩情的。

           我的一个表叔,他跟我讲过这么一个故事:1970年代的某一天,一个城镇女子去表叔村里办事,突然遇雨,于是该女子到表叔屋檐下躲雨,表叔请她进了家门,二人谈得融洽,后来竟然以姐弟相认,成了干姐姐、干弟弟。当晚,干姐姐就住干弟弟家了。但是表叔也告诉我:30年之后,干姐姐做生意发财了,干弟弟(我表叔)结婚时,她給了一笔资助,但是后来和干弟弟联系就很少很少很少了

          这个案例告诉我们:以前的人为什么喜欢认干亲?现代人为什么不喜欢认干亲?是因为以前的人有感情,现在的人没有感情吗?不是的。以前人们喜欢认干亲,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市场不发达,人们需要互相帮助,因为需要互相帮助,所以亲人是越多越好,亲人少的就想办法认干亲,但是今天市场发达了,人需要解决的问题,基本上市场都能提供服务,所以人们认干亲的欲望就逐渐消失了

           

          今天干姐姐再下乡办事遇雨怎么办?很简单,100米内一定有小卖部能买到雨伞。借宿怎么办?很简单,农家乐旅馆一晚100元。

          人与人之间的恩惠自古就没有免费的,在市场不发达的旧时,恩惠没有市场价,不知道偿还多少合适,所以人情最难还,今天市场发达,商品和服务都有价,少了人情债纠葛,人就活得更轻松了

关注冯学荣的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Changelog, November 9, 2015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Rev571

  • Optional file stats in sidebar
  • Help distribute and auto download all optional files checkbox in sidebar
  • If possible use privatekey from users.json on siteSign command
  • Fix PROTOCOL_SSLv3 on some Linux distributions
  • Allow browser to cache video files
  • Gevent 1.1 ranged request fix
  • Allow more keepalive connections
  • Notify local client about external siteSign command
  • Other optional files related fixes

New site for optional files test: Reaction GIFs

REaction GIFs

  • Requires to update your client to latest version (rev571). You can do it by clicking on text "Version" at top-right corner of ZeroHello, then pressing the "Update to new version" button.
  • It has 380 video files, but only downloads them if your browser requests it.
  • Please note this is an experimental feature and big files are still not supported yet.

冯学荣:中国不会亡——政治口号与历史事实

问:抗战时期的中国有一句响亮的口号:“中国不会亡”。今天,我们就谈谈这个。你曾经说过:所谓“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纯属误会,是这样吗?

答:是的。在中日大战爆发之前,日本到底有没有一个灭亡中国的全盘计划?这个问题,中国的历史学家和日本的历史学家已经争吵了七十多年了。中国的历史学家大多数认为日本是有这个计划,日本的历史学家则清一色否认、几乎没有一个承认的。

问:可是中国的历史学家又拿不出证据?

答:问题就在于此。中国的历史学家声称“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可是每当被要求出示证据时,则一般都说《田中奏折》、《昭和十二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甚至有的干脆说:证据都被你们日本人烧了,别找我要证据。

问:“证据都被你烧了”,这个似乎不是学者应该说的话吧?

答:是。你说人家烧了证据,可是你又怎么知道人家烧了证据呢?既然人家都已经烧了,你又怎么知道人家烧的是什么呢

问:有没有相反的证据?

答:相反的证据不但有,而且还相当的充分。事实上在中日两国的近代史史料中,能够证明“日本灭亡中国蓄谋不存在”的证据,相当多,而且在中、日两方都有,尤其是日本方面的史料,内阁会议、参谋本部会议纪要、陆军作战计划、政治人物回忆录、屡次对华政策纲要,白纸黑字,日本人在各个历史阶段想要干什么,都在史料里记录得清清楚楚、十分明白,就我所查阅过的史料而言,没有任何一个对华政策纲要、没有任何一份内阁会议纪要、没有任何一份参谋本部的计划是要“灭亡中国”的

问:存不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呢:日本现存的这些“相反证据”,全部都是伪造的?

答:这就相当于说日本传世的近代史资料几乎全部都是假的。这在理论上并非不可能,但这个造假工程的浩大程度,可想而知。而且日本既然战败了,为什么要消耗巨大国力来伪造这么一批浩如烟海的史料?在史学界,伪造的史料不是没有,但不太可能全部都是假的。即便中国的史料也不可能全部都是假的——你造不了。单一本资料就几十万字,一共有多少本?成千上万本!你伪造得来吗?不要忘记,日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强制全民造假?你能做到吗?

问:你刚才提到了《田中奏折》,请问《田中奏折》能不能证明“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答:不能。首先《田中奏折》的真实性在中日两国历史学界里是存在重大争议的。常识告诉我们:鉴定一份奏折的真伪,最关键的,就是鉴定这份奏折的签名人的字迹,是不是“田中义一”本人的字迹。打个最浅显的比方:邮递员给你送一封签名为“冯学荣”的信,你要问这封信是真的还是假的?你问谁?逻辑告诉你:你应该问我。你应该问我有没有写过这封信,你应该鉴定这封信上面的字迹,与我的字迹是否相符。这是很浅显的道理。

问:那么《田中奏折》的签名和字迹,是不是田中义一本人的?

答:我们中国的历史学家,直到今天都拿不出《田中奏折》的原件,不要说原件,就是翻拍件、影印件、临摹件,都拿不出来,中国官方在1929年底对外发表的《田中奏折》,其中对内发表的是一份中文翻译件,对外发表的则是一份英文翻译件。原件从来就没有人能拿出来过

问:据说《田中奏折》里面有常识性的错误?

答:有许多常识性的笔误。最荒唐的要数日本政坛元老“山县有朋”,这个人在《田中奏折》里面死而复生、穿越时空、与日本天皇对话,读起来十分荒唐,其错误低级之程度,根本就不像是一个首相(田中义一)所犯的。而且,许多历史爱好者,根本就没有读过《田中奏折》的原文,人云亦云,随声附和,说《田中奏折》证明了“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可是你问他“你读过《田中奏折》吗”?他说没有。这不荒唐吗?你连那份东西都没读过,你就能妄下结论

问:那么《田中奏折》这份东西,到底说了些什么?

答:公开流传于世的《田中奏折》中文版本,篇幅很长,有几万字,与一些历史爱好者想象的不一样,这份东西并不是一份“灭亡中国”的详细计划书,而是一份“殖民满洲”的详细计划书,这份奏折百分之九十九的文字,都是在谈满洲、满洲、满洲。说来说去,都是在说满洲。不信,诸位自己可以搜来读一下。

问:那么《昭和十二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呢?中国有一些历史学家喜欢拿这份东西来说事,说它能证明“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答:《昭和十二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是日本参谋本部在1936年制订的一份假设性的用兵计划。它是一份例行公事性质的计划书。它开篇说的很明白:倘若需要对华作战,则要怎么打、怎么打。这里有一个“倘若”。实际上,日本参谋本部不但制作了《昭和十二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而且在此前也制作过《昭和十一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昭和十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实际上你回头看它,它每年都在制作这种假设性的用兵计划,它是一种“万一”性质的计划,并不是一个必然付诸实施的计划。否则,侵华战争早就打响了,根本就不会等到1937年。

问:那么日本为什么每年都要制作针对中国的作战计划?

答:错了。日本参谋本部每年都制订作战计划,但并非全然针对中国,你翻看它的战史资料,你就会发现,它也有“对苏作战计划”——实际上,你只要是它的“假想敌国”,它就要制订作战计划,是一种假设性的计划。日本这一类的战史资料很多,在中国出版的有如《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从这一本入手。

问:也就是说,《昭和十二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不足以证明“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答:不足以证明。因为它是一份每年例行制订的、假设性质的、“预防万一”性质的用兵计划。反过来说,作为日本参谋本部,如果它不对可能发生的战争预先作好应对的计划,那么反而是它的失职。我打个比方,中国的国防机构有没有针对钓鱼岛突发情况、制订一个紧急应对的作战计划?有的。但你能凭这个紧急应对计划,说中国收复钓鱼岛蓄谋已久吗?不能这样说。

问:可见搞历史研究不能抱有偏见,否则会采用错误的资料、作出错误的判断。

答:是。我们有一些历史学家,他们所做的工作不是客观公正地研究历史,而是怎样找借口、找材料、以便和日本的历史学家吵架——你不是为了理清事实,你是为了“证明”你心中早就认定的“事实”。所以我看所谓“中日联合历史研究”这个项目,是没有前途的。因为有一个前提没有解决,那就是“中立性”。中立性不解决,谈何研究?

问:据说日本鬼子在战前,千方百计搜集中国的地图,有的连一个村一个井,都标明了,这能不能证明“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答:事情是这样的。清末民初有大量的中国留学生到日本去学习测绘,学成归国之后,依据中国政府的命令,这些毕业生开始在全国各地开展地理测绘,其中有的优秀学生画得很好,一个村一个井都画上了。抗战爆发之后,日本占领各地政府、从资料库里翻出了这些地图,将它们进行复制,复制之后,在地图上加印了“昭和X年制”的字样、分配到各作战部队、以供作战之用。

问:也就是说,日本鬼子手上所谓的“精密地图”,许多其实是中国人自己绘制的?

答:是的。许多都是中国政府出于内政的需要而组织绘制的,在战争中被日军缴获、复制、加印了“昭和X年制”的字样,因而被后世的历史爱好者误认为是日本鬼子事前盗绘的,因此导出了一个错误的结论——“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问:据说有日本浪人也绘制了不少中国地图吧?

答:这个事情同时也是真实的。战前除了中国人在绘制地图之外,日本有一些浪人也在中国绘制地图。但这个不能证明“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为什么呢?因为自从甲午战争之后,中国一直都是日本的假想敌国之一,既然是假想敌国,那么搜集假想敌国的情报信息(包括地图)就是国防工作的题中之义。实际上日本当年不但盗测中国的地图,同时日本人也盗测俄国的地图。而且当时在中国盗测地图的也不仅仅是日本人,事实上美国人、甚至瑞典人也有。杨虎城在陕西曾经抓到过一个盗绘地图的团伙,这个团伙有美国人、瑞典人,也有日本人。在近代史资料中,这一类的事情很多,但“绘制地图”就能得出“灭亡中国蓄谋已久”的结论吗?这个结论是错的、不严谨的。因为绘制地图可以有许多各种各样的目的,军事目的只是其中一个。

问:中国军队当年进入朝鲜、越南,手上也有朝鲜、越南的地图吧。

答:正是。作为国防工作的一部分,想尽办法搜集邻国的地图,是理所当然的。当年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都打进人家的领土了,你说事前能没有越南、朝鲜的地图吗?没有地图怎么打仗?所以事先要有所准备,万一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反过来说,日本参谋本部当年如果不搜集中国的地图,那才是它的失职。因为中国不但是日本的邻国,而是还是日本的假想敌国之一。袁世凯在世的时候,就曾经收买日本间谍,为袁世凯搜集日本国内的军事机密地图,这个历史事实你知道吗?你能证明“袁世凯灭亡日本蓄谋已久”吗?再举个例子:美国直至今天都在利用它的卫星等各种手段来搜集中国的情报,包括地图,这能证明“美国灭亡中国蓄谋已久”吗?再换一个角度来说,你敢保证我们中国的特工,就没有在邻国搜集过地图吗?仔细想想:你敢保证吗?

问:那么1915年的“二十一条”事件,又是怎么回事?

答:“二十一条”的事情是这样的。19151月,当时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期间,日本外务省向袁世凯提出了扩大日本在华利益加强日本在华军事力量的条款。但是这个条款的目的不是为了“灭亡中国”,而是试图强制性地在东亚建立起一个以日本为盟主的中日联盟

问:为什么要建立以日本为盟主的中日联盟?

答:日本当时的设想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要么是同盟国战胜,要么是协约国战胜,这两个阵营牵头的,一个是英法俄,一个是德国,无论是哪一方胜出,胜出方都将在东亚扩张势力,而无论是谁在东亚扩张了一份势力,对于日本而言就多了一份威胁为了提前在东亚大陆取得优势地位、以确保一战以后日本势力在东亚的优势、至少是均势,日本想乘机强制性地和袁世凯的中华民国建立起以日本为首的中日联盟。当然,说到底,日本此举是为了自己,这是一个自私的行为,也是一种霸道的行为,但你说它是为了“灭亡中国蓄谋已久”,则是言过其实了。

问:除了日本在战后公开出版的大量史料以外,还有什么特别的视角,让你坚信“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是一个误会?

答:“七七事变”。在许多人的眼中,七七事变是日本鬼子实施“灭亡中国”计划的重要步骤,但是对我而言,却是恰恰相反,在我看来,七七事变本身就说明了日本根本就没有灭亡中国的计划

问:能否详细谈谈?

答:“宛平县”这个地方说明了问题——假设你和我是日本鬼子,而我们想要“灭亡中国”,那么在19377月,我们应该怎样实施这个计划,才是最经济、最快捷、伤亡成本最低?

问:直接攻击中华民国的首都南京。

答:对了!这就是正常人的思维!假设我是日本鬼子的决策层,如果在1937年我要“灭亡中国”,我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的:密令一群间谍化装为中国士兵、令他们攻击日本驻南京大使馆,然后以“保护使馆”为借口,出兵南京,然后斩首行动,直接打下南京、摧毁中华民国的政治中枢

问: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黄花岗起义,直接攻击总督府;武昌起义也是,直接攻击总督府;明末满清铁骑入关也是,直接打北京……都是直接攻击政治中枢,以制死命,目标准确,直截了当。

答:对!这样才对。而且事实也证明了日本是具有打下南京的实力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在离民国中枢十万八千里之外、鸟不拉屎的宛平县挑起事端?为什么不直接在南京挑起事端?你想想,如果你“灭亡中国蓄谋已久”,你在宛平县挑起战火,一路往南打,你要死多少人,你才能打到南京?因此只要你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人,假如你有一个“灭亡中国”的蓄谋,那么你就不应该在宛平县挑起战火。更早前,英国和大清国打架也是这样,英国的海陆军在广东、福建等地方,打来打去,发现都解决不了问题,为什么?因为那些地方离中国的政治中枢太远了!所以英国鬼子后来逐渐明白,你要直捣虎穴才行,所以才扬帆北上、驶到天津、直捣北京,这样才能解决问题。当年英国“从广东打起”这种打法,本身就证明了英国没有“灭亡中国”的企图。后来日本鬼子从宛平县打起,也是同理。而且史书上说日本部队在宛平丢失士兵是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绝佳借口,这个也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单单在1936年就发生了好多起中国人杀死日本侨民的事件,在成都,在上海,在广西北海都有,如果杀一个日本人就是日本侵华的绝佳借口,那么侵华战争早就爆发了,也根本等不到卢沟桥“走失”的那个小日本兵。

问:而且淞沪大战打响之后,日本起初还划定了“苏州—嘉兴”线,不允许日军越过这条线。

答:正是。日本参谋本部不允许侵华日军越过“苏州—嘉兴”线,就是“不准打南京”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到了淞沪大战的中前期,日本的政治中枢都未曾打算“灭亡中国”,当时日本鬼子的想法是在淞沪大战中狠狠揍国民党一顿、以迫使它签署城下之盟、“痛改前非”、从此采取亲日政策。

问:现在回头一看,事实似乎很清楚,但是为什么当时的国民党却看不清楚?

答:信息不对称。我们现在看得清楚,是因为战后的资料都解密了、公开出版了,而在当时,双方都不了解对方的想法,双方都对敌方存在严重的不信任,都将对方往最坏的地方去想。这其实也难怪国民党,我们现在是旁观者清,他们那时是当局者迷,手上的情报不足,你只好往最坏去想,当时国人的危机感很强,这也在情理之中。

问:所以“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与其说是一个历史事实,不如说它是一个抗战口号?

答:是啊。它就是一个抗战口号。在抗战的时候,你只能这样说,否则谁愿意去打仗?你只能将事情往最坏的地方说。国民党打出了“救亡”的旗号,这个口号本身就可以转化为战斗力。你甘心当亡国奴吗?不甘心是吧?那你就跟我打日本。

问:尤其是对军中的中下层官兵,你也只能这么讲,否则你无法做战斗动员。

答:就是。所以我们有必要分清“政治口号”和“历史事实”这二者之间的区别。“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这个政治口号,在抗战时期能转化为战斗力,因而它有它的历史价值,但是时过境迁了,我们现在不是要抗战,我们现在要搞历史,搞历史就是要弄明白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要求我们实事求是。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Muchos pensaran que Tor tiene ventajas tecnicas insuperables, pero la verdad es que su principal y mas grande de todas es su enorme comunidad y la permanente publicidad que recibe de los medios.


Ventajas observables

  • Tor nos permite navegar por internet y visitar webs de forma mas o menos anonimamente.

  • Tor tiene la mayor comunidad de usuarios y de desarrolladores entre las redes invisibles.

  • Tor concentra misteriosamente toda la atencion de los medios... asi cuando algun medio se refiere a una darknet, siempre sera la misma y la unica.

  • Tor hospeda a innumerables servicios y webs que tambien se encuentran en la web abierta.

Desventajas no observables de Tor

  • Tor necesita urgentemente solucionar el/los problemas sobre la discriminacion de nodos. Todos los nodos son diferentes y cumplen diferentes funciones.

  • Tor tiene una muy sospechosa relacion con el FBI y la NSA que nunca se ha aclarado. Snowden declaro, que todo usuario que use Tor para navegar por la WWW esta plenamente identificado por la NSA.

  • Tor no tiene interes e incluso bloquea el uso del P2P.

Ventejas observables de I2P (y Freenet)

  • La comunidad de I2P ha conseguido que muchas aplicaciones P2P/F2F puedan integrarse: BitTorrent, RetroShare, eMule, etc.

  • Todos los nodos son iguales en I2P. Esto es muy importante, ya que de esta manera la red en su totalidad no tiene puntos debiles aislados.

  • Existen algunas buenas alternativas que nos permiten hospedar webs en I2P de forma independiente.

  • No existen noticias que hagan referencia a ataques exitosos a la red I2P desde la policia o de grupos como Anonymous.

  • Existen antecedentes sobre una mayor velocidad de acceso a webs .i2p que .onion usando la nueva version de I2Pd.

Conclusion

No soy un gran seguidor de la onion... y la razon para mi es simple: Todos mis temores fueron confirmados con las declaraciones sucesivas de Snowden y la WikiLeaks.

Changelog, November 6, 2015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Rev546 - Add files to optional hashfield on signing - Send my hashfield to connected peers on publishing - Wait more time to checkModifications arrive - Sidebar drag fix - Fix database rebuild on dbschema changes - Fix atomicWrite when old file already exists - Test hashfield update on signing - Test Dbschema changes

ZeroBlog - Posts like: Due a bug (fixed now) it's possible that you have to restart your client to see the heart icon. - Hashtag link nonce error fix


冯学荣:日本帝国,朝鲜半岛与地缘政治

人们一般说——日本这个民族,想要吞并朝鲜,并以朝鲜为跳板,进而吞并中国,这个计划从丰臣秀吉的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是“既定国策”了,事实上是不是这样?

答:丰臣秀吉攻击朝鲜的年代在中国这边,叫做“明朝”,和清日甲午战争的年代,相隔了几乎三百年,这两个事件,其实是两件彼此独立、互不相关的历史事件,二者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

问:当年丰臣秀吉侵略朝鲜,他的目的是不是要以朝鲜为跳板、进攻明朝?

答:丰臣秀吉在战前写给朝鲜的国书,是这样写的——我要绕道朝鲜,攻击明朝,请你们朝鲜,借条路给我过一下——因此,至少从文献上而言,丰臣秀吉当时是有侵略朝鲜、进而侵略中国的计划。但是,这个人“壮志未酬”,在1598年就死了,他死了之后,他的“伟大事业”,也就不了了之。

问: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丰臣秀吉侵略朝鲜、侵略中国的黩武精神,融入了日本人的文化基因,在日本一辈一辈地传承了下来,并成为1894年清日甲午战争的思想根源?

答:我知道在历史爱好者群体中,这个说法很有市场,但是我不能迎合读者,搞历史必须严肃认真。我认为,1894年那个时候的日本帝国,它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国内压力、殖民诉求,和丰臣秀吉时期的日本,二者完全不同1894年的日本帝国,它出兵朝鲜的动机,和丰臣秀吉出兵朝鲜的动机,也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无论历史上有没有“丰臣秀吉侵略朝鲜”这一回事,1894年的日本帝国出兵朝鲜半岛,都不受影响。我们要讲清楚日本出兵朝鲜这件事的根源,必须要从明治维新前后,日本所面临的国际形势国内压力讲起。我们有许多的历史爱好者并不知道:其实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在当时的世界上,是一个受人欺负的国家。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实行的是“锁国”政策,不要说扩张了,就是别人想进来,都不行。也就是说,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并不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国家,恰恰相反,它是一个“隐士”型的国家,它当时对这个世界的基本态度是:你们都不要管我,当然我也不管你们,你们和我,彼此相安无事,就算了。

问:听说日本的这种“锁国”政策,是被美国打破了?

答:是的。1853年,美国将军佩里乘坐“黑船”来了日本,对日本进行恐吓,并给日本强加了一个不平等条约——《神奈川条约》。

问:首先是受美国欺负它?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俄国也欺负了日本?

答:对。1855年,俄国人也来了,当时的俄国是一个君主专制国家,叫做“沙皇俄国”,简称“沙俄”。沙俄在1855年,也给日本强加了一个不平等条约——《下田条约》,又叫《日俄和通好条》。

问:还有没有别人?

答:有。1858年,美国人、荷兰人、俄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一起,都来了,又强加给日本一个不平等条约——《安政条约》。

问:也就是说,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被当时世界上的白人殖民者集体欺负

答:正是如此。这一大堆的条约,使日本当时沦为半殖民地、陷入了“亡国”的危机当中。日本人这个时候才大梦初醒:原来,日本想象以往一样、当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士之国,这个混日子的做法,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不久恐怕就要亡国了。

问:那么当年这一批白人殖民扩张国家当中,哪个国家欺负日本最严重?

答:沙俄。沙俄欺负日本最严重。而且沙俄对日本的威胁最大。因为沙俄距离日本地理距离最近。沙俄这个国家从1850年代开始,就和日本发生了库页岛的领土争端,日本在库页岛领土主权争端的过程中,由于自认为打不过俄国,因此在谈判中步步退让,最终实际上日本人是整体从库页岛退出——库页岛整个被沙皇俄国吞并。这个“失地”之痛,对日本人而言,是刻骨铭心的。

问:沙俄作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它自己的领土早就有富余了吧?为什么还是要扩张?

答:当时沙皇的思想观念十分落后,他认为:国土越大越安全,国土越大则物产越丰富。

问:听起来怎么就像列强当年受欺负的大清国一样?

答:正是 。当年日本国和大清国,几乎是同时遭遇了白人国家的扩张浪潮——不平等条约、租界、治外法权、片面最惠国待遇、关税自主权……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是屡屡被欺负,就是连领土,都开始受到侵蚀了。所以,日本人盘算着——要奋起救国了——这就是明治维新的最原始动力——再不维新,就要亡国了。

问:原来,明治维新的原动力,不是要富强,而是要挽救民族危亡?

答:是的。当时与大清国是一样一样的。明治维新的最原始动力,并不是要富强,而是要“救亡”。于是,日本在“亡国”的危机当中,奋发图强,明治维新,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国力搞上去了。

问: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将国力搞上去之后,就寻思着找沙俄算历史旧账?

答:对。对于当时的日本人而言,被俄国侵占的库页岛,是日本的“神圣领土”,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日本人始终盘算着将来强大之后,要和俄国打一仗、收回库页岛。而与此同时,日本人也居安思危,始终将沙皇俄国视为自己的第一假想敌——沙俄对日本的伤害最深、而且在地理上离日本最近,在当时对日本虎视眈眈的众多列强当中,日本人认为:沙俄是最为危险的。所以,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人特别防范沙皇俄国

:那么日本“防范沙俄”和“控制朝鲜”,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答:日本决策层在最初,并没有吞并朝鲜的野心,日本起初其实只是想控制朝鲜半岛。为什么要控制朝鲜半岛呢?当年的日本人设想:从“地缘政治”上来说,朝鲜半岛是夹在俄国和日本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假设俄国举国进攻日本,在当时的条件下,最经济的办法,就是以朝鲜为基地、直接对日本发动攻击——所以日本要想方设法、使朝鲜不成为俄国的军事基地

问:这是日本人的瞎想吧?有依据吗?

答:这种事在历史上有过先例:当年蒙古元帝国渡海攻击日本,就是以朝鲜半岛为军事基地、整装出发的。所以,日本人对朝鲜半岛,一直很留意,他们总觉得:这块地方不能让列强控制

问:是不是有一个“生命线”和“利益线”的说法?

答:是的。日本是个岛国,四面环海,很容易受到攻击,一旦被切断海上的能源补给,日本就完蛋了——这一点在多年以后的二战中被验证了,美国切断了日本的海上补给,日本因而走向战败。所以在明治时代的日本军阀眼中,日本本土是“生命线”,而日本周边的国家是“利益线”,所谓“利益线”,就是“利益攸关线”的意思——当年的日本军阀认为:日本周边的库页岛、朝鲜半岛、乃至琉球等等这些日本周边的土地,不能坐视不管,万一列强侵入了这些地方,日本就“唇亡齿寒”了。

问:所以日本要向大陆扩张?


答:更准确地来说,是要在东亚大陆扩展根据地,日本人要扩展一块能“进退自如”的根据地。当年的日本想方设法要从大陆上取得一片自己可以控制的地区,作为自己的战略根据地。如果单纯从军事上来说,当年的日本人认为:应该扶持朝鲜独立、并由日本左右朝鲜的政局,这样日本才能“更安全”一些——这才是它最初的动机。

问:你刚才还提到了,日本出兵朝鲜、挑起甲午战争,还有一个舒缓国内压力的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

答:当时是这样的。明治维新之后,很多“藩”就被撤了,这件事在当时叫做“废藩”。废藩导致了大批的日本旧式武士失去安身立命的依据。所以当时的日本国内政局并不稳,最典型的事件,就是爆发在1877年的“西南战争”,日本这场内战造成一万多人死亡。所以这件事之后,日本的决策层为了稳定国内的局势,盘算着对外发动一场战争、转移国内矛盾、凝聚国民、以稳定日本帝国的国内局势。

:那么在殖民扩张方面来说呢?日本在明治维新富国强兵之后,为什么立马就想到殖民扩张?

答:从明治维新中站起来的日本帝国,想要控制朝鲜半岛,除了前面所说的军事需要之外,的确还有一个殖民的需要。说到这里,我有必要指出一点:当年国际上的风气是很坏的,象英国、美国、法国这些国家,到处扩张,到处攫取租界、租借地,到处强索治外法权,甚至是赤裸裸地吞并别人的国家,例如英国吞并印度。

问:所以日本人“学坏”了?

答:用俗话说就是这样。当年初生的日本帝国,在这种国际环境下,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当今世界,不进则退。“不进则退”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说:日本帝国处在当时那种“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之下,要么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国,要么做一个主宰他人的强国——也就是说:要么被欺负,要么欺负人,没有中间地带。做不了一个老好人,也做不了一个老实人。

问:所以日本在“受欺负”和“欺负人”当中,选择了后者?

答:是。它选择了后者。它认为自己之所以受白人列强欺负,就是因为自己:1、封闭,2、弱小。

问:日本当年所谓的“强大”,是指的国土辽阔?

答:日本这个国家,不但国土狭小,而且要命的是:它的国土大部分是不适合耕种的,我给你一个数字:直至今天,日本的耕地面积,仍然只占日本国土的12%左右。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日本民族不是一个海商民族,它是一个农耕民族

问:也就是说,日本尽管是通过明治维新、加入了强国的行列,但是它和英、法、美不一样,日本仍然是个农耕民族?

答。是的。你看当年的英、法、美,基本上都是海商民族,这些民族是靠贸易谋生,但是日本不同,日本是个农耕民族,农耕民族需要土地。当然了,日本也有生意人,但当时的日本,是一个以农业人口为主的国家

问:所以后来的伪“满洲国”才有所谓的日本“开拓团”?

答:正是。所谓“开拓团”,基本上就是庄稼人。日本从明治维新以后,人口暴增,每年净增一百万的农业人口,没有土地耕种。所以在当年的语境之下,日本概念中的“强大”,首先就是指的国土强大——日本只是一个岛国,如果在大陆上没有任何一片受自己支配的土地,则无论如何都无法称得上是“强国”——不但从国防上,而且从经济上,都是如此。也就是在这个逻辑之中,日本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从试探性的控制朝鲜、走到吞并朝鲜、台湾,开始了“一步错、步步错”的过程。

:日本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灭亡朝鲜的吗?

答: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误解,其实并不是。日本最初的想法,只是扶持朝鲜独立、并向朝鲜施加影响、左右朝鲜的政局。1894年的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其实并没有吞并朝鲜,而是放任朝鲜成立了一个基本独立的国家——“大韩帝国”。

问:这个似乎很新鲜,日本在打赢了甲午战争之后,并没有立马吞并朝鲜,而是放任朝鲜成立了一个“大韩帝国”?而且还叫“帝国”?

答:但是,“大韩帝国”成立之后,发生了一件使日本始料不及的事——“大韩帝国”倾向沙俄。大韩帝国成立之后,韩帝国宫廷分化成两派,一派是亲日派,另一派是亲俄派,而亲俄派的势力逐渐胜出,大韩帝国于是开始排日——这在当时是令日本大跌眼镜的行为。

问:所以日本人很恼火?

答:是这样的。在当年日本人的眼中,是日本人通过甲午战争、流血牺牲,“将朝鲜从清国的锁链之中解放出来”,日本人认为朝鲜人无论如何都应该感谢日本、应该亲日,不料战后成立的“大韩帝国”竟然是一个亲俄的国家。日本扶持朝鲜独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出于防俄,而新生的大韩帝国竟然亲俄,这是日本所不能接受的。

问:所以日本挑起了“日俄战争”?

答:朝鲜是根本原因。但直接原因不是。直接原因是1900年,中国北方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沙俄派兵侵占了东北三省、直接威胁朝鲜半岛,这个时候日本真的急了,所以到了1904年,日本对俄国开战,这场战争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日俄战争”。

问:日本打赢了,对吧。

答:对。日本打胜之后,立马逼迫大韩帝国签署了条约,使大韩帝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可是,大韩帝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之后,心里并不服气,1907年,大韩帝国偷偷派出代表、去了海牙,干什么?到海牙会议上去控告日本,可惜海牙会议当时没有受理这个案件。大韩帝国这种行为,进一步刺激了日本。更严重的是,1909年10月26日,朝鲜爱国志士在哈尔滨车站刺杀了伊藤博文,这更是彻底激怒了日本1910年,日本进一步迫使大韩帝国签署《日韩合并条约》,从那一年开始,日本才正式“灭”了朝鲜。也就是说:日本灭亡朝鲜,并不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蓄谋已久的事情,而是一个逐步发展、最终演化而成的事实。读者们可以参考陆奥宗光的《蹇蹇录》,此外,王芸生的《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这套资料,也很好。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