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冯学荣:大视野下的经济危机,赤俄五年计划及九一八事变

访谈人田君先生系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田君:爆于1929年的美国股灾,与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悍然侵占中国北三省,两件事之,有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有,是什么的关系?

学荣:严谨,二者之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二者有着接的逻辑联,二者之隔了好多多米骨牌,是一个长链连锁之中的其中两个环节

田君:我按照时间顺序,一步一步去理清,先从1920年代日本的国民经济态谈起吧。

学荣:日本明治新之后,直至1920年代,尽管日本在学西方的程中,其重工有了足的展,但是日本经济的本并未由此而改,当的日本,仍然是一个耕国家——日本的农业人口占了倒性的比例,日本国土本来就狭小,而且主要是山地和丘陵,日本全国适合耕种的土地,占12%左右,所以在1920年代,日本存在人口与土地的矛盾

田君:日本当不是工国家?其工业产争力如何?

学荣:在1920年代,日本可以相当工化,但当日本的技在世界上并不先,而是比落后的,日本的工品在当的世界上,其争力是相当有限的,我知道二之后,日本确立了“技立国”的国策、其工争力有了大幅提高,但是在1920年代,日本的工相比西方列而言,仍然是比落后的。

田君:日本人口与土地的矛盾,是否意味着粮食不吃?

学荣:早在1920年代,日本的粮食已无法自自足,依据山田武吉的调查,粮食已吃,在整个1920年代,日本大米的平均入超率,大约为35%,粗略地,1920年代的日本人每吃10碗,其中有3碗是需要口的。

田君:日本在1920年代有朝、台湾两殖民地,是否能有效解耕地不足的问题

学荣:上面的数据,其算上从朝和台湾入的粮食了,如果没有朝和台湾的问题重。里我插句,日本在朝和台湾的殖民治政策,也是要怀柔的,并非是直接从被殖民人民的手中去、也并不能直接从些二等皇民口中食,朝和台湾的土地是要养活朝人和台湾人的,而且台湾和朝,同也存在人多地少、人口膨问题

田君:日本当的人口政策如何?

学荣:1920年代,日本本土人口已有六千多万,而且其人口呈了几何的膨每年几乎新增一百万没有耕地的人口的日本当局不考限制生育,而是鼓励外移民,其中美国是日本外移民最主要的目的国之一,但是,美国于1924年布了一部新的移民法案,即《-里德法案》,部新法案禁止日本人移民美国,这样一来,日本人移民美国条路到了1924年就断了。

田君:所以当日本人的目光,聚焦在中国北,也就是他所称的“洲”。

学荣:是的,所以在整个1920年代,尤其是在1920年代中后期,日本当局都在努力扩张它于中国北的既得殖民益,例如经营权矿产开采、商租、以及铺设领一切,都是了尽可能多地向中国北(洲)移民、开发满洲的源、舒日本国内的人口和经济压力。

田君:你似乎曾经讲过,日本当年移民中国北,不是要解决日本国内的人口和经济问题,而且是因日本有一个“防俄”的国策。

学荣:没。首先,从意赤俄是一个出革命的国家,包括日本也出革命,日本要防它,当的日本人普遍认为如果放任不管,一旦东亚地区赤化,日本也必将免于。其次从史恩怨、地政治上来,日本在中国北的殖民地(旅、大、南满铁路)是于1905年从俄国人的手中来的,日本人防范俄国人将它们抢回去,众所周知的是,俄国人一直垂涎于旅港,它是俄国国防舰队不可多得的不港和出海口,个一直到1940年代末直至1950年代初,斯大林都仍然港念念不忘,是众所周知的事有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细节赤俄从1928年开始搞第一个“五年划”是一个步增国力的划,赤俄所搞的第一个“五年划”,日本人的刺激很大,日本人认为:必洲(中国北)扩张殖民力、苏联赛不我待,刻不容,所以在史上我可以看到,从1928年初开始,日本人对张氏父子(作霖、学良)的殖民扩张要求,一个接着一个,修路、租地、设领馆……不停蹄,让张氏父子直喘不气。

田君:你也说过,南方的国民党力,也日本形成了力?

学荣:国民党自从1924年广州“一大”开始,就响亮地打出了“打倒帝国主”的口号一方面是受赤俄恿,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救国心切(至少表面上如此),希望以赤俄做靠山、出一个硬的姿,一鼓作气,将英、日、法等帝国主义势力逐出中国,尤其是在1927年,乘着北伐威,国民政府成功收回了口英租界。此后,国民党信心饱满,公开宣称要收回大、旅顺这日本殖民地以及南满铁路,一系列的腕救国外交,在当叫做“革命外交”。“革命外交”日本人的刺激很大,一方面,经济上而言,日本人不甘心将吃去的肉吐出来,另一方面,从国防上而言,日本人认为:一旦失了几个据点,日后要防俄,就失了最重要的第一道防波堤

田君:偏偏在候,生了华尔街股灾。

学荣:就是史的不幸之,屋漏偏逢夜雨,1929年10月24日,华尔街突然爆股灾,美国股票暴跌,并从10月29日开始崩,然后,美国爆了一空前的金融危机,这场金融危机逐渐转全球性的经济危机,从此以后,全球入了达数年的“大条”(Great Depression)。

田君:美国是如何应对这次股灾的?

学荣:具体经济政策很多,我不是经济学家,无法一一点,我重点谈谈1930年6月美国所施的《霍利-斯穆特关税法》,部新法案,大幅提高了口商品的关税率,外国商品置了很高的关税壁其中,日本商品出口美国的大,在一定程度上而言几乎相当于是被堵死了。日本国内市本来就狭小,其国民经济对程度很高。大条爆之后,日本纺织品的出口暴减了60%,出口暴降70%以上,日本城了大模的失业现象,日本的村(尤其是日本北地区)出荒以及女的史,在日本史上,称作“昭和大凶作”,又称“昭和恐慌”。

田君:其他国家是如何应对美国当易保

学荣:美国在大条中采取易保、修改关税法、外国商品易壁之后,其他国家也采取了复性的关税政策,于是,一个接着一个,各国纷纷提高关税、纷纷筑起了易壁,其后果全球国际贸易的大幅倒退,在大期,国际贸总额的倒退率,达到了50%以上,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世初。

田君这场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波及到日本,当的日本人是如何应对经济危机的?

学荣:日本人的应对措施也有多,重申一次,我不是经济学家,无法经济学上的专业,我只能从史的角度,一些与本文的主相关的。在大条当中,日本朝野上下在加快开发满洲(中国北)一点上,达成了国一致,所分歧的关点在于:日本内政府认为,仍然应该在当的国体系之内、在有国秩序的游戏规则里、通政治手段去实现而日本的激进军则觉得,呆子的想法,不能再等了,要打破有的国秩序、腕救国的候来了,手干一番不色于“明治先烈”的事

田君一部分日本人的激思想,是从何而来的?

学荣:首先,1929年爆的全球经济危机,日本的村影响很大,而当的日本军队,其兵源主要来自于日本村,个在世界上是普遍象,无在哪个国家,参当兵的,都是村娃子多。所以,在大条中日本村凋敝破的景象,日本人的刺激是刻骨心的。有一个就是赤俄的五年划,个前文提及了,就不重复。其次,作霖死后,学良以国民党靠山,在中国北加快了路网建、并触犯了日本经营的“南满铁路”的利益,有国民党在置党部以后,也加快组织排日活这样一来,以关东军谋为首的日本激进军得:、旅、南附属地些殖民地,是十万明治先烈用生命打下来的,在眼看就要从他们这一代手中失了,不甘心做明治先烈的“不肖子。再者就是当的日本文官政客在日本国内不得民心,腐舞弊、不手段互相攻的丑闻层出不,我个例子:“九一八事”爆之前,当日本有一个很有名的政治家,名叫床次竹二郎,个人找学良要了50万日元的政治献金,作为竞选经费并答应张学良:一旦我床次竹二郎上台组阁,我就日本放弃在大、旅、南附属地的殖民学良很高王家桢给,不料床次竹二郎最没能组阁。“九一八事”爆之后,关东军学良的府邸中,搜出了床次竹二郎所写的50万日元的收据,丑在日本曝光舆论哗然,件事在日本史上,叫做“五十万元事件”。

田君:所以日本关东军在大条中发动”九一八事”、所“拯救日本于国”,个行在当的日本,是有民意基的?

学荣:是有民意基。早在“九一八事”爆之前,中国北的日本民已经对中国当局怨声道、公开呼吁关东军“出手相救”。前一段时间,《朝日新》有一位者采访我,他我:日本侵军阀任,日本人民没有任,你同意种看法?我当坦率地回答:恕我不能同意。日本发动华战争,主要任当然是在日本军阀的身上,但我并不能因此的日本人民一点任都没有。其实说句不客气的,当的日本人民体上来,其三也是有问题的。在“九一八事”之前,日本的广大老百姓普遍存在两种心理:第一,他普遍认为日本在洲(中国北)的殖民地是日本得的、合法的、理所当然的,而中国人在洲(中国北)的排日行为则是非法的、野蛮的、不守信的;第二,日本的文官政客是腐的、迂腐的、不人民死活的,而日本人才是廉的、可靠的、步的、救国的。当有一种法,叫做“宁要廉人,不要腐的政客”。后来侵攻陷南京之后,日本人民也是万人空巷、提灯祝。1920-1930年代的日本人,从小接受的是国主教育,普遍抱有一种殖民者的越心,国必霸,忘乎所以:凡是土争端,都是日本有理,凡是事冲突,都是日本正,凡是外交纠纷,都是欺日本,我不知道什么,但我是日本人,所以日本的,种思想,与其是“国主”、“民族主”,倒不如是“民粹主”,憾的是,事隔80年之后,种思想在今天的洲各国,仍然有着广的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类(至少亚洲人)未能从历史中充分吸取教训。

田君:所以日本关东军的几个主,其是抓住了当日本人民的心理、做了顺应日本民心的事情。

学荣:是的。日本关东军之所以在未和日本政府商量、未征得日本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发动“九一八事”,看似莽,其东军的几个参(石原莞、板垣征四郎等),他是有底气的,他的底气就是日本当的民意,他是吃准了日本民粹主的心,“抓住了代的脉搏”,所以他深深知道:放胆去干,日本人民会支持我。果不其然,“九一八事”爆之后,日本舆论是一片呼雀候,日本政府看到民意起来了,就不敢反民意了,反而被民意着走,我个事例:“九一八事”爆之后,日本新上任的首相犬养毅派出密使萱野知去南京、和中方孔祥熙、居正等人商解决问题什么要派密使呢?因犬养毅作日本首相,他要顾虑日本的民意,他要顾虑自己的票,所以和国民政府种事,不敢公开做,只能偷偷摸摸地做。不幸的是,犬养毅的电报被日本部破了,派密使与中国件事被日本媒体公于众,舆论又是一片谴责之声。可是犬养毅深知:日本人侵吞北、破坏国秩序,件事是饮鸠止渴期以往,早会出事,所以他“不思悔改”,仍然暗地里与较劲果没隔几个月,日本激进军人就失去耐性、将犬养毅刺了。刺犬养毅件事在日本生了“寒蝉效,从此以后,日本政治家什么、做什么事,都要看看日本军阀色。

田君:在“九一八事”之前的几年,中国是不是有抵制日的情形?

学荣:1915年“二十一条”事件之后,中国人日本失了基本的信任,从那候开始,尤其是赤俄扶持国民革命之后,抵制日的运就在中国大中城市此起彼伏、不于耳,使得日本品在中国市遇到了阻力。有一个被人忘的细节:1930年5月6日,中国与日本署了关税定,从此以后,中国关税自主。里,有必要普及一点史背景知:从清末开始一直到1930年以前,由于一大堆“不平等条”的桎梏,中国的关税是不能自主的,外国的商品入中民国的市,中国海关收多少关税?个不能由中国方面决定,而是要和列商量决定,在当叫做定关税”是一个奇怪的象,但当中国的主就是这样不完整国民政府成立以来,在革命外交思的推下,一直致力于收回关税自主,一旦收回了关税自主,那么从今往后,美国也好,日本也好,你要入中国市,那么我中国海关收你多少税,就是我中国了算,毫无疑,当中国也是一个易保国家,一旦关税自主了,立加税,加税之后,外国商品在中国市的价格就上,上就滞,所以国民政府收回关税自主之后,日本品在中国的路必然雪上加霜,在大条的背景之下,无疑又是一重拳。但是从国民政府的角度来看,种行国的、救国的,收回关税自主脱半殖民地地位的必之路。

田君:但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关税实际上并不能起到保本国产业的作用,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制裁。国民政府大幅提高关税的行是否得商榷?

学荣:问题超出了我的范畴,我不是经济学家,无法深入评论,但是当上各国普遍存在口关税,因此国民政府收回关税自主权这个行至少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之下,是无可厚非的。

当然了,如果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大家一起取消关税、底的全球自由易,好不好?据我所知,二之后,人们经过反思之后,普遍认为条以及易保,是争爆的原因之一,痛定思痛,人们觉得有必要促自由易,于是出了“关税与总协定”(GATT),后来逐“世界组织”(WTO),致力于降低和逐步消关税、最终实现自由易,不少人相信,是世界和平的有力保障。

田君: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除了脱国民政府革命外交力、移日本国内经济危机、与苏联五年三方面原因之外,是否觊觎东北三省自然源的因素?

学荣:觊觎东三省源其并没有脱离上述三点。三省源的机也是清楚的,在关治《洲事》里有明确的记载,当东军谋认为:无经济上、是国防上,日本都需要中国北(洲)的煤、、油岩等源。当的日本是一个殖民国,但其国内乏,于经济,于国防,都存在先天的不足,他们认为:开发满洲,就是解决个先天矛盾的灵丹妙,所以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之后,伪满和日本署了一份《关于确定国防上必需的矿业权协议》,将三省多煤、、油源,交日本开,日本认为:有了洲的源,日后无苏联打、是和美国打,就有底气了。

田君:事多年,我去看,假日本当年不发动“九一八事”,日本会怎么

学荣:1929年华尔街的股灾,推倒了多米骨牌,股灾引爆了全球经济危机,市,生易保盛行,国基本上日本品关了大,日本的经济一落千丈,国民生凋敝,当的日本激进军认为如果不保住洲、不开发满洲,那么日本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国民生活水平的普遍倒退得更明白一点,就是日本人要忍受越来越的生活,以关东军为代表的日本激进军认为绝对不能这样下去,所以他洲(北)武了。所以从日本人的角度看来,发动九一八事变,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行为(至少他们自己这样认为)。

田君:所以从史的角度来看,史事件的生,有它一定的合理性。

学荣:正是如此,事情是有原因的,日本军阀发动侵略,也有其内在驱动力,绝对不是一时兴起,但我也要注意:合理并不等于合法,合理性指的是在当的国背景下,日本军阀发动侵略是大概率事件,合法性指的是这样做正当不正当?我都知道,吞并满洲经济危机,这显然是不合法的事情,大条在日本的确造成了民生困苦,但是当的中国人民同也是困苦,再时东北三省是国的中民国土,日本军阀武力侵占三省,无从哪个角度来,都是非法的。

田君:似乎北三省于中民国而言,其也是“外来”的?

学荣:明朝疆域的确未能覆盖北三省全境。辛亥革命的候,革命党打的是“鞑虏、恢复中”的口号、光复城关内明朝十八省疆土,所以当打出的是“十八星旗”但是民国成立之后,民国精英们很快就醒悟来:应该从清政府手中洲、蒙古、Jiang、Zang,于是立口号,开始叫“五族共和”,并开始打出五色旗。中民国成立之后,中国人不但恢复了明朝的疆土,而且洲、蒙古、JiangZang统统收入囊中。所以如果你从一个第三者的角来看,中民国其维护外来的土,而和日本人打了十四年的仗,付出了3500万人伤亡的代价。所以我们从第三者视角看来,我们会发现这个真理其实在起作用: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开疆拓土,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汉人国家,主动变身为一个“中华民族”国家,并将历史疆域扩张一倍以上,这样宏伟的事业,想不付出一点代价,其实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的历史,完全出乎民国建国精英们的意料。但规律其实自始至终存在——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关注冯学荣的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日本帝国的新闻*审查,洗脑以及民族主义

问:在侵华战争期间,不但是日本军部疯狂叫嚣侵华,就是日本的广大老百姓,对侵华战争也是踊跃支持,不少日本民众更是为侵华事业献出自己儿子和丈夫的性命、并以此为自豪。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

答:这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你比如说某国侵越战争时期,该国大量美少女也給前线的人民子弟兵写慰问信,甚至是写情书,当时某国几乎全国的老百姓都歌唱侵越战争,例如什么《血染的风采》。难道这不是一回事吗?其实就是一回事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全世界的老百姓都是一样的,只要給他们一个“爱国”的名义,那么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回到正题:侵华战争时期的日本民众,为什么以侵华为荣?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要回答好这个问题,恐怕几万字论文的篇幅都不够用。但是,其中有一个被许多人忽略的重要原因:在战前乃至战时,日本军部牵头、并以日本媒体为帮凶,对广大日本官兵乃至民众,进行了大规模的欺骗

问:能否举一些例子?

答:最典型的例子是爆发在1931918日晚上10:00过后的“柳条湖事件”——当晚,日本关东军守备队特工在沈阳郊区的柳条湖,爆破了当时日本经营的“南满铁路”的一小段。爆破之后,关东军火速集合部队训话,长官欺骗了鬼子兵,说:“暴戾的支那军队爆破了日本依条约取得的南满铁路”——关东军高层以谎言为手段、煽动了士兵的仇恨,并下令鬼子兵攻击东北军的军营——沈阳北大营。

问:也就是说,当晚攻击“北大营”的日本鬼子,他们都被灌输了一个虚假的信息:是中国军队炸毁了南满铁路?

答:是的。实际上是关东军参谋吩咐特工炸毁了南满铁路在柳条湖的一小段,然后关东军利用谎言,对中下层士兵进行了战前动员诬称是中国军队干的。所以日本鬼子特别恨,冲进东北军的北大营,见人就杀,凶得很。读者可以参考田俊彦这两个人所整理的《洲事》,本集子很好,收了该事件多第一手史料。

问:关东军为什么觉得有必要对中下层士兵进行虚假宣传呢?那时候的鬼子兵,本身也是挺讨厌东北军的吧?

答:事前,张学良在东北排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然了,张学良排日对不对,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今天我们就事论事,张学良在事变爆发之前,的确是有排日的行为,有的还相当激烈——而且就在前一段时间,刚刚发生了“万宝山事件”、“中村事件”等排日事件,关东军上下,其实早就已经对东北军咬牙切齿、磨刀霍霍了。但是,为了统一口径、也为了进一步激起士气,关东军参谋还是对中下层将士开展了虚假宣传、并用谎言做了战前动员。当然,这并不是说兽兵受骗了,杀人就可以原谅了。这里仅仅是探讨信息封锁洗脑宣传的问题,不是为谁开脱。我再举个例子:西安事变的当晚,你知道张学良的部下孙铭九是怎样对士兵开展战前动员的不?孙铭九集合士兵讲话,作义愤填膺状,欺骗士兵们:弟兄们,出事儿啦!蒋介石将张司令官(张学良)逮住啦!大家跟我去,活捉蒋介石,营救张司令官!于是士兵的士气就被激起了,一鼓作气涌向华清池,就活捉了蒋介石。事实上在战争中,这种欺骗性的战前动员是普遍存在的,当兵的人是很好骗的。这是带兵打仗的重要法宝之一

问:那么“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呢?这个谎言怎样能一直维持下去?

答:“九一八事变”爆发的当晚,关东军拍了电报到东京参谋本部,也对参谋本部进行了欺骗——电报的内容也是这样说的——“中国军队爆破了南满铁路、向日本挑衅”,更可笑的是——参谋本部也被骗了——接到关东军电报之后,参谋本部的几个头头紧急召开了会议、傻傻地讨论以下这个问题:“这到底是张学良有意挑衅呢?还是张学良部下的兵违抗军纪?”——参谋本部的人在事发时,也是摸不着头脑。事件爆发的那个时候,东京也不知情,也以为真的是中国军队爆破了南满铁路。

问:也就是说,关东军在未征得东京总部批准的情况下、私自炸毁了南满铁路一小段、然后栽赃中方、并以此为借口进攻北大营、而且还对日本军部写了假报告、进行了欺骗?

答:是的。虽然也许读者中有的人会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历史就是这么一回事——是关东军的参谋瞒天过海、瞒住了中日双方、私自策划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并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

问:那么这个谎言维持了多久?日本军部就一直被骗?

答:不是的。日本军部不久之后,还是知道了真相。

问:那么既然日本军部不久之后知道了真相,为什么不立马下令制止关东军、令其撤军、并将东北土地归还给中国?

答:两个原因。首先是不想做。其次也是做不到。首先日本军部本身对张学良的排日政策心怀不满已久,关东军闹出了这个事,军部其实很开心。其次,军部也面临着来自两方面的压力。第一方面的压力是“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日本民众的民族主义狂热突然飙升,整个日本民族突然变得很“爱国”,日本民众纷纷高呼扬眉吐气,他们觉得日本人在中国东北被张学良欺负了好几年时间了,现在终于“出了一口恶气”。这是第一方面的压力。第二方面的压力就是来自于关东军。“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关东军对东京放出了这样的狠话——如果东京本部不支持我们关东军,那么我们就退出日本军籍、在满洲另立我们自己的国家

问:日本人是不是欺人太甚了?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都被日本人炸死了,难道还要求张学良对日本友好?

答: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关键还是那四个字:信息封锁。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炸死之后,日本军部封锁了信息,日本民众对“皇姑屯事件”的真相,也是普遍不知情,也是直到战败之后,才普遍知道真相的——这件事告诉我们,信息对称是多么的重要——人们接受片面的信息,往往会形成黑白颠倒的判断。所以我提醒各位:对一切的电视节目、网络信息、报纸杂志……通通都不要盲目取信。

问:也就是说,“九一八事变”之后,关东军以及军部,都被日本民众架到了“民族英雄”的神坛上了、下不来了?

答:正是。关东军成了日本英雄。这个时候,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日本军部,都不敢公然对抗日本的强大民意了(其实民意也是他们煽动的)而只能半推半就,尤其是军部,它的态度确立得很快,事变爆发不久之后,军部对关东军的态度迅速转向支持。

问:那么当时的日本民众又是怎么想的?他们也认为南满铁路那一小段是由中国军队炸毁的吗?

答:是的。当时的日本民众也是普遍被欺瞒了——日本的报纸进行了广泛的失实宣传,说“支那军队炸毁日本人经营的铁路”——所以当时的日本民众普遍误认为这是中国军队的挑衅,所以关东军还击是“正义的”、是“英雄”的举动。

问:那么日本媒体又是怎么回事?知道真相的记者,难道一个都没有吗?

答:不是的。事变不久之后,已经有日本记者通过私下渠道、获知了“柳条湖事件”的真相、并开始着手、准备将真相公诸于众。但是,日本军部及时派人召集了日本各大媒体的负责人开会,采用半洗脑、半恐吓的方式、以“爱国”二字为要挟,对日本媒体进行了绑架,或者说“集体招安”,这样一来,整个日本媒体界就达成了口径一致——“柳条湖事件”的真相,不宜在此时对日本民众进行公开——所以,日本底层的广大民众,一直被隐瞒。在这个期间,也有少数媒体人不服从,但是这一批人普遍遭到了迫害,他们的声音,发不出去。

问:一直被隐瞒到什么时候?

答:一直隐瞒到战败后的东京审判,当远东军事法庭的战犯们纷纷在庭上供出“柳条湖事件”的真相时,对于战后的日本民众而言,这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直到那个时候,日本民众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

问:但是这个重要吗?退一步而言,就算当年柳条湖的那段铁轨是中国军队炸的——我们中国人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炸铁路,关日本人什么事了?日本人能因此派兵过来吗?

答:当年的日本民众不是这样认为的——当时的他们认为:南满铁路是大清国政府通过《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和北洋政府通过《民四条约》许可日本经营的,而中国的东北军对其进行炸毁(他们当时相信),是“赤裸裸地欺负日本人”的行为。

问:殖民时代的国际秩序与现在的国际秩序不同,我们现在这个国际秩序是在过去一百多年中经过各国人们的博弈而形成的。人类的秩序,有一个“试错”的过程,当年的殖民者也是“试”了之后,才知道殖民这条路是“错”的,在他们没“试”之前,不知道它“错”。

答:可以这么理解。正如赤化试验。你在没试验之前,人们不知道那样行不通,也是在试了之后,大家才知道:哦,原来公有制行不通。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也可以理解为人类秩序的“试错”过程。

问:关于日本军阀联合日本媒体、欺瞒日本民众这件事,还有没有别的例子?

答:还有。例子多的是。再例如1932118日在上海爆发的“日僧事件”,这件事也是一起典型的信息封锁事件。

问:能否具体说说?

答:1932118日,日本驻上海领事馆副武官田中隆吉,密令流氓在上海的大街上对日本侨民进行殴打,当场打死日本和尚一名、打伤三名。事后,日本军部操纵日本媒体,对日本民众进行了虚假宣传,说“支那人残害日侨、打死日本和尚”——日本军队以这个为借口,于128日对上海的中国守军发动进攻,中国守军奋起抵抗。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八抗战”,日方称为“第一次上海事变”。

问:日本特工打死日本人、栽赃给中国人,日本民众都信了?

答:是的。当时都信了。当时那一代的日本民众,接受了许多这样的虚假信息,所以他们才会咬牙切齿地说出诸如“膺惩暴支”这一类的话,我们必须要知道这些不太引人注意的细节信息,才能理解当年的日本民众为什么会万人空巷欢送乡人出征,也才能理解日本民众为什么为了侵华甘愿贡献儿子和丈夫的生命——当年他们认为是“中国人欺负他们”。这个在我们看来,完全是颠倒黑白,但是当年日本民众还真的就是这样想。历史有许多的魔鬼细节,如果忽略这些细节,看问题就会糊涂。

问:“日僧事件”的真相,也是一直瞒到东京审判?

答:是。“日僧事件”的真相,也是一直瞒到了战后东京审判的时候。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审理田中隆吉时,真相才大白于天下。事情水落石出之后,日本民众舆论又是一阵哗然。所以在战后,军人在日本的地位特别特别的低,战后的日本民众,不但瞧不起日本军人,而且是反感,普遍的反感。

问:战前的日本不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吗?日本媒体不是民营的吗?军部为什么能够控制媒体?

答: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的民间报业十分发达。但是在日本军人刺杀日本首相犬养毅之后、尤其是到了“二二六兵变”之后,日本政府事实上已经被军方控制了,从此日本这个国家的发动机和方向盘,就出了问题,日本后来走上不归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就是军人夺权的必然结果。曾经几次担任过日本外务大臣的重光葵,在战后写过一本书,叫做《昭和之动乱》,在这本书中,重光葵将日本军阀夺取日本政权、裹挟国家走上战争之路的这个过程,称之为“动乱”,这个说法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当年日本的国家权力倘若没有被军方夺取的话,日本不至于象后来那么疯狂。

问:所以,罪都是日本军阀的罪?日本民众无罪?

答:我觉得倒也不能这么说。虽然说日本民众确实是受愚弄了,但是我想也并不能因此就说日本民众没有责任。因为“受愚弄”本身就是一种过失。谁让你受愚弄?谁让你迷信日本的报纸?谁让你不换位思考、站到中国人的立场上想一想?人有恻隐之心,但是有时候人的恻隐之心会被一些别的东西掩盖,例如民族主义,例如利益,例如仇恨,例如谣言,例如洗脑。

问:当时的日本民众,恐怕也有“满洲情结”吧?也不仅仅是“受军部愚弄”这么简单吧?

答:除了受媒体欺骗之外,也受教育的欺骗。当年日本民众普遍存在“满洲情结”,他们受教育所困,一直认为:“满洲”是日本人在1905年赶跑俄国佬、流血打下来的,因此日本人理所当然享有在满洲经营和发展的权利,这个权利包含耕种、开矿、经营铁路、移民等。这个世界上99%的人都是平庸的,日本民族也不例外,当年他们都被自己所接受的教育所困、跳不出来,认为教科书上说的东西都是正确的。而且可笑的是,他们从报纸上读到什么,就相信什么,我们都知道这是危险的,尤其在言论不zi由的社会,更不应该如此。

关注学荣的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大上海1937,淞沪大战是怎样打起来的

问:为什么在事变短短一个月之后,中日双方又在上海打了起来?上海离北京有一千多公里远呢。

答:以绝对优势兵力攻击驻扎在上海租界的日本海军陆战队,是蒋介石在8月初最高国防会议上制定的既定计划。

问:驻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这支部队是怎么来的?

答:这支日本部队的来由是这样的,1925年的时候,在赤俄顾问的策划下,上海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工*潮,上海工人主要针对英资的工厂和日资的工厂举行ba工,当时上海的秩序很混乱,日本以这个为借口,派了一支海军陆战队,驻扎到上海虹口——虹口是当时日本侨民集中居住的一个区域。

问:日本派兵来上海,征求中国政府同意了吗?

答:没有。当时的“中国政府”,是北京的北洋政府,而在1925年那时,国民党还在广州偏居一隅,其势力未能覆盖上海,也管不着。而众所周知,北洋政府对帝国主义,采取的是妥协绥靖的政策。

问:日本没有征求中国政府的同意,就派兵来上海,这是赤裸裸的践踏中国的主权,是不是?

答:是的。的确如此。但是我们看历史必须要全面。在当时,未经中国同意就派兵来上海的国家,其实不止日本,更早前,上海公共租界就驻有英国、法国等殖民国家的军队,日本军队反而是来的比较晚的。也许你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当然,日本这个行为是霸道的,必须严正指出,但其行为在当时的世界,具备广泛性

问:也就是说,在当年,不尊重中国主权的远远不仅仅是日本一个国家,当时的英、法、美、德、俄……基本上都不尊重中国的主权。

答:正是如此。当时的国际秩序就是这样,帝国主义国家基本上都不尊重中国的主权,其实说得更宽一点,他们不但不尊重中国的主权,他们也不尊重许多后进国家的主权,例如越南、例如马来西亚、例如缅甸、例如印度……都不尊重,都看不起

问:也就是说,当时的风气就是这样?

答:当时的国际秩序就是这样。我们现在这个国际秩序,是打仗打来的,当时的国际秩序是不平等的。因此,如果仅仅从“反殖民”的这个角度上来说,“先烈的献血换来了今天的幸福”,这个说法虽然老土,但从某个角度上而言,基本上至少是符合一部分事实的

问:那么这支日本海军陆战队,有多少人?

答:人数也不多,基本上长期维持在一千到三千人 。

问:这支日本海军陆战队,自从1925年进驻上海之后,一直驻扎到1937年?

答:是的。一直驻扎了十二年。

问:中华民国就一直没有抗议过?

答:1925年的*工*潮*平息之后,日本这支海军陆战队,本应该撤兵的,但是他们没有撤,为什么呢?有恃无恐,他们是这样认为的:驻兵上海的,又不是只有我日本,你看英军、法军不都有吗?租界里面本来就是可以驻兵的——他们是这个借口。事实上在义和团事件之后,殖民国家驻兵中国,早就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中国当时是破罐子破摔了——话说得有点难听,但事实上就是这么回事。

问:北洋政府不管、国民政府也不管?

答:1925年之后的北洋政府是自身难保,自顾不暇了,上海的事就管不着了。而国民革命军(北伐军)攻占上海,那是1927年春天的事情了。当时北伐军进入上海时,这支日本海军陆战队曾经紧张过、也在马路上布防过街垒,所幸的是,当年两军并没有擦枪走火。

问:1932年的时候打过一次吧?

答:是的。1932128日夜,这支日本海军陆战队,向国民革命军第十九路军发动了进攻。这次的战火,完全是日本主动挑起的,其目的是为了掩护伪满洲国“建国”

问:叫“一二八抗战”?

答。是的。叫“一二八抗战”,也叫“一二八事变”,又叫“淞沪抗战”。在日本那一边,则叫做“第一次上海事变”。

问:这次抗战,结果如何?

答:结果是英、美、法、意等几个国家的驻华外交官和武官出面调停。调停的结果,就是签署了中日《淞沪停战协定》。

问:这个协定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答:主要的内容就是在上海的中、日两军之间,划出一个“非军事区”,往后中、日双方都不能在这个“非军事区”里面驻兵。

问:双方都遵守《淞沪停战协定》了吗?

答:都遵守了。双方一直相安无事,直到1937年夏。保了五年的和平。当然,中方这个遵守是带有屈辱性质的。这个自不待言。

问:1937年8月,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

答:首先是张治中奉蒋介石之命,向虹桥机场派驻了中国正规军。由于《淞沪停战协定》的附图规定:虹桥机场是“非军事区”,中日双方都不能驻军,为了不打草惊蛇,张治中命令中国正规军脱下军装、换上“保安队”的制服、采取伪装的形式,悄悄进驻虹桥机场。

问:蒋介石、张治中为什么要派兵进驻虹桥机场?

答:因为蒋介石要对虹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发动进攻。当时是“七七事变”爆发之后的一个月,蒋介石及其幕僚经过召开国防会议,猜想:日本是要从东北、华北,从北到南,一路打下来,这样打对中国军队不利,而既然横竖都是要打,那么倒不如在上海打,引导日军由东向西打,这样打,从军事上才对中方较为有利,更重要的是可以吸引国际眼球、博取国际势力介入调停。蒋介石是这样认为的。

问:所以就发生了“虹桥事件”?

答:是的。1937年8月9日, 驻在虹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大山勇夫中尉和一等兵斋藤要藏两个人,驾驶一辆车,闯入了虹桥机场(推测应为侦察目的),被穿着中国保安队制服、实际上是中国正规军的士兵射杀。射杀了这两个人之后,由上海市长俞鸿钧下令、从监狱中提出死囚、将死囚杀死、换上中国保安队的制服,将尸体放在一旁,对外宣传:是大山勇夫和斋藤要藏开枪杀死我方人员在先。

问:是心虚吗?

答:上海市长俞鸿钧很紧张,他害怕承担责任,所以这个造假行为,在当时属于无奈之举。

问:大山勇夫和斋藤要藏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

答:刺探军情的可能性最大,此前在日本陆战队中风传:有中国正规军违反条约进驻虹桥机场(风传准确)日本兵曾经来侦察过,那一次中国“保安队”鸣笛之后,日本侦察兵逃跑了。但是话又说回来,大山勇夫已经死了,就死无对证了,也许还需要进一步的档案解密,才更有更具体的答案。但是,这两个人来干什么的,并不重要。

问:为什么说不重要?

答:因为蒋介石早就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国民党军队攻击虹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这是当时国军的既定计划,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虹桥事件”,上海都是要打起来的,因为它是国军的既定计划。

问:大山勇夫和斋藤要藏被杀之后,日方很快就知道了?

答:很快就知道了,并且很快就调查清楚了,当时驻上海日本海军司令谷川清向中方提出:要求中方履行《淞沪停战协定》、撤走非军事区的中国部队,也就是说,要求撤走化装进驻虹桥机场的中国国军。

问:国民政府方面是如何反应?

答:国民政府拒绝这个要求。几乎与此同时,日本紧急向上海增兵,8月13日,国民党军队向虹口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发动了进攻。淞沪大战,在战略上而言,是中方发动的。但是在技术上,是日本海军陆战队打响了第一枪。这里希望读者要分清楚它们的区别。

问:当时上海双方的人数各有多少?

答:国民党军队大约有五万人,而日本海军陆战队则只有四千多人。

问:兵力是不是有点悬殊?

答:是的。日本方面没有准备,所以遭到进攻之后,急急忙忙从日本本土向上海增派陆军、以支援海军陆战队。

问:我们平时不是说“日本灭wang中国蓄谋已久”吗?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日本却还没有准备好?

答:我们谈历史,要实事求是,淞沪战役的打响,的确不是日本计划中的事情,日本直到当年的11月20日,才成立战时大本营,才正式确立战时体制,而在此之前,日本并没有计划要在上海和国民党军队打一仗。当然了,我们谈论历史,除了注重细节之外,同时也要横向、纵向结合起来谈,如果忽略宛平冷枪事件的话,那么应该说:早在当年的7月7日,日本军队就在卢沟桥向中国军队发动了进攻、挑起了战火,因此,尽管淞沪战役是蒋介石发动的,我们也不能说责任全部在蒋介石身上,事实上如果没有“九一八”、没有伪满洲国、没有“卢沟桥事变”,蒋介石又怎么会在上海打日本呢?

问:打上海不在日本计划之中,那么,难道四个月之后打南京,也不在日本的计划之中?

答:不在。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原本也没有攻击南京的计划。淞沪战役打响之后,11月7日,日本参谋本部向侵华日军下发了《临参命第138号》令,其原文是这样的:作战地区大体为连接苏州、嘉兴一线以东”。

问:苏州、嘉兴一线以东,南京在这条线以西吗?

答:是。南京在苏州、嘉兴一线以西。《临参命第138号》的意思其实就是为了防止日军杀往南京。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在这个时候,还没有计划要打南京。

问:但是后来为什么又要打南京呢?

答:因为日军前线的官兵打得太苦,伤亡惨重,到了11月中旬的时候,国民党部队溃退的势头明显了,日军战地司令官认为:国民党抗日气焰太甚,应予严惩,在这个时候应该乘胜追击,一举攻下南京,以逼迫蒋介石签订城下之盟、一劳永逸地“解决中国问题”。所以,前线司令官向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发了电报,要求批准打南京。

问: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批准了吧?

答: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内部还是有不同意见,但是后来对日军部队越过“苏州嘉兴线”一事,进行了追认,并最终拍板批准攻击南京。

问:当时日本人所说的“解决中国问题”,指的是什么?

答:当年日本人所说的“解决中国问题”,主要指的是以下几个内容:承认“满洲国”、“华北非军事化”、承认“内蒙古自治”等要求。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求国民政府承认“满洲国”。讲到这里,有一点值得我们大家注意——在淞沪战役当中,日本最初还不敢提承认“满洲国”的要求。

问:日本最初的谈和条件是什么?

答:淞沪战役打到11月初的时候,日本政府通过德国驻日本大使陶德曼,向中方提出了以下的七项和平条件:一、内蒙古自治;二、华北非军事化;三、扩大上海非武装区,由日本控制公共租界巡捕队;四、中国停止抗日国策;五、中日共同反对共产;六、中国降低对日本关税率;七、中国尊重外国权益。

问:为什么日本这个时候不提出要中方承认“满洲国”的要求呢?

答: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事实上在1932-1937年这五年间,中日两国政府已经就“满洲国”问题谈判过无数回了,日本很清楚:国民政府很难答应这一点。第二个原因,在当时的淞沪战役中,日本军队打得很艰苦,伤亡很惨重,日本想开个“合理价”、见好就收、迅速结束战争。

问:蒋介石不接受这些和平条件?

答:蒋介石一开始觉得这个方案可以作为谈论的基础,但是他一直在犹豫,同时也在等待苏联的答复。

问:等待苏联的答复?答复什么?

答:淞沪战役打起来之后,国民政府派人找了苏联谈,希望苏联伸出援手,苏联一直在说:你等几天,你再等几天,我们很快就要召开苏维埃最高会议、要讨论你这个事了,你再等等……

问:最终的答复怎样?

答:苏联最终的答复是,对不起,除了少数空军助战之外,我们不能派苏军陆军来华助战

问:那么这个时候,蒋介石改变主意了?

答:苏联明确答复拒绝派兵来华助战,蒋介石这时通过陶德曼向日本传话,说可以谈,日本一个月之前提出的那些个方案,可以谈。

问:然后呢?

答:然后日本回话了:我们一个月之前给你们开的和平条件,等你一个月了你都没回复,你显然没有诚意,你的拖延造成了日军在战场上死了更多人,所以一个月之前的条件已经“过时”了。于是日本提出了追加条件:要求中方承认“满洲国”、赔偿日本经济损失等

问:蒋介石没有接受,对吧?

答:谁接受谁下台。不可能承认伪“满洲国”的。换了谁都不敢。在当时,那可是“遗臭万年”的事。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了。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作者:不鸟万如一】

「究竟为什么有开发者要从苹果以外的管道下载 Xcode?因为中国的网速慢得像狗。」

这是 John Gruber 在点评 XcodeGhost 事件时的话。「因为中国的网速慢得像狗」被加了链接,这通常被视为网页写作者的一种好习惯:在「呈现完整信息」的名义下,作者不用自己的话概括延伸信息,而是给出「原文链接」,供感兴趣的读者自行点击阅读。最爱这么幹的是 Ars Technica 专栏作家、著名的 Mac OS X 超长评论作者、Accidental Tech Podcast 主播 John Siracusa。


这真的是好习惯吗?至少我——Gruber 的十年读者——就没有点开那个链接。这当然和我的特殊性有关:我不用别人告诉我中国的网速有多慢。但 Gruber 的大部分读者是英文读者,她们又如何?

她们大部分不关心。嘻嘻,看中国网速多慢。知道这个就够,不用点进去了。

中国的网速并不慢,但中国的网速确实慢得像狗。

苹果开发者使用的工具 Xcode 的大小在 5 GB 以上。如果住在北京的妳要传一个 5 GB 的文件给深圳的朋友,会选择什么方式?大部分人会选择某种网盘,例如百度云、115 等等。只要妳家有 10 Mb 以上的宽带,从这些网盘下载的速度并不慢。(中国的宽带基础建设一直在发展,10 Mb 以上的光纤已相当常见。)换句话说,在中国下载国产网络服务上的文件,与在美国下载美国国产网络服务上的文件,其速度的差别并不构成用户体验上的明显区别。

问题出在当中国人想出国的时候。无论是身体出国还是精神出国。前者不需要解释,办过签证的人都明白。后者就是 XcodeGhost 事件发生的先决条件之一。从苹果自己的管道 Mac App Store 下载 Xcode 经常需要几天甚至更久,而且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下载成功。如果出门午饭前打开 Mac App Store 下载的人心里知道吃饭回来一定可以下好,有什么理由去百度云下载来路不明的版本?

很多人认为是 GFW 从根源上促成了 XcodeGhost,这个逻辑没错:GFW 令中国大陆以内的人访问中国大陆以外的网站极度困难,有恶意的人便可利用这一点引诱中国人到中国大陆以内的网站下载被植入了后门的软件。但我们必须向前一步,追问 GFW 为什么会诞生。和任何权力机构或人物所施加的限制一样,GFW 是恐惧的结果。当家里的猫连续咬坏了我两台笔记本的电源线后,我就会出于恐惧把猫限制在接触不到笔记本电源线的地方。当公权力认为自由接触信息有可能危害到自己时,就会限制信息的流动。

过去几周我住在一个只有 4 Mb 带宽的地方。如果不开 VPN,和我工作相关的大量网络服务(Gmail, Dropbox, Twitter)无法访问。但一旦打开 VPN,常规的网络浏览又慢到难以忍受。我不想说运营商的名字。尽管的确存在速度和服务品质令人抓狂的运营商,但把枪口指向具体的任何一家都是弄错了方向。中国的信息基础设施的糟糕之处不在于某家具体的运营商,甚至也不在于精密复杂的网络审查系统。问题的核心是对「他者」以及陌生事物的恐惧。这体现在只有某些「涉外」小区或酒店才能收到「境外电视台」的事实,也体现在之前 Twitter 上关于「归国华侨可以凭护照申请无 GFW 网络」的传闻。它体现在现代中文汉语中「国人使用习惯」一词的流行,体现在「为什么我国现代医德的代表人物是一个外国人白求恩」这类的知乎问题上。是的,这种恐惧不仅存在于公权力内部,也普遍存在于民众心中。最终,它体现在过去几周我感受到的令人极度沮丧的事实:

无论网络状况多么恶劣,有一个服务永远高速、稳定和坚挺。它就是微信。

家母和我抱怨「iMessage 发图比微信慢太多」,Telegram、LINE 和 Facebook Messenger 基本无法使用。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的普通人而言,微信就是唯一的 IM 软件。它近年来的巨大商业成功在美国引起了注意。在华老外用得很欢,比较关心中国的美国分析师(例如 Ben Thompson 和 Ben Evans)也写过不少分析文章。作为商业公司的腾讯有充分的动机把用户尽量多的线上甚至线下活动锁死在微信软件之内,「微信是一种生活方式」这句曾经的广告语如今已经成为现实。当对外的管道几乎全被封死或是投入了老鼠尸体和粪便时,微信成为信息饥渴症患者唯一的「救赎」。

那当然不是什么救赎。微信就是今天的中央电视台和「八个样板戏」。而如果妳坚决认为微信只是一个「平台」,并不直接生产内容,因此和电视台没有可比性,那么请重新读一读 Marshall Mcluhan 的书。技术上的确没有什么阻止我把 Maciej Cegłowski 的《What Happens Next will Amaze You》发在微信朋友圈,但在这个生态系统中,会因为那个小写的 L 上的神秘一撇而皱着眉头斥之为「什么鬼」而直接略过,或是即便点开但发现版式不适合手机阅读而关闭的人,其比例高到了我认为不值得那么做。认为微信是中性平台的人,请告诉我妳没有被公众号的剽窃行为或是养生文章恶心过。

不久前我写过一篇题为《Another Brick in the Great Firewall》的短文。时至今日,国内的通讯以及内容产品需要自我审查已经是创业者的常识。在堂皇的「实用主义哲学」下,创业者、消费者和用户都没有选择地接受了这点。偏爱较为本地化的产品原本在世界各国都是常态。但当中国用户多少是被迫寻找着本国「替代品」时,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 GFW 上的一块砖。

中国的网速并不慢,但中国的网速确实慢得像狗。只要妳充分抑制对外部世界以及「异己」的好奇心,就可以快乐地生活在微信和网盘构筑的虚拟空间里,免除我在过去数周里经历的一切焦虑。有人说微信已经是事实上的操作系统,对我而言,它已经是事实上的局域网。

(本文系第 171 期《IT 公论》会员通讯,于 2015 年 9 月 25 日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全体会员。).


冯学荣:十八星与五色旗,溥仪与革命党的冤仇


问: 可不可以这样说?我们要用历史的眼光去看问题。清末民初的满洲和今天的东北,并不是一回事

答: 清末民初时期的满洲,是有争议的,和现在的东北不是一回事,我们看问题要回到当时具体的历史环境中去看,才不至于看歪了。

问:似乎孙文一开始并不想要满洲(东三省)?

答:革命党(同盟会)最初的理想是:恢复长城关内十八省的汉人江山,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将满洲(东北)并入中华民国的版图。

问:哪十八省?

答:江苏、甘肃、浙江、陕西、安徽、山西、江西、山东、湖北、湖南、河南、河北、贵州、四川、福建、云南、广东、广西。史称“汉地十八省”。

问:革命党最初的口号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答:革命党的理想是将满洲贵族赶出十八省的地盘、恢复明朝时候的汉人地理版图。革命党并没有打算要满洲、内外蒙古(漠南蒙古、漠北蒙古)以及JiangZang。他们当时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他们认为这些地方都不是汉人的地方,因此可以不要。

问:所以武昌起义的时候,革命军打出的是“十八星旗”,寓意就是恢复汉人的十八省江山,只是要长城关内的十八个省,什么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都是不要的。

答:是,所以191112月在南京举行的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选举,选举人就是来自于十七个省的代表,其实有十六个是关内的省,只有吴景濂是来自奉天省(今辽宁)的。

问:后来还集体去拜了朱元璋的陵墓?

答:是的。辛亥革命时期,孙文到了南京,带队到明孝陵,去干嘛呢?去告慰朱元璋,说现在我们汉人已经光复关内十八省的江山了,祖宗你可以安息了

问:章太炎、冯自由这些革命党人早年在东京留学时,曾经召开过诸如“支那亡国二百四十二年念会”一类的活动,他们认为“大清国”不是“中国”、真正的“中国”早在满清入关的时候,就已经亡国了。

答:是,当年的革命党人普遍认为:“中国”其实早就亡国了,所谓的“大清国”,其实并不是中国。大清国是大清国。中国是中国。当年他们是这样想的。

问:据说许多革命党人当年都主张不要满洲。

答:然。例如章太炎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他认为:满洲不是我们汉人的地方,我们不能贪人家的,不是我们的,我们可以不要

问:就是孙文也多次提出过:满洲可以给日本。

答:所以我说看历史问题要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当年的满洲和今天的东北,不是一回事。许多人揪住孙文这一点,说他“卖国”。其实这种批评对孙文是不公道的。孙文当年根本就不是“卖国”,因为那时在孙文的眼中,满洲根本就不是中国的。既然都不是中国的,也就无所谓“卖国”。

问:既然革命党志在关内十八省,那么为什么在民国成立的时候,中华民国的版图又包含了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

答:那是因为在辛亥革命的炮火中,革命党和清政府议和,在议和的过程中,谈到了这个问题:新的中华民国,是只要关内十八省呢、还是应该包含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

问:革命党人这时候才“起了贪念”

答:这样说恐怕有点不“尊敬先人”了。但恐怕这就是事实——直到这个时候,革命党人才发现:啊,原来我们的胃口太小了,其实我们不但应该要光复长城关内十八省,而且我们还可以将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统统都收进来,将我们明朝汉族先人的版图,扩张一倍以上!

问:当时革命党人征求过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这些地方民族同意了没?

答:没有。但是革命党人很聪明,他们很敏感地意识到:“十八星旗”、“汉地十八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这些口号对我们不利,怎么办呢?果断废除了这些口号,十分“狡猾”地抛出了一个新的口号——“五族共和”

问:就是“汉”、“满”、“蒙”、“回”、“Zang”,五族共和。

答:是的。而且革命党人也发现:之前我们不承认大清国是中国,其实也是愚蠢的。所以他们也开始承认大清国就是中国。为什么要承认呢?因为革命党人发现:原来承认大清国是中国,就可以从大清国的手中名正言顺地“继承”到这些新的领土: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

问:而且还开始宣扬一个新的概念,叫做“中华民族”。

答:是。革命党还是有法律人才的。从满清手中“继承”了满洲、内外蒙古、JiangZang这些新领土之后,革命党人开始琢磨着要完善合fa性的问题。为了营造合fa性,革命党人开始淡化此前的“大汉民族”主义口号,而开始宣扬“中华民族”这个概念。

问:“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就囊括了满族、蒙古族等,它使民国的版图合法性,得到了初步的确立。

答:至少在表面上是确立了。民国成立之后,民国的精英们就废除了“十八星旗”、而换上了“五色旗”。五色旗就是“五族共和”的意思。

问:所以民国立国之初的这些精英们,也是很“实用主义”

答:确实是这样。民国成立之后,孙文到处演讲,说要将满族、Zang、蒙古族等逐步汉化。这个在他的演讲录里面是有多处提到的。现在我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民族政策,显然是不妥的

问:但革命党人当年认为自己这样做,是“爱国”。

答:扩张领土,当然是爱国。只是后患无穷。民国乍立,蒙古人就不干了,他们闹事了,说要分家,要单干。

问:蒙古du立运动。

答:就是。民国成立之后,蒙古的王爷们有意见了,他们说:我们蒙古在明朝乃至以前,并不是你们汉人的地方,我们蒙古臣服于满清两百多年,是慑于满清的淫威。现在满清倒台了,满清将我们蒙古让渡给你们民国,可是你没征得我同意啊!我们不服。我们蒙古人要恢复自己的国家。

问:北洋政府听不进去?

答:北洋政府当然听不进去。要知道那袁世凯也是个强硬派。他哪里听得懂这种话?哗哗地就派军队到外蒙古去,zhen压。开枪放炮,毫不客气的。谁跟你讲道理?

问:而且不但蒙古人不干,甚至满清贵族本身也是不服的。

答:不服。其中肃亲王善耆就回到了满洲,在那里搞了个“宗社党”,立志要恢复满洲江山。善耆这帮人的逻辑也是很直截了当——那《退位诏书》是革命党和袁世凯勾结起来、逼迫隆裕太后签的,我们这些王爷不服,关内十八省原先是我们抢你们汉人的,现在还给你,我无话可说,可是满洲是我们满清世世代代祖传的地盘,我回满洲复国去,我有理

问:按照中国的历史话语逻辑,凡是胁迫签署的条约都叫“不平等条约”。《退位诏书》并不是自愿签的,而是在革命军的巨大压力之下,被迫签署的,革命军不但恢复了明朝江山,而且还将版图扩张了一倍以上,那么可不可以说:《退位诏书》也是一份“不平等文件”

答: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双重标准,并不仅仅是哪一个民族的特有弊病,其实它是全世界的民族所普遍共有的毛病,它源于人类的自私本性:凡事都是我对的,别人都是错的。坏事别人不能做,但是我自己可以做。扪心自问,人的本性,就是如此的丑恶

问:好像在1916年在东北还闹过一起武装bao*动。

答:闹了。是1916年。立志“复国”的满清“宗社党”在东北闹了一起武装bao*动,意图du立,但是被北洋政府果断镇压了。

问:日本鬼子似乎插手策划了这次武装bao动?

答:主要是日本的一些军阀浪人提供了支持,但是日本政府是反对的。在这些日本军阀和浪人的眼中,满洲du立出去符合日本的利益,所以他们愿意给“宗社党”提供援助。这并不奇怪,符合逻辑。

问:溥仪这个人有没有“光复满清”的志气?

答: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有许多遗老在他的耳边灌输这种思想。但是溥仪在青少年时期,找了一个英国人庄士敦教他英语,动机是很明确的——准备日后出国。你可以参考庄士敦所著《紫禁城的黄昏》等资料。

问:1917年的复辟不就是溥仪搞的吗?

答:不是。1917年的复辟是张勋搞的。当年溥仪年仅11岁,他其实并不懂事。将复辟这种事的责任归到一个年仅11岁、不谙世事的孩子头上,我认为是不公道的——就算溥仪参与了复辟,他也不能承担责任,因为他才11岁,一个孩子是不能承担责任的,这个稍微懂一点法律、稍微明白事理的人都应该懂得,不必多说了。

问:后来溥仪又是怎样被驱逐出的紫禁城?

答:溥仪被逐出紫禁城,则是1924年冬发生的事情。其决策人是国民党人控制的“摄政内阁”,而执行人则是冯玉祥手下的鹿钟麟等。

问:这个行为算不算是违反了1912年颁布的《优待清室条件》?

答:我觉得是违反了。《优待清室条件》第三条是这样约定的——大清皇帝辞位之后,暂居宫禁,日后移居颐和园,侍卫人等,照常留用”——这里有两点要留意的:1、溥仪何时搬出紫禁城迁往颐和园?约定不明,宜用协商。2、即便被赶出紫禁城,溥仪仍然有权居住在颐和园。但是溥仪被告知的是:择住民居

问:换而言之,“摄政内阁”将溥仪赶出紫禁城、另择民居,是一种背信弃义的行为?

答:我认为是这样。事后一帮满清遗臣给孙文写信,说摄政内阁这样蛮干是背信弃义,希望孙文主持公道、恢复《优待清室条件》。

问:孙文是怎样答复的?

答:孙文说,你们的小皇帝在1917年搞复辟,是你们违反《优待清室条件》在先。这次溥仪被赶出紫禁城,活该,我才不救你——这还不算,而且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国民党北伐胜利之后,国民革命军第6军团第12军的军长孙殿英,竟然将“清东陵”洗劫一空,其中乾隆皇帝慈禧太后的陵墓被盗掘、被砸烂、遗体被毁灭

问:国民革命军这个行为,已经不只是“失信”那么简单,而是已经沦为“小丑”“盗匪”级别了。

答:祖坟被挖这件事对溥仪的打击很大。他得知消息之后,发誓“此仇必报”。日后溥仪铁了心投奔日本鬼子,与他的复仇心理有关。

问:孙殿英的盗墓丑行,没有被蒋介石追究吗?

答:没有。国民政府其实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不起溥仪。直到“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国民政府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所以国民政府派了高友唐去了天津,找了溥仪,说:国民政府愿意恢复1912年的待清室条件》、劝说溥仪千万不要跟日本鬼子跑

问:溥仪怎么说?

答:溥仪断然拒绝了。溥仪说:现在离你们当初赶我出宫,多少年了?七年了!七年来,你们有想过我么?我的祖坟(乾隆、慈禧)都被你们刨了,你们不闻不问,你们对得起你们的信用吗?现在才想起找我?晚啦

问:然后呢?

答:然后国民政府并不死心,宋子文去见了溥仪的英文老师庄士敦、想请他帮忙劝说溥仪回心转意。

问:庄士敦也不理吧?

答:由于国民政府此前种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庄士敦早就对国民政府丧失了基本的信任。所以庄士敦的反应也是——直接了当地拒绝

问:所以溥仪后来投奔日本鬼子,他的行为并非是不可解释的。

答:凡事都有原因。说起溥仪,顺带提两点。第一点,溥仪的《我的前半生》是在政zhi审查的压力下写就的,这册资料的史料价值有是有,但是同时有很多水分,不能全信。第二点,溥仪在远东军事法庭的证言,也是有水分的,他在庭上说了许多假话、违心的话。这是由于他怕死、想活命的缘故。我无意在此苛责溥仪,我只是想提醒历史爱好者,在审读史料的时候要小心,要注意这些资料所产生的特定历史背景,注意留个心眼。

问:读历史,时刻谨防“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读历史最好的态度,是暂时忘记自己是中国人,最好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第三者,比如说想象自己是瑞士人。先把民族感情清空了,再来读史,看问题才能更客观、更全面一些

关注冯学荣的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退位诏书,日俄战争以及满洲争议

问:在中国有很多很多人说,佐藤信渊《宇内混同秘策》早就证明了日本灭wang中国、吞并全世界早就是蓄谋已久的国策,对吗?

答:不对。首先是作者身份与国策无关佐藤信渊只是一个民间思想家,他的言论只能代表他自己个人。其次是时空不对《宇内混同秘策》发表的年份是1823年,而中日战争爆发于1937年,二者相距了114年,是在不同的时空下、各自发生的两件毫不相关的事情。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都知道抗战胜利之后召开国防会议,陈济棠向蒋介石提议:我们应当吞并越南(未获采纳),我们可以依据陈济棠的建言,因而说:中国灭亡越南蓄谋已久吗?显然不能。为什么?因为陈济棠的建言,只能代表他自己的个人意见

问: 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1930年代爆发的中日战争,其症结其实就在于满洲(东北三省)?

答: 这样说是比较符合事实的,中日战争的症结,就在满洲

问:满洲这个地方,到底自古以来是不是中国的领土?

答:在明朝的时候,明廷曾经在东北设置过奴儿干都司”、“建州三卫”军事羁縻机关,但实际上关外地区除了少数几个城府是明朝有效施政的区域之外,东北绝大部分地方是由各个部落自行治理的

问:什么叫做“军事羁縻机关”?

答:所谓“军事羁縻机关”大概就是说:我大明朝的军队驻扎在此,宣我国威,你们这些蛮夷民族,都给我乖乖的,不要闹事,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这里要注意一点,在中国的历史上,阿富汗、朝鲜、越南都曾经被中国的“军事羁縻机关”覆盖。因此,“军事羁縻机关”的覆盖地不能视为中国“自古以来”的领土,否则今天我们要收复阿富汗、朝鲜、越南,那是相当荒唐的。

问:“军事羁縻机关”和当时的“行省”有什么不同?

答:大明朝的“行省”,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省”,是一个行政区域,比如我们现在叫“山东省人民政府”的,当时叫“山东承宣布政使司”,其首府叫做“济南府”。

问:那么明朝时候的东北地区,没有“行省”?

答:没有的。当时明朝在东北地区除了在零星几个城府有效施政之外,主要就是靠一些“军事羁縻机关”,一般叫做“卫”,而且还不是“常设”的,时有时无,再者,公元1616年,女真人在东北建立“后金”国,明朝就撤销了“军事羁縻机关”,也就是说,连“卫”都撤了。

问:因此东北地区不是大明帝国的领土?

答:问题是当时根本就没有“领土”这个概念。当时大明朝的秩序是一个叫做“天下”的秩序,而不是一个现代国家主权的秩序。当时明朝的“天下”观念认为:“天下”是以大明国为中心,周边都是“蛮夷”,当时明朝的统治者也没有所谓“主权”的概念,例如他们到人家女真的地盘上去设“卫”,丝毫不感觉有任何“侵犯”人家“主权”的意识。因为当时的亚洲还不存在现代意义上的“主权”、“领土”这些概念。

问:所以我们讨论“东北是不是明朝的领土”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答:就是无解。我们问“东北是不是明朝的领土”,就相当于问“王安石用的iPhone是第几代”?这些问题是无解的——王安石的时候还没有iPhone, 第几代也就无从问起。同理,明朝的时候亚洲还没有所谓“领土”概念,所以你问“东北是不是明朝的领土”?答案就是无解

问:明朝的时候,东北地区与山海关以内各行省,其性质是不同的?

答:不同。这个是相当清晰的、没有疑问的。明朝在长城关内所设置的各大行省,都设置有行政机关,收税,驻官,施政,执法,是名符其实的疆土,是汉人的地盘。但是长城关外,你比如说东北地区,明朝在那里(除少数城府以外)的“卫”,就没有收税、没有施政、也没有执法,因此,那时候的东北,和内地是截然不同的性质

问:也就是说,明朝时候的汉人统治者,没有将东北当作是汉人自己的地盘?

答:东北那时根本不是汉人的地盘。那时侯的东北,是谁的地盘呢?是女真人的地盘,是蒙古人的地盘,是东北各“蛮夷”部落的地盘,那时候的东北,不是汉人的地方,这个是相当清楚的、没有争议的。

问:但是我们可否这样说?明朝时候的东北,尽管不是汉人的地盘,但却是“中华民族”的地盘?

答:这又是一个问王安石用的iPhone是第几代了。在明朝的时候,所谓“中华民族”这个东西还不存在,所以问“明朝的东北是不是中华民族的地盘”,也是无解的。

问:但是女真人,也就是后来的满族,一直认为东北是他们的地盘,是这样吧?

答:这倒是真实的。满族人一直认为东北地区是满洲人的地盘,是女真民族的“龙兴之地”,如果你乘坐时空机器回到1640年问满洲人“满洲是不是汉人的地盘”?他们的答案百分之一百、绝对是否定的

问:但是1644年清朝入主中原之后,东北地区就纳入了中国的版图,这个是很清晰的吧?

答:这个说法其实也是错误的。准确的说法应该是:1644年汉人帝国灭亡,女真人建立的“大清国”侵占了长城关内的汉人地盘。不是“东北地区纳入中国版图”,而是本来就拥有东北地区的“大清帝国”扩张到了长城关内、吞并了汉地十八省、并打败郑家军、侵占呆湾岛

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就是问“大清国”是不是“中国”?

答:如果否认大清国是中国,就等于说汉人亡国了,而且当了268年的亡国奴。如果否认汉人当了268年的亡国奴,那么你就必须承认满清侵略者的合法性。历史问题有时候很复杂,这个问题是两难

问:清朝入主中原之后,在东北地区设置行省了没有?

答:没有。清朝入主中原之后,满清统治者认为:满洲是女真的龙兴之地,不准汉人移民过去谋生,因此没有在东北地区设置行省,而是实行了驻防将军制:设“盛京将军”、“吉林将军”、“黑龙江将军”。

问:也就是说,即便在清朝的时候,东北仍然没有设置行省?

答:是的。就是在清朝的时候,东北地区都没有设置行省,当时东北实行的是军事体制,你可以这样理解:清朝的时候,满清统治者将东北地区定义为军事禁区,不准汉人出山海关,也就是说不准汉人到东北谋生。因此,东北人烟稀少,不需要设置行省,只是由“将军”实行军事管制。是这么一个状态。

问:俄国人在东北的“中东铁路”是怎么回事?还有大连和旅顺,又是怎样沦为俄国殖民地的?

答:事情是这样的。大清帝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之后,为了防范日本,大清于1896年和沙皇俄国签署了《中俄密约》、并允许俄国在东北修筑一条铁路,时称“中东铁路”。不久之后的1898年,大清国又和沙俄签署了《旅大租地条约》、将大连旅顺租借给俄国25年。

问:1900年爆发的“庚子俄难”,又是怎么回事?

答:1900年在大清国北方爆发了义和团运动,俄国人以义和团破坏中东铁路为由,出兵大清国,并占领了整个东北地区。从1900年开始,一共占领了5,直至1905年日俄战争结束。

问:你在前面的访谈里说过,日本于1904年出兵东北、并于次年打败了俄国人,其首要动机是为了维护朝鲜的安全、而根本的目的是为了维护日本的安全。

答:是。日本当年将朝鲜看作是对俄国防的重要防线,要保住朝鲜,就必须要将俄国人赶出满洲。历史上的蒙元帝国曾经以朝鲜半岛为军事基地、从朝鲜出发、进攻日本。日本对这一段历史念念不忘。所以当年的日本人认为:必须要对俄国开战,越往后拖,就越危险

问:那么1905年日本人将俄国人打跑之后,既然日军已经占领了东北大地,为何不索性吞并东北、反而是将东北还给了大清国?

答:因为日本当年号称“文明”,还没有下定决心与“国际法体系”、“条约体系”撕破脸皮。当时美国主张“门户开放政策”、提倡“机会均等”,所以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如要吞并东北,美国是不会谅解的。

问:所以日本只是要了大连、旅顺和南满铁路,其余的南满广大地盘,都还给了大清?

答:的确是这样。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和沙俄签署了《朴茨茅斯和约》,在这份和约中,沙俄将此前通过《中俄密约》和《旅大租地条约》而取得的中东铁路的南段(即南满铁路)、大连、旅顺,转让给日本

问:美国人是怎么看的?

答:日本签了《朴茨茅斯和约》之后,和美国总统开会谈了,日本说依据这个《朴茨茅斯和约》,日本要“受让”大连、旅顺、南满铁路,这是依照你们西方人的国际法规则来办的,你们美国赞不赞同?

问:美国人赞同了吗?

答:美国人赞同了。说你们这是依照国际法的规则,依法办事,合情合理,而且合法,我们美国人支持你。

问:获得美国人背书之后,日本人就来找清政府谈?

答:是。日本人当年号称是东洋文明第一国,表面上它还是要依照国际法行事的。所以得知美国人无异议之后,日本人就找了清政府谈判:你看,沙俄占了你们的地盘,我日本花费了十万条人命、二十亿日元的军费,帮你们打跑了俄国人,现在我把南满大地还给你,但是依照国际法,我从俄国人那里“受让”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你们大清国,没话说了吧?

问:当时代表大清国参加谈判的是谁?他们都没话说吗?

答:无话可说。当时代表大清国参加谈判的,有袁世凯、唐绍仪、曹汝霖等。

问:为什么不“据理力争”呢?

答:当时袁世凯他们心里都知道,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战死了十万人,花费了二十亿日元的军费,在客观上而言,等于说这十万日本人是替大清国去死的,二十亿日元军费也是替大清国花的。因为早在1900年的时候,东北就已经沦陷了,如果不是日军出手,实际上东北已经是俄国的了、已经要不回来了,如果换了清军去跟俄军打,死的人一定远远不止这个数,而且还打不赢,实际上清政府也不敢和沙俄开打,因为一不小心就亡国,得不偿失。

问:那么日本为什么硬是要大连、旅顺和南满铁路呢?

答: 两个目的,一是殖民,二是防俄。而有意思的是,日本鬼子这两个动机是互为因果的:殖民是为了防俄,防俄也是为了殖民。

问:日本“承让”了旅顺、大连、南满铁路之后,东北发生了什么事?

答:日本势力进入东北之后,清政府开始重新审视从前的东北政策,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在东北不设行省其实是大错特错,所以在1907年,清政府废除了满洲将军制度,设置了三个省份:黑龙江省、吉林省、奉天省,其中的奉天省就是今天的辽宁省。这个事件,时称“东北改制”。

问:换句话说,东北在历史上,其实一直都没有“省”,是从1907年开始,东北才有“省”的?

答:正是。就是在1907年东北改制之后,东北才有了正式的“省”,也正是因为1907年的东北改制,“东三省”这个词才取代了此前的“满洲”、逐渐成为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新地名。

问:“东三省”后来成为中华民国的领土,有什么法律依据?

答:东三省后来成为中华民国的领土,主要的法律依据就是1912年清政府颁布的《退位诏书》,其中关键的一句是这样说的——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其中的“满族领土”,就是指的东三省。

问:“满族领土”就能是“东三省”么?

答:你问得好。是不严谨。但这个就是中国人做事的典型特性——不严谨。做什么事都不严谨。你说将东三省以“国家继承”的形式并入中华民国,但是你又没有把话说清楚、说明白。什么叫做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没有说明白,容易给人抓住辫子。所以我一向主张读者诸君,做任何事都要严谨,哪怕是咬文嚼字,都要严谨,要有理工脑袋,不要有文人脑袋

问:后来日本人就有意见了?

答:是。你比如说日本历史学家矢野仁一,他在民国初期就发表论文啊,他说你汉人是不是太贪了?你在明朝的时候,满洲(东北)不是你的,1900年的时候,沙俄侵占了满洲,到了1904年的时候,满洲事实上已经是俄国的了,我们日本人出兵打跑了俄国人,我们是从俄国人的手中打来的满洲,满洲理所当然是日本的。你说我贪婪,而你自己呢?你自己不贪婪吗?满洲是你汉人的地方吗?

问:他的学说在日本有市场吗?

答:有。影响很大。而且矢野仁一并不是当年的唯一,当年在日本持有这种看法的,大有人在。

问:日本鬼子之所以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吞东北并且丝毫不感觉到道德亏欠,是因为他们有自以为是的理论底气。

答:这还不算,还有更让你吐血的——“九一八事变”之后,不但日本鬼子认为它自己有理,就是联合国当年的雏形——“国际联盟”,居然也认为:日本有它一定的道理

问:国联(国际联盟)的见解是怎样的?

答:“满洲国”成立之后,国际联盟派了一个以英国伯爵李顿组成的调查团,到东北调查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发表了一个裁判性质的《李顿调查报告》,在这个报告中,国联调查团发表了以下的见解:1、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不属于自卫,而属于非法行为。2、但是中华民国事前在满洲的排日政策有过错,历史条约必须受尊重,所以日本在满洲的特殊地位是合法的3、满洲的主权属于中华民国,但是应当自治,由国际委员会共管,其中日本顾问参与国际委员会的管理工作。

问:《李顿报告》中指责中华民国在“九一八”之前有排日行为,它是指的哪些行为?

答:只要你愿意跳出“中国人”这个民族身份、以第三者的眼光去审视李顿这份调查报告,你会发现,其实这份报告大体上说的都是事实,而且其裁判也是比较合理的。就拿这个“排日”的指责而言,当时中国人的确有狡诈之处。你比如说1915年《民四条约》约定了日本侨民可以在满洲自由租地、耕种、设厂经商。你知道袁世凯、张作霖、张学良是怎样抵制这个条约的吗?

问:怎样抵制?

答:他们的想法是:你日本人不是要在东北租地吗?我不敢不让你来东北租地,但是我敢让我的老百姓不租地给你,哈,日本鬼子,傻逼了吧?你玩得过我吗?

问:也就是说,“九一八”之前的日本侨民手中拿着《民四条约》、来到东北,要租地,发现东北的中国人不肯租给他们?

答:是,日本人发现东北的中国老百姓不肯租地给他们,日本人纳闷:“我们出的也是市场价啊,你为什么不租给我?”于是有的东北老百姓悄悄地告诉日本人:“不是我不想租给你,而是政府不允许我租给你。”

问:是东北的行政当局发了行政命令到各地、严令禁止中国人租地给日本人?

答:是。有的日本领事就找东北当局谈,说你《民四条约》不是约好了吗、我们日本人可以自由租地呀?东北当局一脸友好地说:“是呀,依据条约,你们日本人是可以自由租地,但是我们的老百姓也有权不租给你呀!”

问:你有你租的权利,我有我不租的自由。

答:当时的东北当局就通过这种方式、千方百计地使《民四条约》失去实际的效力。

问:其实就技术上而言,东北当局这明显是狡辩,东北当局禁止东北人民租地给日本人,这实际上就是违反了条约,东北当局自作聪明、以为自己钻了条约空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东北当局这样做,不也是爱国吗?

答:当然是爱国行为,至少主观上是出于爱国。但是这一类的事情多了,日本鬼子也就逐渐明白了:和中国人签署条约是瞎扯淡,中国人是不守信用的,对于中国人这种狡诈民族,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揍他。但事实上客观地说,中华民国当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又要救国,又要避免和鬼子正面冲突,所以民国当局他只能“狡诈”,这也是逼出来的

问:你今天谈到的这些历史细节,我想许多读者是闻所未闻,是不是这些细节在过去的七十年间,被故意隐瞒了?

答:在1950-1990年代这几十年间,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这段时间中国的历史学家写历史,首先追求的不是“真实”和“全面”,而是“政zhi立场正确”,所以在1950-1990年这几十年间,中国许多公开出版的史料,在《编者的话》会有这样一段自白:“编者删除了书中不实的、反动的、颠倒黑白的文字”。我觉得这样反而不好。我认为既然你觉得自己有理讲遍天下,那么你又为何心虚、为何要删减史料呢?还记得那个“狼来了”的故事吗?你不诚实一次,你就会失去公信力,后来人们再也不信你了,最终发现是得不偿失,这又何苦。

关注冯学荣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科举制度,武士,封建割据及尚武文化

问:近代史上的日本鬼子,是十分凶残的一群兽兵,这群兽兵在中国的土地上,杀人不眨眼,屠杀战俘就不必说了,经常性地屠杀中国的妇女、老人、幼儿,在侵华日军里,也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答: 是的,日本鬼子的凶残,在历史上已经是定案,这一点是没什么好争议的,不但作为受害方的中国有大量的档案记录,而且有相当多的侵华日军官兵,也在自己的日记和回忆录里,留下了海量的屠杀战俘和平民的自述。实际上,不但在中国战场,就是在太平洋战场上,日本鬼子对待英、美、澳等国的战俘,也是相当的凶残,拿战俘当靶子练习刺杀的事情,无论在中国战场还是在太平洋战场上,都是相当普遍的事情。

问:而且似乎日本鬼子从古代历史以来,一直都是这个德性?

答:远的不说,就从日本战国时代开始讲,倭兵就是十分凶残的,明朝抗倭历史留下来的文献也经常性地提到倭兵的勇猛与凶残

问:他们不但对敌人残忍,而且对自己也相当残忍。

答:战死不投降,是日本鬼子的传统,这个传统并不是在近代冒出来的,而是日本从古代就一直继承下来的。比如说切腹现象,这个是众所周知了。倭兵对自己,也是很残忍的。

问:这是日本这个民族的特性?

答:更严谨地来说,是旧日本时代大和民族的特性

问:这是不是一种很奇特的文化?日本这个民族,为什么会有这种格外“好勇斗狠”的民族特性?

答:这个问题很大,如果要展开谈的话,可以写一本几十万字的专著。但是一言蔽之——日本民族,在历史上一直是一个尚武的民族

问:能否详细讲讲?

答:古代日本社会的等级划分,是“士农工商”,注意了,这里的“士”,指的是“武士”——换句话说,武人在日本传统社会,其社会地位是居于第一等的。自古以来的日本,第一等人不是读书人,也不是商人,更不是农民,而是“武士”。日本武士在他们日本国内,是第一等的国民,是受人敬仰的。

问:据说古代日本武士从小就要观摩死刑。

答:古代日本武士的培养,从小就十分残忍。从他们小的时候,成年武士们就带着小武士,带他们去观摩杀头,观摩切腹,从小就给他们灌输一种凶残的思想。在古代日本有一种说法,叫做“好男儿不能死在病床上”,这是什么意思呢?它是说:你是不是一个日本男儿?如果是,你就不要老死在病床上,老死在病床上是丢人的。那么你应该死在哪里呢?你应该死在战场上

问:好凶悍的文化。

答:正是。日本古代最有名的、质量最好的产品是什么?日本古代在世界上最闻名的产品,就是日本刀,当时其实也不叫“日本刀”,而是叫“倭刀”。为什么是日本刀(倭刀)最好呢?因为日本这个民族尚武,他们最优秀的工匠,被市场配置到制刀行业去了

问:刚才你谈了日本的“士农工商”社会等级,似乎我们中国也有“士农工商”的分级。

答:中国的“士农工商”,和日本的“士农工商”,完全不同。中国“士农工商”里面的“士”,指的是“文士”、“文官”、“文人”、“读书人”、“诗人”。也就是说,在中国的传统社会,第一等人不是武人,也不是农民,更不是商人,而是读书人。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换句话来说,中国的传统社会,是一个文人社会。而日本的传统社会,是一个武人社会。这两个民族,是性质截然不同的两个民族,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完完全全就是两群不同的人。

问:可不可以说说,日本人的这种尚武文化,它到底是怎么来的?

答:说来也是话长。一个民族的文化,它的形成是诸多因素的结果,但是如果长话短说、直指要点的话,那么我认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日本没有科举制度,它是依靠武人来辅助君王的。

问:也就是说,中国有科举制度,这个制度使中国人变成了文人。而日本没有科举制度,所以他们保留了人的原始本性:尚武。

答:简单地说就是这样。中国有科举制度,什么叫做科举制度?科举制度就是一种“学而优则仕”的制度,它是告诉全体中国人:你是不是精英?你想不想出人头地?如果你认为你自己是精英,如果你想出人头地,那么你就应该进书房去、好好读书,给我头悬梁,锥刺股,参加科举考试,考取了功名,就可以当官,辅助皇帝。我们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科举制度,一个国家在引导什么,它的国民就会变成什么。古代中国就是通过这个科举制度,引导全中国的精英去当读书人、当文人了,写诗作词去了,这样一来,整个中华民族,就成为了一个文人民族

问:也就是说,不要问日本人为什么尚武,而要问中国人为什么尚文。

答:对了。我们看人家尚武,觉得很奇怪,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人家反而觉得我们“尚文”很奇怪:在长达千年的历史里面,汉民族几乎是整个民族都在写诗,这不奇怪吗?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诗吗?

问:可是好象日本也仿照中国、实施过科举制度?

答:的确。那是在唐朝的时候,日本曾经尝试仿效唐朝在日本实行科举制度,可是日本人很快就发现,科举这个东西不符合日本的国情。为什么呢?因为科举制度是一种较为平等的考试制度,无论你出身多么卑贱,只要你把书读好了、把考试给通过了,你就可以进入上层社会。而当时的日本是一个有着贵族传统的社会,日本贵族的势力非常庞大,此外,日本地方庄园主、豪强的势力也很大。所以中国的科举制度刚刚进入日本没多久,就遭到了日本贵族的抵制,结果可想而知,没实行多久,科举就在日本废了,不搞这个了。

问: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实行科举制度、鼓励国民都去当文人呢?

答:我觉得这个跟皇帝要维护自己的皇权有关。中国的皇帝,向来是中央集权的皇帝,一人独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全中国都是皇帝的。中国的皇帝是绝对的威权。拥有了这种绝对威权之后,皇帝所要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人民造反。人民会不会造反?怎样才能防止人民造反?答案就是——科举制度。它叫中国的精英都念书去、当文弱书生去。你们都当秀才了,我这个当皇帝的,就安全了。你比如说,唐太宗有一次的考试院看到鱼贯而出,得意的:“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实际上就是“全中国精英,都我的圈套了,你们这些傻逼,都上当了,我让你们念书考科举,就是让你们远离刀剑,远离造反——这就是科举制度的实质——你们都受骗了,我搞一个九品文官制度出来,诱使你们都放下武器、都念书去了,皇帝就我一个人做,你们都给我打工,我可以高枕无忧了

问:也就是说,科举制度是中国皇帝维护社会稳定的一个法宝。

答:正是。古代的中国是一个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这样的国家,和平和稳定是常态,农民暴动是非常态。在一个中央集权、稳定是常态的国家,显然要用文人来治国,因为不需要那么多的武人。所以我们中国的王朝,其实常态是稳定的,只是偶尔遇到天灾,农民吃不饱了,才起来造反。总之一句话,中国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农耕国家,这样的国家没有尚武的基础,也没有尚武的必要。

问:这么说,那么日本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不是中央集权?

答:密码就在这里了。古代日本社会和中国社会,是截然不同的。古代中国是中央集权,皇帝独大,不提倡老百姓尚武。而古代日本社会呢,要知道日本天皇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弱势皇帝,很多时候甚至就是一个傀儡。古代日本是一个封建国家,天皇是个的,在地方,则有着以贵族、大名、庄园领主、幕府将军等地方势力为主的封建割据,你称王,我称霸,各据一方,需要大量的武士来维持封建割据的社会形态,所以他们逐渐培育出极端尚武的文化。

问:好像甚至在明治维新的元老之中,也有不少的武士。

答:是。你看,吉田松阴、山县有朋、松方正义、孝允大久保利通大隈重信……这些明治维新时代的红人元老,都是武士,都是从小看杀头长大的、从小练习倭刀长大的、从小观摩切腹长大的人。所以明治维新,从一开始就遗传了日本古代社会的尚武之风,所以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日本自从明治维新之后,立马开始咄咄逼人,因为当时的日本就是一个武士之国,是一群武人在领导这个国家,所以它咄咄逼人——武人的思维方式和文人的思维方式,有本质的不同。

问:可不可以这样说,古代中国的周边,有好几个尚武的民族,匈奴、契丹、蒙古、女真,这日本民族,其实也是其中一个。

答:说对了。这正是中国的不幸之处。中国自古以来,就被尚武民族包围。你说的匈奴、契丹、蒙古、女真,都是尚武民族。其实还有一个日本。

问:刚才谈了这么多,都是谈的近代以前的日本。可是,现在的日本人怎么样,还尚武吗?依我看,似乎是大不如前了?

答:尽管日本从古代一直到近代,都是一个尚武的民族,但是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战败之后,日本民族的尚武之风,被废除了。或者说得更通俗一点,日本这个尚武民族,在1945年之后,被美国阉割了。日本投降短短一年之后,就公布了《日本国宪法》,也就是我们大家常说的“和平宪法”。这部宪法的最显著特点是“和平主义”,它在《前言》部分就明确规定:这个宪法的主旨是要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的战祸、“日本国民期望持久的和平”。这部宪法的第二章,就是叫做放弃战争,其中第九条规定: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这一条,实际上已经否定了尚武精神。

问:此外还废除了天皇、贵族、军阀的权力。

答:不但如此,还杀了一批战犯,判处入狱的战犯就更多了,而且还实施了“政教分离”,同时还铲除了被视为军国主义经济基础的日本财阀,此外,还修改了日本中小学的教科书,将日本穷兵黩武的思想根源,整个都给铲除了。所以,七十年以来,就产生了现在的新日本人。

问:所以现在的日本人,和战前的日本人,是既然不同的两类人。

答:完全变了。因为现在这一代日本人,和战前的日本人,他们成长的土壤截然不同,在明治乃至昭和时代前期,愿意为国捐躯的日本人可算是绝大多数,而近些年日本的一些网络上以及街头的随机调查则显示,现在愿意为国捐躯的日本青年人,已经沦为了极少数

问:所以我们谈“日本鬼子”,只是在谈近代史上的日本鬼子,而不是谈的现代日本人,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现在的日本人?

答:是。时过境迁 、物是人非了。时代已经变了,日本人也已经变了,不但肉体上不是当年的鬼子,就是在思想上,也完全变了。我们不能用过去的眼光来看待现在的日本人。我们中国有个成语叫做“刻舟求剑”,说的就是这个思想:船都走远了,河水不是那片河水了,水底下也没有剑了,时空变了,一切都变了。

问: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放松对日本的警惕?

答:千万不要误解我的文意,也不必过分解读我的文字。我并没有说现在的日本人都是好人,也没有说过我们现在可以放松对日本的警惕。但是,现在的日本人,的确已经丧失了战前日本人一直以来的尚武之风,他们已经完全变了,和历史上的“日本鬼子”完全不是一回事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对日本丧失警惕,事实上,保持对一切邻国的适度警惕,是一个国家国防事业的应有之义,如果我们都丧失警惕了,那还要我们的军队干什么?哪怕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也是一样,你、我、他可以交往,但彼此之间能不留个心眼吗?防人之心不可无

关注冯学荣的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Europa vive el florecimiento del Fascismo... desde el fin de la segunda guerra mundial, nunca hasta hoy se habia apreciado tantos atentados, agresiones y muertes de personas a manos de esos descerebrados.


Fin de la 2da Guerra en Europa

En Alemania se necesitaba orden... y los aliados decidieron robarle una gran parte de la cupula de cientificos... y dejar sin castigar a la mayor parte de los criminales a la cabeza de las SS y el partido Nazi, como tambien de las diferentes instituciones.

Naturalmente se necesitaban algunos corderos para llevar al matadero de los medios de comunicacion, y es asi que tomaron la decision de pasar a varios cientos de Nazis sin mayor importancia por la guillotina y asi los ganadores se limpiaron la cara.

Hasta al dia de hoy aparecen de vez en cuando en las portadas de los noticiarios, uno que otro nuevo juicio a algun nuevo descubrimiento o revelacion de algun estupido ex-vigilante o ex-barrendero de los viejos campos de concentracion.

En cambio los jefes de VW, Siemens, Deutsche Bank, BMW, Mercedes Benz, Tyson Krup, Bayer y de las otras 50 corporaciones que apoyaron economica, logistica y cientificamente al gobierno Nazi nunca llegaran a pisar un juzgado y respender por sus graves violaciones a los DD.HH.

La Policia y los servicios Secretos

Inmediatamente comenzados los trabajos de reconstruccion, entre las nuevas autoridades se encontraron viejas caras... sobre todo en los cuerpos policiales y posteriormente en los flamantes servicios secretos.

Tambien hay indicios de que durante la creacion y coordinacion de los servicios secretos europeos para llevar a cabo la Operacion GLADIO, estuvo nada menos que el ex-jefe las viejas SS.

Muchos de los atentados de extrema derecha (enmascarados como de extrema izquierda) fueron perpetrados por posibles grupos bajo las ordenes de los integrantes de GLADIO... y de esta manera evitar que los partidos de izquierda llegaran a algun gobierno en Europa.

GLADIO Hoy

Desde la creacion de la Union Europea en los 70s, se venian haciendo algunos esfuerzos por apoyar cada vez mas la democracia... pero los gobiernos de derecha (como el democristiano aleman o el conservador britanico) nunca han dejado de actuar en las sombras, bajo la consigna:

_Mejor perder algunos ciudadanos, que perder el poder_

La Democracia al fin y al cabo sera tan buena como cualquier otra forma de gobierno mientras el poder se mantenga en pocas manos.

Hasta el presente los servicios secretos no han dejado de estar coordinados y han actuado siempre que han visto la posibilidad de perder algo de poder o que los partidos democristianos o los social democratas mas conservadores han caido en desgracia.

Curiosamente el 911 ha sido como un regalo caido del cielo... y desde entonces la extrema derecha no ha dejado de ganar posiciones. Posiciones que implican el fortalecimiento de los servicios militares, policiales y los servicios secretos... un circulo enfermizo que se auto-alimenta.

Suecia, Holanda, Suecia, Alemania, Hungria, ...

Ya en las ultimas elecciones, los partidos de ultraderecha han llegado a ser los mas votados en varios paises: Suecia, Holanda, Hungria, Polonia, Croacia... y en otros paises se acercan cada vez mas a ser gobierno o a ser parte de el: Alemania, Francia, Dinamarca, Noruega, Belgica, Reino Unido, ... y en algunos se ha impuesto a sangre y fuego, con la venia del resto de Europa: Ucrania.

Los casos de Hungria y Ucrania merecen ser destacados. El primero ha dado carta blanca a crear cuasi-carceles o campos cerrados para todos los Gitanos... la cantidad de asesinatos a manos de neo-nazis (parte del gobierno) ya ni se cuentan en los medios. Ucrania junto con prohibir cualquier señal que adhiera al comunismo, tambien ha dado carta blanca al exterminio de los grupos o pueblos pro-rusos, obteniendo para ello el apoyo militar expreso de la Union Europea.

La Union Europea sigue los pasos de USA

Paralelamente en los ultimos 5 años se han visto reducirse los derechos de las personas y solo en los ultimos 24 meses se han visto intentos descarados de eliminar algunos de ellos, como la Libre Circulacion.

Es mas que curioso, que poco despues que Londres declarara su oposicion a la entrada de ciudadanos de los nuevos estados miembros de la Union Europea, se dieran los famosos ataques terroristas, excusa perfecta para cerrar sus fronteras.

Paralelamente en el parlamento se discuten una serie de leyes y reglamentos que afectan entre otras cosas la libertad de prensa en relacion a los llamados secretos empresariales o que desde muy pronto todos los dispositivos que hagan uso de señales radiofonicas o similares deberan ser certificadas por las autoridades estatales.

Tambien Alemania quiere que todos los estados miembros abandonen sus sistema de registro de personas y lo cambien por uno centralizado, que permita la identificacion de TODOS en la zona europea.

No hay que olvidar, que Hungria quiere despachar ya una ley que prohiba cualquier forma de cifrado entre la poblacion civil.

Todos actos y acciones que se han realizado en las sombras o que se han mantenido muy silenciosamente y se ha informado poco o nada a la poblacion.

_Con el miedo, aumenta la necesidad de mas policias_

Conclusion

Todo indica que los actos que parecen obvios, tienen segundas y terceras intensiones... que los buenos, son en realidad muy, pero muy malos... y que los otros no lo son tanto.


冯学荣:“大东亚共荣圈”与太平洋战争

:有一种法,日本鬼子是先有一个“东亚共荣圈”的国策,所以日本鬼子先吞并中国然后吞并,是不是这样

答:是中日关系史典型典型的倒果。事上,不是因日本鬼子先有“大东亚共荣圈”的国策、才侵占中国,而是因日本和中国打起来了,日本制订“大东亚共荣圈”的划。话说“大东亚共荣圈”,并不是中日争的原因,而恰恰是中争的

这样说的依据何在?

答: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防卫厅战撰的《中国事变陆军史》等大量史料,收了中日争期日本军阀多次重要会要、对华(支)政策、作战计划等,也就是日本鬼子战时在想什么,在近代史史料里面,记录等清清楚楚,我好者大多没有耐心去啃这些史料,所以不知道日本鬼子的想法,被一些政zhi化的历史牵着鼻子走,当然看不到真史。

问:日本人应该早在明治维新的时候,就有了吞并亚洲的想法吧?

冯学荣:准确的说法是:日本人早在明治维新的时候,就有了扩张的想法,而不是吞并亚洲的想法。在1880年的时候,日本人成立过一个“兴亚会”,宣扬东亚人民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白人帝国主义,但这只是一种思想,并不是日本的国策思想是思想,国策是国策,思想家是思想家,政治家是政治家,并不是一回事

问:似乎孙中山也宣扬过“大亚洲主义”。

答:这就是孙中山流亡到日本能吃香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懂得投日本人所好,日本一些思想家说大亚洲主义,孙中山流亡到日本也跟着附和,说你们日本人应该和我们中国人联合起来、共同对抗白人世界,孙中山的说法很符合日本朝野一些“有志人士”的胃口,所以日本人觉得孙中山“有用”,留着这个人,万一以后派得上用场。

问:日本人宣扬的“大亚洲主义”是不是隐含着以日本为盟主的前提?

答:是。正如北约以美国为盟主。但北约的存在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会员国对盟主国的深度信任。日本人的“大亚洲主义”为什么始终未能取得中国人的信任呢?主要原因就是从甲午战争以来,日本割台湾、割大连、割旅顺、1915年还抛出个“二十一条”,吃香太难看,日本帝国自毁形象,中国人丧失了对日本的基本信任,东亚地区缺乏互信,所以所谓“大亚洲主义”,就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1937年8月淞沪大打起来之后,美国是什么度?

答:在淞沪开打之初,美国、英国些西方国家,主要是态度因为美国曾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卷了去、死惨重,于是在一之后,美国人痛定思痛,决定以后凡是上的纠纷,我不参与了,管你狗咬狗,我我的日子管不着,不管他人瓦上霜”的思想,在当叫做“孤立主在“孤立主”思潮的影响下,美国陆续出台了一些禁止美国公司美国公民向交国出售武器、出售源的法些法中立法”。

:“交国”,依照当的国法,是双方都已了的国家。

答:必要双方都已了才符合国法定上的“交国”中日1937年秋正式打响后,无是中方,是日方,都将战争义为”,中方叫做“七七事”,而日方叫“北支事”,后来又升级为中国(支那)事”,就是不叫,而叫

:双方都没有宣

答:双方都没有宣就是美国当存在《中立法》,中方一旦日本宣了,那么中国就无法从美国武器了,日本也一,当的日本主要是依靠美国首的西方国家石油等源,一旦对华,那么日本就是交国,依据美国的《中立法》,美国火商就无法向日本入石油、钢铁、母机等源。所以争打起来之后,中日双方都不宣,打的其是同一个算,想法是一但是,尽管美国在一开始是望的心,但中日争打起来之后,多西方者向欧美媒体了大量的战场报道,侵军对中国的狂轰滥炸、和老幼孺的无差别杀戮,刺激了美国人的神,美国人的于是渐变同情起来,美国总统斯福于1937年10月5日在芝加哥了一篇《防疫演(QuarantineSpeech),他在文中争中女儿童的表达了强烈的反感然在文中斯福并没有指明日本,但全世界的听众都知道他说谁

:同情同情,美国仍然在向日本供武器和源。

答:主要是美国火商向日本供武器和源,美国政府和美国火商不是一回事,不能混,因中日争的双方都没有宣,所以中日两国都不是交国,既然不是交国,那么美国火商就有向中日两国同出售武器,美国当时毕竟是一个法治国家,人家火商又没有法,你凭什么禁止他?所以美国政府尽管同情中国,也没法禁止美国军火商向日本输出武器和资源

:抗之后不久,中国的主要港口基本上陷了,西方国家是通哪个渠道向中国供给军火及争物的?

答:起初主要越南-昆明线,所以日本于1940年出兵越南,截断了条交通线,同也正是日本出兵越南的举动触犯了美国在东南亚的利益,美国于是果断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资产,并日本石油禁运、以及经济制裁,英国紧接着美国,采取了类似的制裁措施

:掐住日本的脖子了。

答:是掐住脖子了。日本这时已经将这些动作视为战争行为了,但是日本仍然忍耐、并希望通过对美谈判来扭转困境。美国对日本的石油禁运和经济制裁,意味着日本的战略供给(尤其是石油)被一刀切断。从此以后,日本就只能使用国内剩余的石油。而由于蒋介石死不投降,中日战争的结束遥遥无期,这样一来,日本人就开始推想:如果在石油用尽之前,中国不投降的话,那么意味着日本不能再打下去,因为没有石油,坦克、飞机、舰艇都开不动了,这样的话,不但不能再打下去,而且蒋介石还可能会反攻报复,到那个时候,日本帝国就完蛋了。

问:日本和美国就此事的谈判结果如何?

答:日本和美国谈判,但美国人的条件很死:你日本要从中国本土、满洲全部撤兵,撤的一个不剩,我就解除石油禁运、解除经济制裁。

问:日本不能答应。

答:在日本人的眼中,美国的条件是狮子大开口,日本人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从中国和满洲撤兵,那么意味着:1、在这之前战死的几十万日本兵纯粹白死,日本民心不服,日本国内政局就会陷入动乱2、不但满洲国泡汤,而且1905年“明治先烈”死了十万条人命换来的满洲殖民地(大连、旅顺、南满铁路)将在一夜之间消失3、这样一来,日本帝国威信扫地朝鲜、台湾等殖民地的人民将会群起效仿,明治维新以来苦心经营的日本帝国大厦将崩溃坍塌。联想一大串,所以日本在权衡利弊之后,始终无法下决心接受美国的条件。

问:但是日本明知自己打不赢美国,为何还要冒险开战?

答:即便是在谈判期间,日本每天都在消耗石油等战略资源,由于进口被美国封锁了,日本国内的存油是一天比一天少,这样下去,就算不和美国开战,一旦石油耗尽,也要败在中国的手中,所以日本军阀横下一条心,偷袭珍珠港,对美国开战。但是,日本向美国开战的目的,并不是要战胜美国,日本是战不胜美国的,这一点,日本帝国从上到下、自始至终,都深深知道,那么为什么日本还敢对美开战呢?日本军阀的想法是这样的:尽管我打不赢美国,但是我可以在战争初期狠狠杀你一批美国人,显示一下日本的武威,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一旦人命损失太大、大到无法承受的时候,美国也许就会坐到谈判桌前,乖乖和我谈判。

问:以战求和

答:是,以战求和,日本决策层对美开战的想法,是通过战争来迫使美国谈和、解除石油禁运和经济制裁。

问:但这个赌局太大。

答:是在赌。但是如果不赌这一局的话,坐等石油耗尽,日本也走向崩溃。总之,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如干脆放手一搏、赌一盘

问:日本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提出“大东亚共荣圈”的口号?

答:对美开战之后,日本立马攻占香港,也与英国打起来了,不到一年之后的194211月,日本成立了“大东亚省”,开始正式经营“大东亚共荣圈”,日本提出这个口号的其中一个主要目的,是削减东南亚国家人民的反抗。日本向东南亚出兵,戴着“殖民地解放军”的面具,事实上它本身也是殖民者,和西方殖民者,并没有什么两样。

问: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美国参战的话,中华民国早就亡国了。

答:如果没有美国参战的话,重庆沦陷、蒋介石的中华民国亡国是大概率事件,届时蒋介石将在苏联成立流亡政府,但是汪精卫的中华民国则不会,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汪精卫的中华民国(汪伪)是日本的附庸国,跟着汪精卫做中国人,只能做东亚的二等公民仰日本人的鼻息。

问:但是假设日本打赢了的话,中国也许不会赤化。

答:假如日本打赢了,中国赤化的概率会小很多,但是如我前文所说,赤化可免,二等公民则是当定了,是赤化好?还是当二等公民好?汪精卫认为宁愿做二等公民也不要赤化。从后来的历史看来,赤化也确实代价惨重,死了好多人。现在主流的看法是赤化相对好一些,尽管有代价,但是弯路走过之后,毕竟还可以回头,但如果跟着汪精卫当二等公民,日本帝国忘乎所以、失去分寸,中国日后会不会像朝鲜一样被日本吞并?实属未知数。

问:也就是说,尽管日本在战前没有一个灭wang中国的计划,但是打起来之后,如果屈膝投降,则中国仍然会有亡国的危险。

答:这样理解就准确了。打起来之前的逻辑和打起来之后的逻辑是不同的。打起来之前,日本政府并没有一个灭wang中国的成文国策,但是打起来之后,日本的想法会改变,它也许会觉得你太麻烦,索性就吞并了你,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好比两个人打架,打起来之前,我并没有想杀你,但是打起来之后就不同了,打急了,我就干脆杀了你,这个是有可能的。

问:在整个二战期间,亚洲有没有国家站在日本一边的?

答:在二战期间,日本在亚洲并非没有知音,我简单列举几个:泰国、印度、缅甸、蒙古、菲律宾……这些都是日本的知音,它们当时站在日本的一边。这些国家基本上有一个共同特征:它们已经处于被外人支配的命运,因此和日本合作并不会失去更多,但泰国除外,泰国当时的想法很独特,它认为:与其被日本征服,不如和日本合作,泰国当时是一个独立国家,它是自己选择站到日本一边的。

问:日本人在投降的时候,其心态是怎样的?是打算当美国人吗?

答:不是。《波茨坦公告》写得很清楚,盟军无意吞并日本,也无意将日本化为任何一国(例如美国)的殖民地,所以日本人在投降的时候就很清楚地知道:日本并不会亡国,投降之后,日本也一样存在,但是从此以后,日本的政治、经济、外交……都受美国人的控制,换句话说,我打输,投降了,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你美国、当二等公民,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问:战后日本当了美国在亚洲的反赤堡垒。

答:战后亚洲的赤化,使投降后的日本拥有了剩余价值。事实上战后的美国干了日本之前干过的类似事业——打着“防赤”的旗号、杀入别国的国土。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很有趣的一幕:美国出兵朝鲜、出兵越南,操纵傀儡政权,地毯式轰炸……这些所作所为和曾经的日本帝国作为,其实很像。蒋介石败退台湾之后,冈村宁次组织了一批日本志愿兵、向蒋介石请缨:我们替你杀回大陆,帮助你复国吧。但是日本鬼子名声太臭,蒋介石不敢起用,冈村宁次他们遂以“白团”的名义留在台湾,当了国民党军队的教官,以此报答蒋介石。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Changelog, November 12, 2015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Version 0.3.3

  • Optional files working well, version bumped
  • More optional files related optimalization
  • Fix database re-create loop on initial sync

ReactionGIFs

  • Sort by most liked / latest commented
  • Faster page loading time by delay creating videos out of sight
  • Added raw source code (not compiled) as optional f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