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A continuacion una lista de las respuestas a esas preguntas que se repiten con frecuencia y a esas otras que nunca se hacen, pero que probablemente mas de alguno se ha hecho de manera inconciente ;)


¿Por qué un blog?

No lo se realmente o mejor dicho, si lo se. Un blog me permite escribir de todos los temas que a mi me gustan, de forma libre y abierta.

Anonimato, privacidad, P2P...

Anonimato en mi opinion, es la imposibilidad de conocer o identificar a las partes de una comunicacion o una red.

Privacidad en mi opinion, es la imposibilidad de conocer el contenido de una conversacion o los datos que se intercambian en una red.

P2P en mi opinion, es el protocolo en el cual los integrantes que toman parte tienen igualdad de derechos y obligaciones... o sea es una red de iguales.

En lo personal, Zeronet solo cumple con una sola condicion y necesita trabajar mas en mejorar...

¿Por qué me quedo en Zeronet, si protege tan poco la privacidad y ni siquiera es compatible con I2P?

Me gusta apoyar cualquier iniciativa que descentralice internet. Ademas, tengo la esperanza que los desarrolladores en algun punto tomen mas en serio el tema de la privacidad... por sobre el diseño o la velocidad.

Por mucho que queramos aprovechar la potencia y la velocidad de las nuevas tecnologias, sin una debida preocupacion por la seguridad, privacidad, anonimato... estaremos siempre expuestos a los vaivenes de la politica o los deseos antojadisos de las grandes corporaciones... que a fin de cuentas solo nos ven como simples consumidores no-pensantes.

Pero lo que expongo aqui son opiniones...

Me encanta mencionar cifras o dar porcentajes, pero la verdad es que solo son valores aproximados (y en muchos casos desactualizados). Ademas, para quien conozca de calculos estadisticos, entendera inmediatamente que, al fin de cuentas, todo depende de la lupa que se use. Lo que para unos, un numero pueda llegar a significar un potencial mercado, para otros puede ser un atentado a los Derechos Humanos.

Yap, pero casi nunca menciono fuentes...

El problema de comenzar a utilizar fuentes, es que el trabajo y el esfuerzo que implicaria mantener este espacio, se traduciria en enormes costos... para quienes hayan intentado hacer un trabajo investigativo tan simple como un articulo de los que yo he presentado aqui, con fuentes y todo, reconocera lo que significa eso.

Por mi parte, mis articulos de opinion son recopilaciones de lecturas que he hecho en diferentes lugares, como RT, los canales de IRC de desarrolladores de proyectos, Pagina 12, El Corresponsal, Der Spiegel, Telepolis o VoltaireNET. Cuando veo un tema que me interesa, simplemente consulto otras fuentes y saco mis conclusiones.

Y si tanto me gustan Freenet o I2P, entonces ¿para que estar aquí?

Muchos de los usuarios de Zeronet, Twister o Tor son bastante interesados en conocer y probar nuevas aplicaciones. Mi intencion es simplemente ayudarlos a que se interesen mas por su Privacidad, su Derecho al Anonimato, la necesidad de mas Seguridad, pero no de aquella que nos pudiera proveer un determinado programa antivirus, sino mas bien de la conciencia de que la mayoria de los peligros ya no provienen desde el mundo cracker, sino desde otras direcciones.

Para los usuarios mas jovenes, es muy comun observar su enorme interes por lo superficial: Que el diseño, la facilidad de uso, la rapidez de obtener resultados, la falta de paciencia para que algo resulte, el solo comportarse como simples consumidores de lo que otros puedan ofrecernos... etc. Ellos tienen un enorme potencial para dar, compartir y crear. No es necesario que algo sea "bonito" para que sea util e importante. Creo que debemos ayudarnos todos a crear mas contenidos para todos y con todos y es aqui, en donde los mas jovenes tienen mucho en donde participar.

Recientemente aparecio un video (parte de un videoblog) que me ataco, en base a mentiras e insultos...

Para los que visitan este espacio, se dieron o daran cuenta muy rapidamente que lo expuesto en ese "video" solo son calumnias.

El tema lo converse con otra gente y esta fue mas o menos la respuesta que me dieron:

Toda publicidad, por muy mala y negativa que sea, ayudara a dar a conocer tu blog

Por otra parte, como no conozco al autor detras de ese video, y no podemos saber a priori si es simplemente un difamador ignorante de poca monta, al reaccionar y rebajarme a responderle, es posible que me expusiera a ser de interes para gente indeseable (espero me entiendan)

¿Y si fuera funcionario de alguna agencia de gobierno el autor de tal video? ¿Qué posibles consecuencias podria tener el reaccionar?

Como pueden darse cuenta, el tema es mas complicado de lo que se pueda pensar a primera vista. De todos modos, prefiero quedarme con la primera idea: Toda publicidad es buena.

Esta seccion se ira completando en la medida de lo posible.


市场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文/冯学荣

          以前我有深圳的朋友经常托我帮他买香港奶粉,然后带到罗湖口岸,他每次开车到罗湖口岸与我交接奶粉,但是从去年开始,他已经好长时间不托我买奶粉了,最近有一次和他小聚,我好奇一问,他告诉我:原来,他小区里有一个邻居开了一家港货店,比托我帮忙方便多了,所以他不再找我了。我暗自算了算他的账:香港奶粉价格300元,但是他要麻烦我,而且每次他开车到罗湖与我交接,要支付时间成本以及油费,麻烦我的次数多了,偶尔他还主动请我吃饭,杂七杂八长期算下来,每罐奶粉实质上的总费用是400元左右。但是他小区新开的港货店一罐正品香港奶粉仅售350元,而且还省事——账是十分清晰的:求朋友,还不如直接诉诸市场。我当然也十分乐见这个结果,因为我也省了很多事——在这个案例中,港货店、朋友、我,三方共同受益——这就是市场的妙处。

          以前我每次见邻居去超市,我都委托他帮我带些东西回来,比如说花生油、洗洁精啊什么的,但是后来我再也不找他了,因为我发现:同样一瓶鲁花花生油,超市售人民币149元,但天猫超市才售139元,而且还送货上门,我需要做的仅仅是在iPhone上点几下——有了网络市场,我再也不用麻烦邻居、不用再欠邻居人情了。

          每次我回老家,几乎都有一些亲戚朋友,托我帮他的儿子、女儿找工作,就差没说出“投靠”两个字了。每次我听到这些话,感觉就像是18世纪的人和21世纪的人在对话,无法沟通,但是又不能直接推搪,只能支支吾吾,最终也就是礼貌性地敷衍一场,以此了事——我自从13年前毕业至今,工作从来都是自己找的,从来不求人介绍工作,这并不是因为我能干,而是因为我懂得这个道理:市场很大,自己找工作才是最好的,靠别人介绍,反而是限制了自己的选择范围。如果现在有个亲戚要給我介绍一份工作,我会扭头就跑,因为我要自己找,靠亲友介绍工作,只能在两三份工作之间选择,但我自己找工作,我可以在一万份工作之间选择,不但如此,我还可以在薪酬方面狮子大开口,试问:亲友介绍的工作,老板就是熟人,你敢狮子大开口吗?你敢开口要求涨工资吗?你敢开口要求升职吗?再说,帮别人找工作,就相当于去河边帮别人钓鱼,你帮他钓了,他就学不会钓鱼,你每次都帮他钓,他一辈子都学不会钓鱼,这表面上是帮他,实际上是害了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找工作这件事,靠市场也比靠亲友更靠谱——市场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æˆ‘们有的国民还喜欢做一种很糊涂的事,就是喜欢幻想靠“请吃饭”解决问题,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每当出了点法律问题,就想找个律师咨询一下,典型的做法是打开微信,在“万能的群”里面发问:谁有朋友做律师的?我要请他吃饭,咨询一下。很快,你三姑介绍了一个做律师的朋友,他来了你的饭局,你在饭桌上问了一大堆的法律问题,但是最终什么案子都没有委托,律师吃完饭就走了。在这个故事里,你永远不知道的幕后真相有两个:第一,律师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骂你,因为他念四年法律、辛辛苦苦考个律师证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蹭你这顿饭;第二,律师在饭桌上回答你的问题,一定是心不在焉,必然是对你敷衍了事,因为他知道你不会付费,这是免费的“服务”,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你想享受好的服务,又想不付费,那是行不通的。实际上你也花了钱,因为这顿饭钱也花了你一千元,这一千元饭钱給饭馆老板其实还不如直接給律师,假如你一开始就用诉诸市场的思维去解决问题,你完全可以用这一千元、光明正大地上律师事务所,咨询两个小时,按钟收费,付费服务,质量有保证,因为是付费服务,律师不敢敷衍你、不敢忽悠你,而更重要的是,你不拘泥于亲友的介绍,你可以选择更好的、更出名的律师。

           è¯»è€…朋友应该都记得小时候,三姑六婆喜欢织一件毛衣送给你穿,当时穿起来觉得很温暖,尤其是在1990年代,这种事特别普遍,但是在商品市场发达的今天,织毛衣送亲友这件事,也失去了意义,因为织一件毛衣要花几天的时间,但是你打开手机淘宝客户端一看:一件很好看的毛衣,竟然只要三十几块钱,而且还送货上门,不但如此,款式还十分好看,说句难听的话,今天二姨妈送你一件亲手织的毛衣,你根本也不敢穿,为什么?因为款式不入时,最终无非就是浪费时间、浪费人力和物力——所以哪怕是在穿衣服这件小事上面,与亲友比起来,市场也明显更能帮上忙。

           å†è¯´åƒçš„,比如说你去天津出差,你觉得天津麻花好吃,于是你买了三十斤,带上飞机,你扛了回家,分给亲戚朋友,东西很重,你双手累到抽筋,到头来你发现你做了一件很蠢的事:因为你根本不必这样做——网络商店上的正宗天津麻花,不但售价比你买的更便宜,而且还免费送上门,你累了半天,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思维落伍的人——同理,你的亲戚想吃麻花,与其麻烦你带,还不如直接打开手机、点击下单,第二天就有了——在“吃”这件事上,你在你亲友面前也失去了意义,因为市场很发达,他们已经不需要你了,这不是坏事,这恰恰是好事,因为你被解放了,谁解放了你?市场解放了你。

           æ¯”较典型的还有家里“通厕所”这件事,家中的抽水马桶堵住了,无论是多么好的朋友,他都不会来帮你通厕所(因为他嫌脏),但是专业通厕所的师傅会上门帮你,200块钱搞定,通完厕所,不等你谢他,师傅还要抢先谢你,因为在他的眼中,你是他的衣食父母,所以一谈到通厕所,你所有的朋友都会跑光,只有市场对你不离不弃,市场,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â€œè¦å¸®å¿™ï¼Œæ‰¾æœ‹å‹â€ï¼Œåœ¨è¿™ç§åƒµåŒ–的思维之下,我们时常会做一些蠢事,我再举个例子。假如你去广州办事,从广州火车站出来,你想起你在广州有一个老同学住在天河区,你想:如果去老同学家借宿一晚,可以节省一晚的酒店房费,是不是?是的,但这仍然是一件蠢事,因为你从火车站打个车去你老同学家,来回用了120元,而你原本用这120元,在火车站附近就已经足够住上一晚快捷酒店,快捷酒店尽管不太高档,但也总比你老同学家的床铺干净——更重要的是:你不用看你老同学老婆的脸色,你也不用欠别人的人情,退一万步而言,就算你的老同学住在火车站的旁边,你也应该住快捷酒店,因为你去同学家借宿,不可能两手空空吧?总得买点礼物吧?这个礼物的费用随时超过你住酒店的费用,更别提住人家的房子給同学家添麻烦了——总之无论怎样算,靠市场都比靠人情更划算。

           æˆ‘还认识广东湛江市的一位富商,他为了将他的公子塞进省城广州某重点中学,四处托朋友,一共花了将近四十万元的“人情费用”,终于将自己的儿子塞了进去,在我看来,这明显也是一件蠢事,因为同样用四十万元外加食宿费,无论是在香港、还是英国、还是新加坡,抑或是其他地方,都已经足够他儿子念三年私立的名校,而且还是交费就读,光明正大的,不用走任何的后门——这位富商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因为他的思维方式是旧的,他不懂得诉诸市场,而是走惯了“人情”路子,想象不到世界居然有那么大。而更悲剧的是,他的公子在省城的重点中学没有读满一年,就卷起铺盖回家了,为什么?因为在他同学的眼中,他是“走后门”进来的,他受到了歧视,无法融入集体。如果这位富商懂得“市场比朋友更有用”这个道理,他一开始就应该給他儿子报名就读香港或者新加坡等地的私立中学,只要交费就可以读,教学质量绝对比广州的重点中学更高,至少英语教育水平比它高,不是吗?

          中国社会本质上是个农耕社会,农耕社会的商品市场不发达,人们存在互助的需求,所以人们的互助意识比较浓,所谓“人情味”,说白了其实就是互助需求使然。随着城市化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人将会发现:从长时间来看,市场所能给予你的总福利,远远超过任何一个朋友所能給你的,因此,如果你交朋友的动机是为了有事多个人帮忙的话,那么将来你越来越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都比朋友更中用——市场,才是你最好的朋友。



冯学荣:我是怎样“沦为”“汉*奸”的

          写史四年了,出了几本书,到今天也算是“臭名远扬”,在几乎所有的网路平台上,对我基本上是骂声一片,大多数人将我的名字与“汉奸”二字列为同义,沿路闻之,掩鼻而逃,提起我的名字,都说是“跳梁小丑”,不屑挂齿——对于这一切,我面不改色,为什么?因为我的自信来自于这两个字:诚实。我所讲过的,都是事实。

         é‚£ä¹ˆæˆ‘的“汉奸”臭名,到底是怎么得来的?——其实只因为一件事:因为我告诉了人们中日战争史另一面的事实,而这一面的事实,尽管它真实,但是它触犯了我们国民的感情,所以我就成了“汉奸”——换句话说,我之所以被扣上“汉奸”的帽子,并不是因为我撒谎,而是因为我触犯了国民的感情,也就是说,我说了真话,但是他们听不了真话,所以我就成了“汉奸”,就这么回事,就这么简单。

         é‚£ä¹ˆå…³äºŽä¸­æ—¥æˆ˜äº‰å²ï¼Œæˆ‘都说了些什么呢?今天不妨来个总结:

         æˆ‘说过:日本第一任驻华公使柳原前光在觐见同治皇帝的时候,被清政府要求双腿下跪,柳原前光不服,质问清政府:那些西洋人都不下跪,为什么偏偏要我下跪?清政府说:因为我们是同文同种,你应该按照我们的规矩,不要理他们洋人那一套——柳原前光拒绝下跪,回国一说,闻者哗然,从此,日本人对大清帝国留下了这样的观感:这个老大帝国欺人太甚,我辈必当奋发,以求翻身之日。

          我说过:大清水师访问日本,军舰停泊在长崎,大清水兵上岸嫖日本妹,与日本人发生争执以及斗殴,双方均有伤亡。大清的军舰卸下炮衣,炮口对准长崎市,以武力威慑日本,迫使日本政府以道歉、赔偿告终(注:事后大清也对日赔偿,但是以日方赔偿为较高)——多年以后,日本、美国、英国、俄国等国,都在中国做过类似的事情,但是他们的行为则变成了“帝国主义行径”。

          我说过:日军在甲午战争中杀入旅顺,开展大屠杀,这是事实,但是日军为什么在旅顺开展大屠杀?许多人避而不谈,其实是因为清军此前杀了几个日军俘虏、并将俘虏的脑袋挂到了旅顺城楼之上,杀到城外的日军见此,顿时丧失理智,于是攻入城内,见人就杀——日军的反应显然是大失分寸,沦为人间笑柄,但是我们既然讲历史故事,就应该将它讲全,不应当掩盖细节,不要删减我们不喜欢的情节,历史是怎样就怎样,容不得有半点的删改。

           æˆ‘说过:义和团事件之后,沙俄侵占了东北,盘踞东北长达四年,日本征得大清国同意之后(你没有看错,是征得了大清同意),出兵攻击沙俄,将沙俄赶出了南满,在这个过程中,清政府派兵暗中协助日军,中日两军共同抗击俄军,在这场战争之中,日本战死十万人,事后,日本将南满的土地归还大清,但是“继承”了沙俄在旅顺和大连的租借地以及南满铁路。日俄战争之后,清日两国进入了蜜月期——从某个角度看,日本是替大清死了十万人,而旅顺、大连、南满铁路,则是日本的报酬,这个在善后谈判桌上无论是袁世凯、唐绍仪,还是小村寿太郎,都是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交易,你可以不喜欢这个事实,但无论你喜不喜欢,它都是事实。

           æˆ‘说过:清末乃至民国初年留日的学生,广泛接受了日本政府的津贴和资助,其资助范围,从学杂费,生活费,集会活动费,到旅费,医疗费,五花八门,虽然到每个留日学生头上的总额并不多,但那毕竟也是资助。我也说过: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在日本期间,接受了日本朝野人士大量的金钱援助,其时间之长,数额之大,令人惊讶,我还说过,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为大清国乃至中华民国,培养了多达四位数之巨的将才;我还说过,“二十一条”事件之后,日本政府知道自己有错,诚意修补中日关系,因此对中国(北洋)政府给予了九位数日元的巨额借款,名为借款,实为援助……这一切,都是历史上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实,我觉得不应该隐瞒这一切——你可以说日本人的这些援助,全都是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既然是不可告人,那你为什么还要拿人家的?而且不要忘记,在1950-1970年代中国对越南的援助,越南人同样也可以这样说。

            我说过:1927å¹´3月,国民革命军杀入南京,对南京城的所有歪果仁进行攻击,其中洗劫了日本驻南京领事馆,而且杀死日本侨民一名,是为“南京事件”,日本政府在这个事件中忍辱,继任的田中义一政府则决定采取“积极”应对措施,于是才有了日本出兵济南以及“济南惨案”的爆发——人们只说济南惨案,但是对它的起因则绝口不提,我认为这样讲故事欠妥,既然讲故事,则应该讲全。

            我说过:张学良主政东北,实施了排日政策,不准东北人租地給日本侨民,而且故意违反1905年《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排挤南满铁路会社,为了激起全国的支持,张学良的秘书王家桢将一份来历不明的《田中奏折》公诸于众(注:这份文件是伪造的),激化中日矛盾,不但如此,张学良的兵还在兴安岭地区捕杀调查地形的日本间谍、毁尸灭迹,事后矢口否认(注:间谍有罪亦应依法审判处理,私刑杀死毁尸显然欠妥),种种激进行为,促成了“九一八事变”的爆发,以及东北的沦亡,但是这一切都被历史老师掩盖了。

            我说过:日本军队在平顶山开展屠村,杀人如麻,血债累累,这是事实,但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事情的原委?事情原来是这样的:义勇军攻击了日本侨民经营的煤矿,杀死了日侨五人(其中包含一个姓“大泷”的日本老太太),日本军警事后在平顶山搜出与事件有关的证物,所以进行屠村——屠村当然是兽行,但是我们不应将平顶山事件描述为一个无原因的事件,任何事情都有原因,我们对子孙后代讲故事要讲全,不要隐瞒任何情节,这才是真正的负责任。

           æˆ‘说过,1936年日本到成都拟建领事馆,成都人民组织了抗*议活动,并当街打死了两名日本记者,而多年以后,策划这起凶案的人——地*下*党*员张曙光,撰文向世人披露:成都事件就是他策划的。我也说过,在广西北海开药店的日本侨民中野顺三被中国人当街杀死,事后国民党人士也撰文披露:事情是粤桂军阀策划制造的,其目的是为了給蒋介石制造外交困境。别的不说,就是这两起内幕,就足以告诉我们:民国历史的水,到底能有多深。

            我说过:卢沟桥事变爆发的时候,消息传到日本东京,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日本军部,都感觉意外,这并不是基于我的猜测,而是基于历史资料的记载,换句话说,卢沟桥事变并不是日本政治中枢有计划的阴谋,而是一个突发事件。我也说过,在通州事件中杀死两百多名日本侨民的通州保安队,事先是被国民党部队策反的,事后蒋介石发去了嘉奖令,而这个事件,也被历史一笔轻轻抹去。

 

           æˆ‘也说过:早在1937å¹´8月7日最高国防会议上,国民党就决定在上海主动攻击虹口的日本水兵(注:民国时期各国租界都有驻兵),换句话说,上海的战火并不是日方点燃的,恰恰相反,它是由国民党点燃的——这个事实令人难以接受,但它就是事实。

           åŽ†å²æœ‰å› æœ‰æžœï¼ŒåŽ†å²è€å¸ˆåªå‘Šè¯‰ä½ â€œæžœâ€ï¼Œè€Œåˆ å‡äº†â€œå› â€ï¼Œæˆ‘所做的只不过是将“因”重新告诉你,谁“奸”谁不“奸”,冷静想想,自有答案,所谓公道自在人心,那些删减历史的人不但不知道自己错,而且还说我“汉奸”,其实那些隐瞒事实的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奸”。



冯学荣: 养蚕人为何买不起丝绸衣裳

           ä¸­å›½æœ‰è®¸å¤šæ–‡äººï¼Œä»–们感情丰富,但是思辨不足,他们经常写一些爱心泛滥、但是却经不起推敲的文字,而这一类文字,除了煽动穷人仇富、造成社会不稳定之外,其实并没有多少正面的价值。

            今天就这个话题,我们从一首宋诗说起,这首诗的名字叫做《蚕妇》,诗人是个宋代人物,名叫张俞,让我们重温一下这首诗: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这首宋诗所讲的故事是:一个养蚕的乡下妇女,去了一趟城里,她看到城里有许多富人,穿着丝绸料子的衣裳,但那些富人都不养蚕,而作为养蚕人的蚕妇,却穿不起丝绸衣裳,于是她回到乡下之后,大哭一场。这首诗显然在煽动人们:社会贫富不均,富人可恨,富人“剥削”了穷人,作为养蚕人,穿不起丝绸衣裳实在不公。

            张大诗人的这个道理能不能成立?——不能成立。为什么不能成立?我们不妨来看看,一件丝绸料子的衣服是怎样生产出来的:

            要做一件丝绸料子的衣服,没错,首先的确是要养蚕,但是,养蚕只是制作丝绸衣裳的步骤之一,养蚕人抽出蚕丝,将蚕丝卖给收购商,收购商组织工人将若干根的蚕丝编成生丝,编成生丝之后,需要工人将生丝分为经纬二线、编织成丝绸,然后需要“精练”,精练之后,要送到染坊去染色,染色之后,还要印花,印花之后,还要“整理”,整理之后,还要裁缝,最后才变成披到有钱人身上的一件丝绸料子的衣服——当然了,笔者不是纺织业的专家,上述几个步骤也许描述得不够专业,但意思是十分清晰的、也是无可辩驳的——做一件丝绸料子的衣服,牵涉了诸多的工种以及大量的劳动力,而养蚕,仅仅是这一大堆劳动力环节的其中一环,仅此而已。

           ä½†æ˜¯ï¼Œåœ¨è¿™ä½å®‹æœå¼ å¤§è¯—人的眼中,丝绸料子的衣服是养蚕的农妇直接生产出来的,而蚕丝收购商、生丝工、织布工、精练工、染坊工、印花师傅、裁缝……这些人通通都不见了,张大诗人显然看不见他们,更看不见他们的辛勤劳动,在张大诗人的眼中,这个世界上,就只有蚕妇一个人——这就是中国某些文人墨客的见识。

          我们假设一件丝绸料子的衣服价值是1000元,那么蚕妇在这一整条价值链中也许只能赚走50元,而收购商要赚50、生丝工要赚50、织布工要赚50、精练工也要赚50、染坊工也要赚50、印花师傅也许要赚100、裁缝也要赚100……不要忘记,在这个过程中,还有物流工人,还有中间商……他们也都要在这条价值链中分走一杯羹,如果蚕妇买不起丝绸衣裳是“不公”,那么生丝工人买不起丝绸衣裳也是“不公”,织布工买不起丝绸衣裳也是“不公”……人人都要丝绸衣裳,只要得不到就是“不公”——人的三观不正,天下就会大乱。

           æ˜¾ç„¶ï¼Œèš•ä¸â‰ ç»¸ç¼Žï¼Œèš•ä¸æ›´â‰ ç»¸ç¼Žè¡£è£³ï¼Œå› æ­¤ï¼Œå…»èš•äººä¹°ä¸èµ·ç»¸ç¼Žæ–™å­çš„衣裳,实属正常,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更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张大诗人诗中的蚕妇为这个事而流泪,只能说明她的嫉妒心很强,或者说得阴险些:蚕妇之所以伤心,也许正是因为张大诗人的煽动。

           

           ä¸è¦è¯´å®‹æœï¼Œå°±æ˜¯å½“今中国的养蚕专业户,其盈利状况也是参差不齐,有因养蚕而致富的,也有因养蚕而破产的,要知道:蚕丝的价格并不是由富人决定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所谓“剥削”,根本不成立,你既然选择了养蚕这个行业,那么盈亏自负,任何人都不能保证你一定能买得起丝绸料子的衣裳,而城里那些富人身上穿的丝绸衣裳,也并不是抢你的,而是他们自己经商赚来的,这个也与你无关,你犯不着“泪满巾”,也犯不着敌视富人、仇恨社会。

           é—®é¢˜æ˜¯ï¼šåƒå¼ ä¿žè¿™æ ·çš„无聊文人,并不是仅仅在宋朝才有,就是在当今的中国,同样也有。前段时间,我在中国某报纸上看到了《蚕妇》的现代篇:一个记者所写的采访建筑工人的文字,这篇采访记录了建筑工人的生活,然后在文章最后,画蛇添足地长叹一句:这些劳累的建筑工人,终其一生,都将买不起他们自己亲手建造的别墅。我们不妨借用张俞的诗体,将这个采访故事改写一下:

昨日看别墅,归来恨满胸。

住别墅的人,不是地盘工。

            这不就是《蚕妇》的翻版吗?幸亏张俞大诗人没有读到这篇,否则他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说你抄袭了他。

            和“蚕妇买不起绸缎衣服”一样,“建房子的人买不起房子”,同样也是煽动仇富的文字——房子不是光凭建筑工人就能建成的,建房子还需要钢筋、需要水泥、需要图纸、需要机器、需要监理、需要组织和复杂的计算、需要测量、需要大量的工种、需要大量的工序,因此,我们根本就不能说“是建筑工人建造了房子”,我们只能说“建筑工人参与了建房”。说的更明白一点,在一栋房子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中,建筑工人所贡献的力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它并不是主要的部分,更不是价值最高的部分,正因为建筑工人在房地产的价值链中所占的只是低端的那么一点,所以建筑工人买不起房子,一点也不奇怪,说“建房子的人买不起房子”,并借此煽动“剥削论”,无非又是一个无理取闹、胡搞蛮缠的文人吃饱了撑的无病呻吟。

           å†ä¸¾ä¸ªä¾‹å­ï¼Œæˆ‘们知道一家公司叫“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的,简称“中航”,它是做飞机的,众所周知,它的飞机生产线上的工人,也买不起飞机,因此我们也不妨用张俞的诗体,来调侃一下:

昨日去中航,归来热泪滴。

做飞机的人,买不起飞机。

           æˆ‘们再说富士康的女工,人们都说“她们亲手制造了iPhone”,但是她们一般却买不起iPhone,至少是舍不得买。如果她们和蚕妇一样钻牛角尖,如果她们也和张俞一般见识,那么她们也可以写出这样的诗歌:

昨日入深圳,归来恨满胸。

做iPhone的人,买不起iPhone。

            所谓“做iPhone的人,买不起iPhone”,用的就是无聊文人煽动社会仇恨的典型手法——偷换概念,其实iPhone根本就不是富士康的女工做的,富士康的女工仅仅是“参与”了制造iPhone的过程,而制造iPhone的人,包含了设计师、工程师、原料承包商、工厂投资者、零件提供商、印刷厂、苹果公司的员工…….一大堆的人,当然也包含富士康的女工,但是如果笼统地说“是富士康女工制造了iPhone”,那就只能说明你是一个懂得抓住民粹心理的天才煽动大师。

            文人天生一颗热心,同情穷人,这个情怀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被同情心遮蔽了眼睛、更不能被同情心扰乱了知识分子应有的理性、因而写一些无视经济常识、不讲道理、胡搞蛮缠的煽动性文字。

            而对于我们读者而说,今天讲的这个道理也告诉我们:读书重要,但是思考更重要,所谓“学而不思则罔”,就像今天说的这首《蚕妇》,我们从启蒙时代就开始读这首诗,但是如果今天不经我一说,你也许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这首被小学《语文》教材收录的宋诗,竟然是一篇违背经济常识、胡搞蛮缠、有感情、无理性的垃圾文字,一个流芳百世的诗人,同样也会犯低级错误,而对于你来说,如果你不独立思考,而无条件相信你所接受的教育,那么你对世界的一些错误认识,也许至死都不会明白过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


PETA, Greenpeace, HRW, AI, MSF, PSF, etc todas organizaciones con intenciones sociales o que buscan la proteccion de la naturaleza; y a pesar de todos los esfuerzos, sus objetivos nobles no han sido ni de lejos conseguidos... y muy por el contrario, todo parece cada vez peor.




Cada tantos minutos desaparece una especie, paises que se auto-denominan desarrollados reducen dia a dia la libertad de prensa, los paises que se dicen defensores de los DDHH estan resultando ser los promotores de dictaduras, apoyan financieramente a dictaduras o mienten de forma muy descaradamente, sin interesarse en absoluto de la opinion "publica".

Economia vs Anarco-Capitalismo


Segun los padres de la seudo-ciencia economica (Ricardo), si mal no he olvidado todo, planteo que existe una fuerza magica que organiza de forma automatica las necesidades y los bienes existentes, o sea, lo regula de tal forma que siempre se consigue un punto de equilibrio.

Explicado de forma simple, hay que imaginarse que si

Changelog, October 22, 2015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Rev477 - Fix site size request dialog - Fix sitePublish when ip_external defined - Better atomic save - Optional files support works in theory, need more testing and sample site - Test FindHash, Test Optional download, Test FindOptional

ZeroBundle: - Removed not used modules, size reduced: 62MB -> 26MB (10MB zipped) - Allow to add command line parameters to zeronet.cmd eg.: zeronet.cmd siteCreate

I2P es probablemente la red invisible o Darknet que mas ha crecido en el ultimo tiempo, principalmente y a causa de su excelente relacion con las redes de intercambio de archivos P2P, bittorrent y eMule. Por otra parte, lo que muchos ignoran o no consiguen entender del todo es su Contrato Social Consensuado y No Escrito.


I2P

I2P es el acronimo para Proyecto de Internet Invisible, o sea otra denominacion para decir Darknet. A diferencia de Tor, I2P solo te permite navegar por su red interna, pues los desarrolladores y su comunidad todavia no consigue crear, ni desarrollar una forma de navegar suficientemente anonima por toda la inmensa Internet.

A pesar de esta restriccion, I2P ha sabido potenciar otros aspectos. Al ser una especie de caja negra, permite la ejecucion de casi cualquier aplicacion con riesgo "cero". Obviamente siempre y cuando se tomen las respectivas medidas de seguridad.

Una de las areas que ha crecido exponencialmente son las redes P2P internas: Hoy por hoy, se intercambian aproximadamente unos 10 TB de datos a traves de bittorrent.

Hosting

Actualmente el nucleo de I2P viene con un servidor elemental para poder proveer de la capacidad de leventar nuestros propios sitios webs. O sea cualquier usuario que instale el paquete bundle de I2P, puede, con solo hacer un par de clicks tener su web funcionando.

Las direcciones webs de I2P contienen una cadena larga y casi imposible de recordar, que terminan con .i2p. Los que ya han navegado por I2P tambien han observado que algunas webs tienen direcciones faciles de recordar, o sea, humanamente entendibles; para llegar a obtener ese tipo de direcciones existen 2 caminos.

Contrato Social de la comunidad I2P

Una forma es simplemente tomar una direccion aleatoriamente y apropiarsela. En este caso, necesitaremos informarle a toda la comunidad de que esa direccion es nuestra. Cada usuario debera agregarla de forma manual en su libreta de direcciones personales.

Esto es parte de la Libertad que nos ofrece I2P.

La alternativa es buscar un directorio publico y registrar nuestra direccion. El directorio se encargara de informar de manera automatica a cada nodo I2P, de la existencia de nuestra direccion y tambien la agregara a su libreta personal.

Actualmente la comunidad I2P mas activa y abierta ha tomado en su conjunto la decision de prohibir el uso de los directorios publicos a aquellas webs de contenidos extremos, o sea, existe un Contrato Social Consensuado para no permitir el abuso de la red I2P.

Ok, I2P es P2P, anonimo, privado, libre y seguro... esto tambien implica que una prohibicion de este tipo es solo "voluntaria" y "consensuada" y tiene un efecto limitado.

Los resultados no pueden ser mas alagüeños, pues hasta ahora no he visto, ni encontrado ninguna web "extrema".

Por otra parte, para muchos que se interesan por crear proyectos o mantener datos sensibles fuera del alcance de ojos indiscretos, como pueden ser Leaks de empresas corruptas o de las acciones de gobiernos europeos, que siempre intentan destruir y someter a paises tercermundistas (por sus recursos), siempre puede venir bien usar la direccion no-humana :)

Que piensas tu? Y vosotros?


冯学荣:中日战争史是怎样失真的

         æ—¥æœ¬å¸å›½ï¼ˆTheJapanese Empire)在19至20世纪的国策,基本上集中在满蒙(中国东北)与朝鲜半岛,其主要目的有二,首要目的为抵御俄国南下,其次为拓地殖民,其中首要动机含有自卫性质,次要动机则显然不是善举,但当时的世界奉行的就是丛林法则,日本帝国拓地殖民的行为,与法国、英国、俄国、德国等扩张国家拓地殖民的行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正是出于这个国策,日本帝国于1904年对俄国开战,将俄国从满蒙(东北)驱逐了出去(此前的俄国于1900年借口义和团破坏中东铁路,将整个东北地区霸占了四年之久)——日本帝国打赢俄罗斯帝国、并占领满蒙(东北)之后,倘若当时有吞并满蒙的野心,并不惜与美国翻脸的话,则完全可以将满蒙据为己有,但是日本帝国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遵守了当时国际上的游戏规则,将东北交还大清帝国,但是依据《中俄密约》、《旅大租地条约》以及《朴茨茅斯和约》等条约,从俄国手中“继承”了旅顺、大连、南满铁路以及部分林矿产,并立即向东北移民和驻兵,这支驻守南满铁路两侧的部队,后来叫做“关东军”。

          从日俄战争直至国民革命(国民党接受苏联援助,发动内战,推翻北洋政府,并驱逐英日帝国主义的事业,称为国民革命)这二十年间,日本帝国的对外国策重心,都在经营满蒙,当时的日本帝国尽管是一个扩张国家,但是它并没有一个“灭亡中国”的国策。1912年大清帝国爆发辛亥革命,神州战乱,显然是日本吞并东北的大好时机,当时不但有浪人向日本政府提议,而且当时作为清军将领的张作霖,也向日本政府提议出兵侵占东北,但是日本帝国当时通通予以婉拒,正是因为当时日本的国策,并不以侵占领土为志。

          问题是:日本帝国从东北打跑俄国人的时间是1905年,而中华民国从大清帝国继承东北的时间则是在1912年,所以当时的日本精英认为:由于存在这样的历史,中华民国应当承认日本臣民在东北的殖民特权,日本精英也认为:东北地区和长城关内十八省汉地,必须区别对待,但中华民国的精英则认为:尽管并非“自古以来”,但东北三省既然是从大清帝国继承而来的,则也是中华民国的神圣领土,不容任何人侵犯它的主权与行政的完整——国民革命之后二十年的中日交恶和战争,根源就在于这一点的鸡同鸭讲之上。

           1923年,陷入绝境的国民党,决意与苏联合作,接受苏联的经济援助以及政治指导,于是从1924年广州“国民党一大”之后,国民党在苏联顾问的指导下,旗帜鲜明地打出了“打倒帝国主义”的旗号,并宣扬收复大连、旅顺、南满铁路等一系列的日本特权,将日本势力从中国驱逐出去——国民党精英将这个事业理解为“救国”,而在苏联的算盘中,这只是苏联赤化亚洲这盘大棋的第一步而已。

           å›½æ°‘党的铁腕“革命外交”,触动了日本帝国在东亚大陆的根本利益,假如日本势力从东北退出,那么不仅日本帝国的国民经济要退步,而且日本将无力阻挡苏联在亚洲的革命输出事业,如果听之任之,最终日本也难逃被苏联赤化的危险——正因为如此,日本帝国对于1927年迁都南京的国民政府,采取了寸步不让的方针。

            国民党的排日国策,于今天回首一看,无疑是一场豪赌,它赌的是在大革命时期被唤醒的中国民气、以及九国公约等国际体系,能够对日本政府构成威慑和牵制,并迫使日本让步、从而从东北和平撤走,这是胜局,而败局则是日本的军事反击,国民政府的外交官们并不是不懂得败局的危险,而是因为国民政府的外交精英,多半是从北洋政府留任的,他们为了表明自己“政治正确”,做出了比国民党人更为激进的“救国”姿势——但是作为中华民国全国来看,这盘大赌局显然底气不足——因为中华民国需要至少20-30年的时间来重整军备,才能有底气对日本帝国叫板——国民政府在这一点上,显然未能做到审慎和稳重,这正是国民党精英的误国之处。

            苏联在远东棋盘布局短短八年之后,远东局势果然如苏联所预期——国民政府的排日外交,尽管使日本政府一筹莫展,但是却激怒了日本军方,导致日本军方决定抛开日本政府单干——于是,“九一八事变”爆发,中国东北三省全线沦陷,日本军阀在东北扶植了一个新的国家——“满洲国”。

            国民政府显然无法承认“满洲国”,因为承认“满洲国”,不但意味着国民党执政合fa性的丧失,而且更意味着国内各路军政势力的离心离德和内战风险,届时中华民国内部将会分崩离析、战乱频仍,情况远比承认“满洲国”更糟。但是不承认“满洲国”,日本军阀则认为中华民国迟早要收复东北,所以日本军阀就要求“华北自治”,也就是要求在中华民国和“满洲国”之间,拉出一段距离——后来的“卢沟桥事变”,就是在这个背景之下爆发的。

            “卢沟桥事变”的爆发,使蒋介石认为日本要吞并华北,因此中日大战无法避免,既然中日大战无法避免,那么中华民国应该在上海开辟新的战场、力图使西方列强卷进来当“和事佬”,以牵制日本——出于这种策略,国民党在上海点燃了战火,打响了淞沪战役,而在日本军阀的眼中,上海战火的点燃,是继“卢沟桥事变”之后的又一次“侮日”行为,所以日本举国出动,“膺惩暴支”,结果南京沦陷,中国被打得稀巴烂,三千五百万伤亡,堪称浩劫,空前绝后。

           å›½æ°‘党在灭亡之前,遇到了回光返照的好运气,那就是美国对中日战争的卷入,正是因为美国的卷入,中华民国才得以侥幸赢得战争,但是战争刚刚打赢,日本人在20年前所说的话,立马就灵验了——日本势力从东北退出之后,整个东亚根本就无法阻挡苏联的革命输出,结果,亚洲开始了它长达四十多年的赤化历史。

           è€Œåœ¨äºšæ´²èµ¤åŒ–的过程中,美国也终于醒悟了过来,它也发现:如果对苏联的革命输出置之不理,那么世界各国的多米诺骨牌,将逐一倒下,正是出于这种恐惧,美国出兵台湾,出兵朝鲜半岛,出兵越南……历史上演了十分戏剧性的一幕:美国在战后的亚洲,扮演了日本在战前的亚洲所扮演的角色。

           æ€Žæ ·å†™å²ï¼Ÿå›½æ°‘党的精英以及它的御用文人在战后,绞尽了脑汁,因为国民党自己就是受了苏联的怂恿、走向革命外交、并将战祸带进了自己所热爱国家、并导致了同胞生命的陨灭,因此,如果下笔直书,那么毫无疑问,自己的祸国角色将被坐实,而自己的执政合fa性,也根本无以成立,怎样向死伤的同胞交代?怎样向子孙后代交代?国民党的精英以及它的御用文人想出了绝妙的一招:将“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十个大字,写进了史书,他们告诉孩子们:我国民党当年“革命外交”手段虽然激进,但是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无论我激进不激进,无论我怎样做,日本都是要灭亡我们,所以,孩子们,我们国民党是没有责任的,一切都是日本鬼子的错。

           æ‰“个比方,武松到村外的山上摸了老虎的屁股,老虎被激怒之后,闯进村里,咬死了大量的村民,武松振臂一呼,带领村民将老虎打死,然后,武松就成了“打虎英雄”、丰碑立庙,受后世称颂,但是村民们偏偏忘记了——当天,是谁将老虎引到村子里来的。

           è‡ªå¤å†™å²çš„,并不是“人民”,而是胜利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



“三个月灭亡中国”:近代史上最大的谣言

文/冯学荣

            Peoplebelieve what they want to believe,这句话的意思是:人们往往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最典型的就是相信人死后灵魂不灭,人们相信这个,并没有任何的依据,但是人们就是愿意相信它,为什么?因为人们不愿意接受亲人死去的事实,人们更不愿意接受自己也终将死亡的事实,所以他们愿意相信人死之后灵魂不灭、借以自我安慰——自古神棍之所以有市场,就在于神棍懂得抓住大众的心理。

           åŒç†ï¼Œä¾µåŽæ—¥å†›â€œå«åš£ä¸‰ä¸ªæœˆç­äº¡ä¸­å›½â€ï¼Œä»ŽæŠ—战爆发直至今日中国,这句话是人尽所知,在中国人所接触到的历史信息当中,这个口号,已经成为十四亿中国国民所坚信不疑的“历史事实”和“历史常识”。

  但是,作为一个研究中日关系史的人,我在过去的十年中,翻遍了手中上亿字的中、日两国史料,我至今都未能看到“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史料出处,所谓“三个月灭亡中国”一说,没有任何可靠的史料作为支撑,中国人之所以相信它,只是因为中国人愿意相信它。

   è°£è¨€çš„出处在哪里?在茫茫史料中,我唯一读到比较相关的是这个:中日战争爆发时的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写过一本叫做《平和への努力:近衛文麿手記》的回忆录。这本回忆录显示:中日战争爆发初期的日本陆军大臣杉山元,曾经对日本天皇裕仁说过这样的话:“一个月内解决中国事变”。这有可能就是所谓“三个月灭亡中国”讹传的出处。

  中国出版机构“国际文化服务社”在1948å¹´4月出版了近卫文麿这本回忆录的汉译版,重新命名为《日本政界二十年:近卫手记》,在该书的第153-154页,近卫文麿是这样说的:

         â€œâ€¦â€¦..两总长即时参谒日皇,余亦陪同在坐,陛下对两总长所提质问与当时向余垂询者相同,两总长所答者亦与余所答者一样。继之陛下对杉山参谋总长询曰:‘若日美战事发生,陆军确信若干期间可以结束?’总长答曰:‘仅南洋方面打算三个月左右结束’。陛下复向总长诘问:‘汝为中日事变当时之陆相,余曾忆及当时之陆相告余‘事变一个月左右结束’现岂非已牵延达四年之久,尚不能结束乎?’总长闻之惶恐万分,辩曰:‘中国因利用其大后方,日本不能依照预定之计划作战,因之牵延’。陛下声色俱厉曰:‘若言中国内地广大,太平洋岂非更大,如何称确信三个月可以结束?’总长语塞唯唯而已……’”

  考虑到有的读者对历史背景不一定熟透,因此,请容笔者将这个段落详细解说如下: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早在1937年秋天中日战争爆发之时,裕仁天皇询问时任日本陆军大臣的杉山元:“解决中国事变,需要多长时间?”杉山元当时回答:“只需要一个月!”不料,一打就打了四年。

(注:日本所谓的“解决中国事变”,主要是指逼迫国民政府签订城下之盟,承认伪满洲国,扩大上海非军事区,华北防赤驻军等)

  于是,到了1941年秋冬之际,裕仁天皇又问杉山元:“日美要开战的话,要多久才能打赢?”杉山元回答说:“只需要三个月!”裕仁于是质问杉山元:“当年日支战争开打的时候,我问你要多久能结束,你说要一个月,可是现在打了四年了还没打完!”

  杉山元辩解道:“中国腹地深远,拖这么久真没想到。”裕仁大声喝问他:“中国腹地深远,那么太平洋的腹地岂不是更深远?你凭什么这么肯定说三个月能打完?!”杉山元顿时语塞、无言以对。

  读到这里,我们总算是“找到源头”了。原来,是日本陆军大臣杉山元在1937年秋对日本天皇说过:“一个月内解决中国事变”,然后经过新闻记者报道、再经过日文翻译成中文,东拼西凑,三人成虎,演变成了“三个月灭亡中国”,这个口号在战时,被中国的国军广泛用来鼓舞士气,尔后再经过几十年以来无数的作家、编剧、网络写手、小说家等人成千上万次的重复,“三个月灭亡中国”一说,终于从一个讹传,演变成了历史“常识”。

           ç¨æœ‰ä¸€ç‚¹åŽ†å²å’Œå†›äº‹å¸¸è¯†çš„人,只要稍微肯动脑想一下,就应该知道,假如日本在战前有“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那么卢沟桥事变不会在宛平爆发,而是在南京爆发,假如日本在战前有“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那么侵华日军在淞沪战场上根本不会用逐次增兵的打法,假如日本在战前有“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侵华日军也根本不会在淞沪战役时划定“苏州—嘉兴”制定线、不准日军打南京,而且也根本不会连攻打南京的粮草辎重都没有准备好……

          作为一个长期研究中日战争历史的人,我深知中日战争的主要责任在日本,这个并没有争议,但是与此同时,“三个月灭亡中国”这个日方的口号,在历史上也并不存在,它只不过是中国国军在战时做前线动员的工具,这种动员是对的,因为它激起了士气,有一定的历史作用和历史价值,但是在战后,没有人出来澄清这个事,于是,口号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人们愿意相信它,所以它也就成为了“事实”。

           å†è¯´ä¸€éï¼šæ—¥æœ¬åœ¨åŽ†å²ä¸Šï¼Œæ²¡æœ‰è¯´è¿‡â€œä¸‰ä¸ªæœˆç­äº¡ä¸­å›½â€çš„话,再退一步,就算将“三个月”这个时间条件删除,日本在战争爆发之前,也并没有一个“灭亡中国”的计划,这个在你听起来,也许会觉得是天方夜谭、荒谬绝伦、荒诞不经,但历史,它就是这么的有趣。

           å…³æ³¨å¾®ä¿¡å…¬ä¼—号“冯学荣读史”:fengxuerongdu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