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冯学荣:根本不存在什么“社会财富”

       人类发明文字是为了利用文字,但是在生活中,我常常发现有反过来的现象:人们有时候会被文字困住、掉进自己创造的文字陷阱中爬不出来,今天我谈一个典型例子,即人们常说的“社会财富”。

        我们从各种媒体上经常听到以下这类说法,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美国80%的社会财富被10%的富人霸占,很不公平”

        这种类似的话语常常被各路文艺青年和“知识分子”用来煽动仇富思想,乍一看,这句话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你仔细琢磨它,你会逐渐发现:这句话实际上是一个逻辑陷阱。

         我们来看看这句话的逻辑链条是怎样展开的:

逻辑链条第一环:美国的财富是属于“社会”的

逻辑链条第二环:属于“社会”的财富当然应该均分

逻辑链条第三环:但美国10%的富人霸占了80%的财富

逻辑链条第四环:所以美国社会很不公平

        我相信读到这里,聪明的读者应该马上悟到了。陷阱在哪里呢?陷阱就在于这个逻辑链条的第一环:美国的财富是属于“社会”的。

        显然,这个逻辑链条的第一环就已经错了。美国的财富是属于美国“社会”的吗?不对,美国的财富并不属于“社会”,它属于一个个具体的、有名有姓的美国国民,在美国的土地上,每一套房子,每一家公司,每一辆车,每一个农场,银行里的每一笔存款,一切一切的财富,都属于一个个具体的国民,说得更明白一点,在美国,只有“人”的财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社会财富”。所谓“社会财富”,是无聊文艺青年所臆想出来的一个概念、是一个典型的文字陷阱和语言逻辑的误区。

        唯一与“社会财富”沾得上一点边的,是政府收上来的税款,但是这里所谈的“社会财富”指的是“10%的富人”所占有的那“80%”,可想而知,这里显然不是指的税款,为免离题,以下不谈。

         也就是说,美国只有“人”的财富,不存在“社会”的财富,所以“美国80%的社会财富被10%的富人霸占”这种说法根本就是不能成立的,因为这句话所蕴含的逻辑链条第一环就已经错了。

          John在加州有三处房产,但他的房产是他自己创造的财富,并不是“社会”的财富,如果John不上班挣钱,那么这三处房产不会存在,它们不会无中生有。你不能往他的房子贴上“社会财富”的标签,然后对无房者说:John霸占了三套“社会财富”,这很不公平。

          Michael拥有四辆豪车,但是他的豪车不是抢来的,而是他用血汗钱买来的,如果Michael不经商赚钱,那么这些豪车就不会存在,它们不会无中生有。你不能往他的豪车贴上“社会财富”的标签,然后对无车者说:Michael霸占了四辆“社会财富”,这很不公道。

          我们有不少的文艺青年和“知识分子”缺乏最基本的经济常识,他们臆想所谓“社会财富”是一块饼,这块饼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而且这块饼的大小是固定不变的,富人吃了较大的一块,穷人就只能啃剩下的,所以文艺青年和“知识分子”往往得出“社会不公平”的结论。

         问题是所谓“社会财富”这块饼它根本就不是从来就有的,它是“人”创造出来的,而且这块饼的大小也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无限大的,富人所吃的是富人创造的那一大块,穷人所吃的是穷人创造的一小块,富人没有占穷人的便宜,穷人也没有占富人的便宜。

     

          这是经济常识。更不用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社会财富”,每个人的财富都是他自己创造的,无论富人穷人都是如此。富人的财富不是抢别人的,而是他自己创造的,所以他的财富与别人根本无关

          但是文艺青年不是这样想的,他们认为“天下为公”,即所谓“社会财富”不是属于“人”的,而是属于“天下”的、属于“全社会”的,他们对“霸占”了大部分“社会财富”的富人很有意见,所以他们弄出来一个叫做“基尼系数”的东西,用来衡量一个社会“贫富悬殊”的指标。

         可是文艺青年并不知道,他们所谈论的这个“基尼系数”不但不是正能量,而恰恰是负能量,因为它煽动阶层对立、危害社会稳定。

          文艺青年也没有想过:富人挣钱多,你搞个基尼系数,那么同理,帅哥的老婆比你老婆漂亮,你也可以搞一个“妻尼系数”;邻家大哥天生颜值比你高,你还可以搞个“颜尼系数”;还有更要命的,同班尖子生们天赋的智商就高过你,你还可以搞个“智尼系数”……

          一个人如果抱有这样的三观,那么可以断言:这种人终其一生不可能幸福。人比人是要气死人的,更何况你还认为富人抢了你。

          你不需要眼红别人智商比你高,只要你智力够用就行;你不需要嫉妒别人比你帅,都是各妈生的,怨不得别人;你也不需要惦记别人老婆比你老婆漂亮,都是自己追的,只能怨自己;同理,你根本不需要仇视富人的财富,因为各人的财富都是各自创造的,谁也不欠谁。实际上富人挣钱不但对穷人无害,而且有利于穷人致富。

          正因为文艺青年眼中的“社会财富”是自古就有的,而且是恒常不变的,所以文艺青年还频繁提出来一个叫做“分配”的问题:“饼”是公家的,而且只有一块,富人多拿了,穷人就少拿了,这对穷人不公平,这就是文艺青年的思想认识水平。令人失望的是,许多所谓的“知识分子”,也整天将“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基尼系数”一类的词语挂在嘴边,恨不得将富人的家产充公,然后大家均分算了。

          据说“知识分子”动辄谈“基尼系数”,理由是他们认为:基尼系数高、收入不平等是社会稳定的威胁。可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不是。真正威胁社会稳定的并不是“基尼系数”,真正威胁社会稳定的是“三观不正”,当你我他都认为富人的财富不是他自己创造的,而是抢走你我他的,这种错误的思想,才是社会稳定的真正威胁。

         就说香港,香港的基尼系数是0.537,在发达经济体中贫富最悬殊,但同时香港是全世界社会治安最好的地区之一,这个现象依据基尼系数理论根本无法解释。美国的基尼系数是0.490,新加坡的基尼系数是0.464……都很高,但这些地方的社会都很稳定。足可见基尼系数与稳定并无必然关系。

         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社会财富”。富人的钱是富人的,不是“社会的”;同理,你的钱也是你的,它不是“社会”的。你将富人的钱定义为“社会财富”并进行瓜分,那么富人一样可以将你的钱定义为“社会财富”进行瓜分。倘若如此,社会秩序就无从谈起,天下大乱。

        挣多挣少是自己的本事,与别人无关。三观端正,天下太平。尤其知识分子要三观端正。知识分子的言论能影响老百姓,要想老百姓三观端正,首先知识分子应当恶补经济常识、争当明白人。

        (笔者注:本文所谈的是自由市场经济的一般道理,忽略以权谋私等各种违法致富的个案)


Changelog, February 9, 2016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Rev900 - Sidebar message display if WebGL not supported , File stat graph rounding fix, Other optimizations - Add gray background to tray icon - Trim white space from end of JSON file lines - Experimental postMessage nonce security - Security message if window opener present. (To avoid postMessage security problem) - Increase timeout for large files - Avoid browser redirect cache on tray icon click and when executing start.py

ZeroHello - You can order sites by modification date

ZeroBlog - Follow username mentions - Follow button also display possible signups on first click

Hoy tuve oportunidad de echarle un vistazo a una copia de LiberTORian, un eZine claramente y explicitamente escrito por alguien USAmericano en la onion.

Me llamo la atencion que hiciera tanto hincapie en que quien quiera definirse a si mismo como libertario debe respetar dos sencillas maximas: No dañes a otra gente y No cojas las cosas de otros.


Imaginemos un mundo ideal en que todos nos comportemos como indican esas dos maximas... entonces todo resultaria muy bien, todos seriamos felices y nadie deberia sufrir.

El problema es que entre ese paraiso y la realidad en que vivimos, existen muchas complejidades que corregir, pulir, cambiar, eliminar o agregar.

Ademas, si nos ponemos a leer todos los postulados que expone, la verdad, es que me empieza a dar picazon en la barriga, ya que extrañamente, esos mismos postulados son los que defienden en la actualidad tanto USA, como la OTAN e incluso el propio Club de Bilderberg.

Entonces donde esta el error, desde mi punto de vista, de esa verdad absoluta? En que simplemente esas maximas o reglas fueron pensadas para un mundo en que todos tuvieran las mismas oportunidades, en que todos fueran iguales (o al menos comenzaran su vida en igualdad de condiciones).

Son aplicables esas maximas al actual contexto? Eso lo veo muy dificil. Habria que hacer enormes y radicales cambios. Hacer que * todos tuvieran acceso a la misma calidad de educacion, * asi como a la misma calidad de salud, * misma calidad de vivienda e * igualdad de oportunidades para acceder al mundo laboral... * reducir el poder de los Estados y * tambien el de las empresas... * que las empresas sean en parte de propiedad de sus trabajadores y en parte de sus clientes * eliminar las agencias de seguridad y espionaje * mantener bajo control el poder de las policias * garantizar el trato no discriminatorio ante la justicia * cambiar de una democracia representativa a una participativa

Y aun asi, con todos los cambios, siempre quedarian puntos que necesitarian de mejoras permanentes.

_una empresa, un voto; y no una empresa, un millon de votos_

Cuidado... la libertad debe ser para todos, pero no para todo!

又是回首处

- Posted in Dreamcreator108 by with comments

农历上,春节是新一年的开始,新年总要展望点什么。我不清楚还有什么样的路要走,但我心里明白,人生只是一场逆旅,再多的辛酸苦辣也是寻常事。

新年里,说人生逆旅好像有不吉利的味道。其实,说破无毒,人生八苦,暂时觉得很幸福的只不过是无法认清本质。而单说世之悲观,又有逃避之嫌,因为大道必然合于俗理,智慧也应当在尘世游刃有余。对于这种积极消极都会糅合在一起的复杂情绪,有些思绪很是想写出来,但有天看到一段话,觉得已是精髓:


“面对你我身上都具有的愚蠢、贪欲、粗暴乃至卑劣,既能敏锐而毫不留情地指出,又能宽容地谅解这些对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总是漫不经心的人们,容忍他们身上的种种缺陷,痛惜他们遭受的种种不幸,即使在最残酷黯淡的时刻也决不放弃改善我们自身和周围生活的希望和勇气,并耐心等待人们身上表现出的善意温暖的光芒,这些才是这个灰暗世界中真正的乌托邦。” (尤瑟纳尔)

说起来文字,我倒又想起自己喜欢过的那些作家和文章。有时感叹古人凿壁偷光读得有滋有味倒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那些思想的碰撞和共鸣真的会让人上瘾,就像听了首走心的歌,脑子里无限循环。寒假回家,准备做心理学的笔记,翻到了高中时的摘抄本。很厚,还有一半没有用完。里面写的大多是当时喜欢的文章,读了一遍又一遍的、闲得发闷的下午里反复琢磨的。现在想,倏忽一瞬,四五年过去了。心里虽没有不尽的唏嘘,但还是有许多关于过去的念想。看那些写得比现在还要难看的字,往事历历在目。我也会保留一些东西,但我总想保留一点更加纯粹,更加私房的东西,那些出于真实的自我,只有我知道或者别人永远不会想起来的东西,这些事情谈不上秘密,却证明了人之所以各自永为孤岛,就是有它们的存在吧。想必来时我再翻看现在的东西,又念起如今的种种。

去年这一年里,我的确感受到了现实在某些情况上带来的困顿感,说一回事,做一回事,我一直尝试处理那些心灵如何指导行动的事情,但我还是经常被现实牵着鼻子走。心里总是有一种恒久的诉求,希望自己能与一个理智的世界保留一丝联系。在能清楚地触摸到冷漠和无情的时候,我多么希望能看到无条件的接纳与庇护啊,当然我也希望自己能在别人危难的时候同样施予这些东西——听他们说,没有利齿的善良是怯懦。所以我只想着,自己要过好,还要待别人好。这就是我不大不小,却常须打磨的追求吧。

祝大家,新年快乐!

0list Update

- Posted in 0list Blog by with comments

0list.bit has been updated to the latest version of ZeroTalk.

New features: - Follow new topics/all comments/topic groups/topic comments - Comment paginating


学荣:从第三者角度看中日百年恩怨

            中日史很容易受情左右而影响判断力,若从第三者,比如个瑞典人或者外星人的角度去看,则可以看得很清楚。

            从第三者眼中去看的话,那么对于大清帝国而言,甲午战争并不是一场保家卫国的战争,而是大清帝国和日本帝国为了争夺对朝鲜半岛控制权的战争,从大清帝国的角度而言,大清帝国是为了维护它对朝鲜王国的宗主权,而从日本帝国去看,它是为了争夺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日本帝国显然是要打破大清帝国在远东的宗藩关系和朝贡体系,这种行为显然是带有攻击性的,毋须讳言。

           但是如果你审视大清帝国自身的话,你会发现:大清帝国所拼命要维护的那个宗藩关系,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因为宗藩关系意味着大清帝国是上国,而朝鲜王国是下国,清国子民在朝鲜犯罪,由清国领事审判;朝鲜子民在清国犯罪,也是由清国官府审判;清国可以在朝鲜设租界,但朝鲜不可以在大清设租界,毫无疑问,这种关系,我们同样很难说它是平等的。

          平等不平等,反而还不是最重要的,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关系有没有可持续性?平心而论,大清帝国拼命维护自己的宗藩关系,这种努力不但与当时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而且从大清的国力来说,它也是不可持续的,因为1890年代的大清帝国是一个农业国家,不是一个工业国家,而在工业国家日本面前,大清以它的国力要维护万邦来朝的旧体制,其实是不可持续的,也就是说,朝鲜迟早也是保不住的。

           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甲午战争其实是徒劳的,它对大清帝国而言,是一场没有什么意义的战争,也是不必要的一场战争。

           甲午战争之后,大清帝国失去了台湾,但是如果从荷兰人的角度去看,则大清是活该的,因为台湾本身就是大清帝国从明郑王朝的手中抢来的,而明郑王朝又是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手中抢来的,台湾对于大清帝国而言,就如同一个本来就是抢来的玩具,如今被别的孩子抢走,这种现象,佛家有一个词语形容,叫做“现世报”。

           台湾其实还是皮毛,中日历史的关键问题,其实还是满洲(东北)问题,庚子年,义和团扒了沙俄经营的“中东铁路”,杀了俄方筑路人员,也杀了不少的俄国东正教传教士,沙俄以此为借口,悍然侵占了满洲大地,但这件事你又很难说沙俄一点说辞都没有,因为甲午战后清日马关谈判时,是沙俄带头逼迫日本放弃割让辽东半岛的要求,仅仅5年之后,清国人就恩将仇报,杀害俄国传教士、侨民和筑路人员,毫无疑问,在沙俄的眼中,清国无疑是忘恩负义的角色,所以沙皇俄国鲸吞东三省(满洲),其口气是毫不客气的。

           沙皇俄国鲸吞满洲的行为,引起了日本帝国的强烈恐惧,日本人认为:沙俄吞了满洲,下一个就是朝鲜,而朝鲜一旦被吞,日本则不再安全。日本帝国这样担忧并非毫无道理,因为在蒙元帝国时期,蒙汉联军就是从朝鲜半岛出发、就近进攻日本本土的,所以当时的日本政治精英一致认为:保住朝鲜半岛这把“刺向日本的刀子”(从地图上看,朝鲜半岛如同一把刀子、刺向日本列岛,是进攻日本的天然绝佳跳板),关系到日本帝国的生命安危。

          日本帝国认为:形势越往后拖就越坏,于是日本赌上了国运,悍然向沙皇俄国宣战,并将俄国从南满地区驱逐了出去,日本在此战中战死十万名日兵,代价可谓惨重。战后,日本从沙俄的手中“继承”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等殖民权益。日本帝国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日本的政治精英当时认为:我死了十万人好不容易将俄国人赶跑,战后我们必须在南满要占有几个军事据点,否则他日俄国人卷土重来,那我十万人岂不是白死了?难道又要再打一次日俄战争?

          抱着这个心思,日本帝国“继承”了大连、旅顺、南满铁路,并开始大量移民南满,平时从商、务农,战时则可化为兵,是为殖民南满。但是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并未贪图大连、旅顺之外的南满土地,而是悉数将大片土地归还給大清帝国,大清帝国可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仅仅两年之后(1907年),清政府在东北设置了三个行省,开始在沙俄和日本的夹缝之中,获得艰难的生存。而实事求是地说,在满洲这片土地上,日本帝国在客观上对大清帝国起了保护的作用。

         大连、旅顺租借地的期限是25年,但是中日双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日本人一旦来了就不会再走的了,因为从日本人的眼中,我不能满25年就走的,因为我在南满投入的资本是巨大的,有些投资25年还没开始产生利润呢,尤其是房地产,难道叫我将在大连旅顺建的房子拆走搬回日本吗?

         所以所谓“二十一条”主要就是谈南满洲续约的问题,袁世凯和他的幕僚们心里都很清楚:大连旅顺南满铁路已经是日本人的天下,他们既然来了就不会走的了,所以关于南满一章的续约是最顺利的。

         问题出在赤俄。1923年赤俄与国民党结盟,国民党于是破天荒地打出了“反帝”的旗号,并宣称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坚决收回旅顺、大连、南满铁路,换句话说,国民党要单方面撕毁日本帝国与袁世凯于1915年的续约(民四条约)。

          在实际行动的层面上,国民党与张学良结盟,开始在南满排日,国民党的鲁莽行为招致了日本军阀的剧烈反弹,短短几年之后,“九一八事变”爆发,满洲沦陷,日本人的潜台词是:我死了十万条人命帮你打回来的满洲,你竟然不給我生存空间,那么我索性吞了满洲,恢复1904年日俄战争之前的状态,只不过俄国人换成日本人。

          此外日本人还有另外一股底气:满洲本来就不是你们汉人的,它原本是属于满清的,我打下(1905)在先,你继承(1912)在后。

          国民党是打着爱国旗号上台的,它显然不敢承认“满洲国”,但从日本军阀的眼中,你不承认它意味着你总有一天反攻,尤其当时日本帝国有对赤俄作战的总体国策,日本担忧:一旦我和赤俄打起来,你国民党在华北背后向我满洲捅一刀咋办?于是日本军阀开始策划“华北独立”,认为华北有必要成为满洲国与中华民国的缓冲地。

           值得一提的是华北从1901年开始就有日本军队驻扎,依据是《辛丑条约》。这个时候,黑手(黑手是谁?也许永远是个谜)伸进了华北,对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和日本驻屯军进行挑拨,经过无数次努力之后,它挑拨成功了,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向华北增兵护侨,但日本增兵的动作引起了第二十九军的反弹,发生了第二十九军诱杀日军的“广安门事件”,广安门事件使日军失去了分寸,于是日军大举进攻南苑。

            华北的战火使南京的蒋介石及其幕僚作出了一个误判,认为日本旨在吞并华北。忍耐的最后关头到了,全面战争无法避免,既然要打,不如在上海打,因为上海打起来有利于列强介入调停,于是国民革命军向上海租界内的日本护侨水兵发动猛烈进攻。国军的进攻招致了日军的疯狂报复,上海沦陷,南京屠杀,日军认为必须要推翻蒋介石政府、重组中国政府,否则东亚地区永远不得安宁。

           蒋介石唯一赌对之处是将美国拉下水,美国割断日本的石油供应之后,日本唯有出兵东南亚抢夺资源以维持战争,最终与美国爆发冲突,走向不归路。

           美国的卷入和参战以及战后的东京审判,奠定了东西方大多数国家对日本帝国战争发动者角色的认知,但是美国及西方国家对日本战争发动者的角色定义不是以九一八事变或者卢沟桥事变为认定点,而是以珍珠港事件为认定点。如果但就中日战争而言,那场打了八年的战争本质上并不是一场灭国之战,而是一场惩罚之战,与1979年的惩越战争有相当类似之处,越共也无法面对自己对华外交的责任,所以编造出“北寇(中国)称霸亚洲蓄谋已久”的谎言,对越南国民进行欺骗性宣传,可见各国政客伎俩其实大同小异。

          我们如果光看1937-1945年的历史,那么国民党是救国的。但是如果将历史拉长到1923-1945年来看,就很容易发现国民党是祸国殃民的一个角色。从整个东亚大棋盘上看,国民党是充当了赤俄对日本的打手,并将四万万同胞卷进了一场血肉横飞的世纪横祸当中。

           事后,国民党人无法直视自己祸国殃民的历史责任,但好在它有一群聪明能干的历史写手、御用文人和吹鼓手,他们生拼硬造了“日本灭亡你*国蓄谋已久”的政治谎言,仅仅用这十个大字,就将自己联俄反帝所招致的国难,掩盖的一干二净。

           而更幸运的是:国民党及其后继者,有一群不思考的国民,所以这十字谎言得以大行其道,在神州大地,上至百岁老朽,下至三岁小儿,人人都知道:日本要亡我,是国民党救了我。应该说,这个宣称策略十分成功,堪称百年经典。

         (附新年寄语:我深知我的读者都是当今中国社会的高素质人士,拥有相当高的学识水平和个人修养,我以有大家这么一群良师益友而自豪,在猴年春节之际,我向大家伙拜个早年,祝您在猴年里,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小提示:2016为经济下滑年,谨慎理财)

         P.S:  对我最大的鼓励不是买我的书,而是打赏一元。



冯学荣:福摩萨,大明帝国不要的夷洲以及郑成功的神话

(图为打败仗的荷兰殖民者向郑成功投降,并交出福摩萨)

         古代大中原帝国并没有代国家的念,也没有将福摩萨并入土的意愿或划,当年大中原帝国自称“天朝”、“中土”,奉行的是一个以中原帝国中心、向四周射威的“朝体系”。

        有一些古籍,例如《三国志》提到福摩萨,当叫做“夷洲”,我从“夷洲”个名字本身就可以看出来:当年的中原帝国根就没把福摩萨当作自己的地来看,而是认为它是“蛮夷之地”,所以才叫它:“夷洲”。

        古籍记录孙权的军队曾经到达过“夷洲”,因此“夷洲”自古以来属于谁谁,但这种说法显然不能成立。郑和的船队到达过马六甲,难道因此马来西亚自古以来属于我么?唐玄奘到过印度,因此印度自古以来就属于我么?我去过你家,你家就成我的了,荒唐至极。

        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夷洲”并不是指的福摩萨。个也存在争,但本文并非了解决个争。可是有一点应该是没有疑的:“夷洲”即便指的是福摩萨,也正好明了三国代大中原官民福摩萨的看法:蛮夷之地,不是我们的地盘,所以才叫“夷洲”。

        福摩萨最初是于一种我们现在叫做“原生”的状况,上没有任何的政,没有官府,没有警察,没有税机关,也没有军队,只有密密麻麻、遍布在部山地的各个原住民部落,些福摩萨原住民,一般被叫做“番人”。

        也就是说,福摩萨在史的最初,并没有任何的行政机构,无唐、宋、元、明,代,都没有在福摩萨任何一个行政机构,因此可以断言:明朝以前,福摩萨不是汉人的疆土。

         里,有一点得注意的是:元朝曾经设一个叫做“澎湖巡司”的行政机构,但是,个“澎湖巡司”的行政区域,只覆盖到澎湖列,并没有覆盖到福摩萨本

         明朝也沿了元朝“澎湖巡司”制度,同,明朝的“澎湖巡司”,其行政区域也只覆盖到澎湖列,也没有覆盖到福摩萨本身。值得一提的是:明朝大多数时间实施海禁政策,“片板不准下海”,在明代福建人驾船出海去福摩萨,是非法的,是要送官究治的。

          十六世纪时,日本人将福摩萨叫做“高砂国”、“高山国”,也是因为谣传故,日本人当时误福摩萨上有一个“高山国”政府,于是,日本写了一封国,叫人到福摩萨。日本使者在福摩萨了一圈,一个行政机构都没有看到,份国,硬是没有送出去,日本使者只好悻悻而

          ,日本方面的史料也很好地旁了:福摩萨在早期,并不存在任何的行政机构。

          到了十七世初期的候,福摩萨中部有几个部落的原住民,例如巴布拉族、道卡斯族等,在福摩萨中部地区(今“台中市”附近),成立了一个叫做“大肚王国”的部落王国

         个“大肚王国”,算是福摩萨上最早的政。但是,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如此,“大肚王国”仍然未能有效地治理福摩萨全,其行政效力,仅仅覆盖了福摩萨的中部地区它仍然不是一个全性的政,更不是一个现代国家性质的政权

        几乎与此同的十七世初,有两批白人殖民者来到了福摩萨,他是:荷人(印度公司)、西班牙人。其中,荷人在福摩萨南部落脚,而西班牙人占据了福摩萨的北部地区。

       不久,为了争夺福摩萨的主权归属,上的荷殖民者和西班牙殖民者之争,荷人将西班牙人赶走了、因而控制了更多的土地、并因此建立了荷东印度公司的殖民政

        值得一提的是,建政之后,荷兰殖民者利用股份制,从福建吸引了大批汉人去福摩萨开垦耕地,在荷兰人治下,汉人迁台如过江之鲫。所以现在福摩萨还留下许多地名比如什么“九份”、“五股”,就是当年汉人开垦者在荷兰政权治下采取股份制开垦耕地的历史见证。

        此后,荷兰东印度公司降服了原住民政“大肚王国”,并于1645年与“大肚王国”签约:大肚王国愿意向荷殖民政表示臣服。但是,“大肚王国”并没有因此而消亡,而是仍然以半独立的状继续存在于福摩萨中部山地。

         光推移到公元1644年,一年大陆发生了一件大事:明朝亡、清朝入主中原、并建立了大清帝国。

         但是,大清帝国暂时并没有征服全中国,在南方,明朝有一个臣——成功,始不肯向清朝投降,并持抗清。

         抵抗大清国至1661年,成功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先打下福摩萨、赶跑荷人、可以在福摩萨上休养生息,作为郑“反清复明”的基地。

         于是,成功向踞在福摩萨上的荷发动了猛烈的攻。次年即1662年,荷人不支,宣布投降,并狼退出了福摩萨。

         于是,成功在福摩萨上建立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人政——“明王朝”。您没有看个“明王朝”,是福摩萨上有史以来第一个人政

         读到这里,我想你应该很明白了:所谓郑成功“收复”福摩萨,这种说法其实是很难成立的,因为福摩萨之前根本就不是大明王国的疆土,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收复”的问题,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郑成功通过武力,为汉人开拓了福摩萨这片新的疆土。

         得一提的是:成功在福摩萨上建立“明王朝”之后,上的原住民政“大肚王国”心怀不服,于是,“明王朝”与“大肚王国”爆了多次的武装冲突。

         样值得一提的是:人政“明王朝”,其也没能覆盖福摩萨的全,而是只覆盖了福摩萨西南部的沿海地

         “明王朝”建国之后不久,成功逝世。

         时间推移到公元1683年,大清国大将施琅率大征台,当时统治“明王朝”的,是成功的

         施琅大军势如破竹。及其幕僚决定投降、归顺大清国。至此,“明王朝”宣告亡。

         有趣的是:大清国占福摩萨之后,康熙皇帝在“是否将福摩萨入大清国行政版问题上,犹豫不决,棋不定。有的臣子:开疆拓土,理所当然,不要白不要。也有的臣子:福摩萨海外,上番人凶悍,以治理,不如不要。

          候,攻占福摩萨有功的清大将施琅站了出来,他康熙皇帝行力应该将福摩萨岛纳入大清国的行政版。康熙皇帝衡再三之后,接了施琅的建公元1684年,福摩萨正式入大清国的行政版,并置了有史以来第一个隶属于大中央的行政机构——“呆湾府”。

         行文至此,笔者福摩萨的历史做一个短的梳理总结

1、福摩萨最初于“原生”,上没有任何行政机构,大中央帝国将其看作“蛮夷之地”,日本也将其视为一个世独立的孤岛

2、公元十七世初,福摩萨中部的原住民部落开始盟,并成立了一个名“大肚王国”的非代性算是上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政”;

3、几乎与此同,荷殖民者(印度公司)和西班牙殖民者分来到,并分别进驻了福摩萨的南部和北部地区;

4、荷兰东印度公司和西班牙殖民者生武装冲突,西班牙人被逐;荷人在上建立了殖民政、并降服了“大肚王国”;

5、公元1661年,成功率福摩萨上的荷殖民者、并于次年(1662年)将荷逐。随后,成功建立了福摩萨上第一个人政——“明王朝”,后又名“宁国”;

6、公元1683年,清大将施琅率军击败王朝,并于次年(1684年)将福摩萨正式并入大清国的行政版、随即置正式行政机构“呆湾府”。大清帝国开始正式福摩萨岛进有效治理。

         短些,福摩萨上的主权,是依照以下的序而演化的:原住民大肚王国——荷殖民政——明王朝——大清帝国。



冯学荣:仁川清国租界——被历史掩盖的往事

(图为韩国仁川中华街现状,其前身是大清帝国在朝鲜王国设立的清国租界)

          人性有那么丑恶的一面:严于待人、宽以律己。我可以做坏事,但是你不可以。我可以欺负人,但是你不能。我们有很多的碍国历史学家,就是这样写历史的:别人欺负我的,大书特书,我欺负别人的,闭口不谈。外国在我国设立租界,此仇子孙后代没齿不忘;但我国在外国设立租界的往事,则从历史书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的,你没有看错。晚清年代,大清国在国外也有租界

       看到条信息,你是不是有晴天霹、五雷轰顶的感但是,你是什么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清帝国在朝王国经设有清国租界,就是史。

那么,大清国在朝鲜设有清国租界,具体在朝的哪些城市?一共有多少个呢?答案是:有三个,它是:

1、仁川清国租界;

2、釜山清国租界;

3、元山清国租界。

      事情是这样1882年朝壬午兵起暴事件当中,日本殖民者鬼影幢幢,大清帝国开始警惕,并认为如果对的局势放任不管朝鲜半岛不久之后是日本人的天下。

日本帝国在朝扩张引起了清政府的警惕,清政府于是开始加紧干涉朝鲜。1882年10月,清朝签订了一个条,名字叫做《中朝商民水陆贸易章程》。共八条,通过该,清政府在朝取得了事裁判(又称“治外法”)。

“领事裁判权”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吧?简单直接地说:如果大清帝国的国民在朝鲜王国杀人放火盗窃抢劫,不归朝鲜官府管辖,而由大清帝国驻朝鲜的领事(商务委员)逮捕、审判和治罪

份《中朝商民水陆贸易章程》的第二条,是这样约定的:

“中国商民在朝口岸如自行控告,应归中国商员审断。此外财产、罪犯等案,如朝人民原告,中国人民被告,则应由中国商追孥断。如中国人民原告,朝人民被告,则应由朝将被告罪犯交出,会同中国商按律断。至朝商民在中国已开口岸所有一切财产罪犯等案,无被告、原告何国人民,悉由中国地方官按律断,并知照朝员备案。如所断案件,朝人民未服,国商,以昭平允。凡朝人民在其本国至中国商员处,或在中国至各地方官,控告中国人民,各邑衙役人等不得私索规费出,将管官从严惩办。若两国人民或在本国,或在彼此通商口岸,有犯本国律禁,私逃在彼此地界者,各地方官一彼此商知照,即法拏交就近商,押本国惩办。惟于途中止可拘禁,不得凌虐”

  看清楚了吧?在朝鲜的土地上,朝鲜人告中国人,由中国商务委员审理。中国人告朝鲜人,由中朝双方官员联席审理。在中国的土地上呢,无论谁告谁,都由中国官员审理。

 毫无疑问。不平等条约。大清帝国强加給朝鲜王国的不平等条约。

 那么,大清帝国向朝鲜王国派出的个“商”,他是呢?他就是——陈树棠。

 1883年10月16日,“总办陈树棠抵达朝鲜汉城,抵达城之后,陈树棠立着手做么一件事情——和朝政府判、要求朝割让港口城市仁川的一块地盘、置清国租界。

 陈树为什么要在朝鲜设立清租界呢?因为大清帝国想要模仿大英帝国。大清帝国并不觉得在朝鲜设立租界有什么不妥之处。

 次年,清国和朝鲜签署了《仁川商租界章程》、并取得了仁川清租界;不久之后,又通《釜山商租界章程》和《元山商租界章程》,先后取得了釜山清租界、以及元山清租界。

 朝的清租界立之后,大清国的商人如江之、涌入朝清租界、居住商。些清国商人,都有哪里的人呢?首先是以山籍的商人最多,其次也有广、上海等地的商人。

 花好月光一片。只可惜好景不,世事无常幻。

 1894年,清日甲午,清军战败之后,大清帝国在朝的租界被日

 1895年4月17日,清日《关条签订个条第一条就定:

“中国明朝国确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故凡有亏损独立自主体制,即如国向中国所修献典礼等,嗣后全行废绝

接着,朝政府理成章地宣布中朝两国原的一切条全部作,并收回了清朝在朝的全部租界。

可是,尽管清租界都被朝当局收回了,但是清国的商人一般仍然被允留在当地居住、并继续经商,其中,仁川清租界就在种情况下,逐成了后来的仁川唐人街。

         我还记得小时候读过的一册书,说的是总理先生和他的大伯来到天津英租界,大伯对总理说:往后你不要到(租界)那里去。总理不解,问大伯为什么。大伯对总理说:那是英国租界,是英国鬼子强迫割走了我们的地方,是英国鬼子欺负咱中国人的地方,在那里,如果你被英国人打了,中国官员是不能管的,只能归英国法官管,而英国的法官往往包庇英国人。欺人太甚。总理听后,咬牙切齿,事后在课堂上,教书先生问孩子们,你们为什么读书?总理站起来说:我要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问题是:这个故事同样可以改写成朝鲜版本:

         朝鲜改革派先锋金玉均和他的大伯来到仁川清租界,大伯对金玉均说:往后你不要到(租界)那里去。金玉均不解,问大伯为什么。大伯对金玉均说:那是清帝国的租界,是清国鬼子强迫割走了我们的地方,是清国鬼子欺负咱们朝鲜人的地方,在那里,如果你被清国人打了,咱们朝鲜的官员是不能管的,只能归清国的法官管,而清国的法官往往包庇清国人。欺人太甚。金玉均听后,咬牙切齿,事后在课堂上教书先生问孩子们:你们为什么读书?金玉均站起来说:我要为朝鲜之崛起而读书。

        我们的国民从小接受片面的历史教育,普遍存在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的双重标准,例如说英国出兵清国是侵略,我国出兵越南则是自卫,这种令旁人笑掉大牙的梦话大行其道,蔚为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