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Net Blogs

Static ZeroNet blogs mirror


冯学荣:日本帝国,朝鲜半岛与地缘政治

问:人们一般说——日本这个民族,想要吞并朝鲜,并以朝鲜为跳板,进而吞并中国,这个计划从丰臣秀吉的那个时候起,就已经是“既定国策”了,事实上是不是这样?

答:丰臣秀吉攻击朝鲜的年代在中国这边,叫做“明朝”,和清日甲午战争的年代,相隔了几乎三百年,这两个事件,其实是两件彼此独立、互不相关的历史事件,二者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因果关系。

问:当年丰臣秀吉侵略朝鲜,他的目的是不是要以朝鲜为跳板、进攻明朝?

答:丰臣秀吉在战前写给朝鲜的国书,是这样写的——我要绕道朝鲜,攻击明朝,请你们朝鲜,借条路给我过一下——因此,至少从文献上而言,丰臣秀吉当时是有侵略朝鲜、进而侵略中国的计划。但是,这个人“壮志未酬”,在1598年就死了,他死了之后,他的“伟大事业”,也就不了了之。

问: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丰臣秀吉侵略朝鲜、侵略中国的黩武精神,融入了日本人的文化基因,在日本一辈一辈地传承了下来,并成为1894年清日甲午战争的思想根源?

答:我知道在历史爱好者群体中,这个说法很有市场,但是我不能迎合读者,搞历史必须严肃认真。我认为,1894年那个时候的日本帝国,它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国内压力、殖民诉求,和丰臣秀吉时期的日本,二者完全不同。1894年的日本帝国,它出兵朝鲜的动机,和丰臣秀吉出兵朝鲜的动机,也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无论历史上有没有“丰臣秀吉侵略朝鲜”这一回事,1894年的日本帝国出兵朝鲜半岛,都不受影响。我们要讲清楚日本出兵朝鲜这件事的根源,必须要从明治维新前后,日本所面临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压力讲起。我们有许多的历史爱好者并不知道:其实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在当时的世界上,是一个受人欺负的国家。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实行的是“锁国”政策,不要说扩张了,就是别人想进来,都不行。也就是说,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并不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国家,恰恰相反,它是一个“隐士”型的国家,它当时对这个世界的基本态度是:你们都不要管我,当然我也不管你们,你们和我,彼此相安无事,就算了。

问:听说日本的这种“锁国”政策,是被美国打破了?

答:是的。1853年,美国将军佩里乘坐“黑船”来了日本,对日本进行恐吓,并给日本强加了一个不平等条约——《神奈川条约》。

问:首先是受美国欺负它?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俄国也欺负了日本?

答:对。1855年,俄国人也来了,当时的俄国是一个君主专制国家,叫做“沙皇俄国”,简称“沙俄”。沙俄在1855年,也给日本强加了一个不平等条约——《下田条约》,又叫《日俄和亲通好条约》。

问:还有没有别人?

答:有。1858年,美国人、荷兰人、俄国人、英国人、法国人一起,都来了,又强加给日本一个不平等条约——《安政条约》。

问:也就是说,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被当时世界上的白人殖民者集体欺负?

答:正是如此。这一大堆的条约,使日本当时沦为半殖民地、陷入了“亡国”的危机当中。日本人这个时候才大梦初醒:原来,日本想象以往一样、当一个与世无争的隐士之国,这个混日子的做法,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不久恐怕就要亡国了。

问:那么当年这一批白人殖民扩张国家当中,哪个国家欺负日本最严重?

答:沙俄。沙俄欺负日本最严重。而且沙俄对日本的威胁最大。因为沙俄距离日本地理距离最近。沙俄这个国家从1850年代开始,就和日本发生了库页岛的领土争端,日本在库页岛领土主权争端的过程中,由于自认为打不过俄国,因此在谈判中步步退让,最终实际上日本人是整体从库页岛退出——库页岛整个被沙皇俄国吞并。这个“失地”之痛,对日本人而言,是刻骨铭心的。

问:沙俄作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它自己的领土早就有富余了吧?为什么还是要扩张?

答:当时沙皇的思想观念十分落后,他认为:国土越大越安全,国土越大则物产越丰富。

问:听起来怎么就像列强当年受欺负的大清国一样?

答:正是 。当年日本国和大清国,几乎是同时遭遇了白人国家的扩张浪潮——不平等条约、租界、治外法权、片面最惠国待遇、关税自主权……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是屡屡被欺负,就是连领土,都开始受到侵蚀了。所以,日本人盘算着——要奋起救国了——这就是明治维新的最原始动力——再不维新,就要亡国了。

问:原来,明治维新的原动力,不是要富强,而是要挽救民族危亡?

答:是的。当时与大清国是一样一样的。明治维新的最原始动力,并不是要富强,而是要“救亡”。于是,日本在“亡国”的危机当中,奋发图强,明治维新,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国力搞上去了。

问: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将国力搞上去之后,就寻思着找沙俄算历史旧账?

答:对。对于当时的日本人而言,被俄国侵占的库页岛,是日本的“神圣领土”,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日本人始终盘算着将来强大之后,要和俄国打一仗、收回库页岛。而与此同时,日本人也居安思危,始终将沙皇俄国视为自己的第一假想敌——沙俄对日本的伤害最深、而且在地理上离日本最近,在当时对日本虎视眈眈的众多列强当中,日本人认为:沙俄是最为危险的。所以,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人特别防范沙皇俄国。

问:那么日本“防范沙俄”和“控制朝鲜”,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答:日本决策层在最初,并没有吞并朝鲜的野心,日本起初其实只是想控制朝鲜半岛。为什么要控制朝鲜半岛呢?当年的日本人设想:从“地缘政治”上来说,朝鲜半岛是夹在俄国和日本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假设俄国举国进攻日本,在当时的条件下,最经济的办法,就是以朝鲜为基地、直接对日本发动攻击——所以日本要想方设法、使朝鲜不成为俄国的军事基地。

问:这是日本人的瞎想吧?有依据吗?

答:这种事在历史上有过先例:当年蒙古元帝国渡海攻击日本,就是以朝鲜半岛为军事基地、整装出发的。所以,日本人对朝鲜半岛,一直很留意,他们总觉得:这块地方不能让列强控制。

问:是不是有一个“生命线”和“利益线”的说法?

答:是的。日本是个岛国,四面环海,很容易受到攻击,一旦被切断海上的能源补给,日本就完蛋了——这一点在多年以后的二战中被验证了,美国切断了日本的海上补给,日本因而走向战败。所以在明治时代的日本军阀眼中,日本本土是“生命线”,而日本周边的国家是“利益线”,所谓“利益线”,就是“利益攸关线”的意思——当年的日本军阀认为:日本周边的库页岛、朝鲜半岛、乃至琉球等等这些日本周边的土地,不能坐视不管,万一列强侵入了这些地方,日本就“唇亡齿寒”了。

问:所以日本要向大陆扩张?


答:更准确地来说,是要在东亚大陆扩展根据地,日本人要扩展一块能“进退自如”的根据地。当年的日本想方设法要从大陆上取得一片自己可以控制的地区,作为自己的战略根据地。如果单纯从军事上来说,当年的日本人认为:应该扶持朝鲜独立、并由日本左右朝鲜的政局,这样日本才能“更安全”一些——这才是它最初的动机。

问:你刚才还提到了,日本出兵朝鲜、挑起甲午战争,还有一个舒缓国内压力的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

答:当时是这样的。明治维新之后,很多“藩”就被撤了,这件事在当时叫做“废藩”。废藩导致了大批的日本旧式武士失去安身立命的依据。所以当时的日本国内政局并不稳,最典型的事件,就是爆发在1877年的“西南战争”,日本这场内战造成一万多人死亡。所以这件事之后,日本的决策层为了稳定国内的局势,盘算着对外发动一场战争、转移国内矛盾、凝聚国民、以稳定日本帝国的国内局势。

问:那么在殖民扩张方面来说呢?日本在明治维新富国强兵之后,为什么立马就想到殖民扩张?

答:从明治维新中站起来的日本帝国,想要控制朝鲜半岛,除了前面所说的军事需要之外,的确还有一个殖民的需要。说到这里,我有必要指出一点:当年国际上的风气是很坏的,象英国、美国、法国这些国家,到处扩张,到处攫取租界、租借地,到处强索治外法权,甚至是赤裸裸地吞并别人的国家,例如英国吞并印度。

问:所以日本人“学坏”了?

答:用俗话说就是这样。当年初生的日本帝国,在这种国际环境下,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当今世界,不进则退。“不进则退”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说:日本帝国处在当时那种“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之下,要么做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国,要么做一个主宰他人的强国——也就是说:要么被欺负,要么欺负人,没有中间地带。做不了一个老好人,也做不了一个老实人。

问:所以日本在“受欺负”和“欺负人”当中,选择了后者?

答:是。它选择了后者。它认为自己之所以受白人列强欺负,就是因为自己:1、封闭,2、弱小。

问:日本当年所谓的“强大”,是指的国土辽阔?

答:日本这个国家,不但国土狭小,而且要命的是:它的国土大部分是不适合耕种的,我给你一个数字:直至今天,日本的耕地面积,仍然只占日本国土的12%左右。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日本民族不是一个海商民族,它是一个农耕民族。

问:也就是说,日本尽管是通过明治维新、加入了强国的行列,但是它和英、法、美不一样,日本仍然是个农耕民族?

答。是的。你看当年的英、法、美,基本上都是海商民族,这些民族是靠贸易谋生,但是日本不同,日本是个农耕民族,农耕民族需要土地。当然了,日本也有生意人,但当时的日本,是一个以农业人口为主的国家。

问:所以后来的伪“满洲国”才有所谓的日本“开拓团”?

答:正是。所谓“开拓团”,基本上就是庄稼人。日本从明治维新以后,人口暴增,每年净增一百万的农业人口,没有土地耕种。所以在当年的语境之下,日本概念中的“强大”,首先就是指的国土强大——日本只是一个岛国,如果在大陆上没有任何一片受自己支配的土地,则无论如何都无法称得上是“强国”——不但从国防上,而且从经济上,都是如此。也就是在这个逻辑之中,日本走上了对外扩张的道路,从试探性的控制朝鲜、走到吞并朝鲜、台湾,开始了“一步错、步步错”的过程。

问:日本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灭亡朝鲜的吗?

答: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误解,其实并不是。日本最初的想法,只是扶持朝鲜独立、并向朝鲜施加影响、左右朝鲜的政局。1894年的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其实并没有吞并朝鲜,而是放任朝鲜成立了一个基本独立的国家——“大韩帝国”。

问:这个似乎很新鲜,日本在打赢了甲午战争之后,并没有立马吞并朝鲜,而是放任朝鲜成立了一个“大韩帝国”?而且还叫“帝国”?

答:但是,“大韩帝国”成立之后,发生了一件使日本始料不及的事——“大韩帝国”倾向沙俄。大韩帝国成立之后,韩帝国宫廷分化成两派,一派是亲日派,另一派是亲俄派,而亲俄派的势力逐渐胜出,大韩帝国于是开始排日——这在当时是令日本大跌眼镜的行为。

问:所以日本人很恼火?

答:是这样的。在当年日本人的眼中,是日本人通过甲午战争、流血牺牲,“将朝鲜从清国的锁链之中解放出来”,日本人认为朝鲜人无论如何都应该感谢日本、应该亲日,不料战后成立的“大韩帝国”竟然是一个亲俄的国家。日本扶持朝鲜独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出于防俄,而新生的大韩帝国竟然亲俄,这是日本所不能接受的。

问:所以日本挑起了“日俄战争”?

答:朝鲜是根本原因。但直接原因不是。直接原因是1900年,中国北方爆发了义和团运动,沙俄派兵侵占了东北三省、直接威胁朝鲜半岛,这个时候日本真的急了,所以到了1904年,日本对俄国开战,这场战争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日俄战争”。

问:日本打赢了,对吧。

答:对。日本打胜之后,立马逼迫大韩帝国签署了条约,使大韩帝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可是,大韩帝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之后,心里并不服气,1907年,大韩帝国偷偷派出代表、去了海牙,干什么?到海牙会议上去控告日本,可惜海牙会议当时没有受理这个案件。大韩帝国这种行为,进一步刺激了日本。更严重的是,1909年10月26日,朝鲜爱国志士在哈尔滨车站刺杀了伊藤博文,这更是彻底激怒了日本。1910年,日本进一步迫使大韩帝国签署《日韩合并条约》,从那一年开始,日本才正式“灭”了朝鲜。也就是说:日本灭亡朝鲜,并不是一个从一开始就蓄谋已久的事情,而是一个逐步发展、最终演化而成的事实。读者们可以参考陆奥宗光的《蹇蹇录》,此外,王芸生的《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这套资料,也很好。

关注冯学荣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大视野下的国民革命与抗日战争

问:古人说“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塞翁的儿子骑马摔断了腿,这本来是坏事,但不久后打仗了,村里所有健康的男子都参战并且都战死了,只有塞翁的儿子没有参战,他没有参战是因为他的腿残废,结果坏事成了好事。还有一段,塞翁丢了一匹马,这本来是件坏事,不料不久之后,这匹马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而且它带了一群马回来、都归塞翁使唤,这反而又成了好事。

答:是的,所以说:一个历史事件,我们往往要将它放在一个更长久的时间段里面来,综合考察,才能总结它的得失。所以我们要谈“抗日”的得失,要从1926年国民党北伐、和日本交恶开始谈、谈到1945年日本投降,这样还不算,甚至要将审视的眼光一直拉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重新承认私有制、重新走市场经济道路为止,也就是说,从1926年到1978年,要看这五十二年一整段时间的得失,才会看得更清楚。

问:你在许多文章和著作中谈过:国民党北伐是中日关系恶化的重要转折点,能否具体说说?

答:国民党北伐的动机是要推翻北洋政府、上台执政。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首先要从名誉上搞臭北洋军阀。怎样搞臭北洋军阀呢?国民党当年的秘诀就在于利用“民族主义”这颗药丸。当时国民党打出了“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这两个十分响亮的口号。这两个口号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关键就在于“走狗”两个字。国民党将北洋军阀定义为“走狗”、“帝国主义的走狗”,国民党试图告诉人民:北洋军阀和帝国主义都是一伙的,是要一并打倒的。

问:这跟日本有什么关系?

答:关系大了。1926年之后,北洋政府实际上是张作霖在执政。而张作霖是在东北和日本鬼子鬼混出身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国民党为了打倒张作霖,将张作霖和日本鬼子当作一伙来宣传了。在当时,国民党打出了一个振兴人心的、抗日性质的口号——坚决收回旅顺、大连、南满铁路。

问:旅顺、大连、南满铁路,在当时都是日本控制的。

答:是,当时都归日本控制,其依据是1905《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以及1915年《民四条约》。

问:那么张作霖是怎样对待这些条约的?他都承认吗?他支持日本人吗?

答:张作霖是一个坚决反对赤俄的死硬派军阀,绞死李大钊,查封苏俄使馆,这些都是张作霖众所周知的作为。至于张作霖是否亲日?答案是:他表面上是亲日的。当然,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张作霖对日本的态度走向了阳奉阴违,但在1926年的关头,张作霖对东北的日本势力,还是支持的,至少在表面上是支持的。

问:张作霖按理说也算是个爱国者,他为什么会支持日本势力在东北的存在?

答:张作霖身边有一群稳健派顾问。当时的中国东北是一快危机四伏的地带。北面有赤俄,虎视眈眈。南面有日本,野心勃勃。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东北得以维持了从日俄战争以来长达二十多年的艰难和平。在当时维持这个和平的诀窍,就在于张作霖巧妙地、小心翼翼地维持了日、俄两国势力在东北的均衡——日本和俄国,谁也吃不了谁,所以东北得以暂时相安无事。

问:也就是说,国民党想要将日本势力从东北驱逐出去,实际上是在破坏东北的势力均衡?

答:正是。而更严重的是:国民党不但是在破坏东北的势力均衡,而且它并不知道自己在破坏东北的势力均衡。

问:那么国民党排日的着眼点在哪里?

答:国民党排日的着眼点在于“爱国”。当时的国民党人认为:大连、旅顺、南满铁路,都是日本通过“不平等条约”攫取的、是侵犯中国主权的,只要是侵犯中国主权的,我们就一定要收回,为什么?因为我们国民党人都是“爱国者”。

问:除此之外,是不是也有苏俄顾问的怂恿?

答:当然少不了。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之前,国民党有大量的苏俄顾问,鲍罗廷、达林、加伦、季山嘉……一大帮的赤俄顾问,他们打着“指导中国革命”的旗号,实际上干的是排除日本、英国在中国的势力、并最终全面赤化中国的“事业”,这是他们的使命,在今天看来,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问:假设破坏东北日俄的势力均衡之后,东北就会赤化吗?

答:应该是会的。当年赤俄顾问不是没有尝试在中国北方搞赤化,只是北洋军阀对待赤化人士的态度太狠,吴佩孚杀工人、张作霖杀教授,一个赛一个狠,赤化工作根本无法在北方顺利开展。

问:所以赤俄看中了广东?

答:是。所以赤俄看中了广东的孙文。这里山高皇帝远,北洋军阀管不着。于是,孙文搞了第一次国共合作,赤化工作才得以从中国南方开始。

问:北洋政府、日本政府、英国政府,它们为什么坚决反对赤化?

答:因为这些国家的政权都是精英主义政权,都是富人、军阀、财阀、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掌握的政权,而赤化则是煽动穷人打倒富人、均分富人的财产、实现公有制,而且当时的赤化国际宣扬赤化是没有国界的,也就是说,全球赤化蓝图实现之后,国界就消除了,所有国家都要灭亡,只剩下一个赤化的新世界。

问:所以事后看来,当年反赤化是对的?

答:现在看来,反赤化是正确的。公有制是违反经济规律的,是一场乌托邦的胡闹,是民粹主义,是一条铺满鲜花、但是却通向地狱的邪路。

问:你曾经说过,张学良以国民党为靠山、在东北实施的排日政策,导致了日本军阀发动“九一八事变”、因而使东北沦陷?

答:这样说有点过于简单。国民党的排日行为,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更多的原因,比如1929年经济危机、比如1928年赤俄第一个“五年计划”对日本的刺激等等各种合力,促成了“九一八事变”的爆发。但是话又说回来,张学良在东北的排日政策,的确是主要原因之一。

问:那么我们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说,是不是“九一八事变”之后,国民党明智的决策是果断放弃东北、承认满洲国、并和日本联手、共同抵御赤潮?

答:我认为明智的决策不是在“九一八”之后放弃东北 ,而是根本就不应该让“九一八”发生。国民党推翻北洋政府这个事,本身就是错的。

问:你认为如果北洋政府不倒台、则日本侵华、乃至后面的赤化都不会发生?

答:历史不容假设,但北洋政府比国民政府更加稳健,这个是不争的事实。假设北洋政府不倒台,那么日本和赤俄在中国东北还将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势力均衡,而中国的赤化,则更是成为未知数,也就是说,会不会赤化,都不一定。

问:那么你认为“九一八”之后,国民政府应该怎么做呢?

答: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九一八”之后,国民政府当时的做法是不承认满洲国、并暗地里准备抗日、务求有朝一日收复东北——事实上,它也只能这么做,因为中国的民族主义浪潮已经被激起了,任何割地丧权的事情,谁都不敢做,国民党也不敢做,任何政治家都不敢轻易做,因为谁都不想“遗臭万年”、谁也不愿意成为民族的千古罪人。

问:那么假设北洋政府不倒台呢,东北会怎样?会不会进一步被日本殖民地化?

答:会。一定会。因为殖民东北是日本当年的既定国策,但这里要注意一点——“殖民东北”不等于“吞并东北”。我在前文已经讲过,日本殖民东北有两个动机:一是解决经济问题,二是抵御赤潮南侵。其中第一个动机是自私的,第二个动机也是自私的,但第二个动机同时也是为了整个东亚地区的安宁、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

问:当年日本人的思想很怪,他们认为东北根本就不是中国的。

答:是这样的。在日俄战争之前,东北是清国的龙兴之地,属于军事管制区,一直没有设置行省。1905年日本将俄国军队从东北打跑、并将东北还给清国。1907年清政府实行“东北改制”、在东北设置行省。1912年清国颁布《退位诏书》、将东北作为嫁妆、并入中华民国的版图。

问:但是日本不承认?

答:官方渠道是承认的,但是有不少日本人心里不服,知识分子、政治家、军阀,很多日本人从心里认为:满洲是我打下的,是我打下在先,你国民政府受让在后。

问:那么日本侵占了东北之后、又染指华北,怎么解释?

答:因为国民政府拒不承认满洲国,所以日本觉得“日中必有一战”,主要是基于这种严重的不信任和不安定感,日本才要将华北“非军事化”、拉开满洲国和中华民国的距离,用俗话来说就是:我不和你做邻居,不做邻居了,就不见面,不见面了,就不会打架——这就是当年日本染指华北的主要动机——当然,我们必须指出:日本染指华北的行为是南辕北辙的,这正是日本人愚蠢的地方,属于败笔,他们未能在抵御赤潮和照顾中国的民族主义之间,取得平衡点。

问:那么侵华战争打响之后、日本又侵略东南亚、并建立“大东亚共荣圈”,这个又如何解释?

答:有不少人认为日本人是先有“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然后才侵略中国、并吞并整个亚洲。我很遗憾地指出:这是政治宣传,不是历史,而是假历史。典型的倒果为因。事实上,“大东亚共荣圈”的口号,是在1938年初具雏形、并于1940年正式提出来的。事实的真相是:因为中日战争爆发了,日本的石油资源等不够用,为了维持战争,不得不染指东南亚、攫取当地的资源、以继续打下去。也就是说:不是先有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才侵略中国,而是恰恰相反——是先有中日战争,日本才产生了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诸位可以细读服部卓四郎的《大东亚战争全史》等史料,在此不赘述。

问:事过多年,暮然回首,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在1930年代,中国人走到了一个可悲的分岔路口:要么放弃满洲,要么接受赤化?

答:不能这么简单直接。因为即便是放弃满洲,后来的历史是祸是福,也很难预料。但已经发生的历史却是十分清晰的:中国人为了抗日、容忍了赤军壮大,因此不但在抗日战争中伤亡三千万,而且战后立马走向了赤化,并发生了镇*反一百万、饿*死三千万、文*革害死几百万等一系列的人命损失、外搭持续了三十年的全面贫困。

问:据说汪兆铭在世的时候,他说过一句话:抗战胜利之日,就是中国赤化之日?

答:是的。汪兆铭说过这个话。他在南京伪政府时期的多次公开演讲中,都说过这个话。我们不得不承认,汪兆铭是说对了。

问:你是想说,中国人的遭遇,其实都是咎由自取?

答:不但中国人。所有民族的遭遇,基本上都是咎由自取。包括日本民族,他们的命运,也是咎由自取。所有的现象都有其原因,一切的历史,都是因果环环相扣、一步演化为下一步,一步对则步步对,一步错则步步错。而且更讽刺的还是那个“塞翁失马”的定律——你往往要将眼光拉长到50年以上的时间,才可以对一个历史事件的利弊,作出更准确的判断。

问:那么国民党在抗战时期,到底有没有避免后来厄运的机会?

答:中日谈判的档案显示,在抗战爆发的初期,假设国民党拿出“壮士断臂”的决心、果断放弃东北,并从此与日本联手、共同对付赤俄,那么国民党后来的覆败,也许是可以避免的,但这一点也不能肯定,因为放弃东北就失民心,中国有内乱的风险,所以说历史不能假设。

问:但问题是,这个只能在理论上成立,在实际操作中,是不可行的,因为无论哪一个政治家,都不敢放弃东北,谁都不愿意戴上“历史罪人”的帽子。

答:你说得对。但是当年的日本鬼子觉得你放弃满洲不算历史罪人,因为满洲在明朝的时候,本来就不是你汉人的地盘。换句话说,当年的中国人认为日本人对满洲太执着,可是在日本人眼中,中国人对满洲也是太执着了。

问:中华民国的精英阶层有“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情怀、从小接受的是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教育,不可能接受丧权辱国、卖国求荣的事情。

答:所以国民党当了文天祥、也因此失去了中国、并败退台湾。

问: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无论是抗战死伤的三千万人,还是赤化后非正常死亡的数千万人,国民党都对他们负有道义上的责任?

答:我觉得是。这些天文数字的人命损失,一切一切,早在国民党推翻北洋政府的那一刻起,就埋下了远因。所以我觉得国家大事还是由稳健派掌舵为好,精英主义是对的,民粹主义是错的。不能图一时痛快,不能说只要你出于“爱国”情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不计后果。

问:爱国是对的,但治国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答:处在命运当中,人有时候是在“好”与“坏”之间取舍,有时候是在“坏”与“更坏”之间取舍。不幸的是:人们在身处后一种处境时,往往并不自知。

关注冯学荣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赤化大潮视角下的中日战争

问: 你曾经讲过,谈中日交恶的历史,如果不谈及俄国这个角色,则看历史很难做到客观、全面和准确。

答: 是的,俄国在二十世纪的亚洲历史上,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如果删去俄国这个角色、孤立地谈中日交恶的历史,很容易会失之片面。正如你看到一个正方形,你说那是一个正方形,看起来似乎没错,但是你只要将观察的角度稍微向旁边移动一点,你就会发现:原来那是一个正方体,有六个面,之前我所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面——这是一个正方体,不是一个正方形。我这是打个显浅的比方。我们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做“一叶障目”,我们有的历史爱好者看历史,就往往会犯“一叶障目”的错误——观察者常常只看到眼前的这一片叶子,而看不到叶子背后的那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问:俄国好像在中国近代史一出场,就攫取了大清国的大片领土?

答:是的。通过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俄国攫取了大清国4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当然,这件事在俄国一方则说法不一样。俄国认为是“解决了多年的悬案”。俄国人有一个心结,他们认为1689年“雅克萨之战”打输之后所签订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对俄国是不公道的、是一份屈辱的“不平等条约”,所以,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算是让俄国人解决了多年的心病、一度满足了在中国东北扩张的宿愿。

问:俄国这个国家在历史上,似乎一直是一个扩张成性的国家,你认为它是为什么呢?

答:这是一个好问题。俄国在历史上,的确长期是一个扩张成性的国家。历代沙皇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信念:国土越大越安全。

问:为什么沙皇会认为“国土越大越安全”?

答:这里面的逻辑外人不太容易理解,但是内行人都知道:沙皇之所以形成“国土越大越安全”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也并非毫无原因——俄国这个国家的地理与很多国家不同,俄国的国土大部分是平原,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坦的很,无险可守,很容易遭受外力攻击,容易亡国,这个事情在13世纪被验证过一次:当年蒙古铁骑曾经横扫俄罗斯全境,杀人如麻,连莫斯科都沦陷在蒙古人的铁蹄之下。俄罗斯民族被蒙古民族征服过。这一段历史,对于俄罗斯民族而言,是刻骨铭心的。

问:也就是说,曾经亡国的历史,使俄国人特别关注国防安全?

答:正是如此。俄国一望无际的平原、极易受到攻击的地理因素,以及亡国在蒙古铁蹄之下的惨痛历史,使俄国人形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既然国土无险可守,那么国土就是越大越好,国土越大,防御的空间就越大,国家中枢受到致命攻击的机会就越小。

问:所以说,俄国人之所以扩张成性,其实并不是俄罗斯民族的人格问题,而是历史、地理、国防资源等各个条件所逐渐形成的?

答:是的。我们有一些青年分析历史问题,往往从什么“民族性”入手,其实我认为那是隔靴搔痒,事实上,历史、地理、气候、国防资源,甚至是生产方式,都会对一个民族的思想,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问:所以沙俄在1900年侵占了大清国的东北,就是这种扩张思想的表现?

答:对。当年沙俄的领土扩张是相当可怕的,狮子大开口,库页岛、北方四岛、朝鲜、中国东北、新疆、蒙古……像一只八爪鱼一样,到处乱抓,形势相当可怕。

问:日本在1904年发动日俄战争,是出于什么动机?

答:1904年那个时候的日本认为:如果象这样下去、听任俄国在亚洲疯狂扩张,一旦东亚大陆、尤其是朝鲜半岛被俄国收入囊中,那么日本也就不再安全。这是日本在1904年发动日俄战争的首要动机,这个不是历史人所能主观臆测的,在日本方面保留下来的关于日俄战争的内阁会议纪要、国会演讲记录、战史资料、乃至政治人物的回忆录里面,都有一致的、清晰的、毫不含糊的记载。

问:可是日本发动日俄战争,应该也有殖民中国东北的想法吧?

答:有。的确有。但那是次要动机,不是主要动机。或者说,那是顺带性的动机、是一种战利品性质的动机。1905年日本人将俄国人从中国东北打跑之后,依据中日《会议东三省事宜条约》,日本开始在旅顺、大连和满铁附属地移民,或者说“殖民”。

问:那么,一个是“防俄”,一个是“殖民”,到底哪一个是日本真实的动机?

答:互为因果。当年的日本人认为:整个亚洲,除了日本以外,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抵御俄国的扩张,只有日本有这个本事。所以,日本要防俄,就必须殖民东北;而要殖民东北,而必须要抵御俄国的南侵。也就是说,日本人认为,防俄是为了殖民,殖民也是为了防俄,日本当年把这两件事,是当作一件事来做的。

问:你说“殖民为了防俄”,这个好理解。但是你说“防俄为了殖民”,可否详细说说?

答:是这样的。日本尽管从明治维新之后,走上了强国之路,但是当时的日本仍然是个农耕民族、是一个以农业人口为主的民族,日本不考虑计划生育,所以维新之后,日本的人口暴增,每年多出一百万的农业人口,没有土地耕种,所以它急需对外移民。而当时又面临着沙俄在东亚的扩张,所以当年的日本人认为: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应该移民东北、并控制那片地方,一来可以解决日本的人口问题,二来可以抵御俄国,这是一个一举两得、一石二鸟的国策。

问:所以1905年之后,沙俄的确在东北暂停了扩张的步伐,这是因为日本势力进入东北的缘故?

答:尽管答案不悦耳,但实事求是地说:是。1905年日本势力进入旅顺、大连、满铁附属地、并在此生根发芽之后,在东北地区,日本势力对俄国势力形成了一种制衡,而这种制衡,在客观效果上,的确是暂时遏制了沙俄向南扩张的步伐。张作霖就是在这种均衡的夹缝中求得生存、并且逐步成长为“东北王”的。

问:所以,大清国也是“日俄战争”的受益者?

答:是的。日俄战争之后,日本将其所收复的南满土地,还给了大清国。因此,大清国也是日俄战争的受益者。事实如此。

问:后来的苏俄,也继承了沙皇俄国的扩张思想?

答:是。但是苏俄的扩张,比沙俄的扩张更为严重:苏俄的扩张不但是国土的扩张,而且同时还是意识形态的扩张——苏俄要推翻全世界的私有制、建立一个公有制的新世界,即所谓“输出革命”。这件事在当时被广泛称为“赤潮”,当然也有称为“赤祸”的,既然是谈历史,出于中立性考虑,我慎用“赤祸”这个词,因而我用“赤潮”这个词,感情色彩会淡一些、显得更为中性一些。

问:据说日本赤党(JCP)就是在苏俄影响下的产物?

答:日本赤党(JCP)成立于1922年,是接受苏俄革命输出的直接产物,是赤潮渗入日本的重要标志。日本赤党(JCP)在日本成立之后,立马就被日本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并从此转入地下活动。

问:日本在早年抵御赤潮,似乎是相当的积极?

答:苏俄成立之后,赤色国际派遣顾问、到东亚各国,四处张罗、组织赤色支部,1920年代初,赤潮在亚洲迅速蔓延,日本也不能幸免。所以当赤潮在亚洲蔓延的时候,抵御赤俄,成为了当时东亚各国的主旋律之一。在中国发生的典型事件,有如1927年的“四一二政变”,它标志着“抵御赤俄”也成为了中华民国的主旋律之一。

问:为什么赤潮能够席卷亚洲这么多的国家?

答:苏联要赤化全球。它主要是利用了穷人对富人的仇恨——我们都是人,凭什么你吃燕窝、我啃红薯?所以我们要推翻私有制、砸破万恶的旧社会,消除剥削,实施均富……在民智未开的当年,这种朴素的仇富思想,具有压倒性的道德号召力,在当年那个知识水平之下,很能煽动人,你很难说它不对。这就是所谓的“民粹主义”。

问:所以日本在1920年代在东北(满洲)突然加快了铁路网的建设,与苏俄的兴起有关?

答:苏俄成立之后,其对外扩张,从单纯的领土扩张,变成了“领土+意识形态”的扩张,这种扩张是一种“武力加洗脑”的扩张,无疑比沙俄年代的扩张更富有攻击力和破坏性。所以苏俄对外输出革命之后,日本加快了在中国东北的铁路网建设,所以我们可以在史料里看到,日本人总是拿着一个又一个的铁路合同,找张作霖签字、签字、签字,其动机很直接,就是要尽快加强对满洲(东北)的全面控制。

问:东北是中国的土地,日本要加强对中国东北的控制,难道不知道不妥吗?

答:问题是日本人的看法不同。当年的日本人认为:满洲在明朝的时候并不是中国的领土,它成为中华民国的领土是依据1912年的清帝《退位诏书》,但满洲是在1905年日本从沙俄的手上打回来的,1905年“日俄战争”的时间顺序在1912年清帝《退位诏书》之前,所以日本人主观地认为:日本控制满洲的合法性,并不少于国民政府控制满洲的合法性。更关键的是日本认为:国民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抵御苏俄南侵,只有日本才有这个本事,所以满洲应当归日本控制。

问:据说日本在1920年代后期进一步加强对东北的控制,也和苏俄的五年计划有关?

答:是的。1928年,苏俄开始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这是一个增强苏俄国力的计划,日本认为,这个时候要抓紧时间,和苏俄赛跑,苏俄搞五年计划,日本也应当在满洲(东北)加强抵御苏俄的建设,只有这样,才能继续保持对苏俄的势力均衡。所以张作霖死后,日本人也是一如既往地拿着些个铁路合同、逼迫张学良签字。

问:但是张学良不愿意配合日本人。

答:是。不但不愿意,而且张学良受国民政府的影响,还实施了排日。例如禁止东北百姓租地給日本侨民、建设与南满铁路平行的铁路、在中俄边境诛杀调查地势的日本间谍等。不但如此,国民政府还公然宣称:我们一定要收回被日本控制的大连、旅顺、南满铁路。

问:所以日本军阀发动了“九一八事变”?

答:确系如此。日本军阀认为:不能再等了。为了与苏俄的“五年计划”赛跑,日本与国民政府决裂的时间到了,所以日本关东军悍然攻占了东北三省。日本军阀认为:满洲是抵御赤潮的“防波堤”,如果不及时抵御赤潮,则将来的亚洲,包括日本,都会将成为赤旗飘飘的无产世界。

问: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日本所称的“抵御赤潮”,只是一个借口,而其真正的目的,是先吞并东北、再吞并全中国。而其所谓“抵御赤潮”云云,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借口罢了。

答:日本在东北扩张的事情,是集“防俄”和“殖民”两个动机为一体,是一个“一体两面”的事情,它防俄是为了殖民,殖民也是为了防俄,二者互为因果,不存在哪个是借口的问题。而事实上,美国将日本打败之后,东北的势力均衡被打破了,结果,苏俄果然在亚洲开始迅速扩张,朝鲜、某国、越南、柬埔寨,连马来西亚都开始有了赤军……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倒下。这个时候,美国人才猛然发现:要扶持日本,要共同对抗苏俄。

问:也就是说,日本鬼子尽管可恨,但它在“抵御赤潮”这件事上,不但具有先见之明,而且也曾经站到了历史正确的一边?

答:承认这一点很痛苦,但这也确是事实,日本投降之后,赤潮果然以排山倒海之势,在亚洲迅速扩张——东北这个“防波堤”崩溃了,东亚各国,纷纷变色——国民党也深受赤潮之害、迅速倒台、败退台湾。

问:所以,今天我们从大历史的角度回头一看,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1930年代的国民党,站在一个很奇怪的历史分岔路口,要么要东北,要么要政权,二者只能选一,而二者不可兼得?

答:如果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我们是可以这么说。历史以一种很讽刺的方式向我们证明:日本人说对了,国民党的确是无力单独抵御赤潮的,所以国民党将日本势力从东北排挤出去之后,东北果然立马成为了苏俄的天下,某国全国迅速赤化,国民党以非常快的速度失去了政权。但是如果国民党当年承认和接受“满洲国”,它是否就能保住自己的政权?依我看,也未必。因为一旦承认和接受了“满洲国”,国民党的政权就失去了合法性,也许也会因内乱而倒台。因此我认为,国民党当年应该是处在了一个“横也是死、竖也是死”的困境,这是它的宿命,很无奈,生不逢时,这就是它的命。

问:所以战后的日美结盟,是基于意识形态乃至国家利益的一致?

答:对的。二战之后,日本的预言灵验了,赤潮果然席卷亚洲,东亚国家纷纷变色,这个时候,身为资本主义领头羊的美国才猛然认识到:一个比日本更可怕的敌人出现了,他就是——苏联。所以,美国出兵朝鲜、出兵台湾海峡、出兵越南……到处灭火,高举“抵御赤潮”的大旗、动辄派兵进入人家的国土、干涉内政,制造分裂,种种霸道行为,在所不辞。

问:所以我们现在回头一看,美国人打着“抵御赤潮”的旗号,随随便便派兵杀入别人的国土、地毯式轰炸、干涉内政、制造分裂、扶持亲美政权……种种行为,其实与日本当年为了“抵御赤潮”而在亚洲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答:除了日本有殖民动机,美国没有殖民动机之外,战后美国出于“抵御赤潮”的目的在亚洲的所作所为,和战前日本在亚洲的所作所为,在本质上的确没有太大的差别。因此,我们完全可以从一个很独特的角度去观察,得出这么一个很有趣的结论——战后美国在亚洲的所作所为,其实是在继续从事日本当年的“未竟事业”。

问:同样是打着“抵御赤潮”的旗号,日本的作为臭名昭著,而美国的作为却毁誉参半,这个差别是从哪里来的?

答:我觉得同样是“抵御赤潮”,日本的臭名昭著并不在于其战略,而在于其实施的方式——和美国大兵比起来,日本鬼子的确更凶残、杀害平民更多,这是日本的败笔,日本之所以蒙羞、并且至今都不能翻身,关键是在于此。一锅汤,它好不好吃,人家都还没尝呢,你就往里面添了老鼠屎,从今以后,人们只记得老鼠屎,而至于它是不是一锅好汤,你再怎么说,也没人信了。

冯学荣,著有《不忍面对的真相》等,微信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冯学荣:不要奴役你所爱的人

          西哲有云:“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诚哉斯言,但是,我们不妨追问下去:是谁让我们生活在枷锁之中?其实有很多人,我们的敌人使我们生活在枷锁之中,这个自不待言,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的是:就是那些口口声声说着“爱我们”的人,他们也往往对我们施加枷锁、剥夺我们的自由、不断地奴役我们,而可怕的是:他们往往是以“爱”的名义,来行那些种种的不义。

           æœ€å…¸åž‹çš„事情,就是“逼婚”这件事,这也是剩男剩女们最不堪面对的事情:每次回到老家,都要面对爸爸妈妈、三姑六婆的拷问:你为什么还不找男(女)朋友?你还要不要结婚?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不少人还为了这个事闹得不愉快,最终以红脸收场——这种对自己的亲人施加压力的行为,看似是“关心”,实质上却是典型的奴役——他们以“爱”的名义,强迫别人做TA不想做、或至少是不急于做的事情——常言说得好:“冷暖自知”,一个人在人生的某一段甚至是在整个一生里面,是单身好,还是将就着找个人过更好,只有TA最清楚,没有任何人比TA自己更清楚自己的利益和幸福所在,单身的人之所以单身,是因为至少在现阶段,没有比单身更好的选项,如果TA遇到了彼此合适的对象,不用你强迫,TA自己就会去恋爱,TA之所以不恋爱,只能说明不恋爱比随便找个人恋爱更符合TA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亲人的你催促甚至是逼迫TA去找个人,这就是在强迫TA去做违背TA利益的事情——不说不知道,这就是典型的奴役。

           åœ¨ä¹¡ä¸‹ä¹Ÿç»å¸¸ä¼šå‘生这种事:村里建祠堂,村长不但要求每户都交钱,而且更要求在外打工的、做生意的乡亲,都必须要回来参加祠堂落成大庆,如果你不回来,那么村里人就会对你施加恶评,说你这个人“忘本”——这其实也是一种典型的奴役,因为他们将一种无须有的义务,强加到了你的头上,而更恐怖的是:强加者还认为自己有理——他们试图剥夺他人的自由,他们不但不知道自己错,而且还认为自己有理。这件事的正确做法是:我要建祠堂,我出钱,我参加,我做好我的本分就行了,我可以通知你,我甚至可以建议你,但是至于你出不出钱、你参不参加典礼,那是你的事,我不干涉、不給你强加义务,哪怕是我认为对的事情。

            同理,当国家队赢得奥运金牌之时,当国防军举办检阅大典之时,甚至当子弟兵出征凯旋之时,你有权激动流泪,你有权将你的头像换成你亲爱的国旗,你有权高唱国歌,你有权高喊万岁——但是,你没有权利要求你的亲友也这么做,否则,你就是在奴役别人——参与国家盛事,并不是所有人的生活焦点,我们的菜市场熙熙攘攘,我们的工厂齿轮飞转,我们的建筑工地热火朝天,每个人都有他忙碌的事业,不要以任何的理由——哪怕是爱国的理由——将陪你流泪亮国旗的义务,强加到别人的头上,如果你真的爱你的亲人和朋友,请你给予他们自由,而不是对他们进行奴役。

            强迫他人唱赞歌,是奴役,同理,强迫他人当批评者,也是一种奴役——我想起当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有不少自认为是“自由主义者”的人这样评价:莫言不配那个奖,因为莫言“没有批评权贵,没有尽到知识分子的责任”——其实莫言只是一个小说家,可是在喜欢批评权势的人眼中,莫言必须要加入批评权贵的行列,否则他就不配获得荣誉和地位——这种说法实际上却恰恰正是违背了自由主义的精神:你强求别人和你批评同一个对象,和要求别人在秋操大典之日亮国旗,并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强加到别人的头上——这些,都叫做“奴役”。

            我有不唱赞歌的自由,我也有不批评权势的自由,反过来说一样成立:我有唱赞歌的自由,我也有批评权势的自由——总之,只要不侵害他人的人身财产名誉,我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你不要以任何的名义,强迫我做或者不做任何事情——某些号称“自由主义者”的人们,同样也要三省吾身,不要一不小心,沦为你所一直反对的人。

           å†ä¸¾ä¾‹è¯´ï¼Œä½ çš„儿女喜欢当演员、喜欢当歌手、喜欢做画家,也请你尊重他们的意愿,不要强迫他们考清华北大,他们不喜欢念清华北大,你强迫他们念,他们也念不好。念清华北大,不见得一定有前途,当演员歌手画家,也不见得没有前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不要以“爱”的名义,对亲人的前途指手画脚,不要强迫亲人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你真的爱TA,那么你应该成全TA、給TA以自由,让TA做自己爱做的事情,才最符合TA的利益,我们不能将我们自己理解的“幸福”强加到TA的头上,因为,那是一种奴役。

            在我们的生活中,奴役无处不在,例如丁克家庭,他们不想要孩子,但是却承受着长辈的压力,长辈操心你的养老,他们说:没有后代,你老了怎么办?于是,三天两头逼你生孩子,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也是一种奴役。

            强迫你生孩子是奴役,反过来一样成立,强迫你不生孩子,同样也是一种奴役,尤其是以“国策”为名义,则更是典型的奴役。

            来自于亲友的奴役,同样发生在饭桌之上,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敬酒——中国人敬酒,你是不能拒绝的,无论是10杯,还是100杯,敬到你面前了,你就要喝,而且是以“友情”的名义对你进行绑架,你无法拒绝,所以你违心逐杯喝下去,喝完之后,你躲到厕所里,大吐一场,第二天犯了胃痛,因而去看医生,细细想之,不难发现:这种以人情为名、强迫朋友喝酒、损害朋友健康的行为,无疑也是一种奴役。

           å¼ºè¿«äººä»¬åœ¨æ¸…明节回乡扫墓,同样也是一种奴役,这里的强迫者不是国家法律,而是村规乡约、所谓的“文化习俗”——事实上,清明节并不是扫墓的好时节,因为清明节往往是下雨天,尤其南中国是这样。其实稍有理性的人只要动一下脑子就可以明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哪一天扫墓不行?为什么非要挤到四月五日?

          这种奴役人们的习俗导致了什么呢?它导致了每年清明节高速公路上十几个小时的拥堵,笔者曾经因为迫于“习俗”赶在清明节当天回乡扫墓,结果在高速路上,整整堵了一个通宵,困在车厢里十几个小时,与坐牢没有任何区别。在这里无论用怎样华丽的词藻,都掩盖不了这个铁的事实:有人用莫须有的理由,对我们进行了奴役,而且看样子只要思想观念不变的话,人们还要继续被奴役下去。

            同样愚昧的,还有结婚摆酒收“份子钱”的陋习,为什么说它是陋习呢?因为它对别人强加了义务。我们的国民结婚向亲戚朋友伸手要钱,认为天经地义,有的甚至明码标价,说红包不能少于两千块——似乎别人欠了TA似的——这是典型的强加义务,毫无疑问,这也是一种奴役。结婚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与别人何干?为什么要别人出钱?仔细想想,用别人的钱,办自己的婚礼,实属不义——而恐怖的是:13亿人之中,竟然没有人发现这是不对的。

            朋友们,如果你真的爱你的亲人和朋友,请你记住:给予TA自由——千言万句,其实就是一句话:“你的事我不管”——这句话看似冷漠,其实是真正的贴心,因为它是对人的一种高度的尊重,每个人只负责做好你自己,不要去干涉别人的自由,你的事我不管,尊重别人的权利,不給别人强加义务。

          从今天起,让我们践行这个信仰:如果你爱TA,请给予TA自由 —— 天下所有正直的人们,请时刻记住,不要奴役你所爱的人。



冯学荣:上海“军刀楼”,一则仇日谣言的破产

            在中国的网络上,有一则流传已久的谣言:日本企业“森大厦株式会社”在上海投资兴建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其设计理念是日本帝国的太阳旗和军刀,其动机是威吓中国人、破坏中国的风水,意在灭亡中国,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这则谣言迎合了中国无数乡镇网吧仇日青年的心理需求,所以它流传很广,大受欢迎。青年很爱国。人民表示很满意。




           æœ¬æ–‡æœ‰ä¸¤å¹…配图,是中国乡镇网吧仇日青年制作的煽动宣传画,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是怎样煽动人民的,他们所用的字眼有:“耻辱”、“两把军刀穿破大地,托起一轮红日”、“用心险恶”、“倭奴用意明显”、“中国人,我们可以接受这种事情存在吗”、“望网友广传,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后面这一句是最无耻的,因为他居然说这是“真相”,而且还要求中国网民广为传播——脸皮真厚,不服不行。

           è¿™æ ‹å¤§æ¥¼åŽŸæœ¬çš„设计方案,是在大楼方形的顶部,有一个圆形的风洞,但是在中国仇日网民的抗议之下,设计师对它进行了修改,将圆形的风洞改成了倒梯形,为什么?因为我们的乡镇网吧仇日青年认为:圆形的洞就是日本的太阳旗。可是,设计师妥协、并改为倒梯形之后,中国的乡镇网吧仇日青年仍然不甘心,他们又发挥无边的想象力,说尽管你改成了倒梯形,但是每天太阳从上海滩的天空升起,这个倒梯形和太阳尼玛刚好形成一幅日本太阳旗的图景,草他马日本军国主义,亡华之心不死啊,路人皆知啊,你!

           å„位读者,请你扪心自问一下:你有没有被这则谣言煽动过?当时是不是有马上打日本的冲动?哈。乡镇网吧仇日青年还真赢了——赢了归赢了,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你,我亲爱的国民——你被乡镇网吧仇日青年骗了——没错,你被他们骗了,又一次骗了。        

           é‚£ä¹ˆè¿™ä»¶äº‹çš„真相到底是什么呢?——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会思考。要搞清楚这件事其实也不难,我们只需要追问一下: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这栋大楼,到底是由谁来设计的?是不是日本人设计的?——答案令人大跌眼镜:这栋大楼其实并不是由日本人设计的,它是由美国人设计的,而且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白人。

           å…¶å®žå»ºç­‘设计行业人尽皆知:上海环球金融中心是由美国公司“KPF建筑事务所”设计的—— KPF建筑事务所,英文名称Kohn Pedersen Fox Associates ,简称KPF, 1976年成立于纽约,是由几个正宗美国白人成立的公司,这家公司在全世界建筑设计行业赫赫有名,承揽过无数摩天大楼的设计,例如伦敦尖塔、香港环球贸易广场、东京六本木山森大厦、香港置地广场、华盛顿世界银行总部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作品,其中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这栋商业写字楼,是由这家公司的设计师William Pedersen提笔设计的。



           ç¨æœ‰ç†æ™ºçš„人想想就知道:如果日本投资方刻意设计一栋寓意军国主义或者寓意破坏中国风水的商业大楼,那么投资方应该委托日本的建筑设计公司或委托华人汉奸建筑设计公司(实际上日本人也并不迷信风水),而万万没有必要委托既昂贵、而且又不懂军国主义、不懂风水的美国白人设计师William Pedersen。不是吗?

             å…³äºŽä¸Šæµ·çŽ¯çƒé‡‘融中心的设计理念,William Pedersen曾经接受过《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在采访中,WilliamPedersen透露了关于这栋楼设计方案背后的故事,他说:他当年接到这栋楼的设计任务时,委托方提出的要求,其实只有十分简单的两点:

委托方设计要求之一:大厦由四部分功能区组成;

委托方设计要求之二:要成为世界第一高楼。

           æ¢è¨€ä¹‹ï¼Œå§”托方并没有要求什么日本军刀太阳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中国的乡镇网吧仇日青年吃饱了撑着臆想出来的。

            WilliamPedersen对《三联生活周刊》进一步解释说:他为了设计这栋楼,特地研究了中国文化,他采用了中国文化“天圆地方”的概念,所以在最初的方案中设计了“方顶圆洞”的方案,但是不料这个方案遭到了中国乡镇网吧仇日青年的大肆攻击,说它是“日本军刀”、“太阳旗”,有人还給有关部门写了投诉信,要求停建这栋大楼。

           ä¹¡é•‡ç½‘吧仇日青年的呼吁,在中国激起了强大的舆论,有关部门也予以了关注,被冤枉的WilliamPedersen在无奈之下,被迫修改方案,将顶部的圆形风洞,改为倒梯形——William Pedersen对《三联生活周刊》说:他的方案惨遭误读,纯属冤枉,十分无奈。



             ä¸€ä¸ªæ—¢ä¸æ‡‚风水,也不懂什么“侵华”的美国白人建筑设计师,仅仅由于在设计中用了圆形和方形,因而在中国掀起了一场仇日的狂欢,无数仇日青年被这则谣言欺骗,被它煽动,扼腕狂叫,恨不得立马来一场东京大屠杀,而令人耻笑的是:乡镇网吧仇日青年根本不愿意花一点点的时间稍微调查一下:这栋楼到底是日本人设计的还是美国人设计的,而同样可悲的,则是那些盲目迷信谣言的人们。

           äººä»¬ç›¸ä¿¡ä»–们愿意相信的东西(People believe what they wantto believe),因为恨日本,所以关于日本的谣言和阴谋论,在中国最容易流传,搞宣传的,拍电影的,做广告的,编造谣言的,这些人都十分清楚中国人的这根软肋——中国人认为他们的仇还没有报,他们一腔仇恨无处发泄,所以一谈到日本,就肾上腺素飙升,这已经成了条件反射——肾上腺素一旦飙升,人的逻辑思维就失灵,这是常识。

          朋友,你知道吗?当你被欺骗、被煽动的时候,上帝在发笑。

          正三观,关注冯学荣的公众号:fengxuerongdushi


Changelog, October 30, 2015

- Posted in ZeroBlog by with comments

Rev536

  • Skip non-ascii filenames
  • Fix gevent 1.1alpha compatiblity
  • Don't leak details on ui_restrict forbidden message
  • Fix sidebar utf8 title render
  • Optional file download improvements
  • Support ranged http requests for better video file browser compatibility
  • Tor and slow connection optimizations

ZeroHello

  • Smaller firefox align fixes